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所以楚陽非常看好龍陽這個人,那種透徹心扉的欣賞。

“你來做什麼的?”

“助你。”

聽到這話,楚陽的身子一顫,雙眼都是顫抖起來,片刻又是恢復了正常,笑了起來。

“小孩子是不應該說笑話的。’

龍陽看了看道:“外賊來襲,家賊難防,清臣極少,已經到了滅亡之期。”

此話一出,楚陽徹底的不淡定了,看着龍陽,彷彿不相信這話是從面前這個少年口中說出來的。

楚陽愣了,晉國虎視眈眈,早已想吞掉楚國。內賊更是洶涌,貪官污吏更是不少,內奸更是數不勝數啊。而且自己手下真沒有幾個可以信任的人。

這少年不是凡人啊?

楚陽的第一感覺就是這樣,但是他很淡定,作爲一個帝王就是要用不同的姿態去看待萬事,任憑多麼洶涌,都是要平靜面對。

“你可有辦法?”楚陽眼中充滿了期待,問道。 龍陽咧嘴一笑,道:“外屠內斬。”

聲音很小。

楚陽聽後卻是身子都顫抖起來,瞳孔整的極大,看着龍陽大口喘着粗氣。

一代帝王,就這樣被嚇到了。

一句話說出了龍陽的堅定決心,一個人最需要的是什麼?

雖然狠在武穆遺書中只排在第三位,可是並不是不重要。

楚陽對這很是震驚,屠殺對外,道出了擴張之心,斬內更是兇狠啊。看來這少年的志氣很大。

楚陽再一次動容了,龍陽所說的話是他一直想做的,但是從未做出的。

楚陽也是血氣方剛的青年啊,被龍陽這麼一說,內心都是沸騰了,渾身的熱血滾燙起來了。

“草,賭一賭吧。”楚陽在內心之中罵道。

“你可以?”楚陽試探問道。

“你若信我,我便可以。”龍陽笑道。

總裁,放了我 楚陽笑了,突然目光一冷,魂力出現,一個轉身之後,就是向龍陽襲擊而去。

楚陽不是傻瓜,天下有志之士很多,可是能做成事的卻是極少。

聽一句話就信任一個人,對於一個混跡在狐狸圈的人來說那是不可能。

可是,楚陽還真是被龍陽的氣勢驚呆了,所以他做了一個決定,那就是信一次龍陽。

龍陽見狀咧嘴一笑,渾身魂力波動起來。

兩道身影交織在一起。

轟一聲。

龍陽的身軀被反彈回去。

楚陽要不是仗着魂力深厚,只是後退了幾步,不過那種驚奇之意還是出現了,自己已經是楚國的天才,可是眼前少年看起來差不多也就是十幾歲,魂力最多是二十幾層,可是那一擊居然是能讓他退幾步,這個人有些恐怖啊。

不知道是爲什麼,楚陽覺得這個少年給他的是一種激情,更是一種信任,這個少年的氣質讓他無法不相信他,所以,楚陽決定相信他。

楚陽猛吸了一口氣,道:“你多久可以成功?”

“不久。”

……

楚陽頓時說不出話了。

不久是多久呢?

也許是片刻後,或許是幾年。

兩人對話,在一旁的周天看龍陽,臉上浮現出一股猙獰的笑意,道:“原來龍陽就是你啊。”

龍陽這就樣被提攜了,從一個掃地門童直接被楚陽帶走了。

當初招收龍陽的美女看到龍陽被帶走,還真是驚呆了,心想這傢伙到底是那點被皇帝看上了。

“靠,老孃這麼大的胸都是沒被看上,哎。”

……..

楚陽這是在賭博,楚國現在的情況確實不怎麼好,內部貪污太過嚴重,父王臨死的時候,把皇位交給他時,說:“陽兒,此次父王若是離你而去,這膽子就永遠在你身上。現在父王告訴你幾句真理。”

“看清人,永遠也別被衣冠禽獸騙到,真正有智謀的人,他的身上有種很特別的氣息。”

這句話,楚陽一直記得。

這種氣息,他也一直在尋找着,終於,讓他在龍陽身上發現了這種東西。

所以從見到龍陽的第一眼起,楚陽就開始了這個打算。

楚陽現在最大的希望就是強大楚國,可是自己一個人是非常難的。

國家,就是一個帝王的心臟, 那個人不想光宗耀祖啊,楚陽也想啊,

他覺得龍陽能夠幫他完成這個使命,所以他決定賭一把。

一場用國家爲賭注的賭博,這一次,楚陽真的是玩大了,可是他卻覺得自己一定會贏的。

御書房內,龍陽換了一身着裝。

“龍陽,朕若是這樣貿然讓你出現,必定會遭那羣老傢伙記恨的?”

楚陽口中的老東西必然是說那些佔着茅坑不拉屎的。

龍陽手裏拿着這羣老東西的資料。

木羣,王爺,楚陽的親叔叔,

成軍,將軍,

司馬相,文官、

……..

名字列了一大張表。

龍陽看到最後也是記下了這些人的名字。

龍陽若想出頭,就必須將這羣人扳倒,不然,龍陽怎麼都不會站穩腳步的。

龍陽也知道楚陽將這個拿出來的意思,這也算一個考驗吧,若是扳不倒這些老傢伙,自己根本沒有能力去做其他事了。

所以每個人的名字性格都是被龍陽所熟記。

“這羣人都是反對我的人,我希望你能幫我。”楚陽表情嚴肅,看着龍陽道。

龍陽放下那張表,看着楚陽,微微一笑道:“我幫你。”

楚陽一怔,沒想到龍陽居然就這樣答應了。

“你要怎麼做?”

龍陽沒有說話,他站了起來,道:“不久之後,只要他們離開就對了。”說完就是扭頭便走。

楚陽看着龍陽的背影,深沉:“若是你成功,我必然讓你成爲楚國宰相。”:

龍陽很不喜歡這裏,這裏的氣氛太嚴肅-了,看着星辰閃爍的天空,突然,他開始懷念起來武大了,那種熟悉的感覺不知道何時才能遇到。

突然,他想起來了諸葛靈珊,一股洶涌的愛意就是涌現出來、

“你還好嗎?”

………

龍陽被楚陽安排在了御書房作爲一個小書童,每日早朝都可以旁聽,這樣,龍陽也省的去調查那些人的性格什麼了。

木羣是個極爲暴躁的人,總是喜歡發脾氣,當有人與他的意見不對的時候,真想上去擰斷那個人的脖子,所以滿朝文武都是很畏懼於他。

楚陽又是也在想:“這人會不會有一天衝上來,捏着自己的脖子,讓他退位呢?”

所以,木羣是楚陽第一個要除去的。

成軍更是可怕,仗着自己拿着兵符,手握兵權,所以在朝上根本橫行霸道。

楚陽多次的命令都是被他強行辯護。並以不願出兵爲由,擋住了楚陽多次想要進攻晉國的機會、

此人若是不死,楚陽永遠都沒有機會拿到兵權。

司馬相更是可惡啊, 看起來白白淨淨,一副好人模樣,其實骨子裏全是渣啊,帝王的命令在他的耳朵裏完全就是耳邊風。

………

這些人,龍陽也是一一瞭解了,對付那種人就必須有對付那種人的決策。

該武力的時候就必須武力,該用智慧的時候,就必須用智慧,而在龍陽的腦海之中在,這些已經慢慢有了眉目。 武穆遺書之中的第三大祕訣就是一個最好的借鑑,對於這種事,只有狠才能發出效果。

對於狠的人就是要比他狠,你需要在所有方面比別人更勝一籌。

很顯然,龍陽有這個本事。

你是狐狸精,那龍陽就是一個狐狸神,永遠都別別人好一籌。

所以對於木羣等人來說,龍陽的到來就是一個災難。

一個如同定時**的人,是不會給別人機會的。

可是龍陽根本不能直接去說些什麼。

你一個在御書房混的去處理這些那不是找死嗎?

你雖有能力但是沒地位,去彈劾那些有地位的。那就是去找死啊!

龍陽不會蠢的這麼去找死。他要等待時機,然後一舉殲滅。

不過這也要等到他有足夠的地位纔可以去做。

在這方面楚陽可是表明了他的態度,那就是什麼也不做出來。

楚陽若是幫助龍陽,那麼那羣老狐狸必定有動作,到時候,龍陽肯定不被裝載上若干罪名,嚴重到可以把他殺無數遍。

所以這件事必須靠龍陽自己、

那一日,另龍陽奇怪的是,龐雲在早朝上看到龍陽在旁邊,居然是楞住了,一副不敢相信龍陽居然是這麼厲害,僅僅用了一個多月就是混到這種地步,想當初,他可是用了很長時間,才認識楚陽。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