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我說了,你不過是個喪家之犬,弄死你,簡直就是輕而易舉。還有這宴會的邀請函,我不管你到底是怎麼得來的,也永遠改變不了你不過是個廢物的事實。賤人生的果然都是賤種!”

這話一出,林凡的臉色頓時變了。

他最是接受不了別人對郭玉評頭論足,更何況是直言罵她是賤人。

林凡的拳頭緊握,又緩緩鬆開,伸手鬆了鬆領帶,努力的壓制着自己的戾氣。

“我不想與你爭辯,隨你們怎麼說,有本事,就趕我出去啊。”

輕笑着看向李一成,林凡的目光微沉。

滿是壓迫的視線緊緊的盯着他,緩緩的開口:“趕我出去,你敢嗎?”

這話一出,衆人頓時譁然。

“這人口氣可真是不小,他難道不知道李神醫是誰嗎?”

“誰知道呢?要麼是個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要麼,還真是個大人物。不過,你看他的樣子像是什麼大人物嗎?而且這瑞州有什麼大人物是我們不知道的?”

有人在一旁繼續嘰嘰喳喳的討論。

可林凡依舊是面不改色,直直的看着李一成。

良久,李一成笑了:“林先生說笑了,來者皆是客,我們祈月教又怎會又趕客人走的道理呢?”

李一成這話說的可謂是真的漂亮。

他並沒有承認林凡的身份,但也沒有提一句邀請函有問題的話。

可謂是兩邊的面子都給足了。

說完,李一成又轉頭看向鄭穎和林飛。

“林夫人,林少爺,要不看在李某的面子上,得饒人處且饒人?”

林飛聽此,頓時嗤笑:“我憑什麼要聽你的?你是誰啊,我憑什麼給你這個面子。”

這話一出,李一成的臉頓時僵住了。

鄭穎見此,連忙胳膊肘暗自拐了拐林飛,慌忙開口:“李神醫,小子頑劣不懂事,您千萬不要和他計較。您放心,您的面子我們自然是要給的,既然您都開口了,我們一定不會再過多的爲難了。畢竟我們也不想把局勢搞的這麼的難看,要不是有人咄咄相逼……”

“哎,算了,不說了。”

說到此,鄭穎裝模作樣的擦了擦眼角的眼淚。

就像是她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樣。

看的月影氣的牙癢癢。

林凡也是冷笑,眼前的鄭穎還是如以往一樣,慣會惺惺作態,假模假樣,真是看了讓人忍不住犯惡心。

嗤笑一聲,林凡撇開了頭,似乎是不願意再多看他們母子一眼。

李一成見此,也是滿意的點頭:“那就好,那就好,李某在此就多謝林夫人了。”

說罷,李一成轉身看向諸位。

“各位,時候也差不多了,雖然出了些小插曲,但並不妨礙我們的問診會正常舉行,下面我宣佈,我們這周的問診會現在開始!”

話音一落,一衆禮儀侍者魚貫而入,手裏各個拖着托盤。

接着,一個像是主持人的人走上了高臺。

所有人也是同時相繼落座。

“各位,請先落座,我們的問診會馬上開始。” 這話一出,全稱立時寂靜,所有人就像是受到了指令一般,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凡哥,你有沒有發現這些人就像是傀儡一樣,真的是祈月教的人說什麼他們做什麼?”

林凡皺眉,看着眼前詭異的一幕,也有些凝神。

“且再看下去吧,我倒是很好奇,這祈月教到底有什麼貓膩。”

餘光掃過四周,只見林飛和鄭穎二人此時正坐在自己不遠處的角落。

林飛此時似乎還沒有從剛纔的情緒中緩過來,面色陰沉。

而且現如今的林飛格外的自閉,一直有意無意的躲閃着別人的目光,即使那人不過是隨意的一瞥,都能讓他渾身的汗毛立起。

月影見林凡突然沒有動靜下意識的轉頭去看。

良久,也是忍不住嘆息一聲:“這林飛如今這樣子,也是令人唏噓不已,不過說實在的,這可憐之人也是必有可恨之處,凡哥,你可千萬不要心軟。”

“你覺得我會對他心軟嗎?”

林凡嗤笑,身子向後靠了靠,給自己找了一個舒服的位子。

“月影,我何時對敵人心軟過?”

林家,從來都不是什麼家人,他們,只是他林凡這輩子最大的敵人。

他這次回來,就是爲了讓林家,一步一步,走向滅亡。

臺上,主持人依舊在滔滔不覺的說着什麼,只不過此時的林凡已經沒有了興趣。

微微磕上了眸子,一臉的逍遙自在。

“各位,今日我們祈月教依舊是老規矩,首先,我們先有請李一成……”

接着便是一陣的掌聲。

李一成迎着掌聲出現在了衆人的面前。

“各位,歡迎來到我們祈月教的問診會,今日,諸位有什麼問題都可以直接上臺請教。”

接着,一衆人爭相提問,臺上的李一成道貌岸然的端着一副救世主的樣子,爲大家一一解惑。

林凡雖是閉着眼睛,可那些聲音還是毫無保留的落入了他的耳中。

嘴角的笑意就沒有再下去過了。

直到這格外冗長的問診結束,林凡都已經睡了好幾覺了。

“真是不明白這些人是怎麼在這裏坐住的,居然還每週都過來,真是精力旺盛。”

林凡忍不住調侃。

“凡哥,沒有什麼異樣,這李一成似乎就是普普通通的講解。”

聽此,林凡點了點頭。

“恩,我知道了。這祈月教絕對沒有這麼的簡單。”

雖然如今看來這祈月教似乎真的只是一個行醫救人的組織,可是,他總感覺哪裏有些不對勁。

而且,他實在是不願意相信這李一成能改過自新。

緊接着,主持人再次上臺,而之前拖着托盤的侍者又再次出現。

“諸位,接下來,就是我們的拍賣環節了,大家請放心,今日所有拍賣所得的錢,我們祈月教都會捐給偏遠地區,爲他們的基礎醫療建設貢獻自己的一份力。”

說罷,主持人拍了拍手,侍者一個個魚貫而入。

“呵,原來到最後的重頭戲,居然是這拍賣會,一週一次拍賣會,我倒要好好看看,他們能有什麼好東西。”

林凡微眯了眯眼睛,目光緊緊的盯着臺上的一切。

只見第一個紅綢打開,托盤上赫然是一瓶不知名的藥丸。

“諸位,這是我們李神醫新研製出來的增益丹,此藥比之之前送給大家的增益丹要強上許多倍。至於這效果,想來大家也沒有什麼值得懷疑的了吧?”

此時的主持人就像是那些營銷組織洗腦的人,賣力的推薦着她們祈月教的藥有多麼的靈驗有用。

見此,林凡的目光微凝。

“增益丹?我竟不知道這李一成什麼時候還能煉丹了。”

當初他初見李一成的時候,他還不過是個什麼也不是的江湖騙子,仗着自己有幾分醫術,各種坑蒙拐騙,甚至爲了名利,不惜傷人性命。

他本是不願意與他計較的,畢竟他林凡可不是什麼心懷天下的大英雄,可奈何這李一成的行事越發的囂張,到了他不得不出手的地步了。

可是,他卻清清楚楚的記得,當時的李一成,根本就不會煉丹,不然也不會被自己一個小小的低品增益丹給糊弄的團團轉。

月影見此,也是皺了皺眉頭:“凡哥,煉丹的事情我不懂,但是,你說這丹藥會不會有什麼問題啊?”

畢竟祈月教這般大肆的販賣丹藥的行爲,讓人不得不防備懷疑。

“是有可能,月影,拍下這枚丹藥。”

“是!”

月影聽此,立刻舉牌。

“二十萬。”

原本坐在角落裏不理世事的林飛突然睜開了眼睛,轉頭,陰鷙的目光落在了月影的身上,又轉回到了林凡的身上。

緩緩的舉起了自己手中的牌子。

“三十萬。”

看着明顯來砸場子的林飛,月影氣不打一處來。

“凡哥。”

“無妨。”

林凡揮了揮手,接過了月影手中的舉號牌:“四十萬。”

不過是一枚小小的增益丹,況且還是拍賣會第一件拍品卻被一瞬間炒到了四十萬,一時之間,其他想要競爭這增益丹的人都放棄了。

畢竟,用四十萬買這麼一個沒用的東西着實是腦子壞了。

再多的錢也經不起這般的浪費揮霍啊。

而這競爭,也就只在林飛和林凡二人身上了。

林飛眸光猩紅,緊緊的盯着林凡,右手青筋暴起,紅血絲明顯:“五十萬。”

“六十萬。”

林凡雲淡風輕的再次擡了擡手,一臉的輕鬆自在。

衆人見此,頓時譁然。

“這林凡出手竟然這麼的闊綽?不是說他都已經被林家趕出家門了嗎?”

“這誰知道呢?萬一他爲了面子打腫臉充胖子呢?”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