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我?我是負責鑄造兵器的***,你手中的白龍刀給我,我可以幫你提升它的品質。”***道。

劍長老笑了笑:“這位***,在南城可是極其有名的鑄劍師,能夠得到他鑄劍的人可不多,不少南城的覺醒者求着這位***鑄劍,***都未必有空,沈安你有福了。”

聽到劍長老的介紹,沈安也終於是明白了過來,看起來這位***在南城的地位十分的高,能夠得到***鑄造兵器,是一個難得的機會。

“既然如此,就有勞***了。”沈安說道,帶着感激的語氣。

***笑道:“你在此次論劍大會上的造詣,我已經聽人說過了,能夠爲你這樣的天驕打造寶劍,也是我的一份榮幸。”

“多謝前輩。”沈安直接將白龍刀交到***的手中,***接過白龍刀,仔細查看着白龍刀的模樣,整把白龍刀都是鋒利無比,一看就是不可多得的神兵利器。

但是***卻看出了一些不足之處,他直言道:“這把白龍刀雖然其他地方都很不錯,但是白龍刀上面卻是有着一處不足,那就是這把白龍刀不夠堅硬,而我可以將它鍛造得更加堅硬。”

“那麼就拜託***了,有着***的鑄造,想必輕易就能夠成功。”

隨即,***就拿着這把白龍刀想要離開,然而在***即將離開的時候,突然有着一道身影擋住了***。

“***,你不是說過這段時間不會輕易給別人打造兵器,也不會給人輕易鑄造兵器的嗎?***,原來你都是在騙我。”周長興盯了一眼***,眼中帶着濃濃的不解,他實在不明白,爲何***願意爲沈安打造,而不願意搭理他。

“***,我要用一件神兵來對付妖獸,這些你都是知道的,不久之後就要爆發獸潮了,沒有足夠鋒利的兵器,我很難在獸潮爆發之後存活。”周長興說道。

“哼。”***沒有給周長興任何的好臉色,好像周長興本就不應該出現在這兒一樣。

周長興看到***的這副表情,更加的怒了起來,他掃了一眼沈安,他將一切的原由都歸咎到了沈安的身上,他覺得***不替自己打造兵器,都是沈安的錯。

“一定是你,一定是因爲你,***纔不願意給我打造兵器,既然你阻止了我,那麼就來與我較量一番,我倒要看看能夠讓***認可的人,究竟有多強的實力。”周長興道。

雖然沈安目前在南城當中的名氣極大,但是也有許多人不認得他,大多人都是隻知道一個名字罷了,根本就不認識沈安,也不知道沈安的真是模樣。

沈安嘴角勾起笑意,說道:“對付你,我不用兵器。”

“好一個狂妄的傢伙,我今日就要讓你嚐嚐厲害。”周長興,拿出一節黑棍,那黑棍彷彿是有着一股強大的威懾力一般,比尋常的兵器都要可怕。

沈安將元癢擴散至手臂,隨着手臂上充斥元癢,沈安的力量也提升到了一種極高的高度。 第293章周長興

此刻,周長興一棍落了下來,這一棍速度極快,恐怕子彈也不及這一棍的速度,沈安沒有閃避,直接用手肘擋住黑棍。

周長興見此,心中猛然一喜,對方這樣抵擋攻擊,根本就是在自尋死路。

“呵呵呵想不到竟然還有這麼尋死的傢伙,既然你這麼喜歡尋死,我就成全你,一棍就見你的手臂給打斷成爲兩截。”頓時周長興發狠起來,他想要直接打斷沈安的手臂,如此一來,沈安也不能夠繼續在他的面前囂張了。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黑棍擊中沈安手臂的一刻,一股強大的力道自沈安的手臂爆發而出,隨着這股力道爆發,黑棍也終於被彈開而去。

不由的這股壓迫的力量也是讓得趙長興猛然的後退了數步,他簡直無法相信自己所經歷的一幕,他究竟經歷了什麼?

這個人究竟是何方神聖,爲何會這麼強大?

“你居然這麼強?”趙長興道,他驚歎於沈安的實力,要知道他剛纔可是使用兵器,而沈安只是赤手空拳。

難道僅僅只是赤手空拳,沈安就已經達到了一種無可匹敵的地步了?

“你究竟是誰?”

“沈安!”沈安淡淡的道。

此刻周長興終於知道面前的這個人爲什麼會這麼強大了,原來他就是震懾了整個南城的沈安。

“原來你就是擊敗了獨孤紅的存在,真是想不到,你居然可以擊敗獨孤紅,之前我對你的實力還有所存疑,現在我一點兒也不懷疑你的實力了。”現在周長興終於明白沈安有着怎樣的實力了。

“冒犯了,如果是你的話,的確有資格讓***爲你鑄造兵器。”周長興說道。

說完,周長興直接退了下去。

他不再有絲毫逗留,因爲他對這一戰輸得心服口服。

***搖搖頭說道:“剛剛有些不好意思,那個人與我有關,我替他的冒犯向你道歉。”

“沒關係的。”沈安淡淡的說道。

“沈安,我現在就回去打造白龍刀,明日你就過來取吧。”***說完,轉身離去。

隨後,在劍長老的帶領下,沈安又熟悉了一下南城的環境,他與劍長老走動引起了不少的騷動。

“那位與劍長老走在一起的年輕人究竟是誰啊,不會是一位關係戶吧?”

“就是啊,那個人不是什麼關係戶吧,不然他那麼年輕怎麼可能與劍長老走在一起啊,劍長老何等身份之人,我們想要見他一面都要請示一番,這個年輕人卻可以與他同行,真是了不起啊。”

“連他你們都不認識,你們以後也別再南城繼續混下去了,這個人就是今日擊敗了獨孤紅的沈安,今年論劍大會的第一名。”

“原來他就是論劍大會的第一名啊,真是想不到,竟然會是這樣,他就是沈安啊,太厲害了吧。”

“擊敗獨孤紅的就是他啊,實在強得可怕,強得離譜。”

衆人都不由的暗暗給沈安豎起大拇指。

劍長老咳嗽了幾聲,周圍的人紛紛讓開道路,看來劍長老在南城的地位也是不俗,若不是有着極高的身份,這些人也不會主動爲劍長老讓開道路。

“你如今已是論劍大會的第一了,往後也算是我們南城的一位公衆人物,你要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劍長老說道。

沈安倒也不在意,他一向習慣自由,絲毫也不將這些放在眼中。

沈安嘴角勾起笑意,他說道:“我之前聽一個覺醒者提及獸潮,不知道獸潮又是怎麼一回事?莫非有妖獸將要襲擊南城了?”

“我們南城最近十分動盪,尤其是最近一大羣妖獸盯上了南城,似乎不將南城踏平就不肯輕易善罷甘休一樣。”劍長老說道。

“呵呵,這樣啊,那麼劍長老可有什麼良策了?”沈安問道。

“良策,暫時還沒有什麼良策,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劍長老道。

很快,天就黑了,經過一夜,沈安按照與***的約定,來到了***的住所。

在這兒,沈安見到了一個五米高的鑄劍爐,這鑄劍爐就好像是從遺蹟當中發掘出來的一般。

沈安望着這個巨大的鑄劍爐也是感受到了一陣深深的震撼,果然是好大的一個鑄劍爐啊。

“難道我的白龍刀就是在這個鑄劍爐當中鑄造的?”沈安問道。

此刻,鑄劍爐打開,一把通紅的寶刀飛了出來,沈安衝上去,以元癢護住掌心,然後將通紅寶刀握在手中。

“趕緊將那把刀放入池子裏進行冷卻。”***說道。

沈安將通紅的寶刀放入池子當中,只是片刻不到這把通紅的寶刀就已經完全的冷卻了下去,顯露出了它原本的顏色。

它看起來是一把銀色的寶刀,而且質地也更加的堅硬了,沈安覺得現在白龍刀的強度,至少達到了之前的兩倍之多。

這讓他也是感到了一陣不小的吃驚。

“想不到白龍刀竟然可以被前輩鑄造到這樣的程度,以後我利用這白龍刀,也將變得更加放心。”沈安平靜的說道。

聽到沈安的話語,***嘴角勾起了一絲滿足的成就,他道:“你能夠滿意這把刀就是我最大的收穫,他就叫作銀龍刀吧,畢竟它現在都已經完全是一把銀色的寶刀了。”

“銀龍刀,的確比白龍刀聽起來好聽許多,不錯不錯,以後就叫它銀龍刀了。”沈安喃喃自語的說道。

好一把銀龍刀,若是他施展這銀龍刀的話,實力又會提升多少呢。

沈安想到此處,便開始不由自主的揮動銀龍刀,隨着銀龍刀不斷的揮動,一道道的刀氣涌出,他能感受到刀氣的發出更加的順暢了起來。

而且每一次的揮刀動作也更加的迅速,更加的快。

這簡直就是一個極大的突破,甚至比白龍刀還要順暢許多。

“果然啊,經過了前輩的手,這把銀龍刀已經得到了全面的進化,得到了全方位的提升了。”沈安微微笑道。

“看你的揮刀動作,只怕你已經達到了刀境了吧,你這樣的年輕人,能夠達到刀境,真是一件令人難以置信的事情。”***驚歎道。 儘管他已經知道沈安擊敗了獨孤紅,但是他在見到了沈安施展刀境的時候,還是流露出驚訝之色。

作爲一個鑄造寶刀的大師,***很清楚要達到刀境,究竟需要多麼艱難的歷程,有的人需要修煉數年的時間,有的人甚至需要長達十年的修煉,纔有可能練成刀境。

***此刻也不由的有些好奇起來,沈安究竟修煉了多長時間才達到了傳聞中的刀境?

“不知道你修煉了多久才達到了傳說中的刀境?”***覺得能夠擊敗獨孤紅的天才,肯定修煉時間很短吧。

別人修煉刀境或許需要十年,或許需要數年的時間,沈安這位論劍大會冠軍的話,或許只需要半年就可以了。

沈安回憶起自己修煉出刀境的整個過程,修煉刀境的時候,他沒有感受到絲毫的阻礙,彷彿就只是順理成章的修煉成了一般。

一切的過程都只是一個水到渠成的過程,沈安不費吹灰之力。

沈安嘴角勾起笑意,他目光掃在***的身上,如實的將事情的結果告訴了***說道:“修煉出刀境,我大概只是用了三天的時間吧。”

三天?這在***眼中簡直就是一個可怕的時間,這期限未免也太短了一些。

“三天,你在說什麼,只是三天你居然就修煉出了刀境了?這……這已經不能用可怕來形容了,你簡直就是一個怪物。”***盯着沈安,眼神當中流露出恐怖的震撼。

他作爲一個鑄造兵器的大師,自然接觸過的天才覺醒者也有着不少,但是如同沈安一般,能夠達到沈安這個程度的卻是屈指可數。

毫無疑問的是,沈安就是一個十足的天才。

這時,南城督主來到了沈安的身前,***在見到南城督主的時候,對着南城督主尊敬鞠了一躬。

“尊敬的南城督主,沒想到你竟然會大駕光臨。”***說道。

“沒什麼,我就只是過來看看,順便想要找沈安說些事情。”南城督主說道。

“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擾了,就請督主大人與他詳談吧。”***道。

隨即***就退了下去,這兒只剩下沈安與南城督主兩人。

南城督主眼神之中帶着一些複雜的情緒,似乎是有着什麼憂慮一樣,他對着沈安說道:“你知道嗎,南城即將遭到大批妖獸的入侵,襲擊南城的獸潮即將到來,恐怕首批獸潮的襲擊將在三日後,你作爲論劍大會的天才,我希望你能夠從此次的獸潮之中抽身出去,我不希望你被這次的獸潮所波及。”

南城督主,這是在讓沈安逃命,在南城督主看來,沈安這樣的天才不應該留下來,也不應該喪命在獸潮當中。

這樣天才若是損失掉的話,就太可惜了。

沈安認爲這是一個不錯的修煉機會,沈安將那把銀龍刀展示在南城督主的面前,對着南城督主說道:“這把銀龍刀就是***爲我鑄造而出的寶刀,雖然這次的獸潮很危險,但是我要留下來,用我手中的這把銀龍刀來劈砍妖獸,來保護南城。”

南城督主想不到,沈安竟會選擇留下,這在他看來是一件十分令人費解的事情。

畢竟沈安是怎樣的存在他的心裏很清楚。

沈安留下來,就意味着沈安很可能在此次的獸潮襲擊當中戰死,任何一個明智的覺醒者都絕對不會這麼做。

“你不害怕這樣做會後悔嗎,留下來你可能會被獸潮吞沒,從而喪命。這次的獸潮規模及其的可怕,連我都沒有把握能否擋住,你留下,只能徒增一條性命而已。你有着大好的前程,看不能輕易喪命。”南城督主勸說着道。

沈安手中的銀龍刀揮出一圈刀氣,那一圈刀氣將周圍的事物破壞殆盡,那些事物好像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阻擋可能一樣,轟隆隆的爆裂開來。

沈安嘴角勾起笑意,他說道:“那些妖獸的下場也會如同這些碎石一樣。”

“既然你選擇留下來,那麼我現在就正式邀請你加入我的南城戰隊,與我一同對抗獸潮吧。你作爲此次論劍大會的第一名,我將提拔你爲南城戰隊的副隊長,而我則是南城戰隊的隊長。”南城督主說道。

這是一份巨大的殊榮,一般的覺醒者根本就接觸不到這樣的殊榮。

沈安笑了笑,他目光掃在對方的身上:“既然如此,我就謝謝督主大人了。”

“我現在就帶你去南城戰隊,讓你認識一下手下的人,三日之後,整個南城都會加入一場血戰,而你所率領的南城戰鬥將會首當其衝,成爲先鋒。”南城督主說道。

“嗯,沒問題!”沈安道。

沒多久,南城督主就帶領着沈安來到了南城戰隊的所在地,南城分部。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