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所以他們願意付出一切,跟隨玉龍飛。因此凡是對玉龍飛不利的因素,他們都得去剷除。

就在兩邊關係,及其緊張之時,玉龍飛揹着尚佳琪,也是快步跑了過來。

望着忽然出現的玉龍飛,這些要動手的士兵,才興奮起來:“統領來了!”隨即他們也是緊緊把兩人圍在中間。

很快,玉龍飛便來到了幾人跟前。

“統領!”玉龍飛剛走近,幾人也是恭敬一拜。

見狀,玉龍飛也是朝他們擺了擺手:“這裏沒你們的事,該幹嘛幹嘛去!”

雖說他態度冰冷,但幾人並沒因此有所抱怨,所以恭敬一拜後,才繼續回去巡邏。

沒了幾人的阻攔,程浩隨即扯開尚佳月的手,便要離去。

“程浩,給我站住!”

男人最無奈的,便是沒人能理解自己。而更痛苦的,便是自家兄弟的不解。

可是作爲男人,玉龍飛不能退縮,儘管他不是頂天立地的男人,但這一刻,也容不得他有半點退縮。

所以他也是僵硬的叫住了程浩。

這一聲,雖說很普通,但他代表的意思絕對非凡。

程浩印象中,打認識玉龍飛那天,他便對自己恭恭敬敬,就算他當了統領,他也沒這樣叫過自己,特別用這種口氣喊自己。

這樣的刺激,着實讓他受不了,隨即,他也是把慕芷晴,輕輕放在地上,然後臉色一變,瞬間掄起拳頭,就朝玉龍飛臉上打去:“媽的,算老子看走眼了,今天老子就殺了你!”

說着他龍氣暴漲,瞬間,那些龍氣猶如冰霜一般,直接朝玉龍飛身上砸去。

望見襲來的冰霜,玉龍飛身上,頓時龍火暴漲。

程浩對他的誤會太深,但此刻不是理論的時候。

伴隨着龍火的燃燒,他精神力,頓時緊繃幾丈。

“忽忽”

那些砸向他的冰霜,碰見龍火,瞬間就變成蒸汽,飄蕩到了半空。

一擊未果的程浩,再次揮舞起拳頭,不過就在他拳頭,正掄到半空時,一股強大的拉力,忽然把他的手掌,固定在了半空,接着他身上,他雙腿,都被固定在了原地。

玉龍飛如今的實力,豈是他這種小輩可以招惹?

在他被固定住的剎那,玉龍飛抱有龍火的拳頭,迅猛朝他胸口打去。

剛纔還要殺了他的尚佳月,看到冒着火的拳頭,正朝程浩身上打去,急忙要去幫他抵擋這拳,可這一拳的拳速太快,還沒等她身體靠近,揹着尚佳琪的玉龍飛,便是站到了程浩跟前,此時他冒火的拳頭,正重重砸在他胸口。

“噗噗!”

沒有防禦能力的程浩,這一擊後,也是噴出了血。

“好好醒悟一下吧!”

望着他噴血的樣子,玉龍飛也是冷冷說道,隨後便是抱起地上的慕芷晴,朝着軍營外面而去。

“玉龍飛,我要殺了你!”

在他走後,沒來得及替程浩擋住這一拳的尚佳月,也是使勁呼喊着。

~~~兄弟們,還有花的,給點!!!~~~~ 帶着兩人的玉龍飛,想都沒想,便衝出了斯坦稱,朝雪域草原而去。

慕芷晴乃穆家子女,雖說自己照顧不周,讓她失去了生命,但玉龍飛並不是怕事之人,有事說事,有理說理,一向是他人生名言,所以把慕芷晴帶回穆家,義不容辭。

在他背上的尚佳琪,還沉浸在剛纔的振奮之中,她實在想不明白,她兩姐妹,爲何都愛上了兩個負心漢,而且愛的還這麼深沉。

“刷刷”伴隨着風聲,她也望乎了一切。

揹着他的玉龍飛,不知尚佳琪爲何安靜,剛纔他向程浩瞭解軍隊情況,只是想看看軍隊可否與尚家軍對抗而已,萬萬沒想到,程浩竟毫無遮掩的說了出來。

想到這,他只好無奈的搖了搖頭。

如今程浩與尚佳琪,鬧成這樣,想讓他照顧尚佳琪,已然不可能。

自己此行去穆家,雖說尚佳琪的實力,還不足威脅到穆家,但要是穆家得知,慕芷晴是因爲尚佳琪而死,那尚佳琪性命便不保了。

想到這的他,再次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即朝背上的尚佳琪問道:“琪小姐,在下帶你去一個地方,不知是否可以?”

儘管他與尚佳琪的關係,已精進到一定層次,但他卻不敢捅破這層窗戶紙,現在的他,還記得他向尚佳琪借錢時,她拍自己頭的場面,要是自己與她發生不必要的關係話,那他必定會有更大的麻煩。

ωwш тт kǎn ¢ Ο

正在沉思中的尚佳琪,頓時被這一聲打破,隨即也是掙扎起來:“玉龍飛,你把我放下來!”

她掙扎的很厲害,完全沒有在心愛男人懷中的興奮,有的只是對玉龍飛的殺意。

所以她掙扎的特別厲害。

帶着兩人的玉龍飛,本就不輕快,加上尚佳琪的掙扎,飛行頓時,不平穩起來。

“刷刷”

在他晃動中,一股強烈的氣流,也是不斷衝擊着三人。

“琪小姐,你老實點行不!”被尚佳琪擾亂飛行節奏的玉龍飛,頓時有點惱火。

他不是怕死之人,這點高度,就算摔下去,影響也不大,但卻不能這樣摔下去,因爲他懷中,還有穆家的子女,穆戰天交給他時,是完成無損,活蹦亂跳的慕芷晴,即使他不能把活生生的慕芷晴,交給他,但至少可以還他一個完整的女兒。

想到這,他身體不由一怔,朝着背上的尚佳琪喊道:“琪小姐,給我老實點,不然我不客氣了!”

儘管他聲音很大,但他背上的尚佳琪,猶如沒聽到一般,繼續在他背上掙扎着。

“刷刷”

隨着她的掙扎,本要調整過飛行節奏的玉龍飛,再次被她攪亂了節奏,身體一下子失衡,差點從高空砸下來,可就在這時,他精神力暴漲,瞬間,整個精神力大網,便是把他跟前的氣流禁錮着,憑藉這股力量,他也是調節了過來。

爲了不讓尚佳琪胡鬧,他精神力暴漲,頓時把尚佳琪固定在背上:“琪小姐,得罪了!”

背上的尚佳琪,掙扎太厲害,要是他精神力,對他壓縮不緊的話,估計這妮子,還會給自己的飛行,帶來困難。

所以他一咬牙,頓時,重重的精神力,猶如幾牀大被一般,緊緊的把尚佳琪,固定在了背上。

頓時,尚佳琪的臉色,便變得難看起來,此時她的兩個圓鼓鼓的東西,正頂在玉龍飛背上,壓得她怪疼。

隨即她再次掙扎起來,可是精神力對她的束縛太過厲害,她越是掙扎,被束縛的力量,也是越大,所以掙扎片刻後,她也是停止了掙扎。

正在思索着的玉龍飛,顯然沒注意到背上軟綿綿的兩個東西,依舊駕着風,平穩的行進着。

“刷刷”

沒了尚佳琪的搗亂,玉龍飛飛行的速度,不知要快了幾倍。

被頂的難受的尚佳琪,此時臉色紅潤,顯然忘了之前的事,眼前盡是玉龍飛的身影。

“難道我和他真的沒有緣分嗎?”兩人都經歷過生死,對生死的感悟,要比沒經歷過生死的人,多了幾分,被束縛着的尚佳琪,不由陷入了深思。

就這樣,兩人在半空中不知飛行了多久,而伴隨着飛行,尚佳琪也靜靜的在玉龍飛背上睡着了。

不過就在這時,一個龐然大物,忽然闖進了玉龍飛視線,頓時,玉龍飛精神力暴漲,從他身前流過的氣流,急速朝龐然大物襲去。

望着朝自己襲來的氣流,那龐然大物,身體一抖,輕鬆繞過了氣流的襲擊,相反,它兩隻巨型翅膀一揮,被玉龍飛推出去的氣流,瞬間發生三百六十個轉彎,直接朝玉龍飛滾滾來襲。

感受到這股氣流的他,精神力再次暴漲,同時眼中不由射出兩道龍火。

“呼哧!”那些傾襲而來的氣流,在碰到龍火剎那,瞬間被龍火阻斷了去路,整個上空,眨眼間,便瀰漫起熾熱火焰。

望見突生的龍火,那個龐然大物不由驚叫一聲:“啾啾!”

頓時,那燃起的龍火,便被它吹了過來。

“不好!”沒想到對方輕輕一吹,龍火便被吹了過來,玉龍飛忙朝一側避去。

可能早已料到,玉龍飛會朝一邊避去的龐然大物,早已把他要避去的方向阻斷了,此時強大的氣流,正把他包裹在了裏面。

“忽忽!”

這些氣流及其強大,很快便打破了他的平衡,而平衡失措的他,身體不由一顫。

“砰砰!”正在他背上沉睡的尚佳琪,也是被突來的震盪,驚醒了起來。

此時她緊壓玉龍飛圓鼓鼓之物,也被壓的生生作疼。

之前還沒一點感覺的玉龍飛,頓時感到事情不妙,此時的尚佳琪,正惡狠狠的等着他。

感受到身後火辣辣的眼神,他脖子頓時一縮,四散在周圍的精神力,頓時被集中了起來。

隨即,衝擊着他身體的氣流,也是被他精神力控制住了。

於此同時,那隻襲擊他的龐然大物,也來到了他的跟前。

望着這龐然大物,玉龍飛不覺一喜——白鶴!

這不正是他當日飛行時的白鶴嘛,隨即他心中怒氣,頓時化爲烏有。

在他欣喜同時,白鶴也是手舞足蹈起來。 望着手舞足蹈的白鶴,玉龍飛不知多麼興奮,情不自禁下,手臂順勢,朝白鶴頭上搭去。

站在一旁的白鶴,望着他伸來的手臂,不但沒躲避,反而還湊來了過來。

頓時兩人,猶如親兄弟一般,緊緊的貼在了一起。

趴在他背上的尚佳琪,看到玉龍飛竟摟住了白鶴,頓時氣得撇起了嘴:“玉龍飛,把我放下!”

可玉龍飛,並沒搭理她,而是緊緊摟着這個兄弟。

現在的他,依稀記得,數日前,當自己騰空而起,被白鶴欺負的場面,但這一切,都已過去,現在的他倆,已成兄弟。

“啾啾”相擁片刻後,白鶴才從他跟前離開,有點激動的望着慕芷晴。

此時的她,臉色蒼白,沒有一絲呼吸,儘管這樣,她的美貌,還是讓這隻白鶴忍不住,緊緊的望着她。

白鶴的提醒,無疑讓玉龍飛想起另一隻手中的慕芷晴,隨即,他也是朝跟前的白鶴擺了擺手:“兄弟,能載我們一程嗎?”

尚佳琪,這樣被他按在背上,顯然不舒服,所以,他再次摸了摸白鶴的腦袋。

“啾啾!”他話音剛落,白鶴默默點了點頭,示意他同意。

隨即,玉龍飛便把束縛着尚佳琪的精神力,收了回來:“琪小姐,乘坐白鶴吧!”

說着,他輕輕躍到了白鶴背上。

這隻白鶴,並不像其它白鶴那般普通,它體型龐大,不出所料的話,它足以承載十人。

躍上他背上的玉龍飛,一彎腰,在他背上的尚佳琪,順勢便滑了下來。

腳落到白鶴身上的剎那,尚佳琪頓時癱在了地上,此時的她,太虛弱,再加上一路被玉龍飛揹着,此時的她,臉色與慕芷晴相差不大。

望着蒼白如紙的兩人,玉龍飛心中,不由多了幾分歉疚,隨即,他也是朝白鶴喊了一聲:“兄弟,帶我們走吧!”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