icon-close

所以,先天上就有缺陷。要通過不斷的吸收皇氣跟上位者之氣來補充陶治自己的性情,融於皇者那霸絕天下之氣。這種想法泰冬陽這個野心家也有。

這皇靈之箭初始還是泰冬陽『送』給唐春的大禮。老傢伙辛苦吸收凝聚的皇者之氣卻是給唐春撿了個大便宜。

而且,唐春最近發現。皇靈之箭也居有很大的攻擊能力。特別是在攻擊人的魂神方面效果更為顯著。這貨甚至在想,能不能把皇靈之箭凝聚成一把神魂的攻擊之劍。

到時一個念想就能催動滅敵於千里之外,那可就牛逼了。當然,這事說起來容易作起來難,就是皇氣難找。

此刻有這種好東東唐春當然不肯放過的,油彩石中會有這麼多的皇氣凝聚估計也跟順天王府歷代王爺經常摸這石頭有關係的。

他們在摸的時候身上的皇者之氣就給這石頭的聚靈作用給吸進裡面貯存了起來。幾千年下來,也就凝聚出了鐵鍋大的一團。

太難得了,唐春此刻心裡突然有個大計劃。那就是多煉製出這些油彩石來。爾後送給皇朝的那些王爺們,到時,自己偷偷過去吸收皇者之氣就夠了。

所以,順天王府這個石頭那是唐春勢在必得之物了。可是人家王府人都喜歡的石頭要弄到手難度可就高了。

用錢買人家比你有錢,元石兵器估計人家都有。香車美女人家王府更不稀罕,這可是難住唐春了。至於說偷這餿主意首先就被唐春給否決了,估計進得來都出不去滴。那就,有什麼東西能令順天王動心呢?那就要投其所好。

「呵呵,王爺除了喜歡摸這石頭不曉得還喜歡些什麼?」唐春裝得一臉淡然閑扯著,主要的目的就是趁機多吸收些皇氣帶走了。

「這個還真不好說,要說王爺喜歡的東西其實相當的多。但是,一般的喜歡那就太平常了。要說特別的喜歡什麼這個我倒還真不清楚。這個,估計跟王爺身邊最貼近的護衛會清楚了。像方令方護衛肯定知道一些了。」龔護衛貌似繼續在提點唐春。

「極品元石估計也引不起王爺什麼興趣了。王府嘛,肯定啥都不缺了。」唐春笑道。

「極品元石。」龔護衛一愣,看了看唐春。

他娘的,這傢伙這眼神。會不會招上狼了,唐春心裡一動,暗自警惕。

「唉,龔護衛,你也知道我現在這情況。孫剛肯定不會放過我了,如果極品元石王爺會喜歡的話我就是傾家蕩產也得弄來。我倒是曉得有個高手手中有幾枚。他還欠了我家一個人情。到時,老著這張臉皮去沒準兒能弄到一顆的。」唐春貌似很真誠架勢。

「高手,什麼境界的?」龔護衛問道。

「相當厲害,氣罡境。」唐春說道,自然也是在警告龔護衛的意思了。

「噢。那還真是高手了。你家裡能給此人恩惠倒是很幸運啊。」龔護衛好像表情淡然了許多。知道自己的警告人家也看出來了,唐春心裡鬆了口氣。

「我們繼續走吧。」

往後就到了一個園子里,龔護衛直接把唐春帶進了園子旁邊一座小樓。「小姐,人我已經帶到了。」龔護衛一恭敬的抱拳朝著裡面說道。

「嗯。 在遺忘的時光裏重逢 你去吧。叫他進來。」裡面傳來一道女子聲音。唐春一聽,頓時愣神了一下,貌似有些熟悉啊。旋即這傢伙又搖了搖頭。認為不可能,自己怎麼可能會認識順天王府的二小姐。

唐春整理了一下心境,往裡淡然而進。這份子淡定功夫跟前世在龍組也有機會經常見到大人物不無關係的。

見堂廳里主坐上正坐著的不就是剛才在街上猜謎打賭的那兩位女女嗎?二小姐就是那蒙紗女子,此刻還是蒙著面紗。整滴一身的杏黃衫,很神秘相。而她的婢女就是那個氣嘟嘟的少女。

「怎麼樣,唐春,咱們又見面了。」婢女有些得瑟的笑道。不過,令她有些失望的就是唐春淡然得很,笑道,「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識。」

「唐將軍還真是出口成章啊。」婢女有些不服氣的譏諷道。

「翠兒,搬條凳子給唐將軍。」二小姐倒是客氣。

「多謝二小姐賜坐。」唐春客氣了一下也一屁股坐下了。

「唐將軍一軍中將軍,想不到文采還如此的好。」二小姐說道。

「哪裡哪裡,隨口胡扯的罷了。」唐春一臉君子的謙虛樣子。要是給胖子看見肯定要作嘔了。

「吹啥,隨口胡扯就能扯出如此好對子來?以前肯定有講過此類的話。」翠兒插嘴道,不服氣啊。

「呵呵呵,還真給你猜中了,歪打正著嘛。」唐春笑道,翠兒倒是相當的滿足唐春這一記馬屁,挺了挺那剛發育的小胸脯。其上蓓蕾已經開放,小鼓鼓的像是旺仔小饅頭。唐春不由得眼神滑過那『小饅頭』。

「喂喂,你往那裡看呢?」翠兒臉頓時脹得紅了。因為感覺到了唐春那略帶點猥瑣的眼神。其實唐春這廝是故意如此的。

「呵呵呵,秀色可餐啊。」唐春笑得有點淫蕩。

「色狼。」翠兒兒啐了唐春一口,唐春並不反感,這當然是這廝剛好設好的圈套。就是要盡量拉近跟二小姐主僕的關係,從爾通過她們倆打入王府核心圈中。唐春的理念就是——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這個偉大的真理就是拿到古代社會照樣子有效果,那些個名門閨秀們表面上文雅賢淑,把自個兒的『心房』關得緊緊的。實則是這些人都是相當的饑渴的,渴望有人來愛撫她們那寂寞的心的。不得不說,唐春在揣摩女人心境方面算是一高手。

「呵呵呵,本人不是狼。翠兒姑娘,不信,你問二小姐是不是?」唐春恢復了原狀,淡然一笑。

「油嘴滑舌。」翠兒白了唐某人一眼哼道,其實,語氣已經跟先前大不一樣了,有些**的初味兒了。

「別胡說翠兒,唐公子是雅人,跟你開玩笑的。」二小姐果然出嘴了。

感謝『空山靜雪』『佛影手』『官術狂人』等兄弟打賞,狗哥謝謝你們了。哈哈哈,今天煙錢有著落啦。這寫書慣下一臭毛病,以前沒寫書前一天一包煙就夠了,現在一坐電腦前,特別是熬夜的時候,那尼古丁是一根接一根的往肺里塞,苦逼啊!估計再寫得幾年書,這肺也差不多了。(未完待續。。) 「小姐,他在調戲小婢女我呢?」翠兒不滿的嘟著嘴,貌似在二小姐面前很得寵。

「唉……」唐春這廝故意的嘆了口氣,看了看二小姐,嘴裡念叨道:

西北有高樓,上與浮雲齊。

交疏結綺窗1,阿閣三重階2。

上有弦歌聲,音響一何悲!

誰能為此曲?無乃杞梁妻3。

……

「咯咯咯,唐將軍好詩。」二小姐笑道。

終於入瓮了,唐春心裡一喜,剛纔此詩表面上是講翠兒不解風情,知音難求。而二小姐卻是贊好詩,那豈不是說你的詩,你的心情我懂滴,這世上並不是沒知音。

「念的什麼嘛,亂七八糟的,小姐,這也叫好詩?」翠兒兒嘟著嘴。

「呵呵呵,翠兒,你不懂,算啦,我懶得跟你解釋。」二小姐笑了笑,轉爾說道,「冒昧請唐將軍過來有些唐突,不過,晚上我邀請了幾個好友一起湊對子猜謎語。到時,唐將軍就住房間里。有事翠兒會過來知會你的。」

「明白了。」唐春點了點頭。

「你明白什麼了?不懂裝懂?」翠兒哼哼道,想找回點面子。

「小姐懂的。」唐春淡然一笑。

「小姐,讓他講出來,我覺得他根本就不懂,騙人罷了。」翠兒哼道。

「唐將軍,我相信你懂。不過,你講講也好,讓翠兒兒死了心。」二小姐笑道。

「兩個字。晚上我就是一『幕僚』。」唐春笑道。翠兒頓時啞火了,一臉的花痴相。

「翠兒,聽懂了沒有?」二小姐笑道。

「懂了小姐。」翠兒狠狠瞪了唐春一眼,哼,「這下子你得意了是不是?」

「姑娘逼俺嘞,本將軍不答豈不是顯得我大虞皇朝的將軍全是莽夫不成?」唐春淡淡一笑,始終不生氣,這份子涵養功夫估計二小姐心裡也有些起了漣漪。

「咯咯咯……」二小姐笑開了,那腰都在扭著,胸前兩座發育良好的山峰子隨音而浪。唐春頓時雙眼發直。偷偷掃描著。其實,這貨故意裝著偷偷掃描的架勢。

果然,二小姐感覺到了,她臉微微紅了。馬上停止了胸浪。蒙面巾後邊那雙靈動而好看的雙眼還白了唐春一眼。這一切。當然逃不開唐春的天眼掃描了——透視嘛。

啊……啊……啊……

就在這時候。傳來一個男子那憤怒而瘋狂的大叫聲。

「小王爺,小王爺……別亂跑,小心……」好幾個人在大叫著。接著又傳來哐當噼里啪啦的刺耳聲音來。

二小姐早皺緊了眉頭,良久嘆了口氣並沒說話,人也坐著沒動。唐春倒是心裡一動,貌似順天王府的小王爺出了什麼狀況似的。

天眼一掃,發現一個中等個兒,三十齣頭,一身淡黃色袍服的年青人正在瘋狂的用腳踢著假山,手中一對擂鼓瓮金錘金燦燦的大如沙鍋。一錘下去砸得油筒粗的石頭四處飛濺。旁邊圍著好幾個護衛,一個個都急得滿頭大汗的不敢上前攔著。

年青人火大了,跳將起來雙大鎚一個橫掃。頓時,護衛們嚇得四處躲閃,不過,還是有兩位給掃中頓時咔嚓幾聲,骨頭肯定斷了,被人抬了下去。後邊的全嚇得閃到了幾十米開外又不敢閃得太遠怕這年青人出什麼問題。

年青人一看,騰到假山上瘋狂的砸將了起來。不久,那卡車大的假山給他砸得火星四濺,亂石狂飛。假山旁的樹木鮮花可是遭了殃,全都折骨斷呆的到處亂飛騰著。

年青人貌似把自個兒的虎口都砸裂開了,鮮血冒了出來。嚇得那些護衛趕緊想上前控制住那人,就在這時候,傳來一道威嚴的哼聲,好像從很遠的地方傳來的,道:「不要管他,你們全都退下。他要死就讓他去死,他要瘋就讓他去瘋,就當我順天王沒生這個不孝子,混賬東西!」

唐春一震,這順天王爺的功力可是不淺啊。貌似至少先天,甚至更高。因為,唐春最近幾個月先天大圓滿強者也見過幾個了。能感覺到那聲音中的強橫的先天音波。

聽順天王一哼,年青人居然一把把那對擂鼓瓮金錘給砸進了百米外的一個湖裡。頓時,水花濺起足有十幾米高。發出嘭地一聲巨響。

「父王,兒子洛河一不孝,我沒用,我沒用,我是順天王府的罪人,罪人……」洛河一拚命的撕扯著自己頭髮,雙拳掄著打著自己的胸脯。

唐春能感覺到此人心裡的悲壯,發現洛河一絕不是在作秀,絕對是在真打自己。不由得心裡也有同感,估計此人在王府不得志,跟自己以前在候爺府狀況差不多。

不久,一道藍影從遠處滑來。像是一隻大鳥一般到了洛河一面前,伸手一抓就要把他給抓走。「方令你個混蛋,你敢觸及到我的身體的話本人馬上自毀。」洛河一居然很堅定,唰地一下,一把寒光閃閃的匕首頂在了脖頸上,藍衣人一愣,趕緊縮回了手。

雙方對峙著。

不久,洛河一脖頸上有著淡淡的血滴冒出來了。藍衣人一看,嘆了口氣,雙手一展,像老鷹一般滑空而去。

「厲害,這個方令,至少先天大圓滿強者。」唐春不由得嘆了口氣。

翠兒嘟了下嘴,哼:「先天大圓滿算什麼?」

「難道不是?」唐春故意的問道。

「哼……」翠兒別過臉去不答理唐春,這傢伙倒討了個沒趣。天眼之下,哐當一聲,發現匕首落地。洛河一獃獃的坐一塊假山石上,一臉悲愴的仰天望著天空。

突然,他大叫了一聲道:「老天,你個賊老天。既生下我洛河一,為什麼還要生下『曹滿河』。你這『河』比我這『河』滿,我這河不滿啊,不滿……」那悲愴的聲音久久回蕩在順天王府。

「曹滿河,什麼人?」唐春故意的自語道。

果然,翠兒中計,不屑的哼,「井底之蛙,連曹滿河都不知道,你這小將是白當了。」

「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這跟井底之蛙有啥關係。不過,這個曹滿河估計名頭很響吧?」唐春問道。

「嗯。」想不到二小姐應了一聲,良久,嘆了口氣,說,「曹滿河,西南大將軍之子。三十歲,功力蓋世,已經達到先天大圓滿境界。前次出擊火蘭國在千軍萬馬之中挑下從三品將軍烏其東

人頭從爾名聲大振。獲皇上特別嘉獎,提從四品海鷹將軍。獎良田千頃,黃馬褂一件。」

「小姐,當年那場大戰其實首功應該算是小王爺頭上的。烏其東聽說當時已經受傷了。還是被小王爺射傷的。

後來曹滿河只是撿了個便宜罷了。這功勞居然全給他得去。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居然誇下海口說輕鬆解決烏其東。

可是烏其東在十幾年前就是先天大圓滿強者了。要不是小王爺射傷了他,曹滿河怎麼可能得手?

最後倒好,獎賞他奪走了,連提升也給他拿走了。這事,我看王爺就應該據理力爭才是。」翠兒憤憤不平的說道。

「翠兒,朝中之事很複雜,不是你想象中那麼簡單的。父王雖說貴為王爺,但正因為如此才更應該讓著曹家一點。曹家雖說只到大將軍一級,但人家是大將軍。不說了,咱們女人管這些幹嘛。」二小姐說道。

「唐將軍,現在到晚上還有一段時間。你如果覺得煩的話可以沿著湖邊繞一圈走走。不過,絕對不能再過去了。不然,別怪我沒提醒你。」二小姐交待完后帶著翠兒走了。

到中午了,有人送來了食物。唐春吃飽後到房間睡了一覺,就等著晚上當『幕僚』了。這傢伙閑來無聊走出了小樓,一愣,居然發現洛河一這傢伙還坐在那塊石頭上獃獃望著天空。

對於這傢伙的執著唐春心裡還真是暗暗佩服,心裡一動,故意的走了過去。不過,剛接近洛河一五十米距離之時就給從一假山後閃出的一個護衛給擋住了。

「退回去。」那護衛一臉兇相瞪著唐春。估計二小姐先前有交待,不然,人家早拔刀干過來了。

「我是惡山軍營正六品將軍唐春,這是我的腰牌。是二小姐叫我進府的。」唐春拿出了腰牌等證明來。

「二小姐叫你繞湖走一圈可以,沒叫你過來。」那護衛仔細查驗過後扔給唐春,一臉嚴肅。

「我想跟小王爺談談。」唐春一臉鎮定。

「滾!」那護衛顯然生氣了。

「哼,想搬回劣勢的話小王爺你就跟我好好談談。」唐春突然衝到距離五十米處的洛河一旁邊說道,那護衛生氣了,一巴掌就煽了過來。

「叭……」唐春跟他對了一掌,頓時,噔噔噔連退了十幾步,感覺手臂發麻發疼,知道這護衛估計是12段位頂階強者,惹不起。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