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我眉頭皺起,這個我倒是從很多古籍中稍微提及過,古時候的那些滿天神佛是的確存在過的,但比如玉帝之類,只是修爲比較高的人罷了,並不是神仙,而東皇帝俊,夸父之類的,也存在過,不過是妖怪修煉成的,估摸着,就跟我遇到的吞天一樣。”

“說跑題了。”坤德道:“地府這個空間還有其他的妖獸存在,不過他們的實力也挺強的,而且每隔一段時間,會來攻打一次我們,所以才修建的城牆,並且有十殿閻王他們的存在,那些妖獸從來沒有成功過,並且他們沒有什麼組織,都是散漫的攻擊。”

聽了這麼多奇聞異事,我也感覺挺有趣,很快,車子停在了一家古代客棧的門口依思客棧門口。

“你們進去後,到三樓,尋找天字號房間,就能找到黃員外,我就不跟你們一起進去了。”坤德說。

“謝謝。”我衝坤德笑了一下,隨後跟艾唐唐下了車,看着坤德的車開遠後,我纔跟艾唐唐走進客棧中。

這間客棧的生意並不是很好。

仔細想想也對,在地府的生活的人,基本上都有自己的房產,來住客棧的,基本上也只有一些其他城市過來辦事的人。

一個店小二模樣的鬼魂正坐在櫃檯前打瞌睡呢。

我看到還挺奇怪,這鬼還能打瞌睡?

他看到我倆進來,立馬堆笑,走上來問:“兩位住店嗎?”

“找人。”艾唐唐說:“天字號包間的黃員外在嗎?”

“在的,在的。”店小二熱情的點點頭說:“沒想到兩位是黃員外的朋友,請跟我來。”

我眉頭皺起,感覺有些不對勁,

跟着店小二走到三樓後,他帶着我們到了一個門口掛着天字木牌的門口,店小二敲了敲門,裏面傳來黃員外的聲音:“誰?”

“黃員外,有兩位來找您。”店小二說了一句後,推開門。

我跟艾唐唐走進去後,店小二便關了門。

這個房間挺豪華的,特別大,估計得有五六十個平方,裝飾得跟皇宮一樣。

黃員外坐在桌上,一個人下着圍棋呢,笑呵呵的看着我倆說:“來了?坐吧。”

說完,自個繼續開始下棋。

我跟艾唐唐坐到椅子上,黃員外低頭看着棋盤,說:“會下棋嗎?”

“不會。”我搖搖頭。

艾唐唐卻站起來說:“我會。”

然後屁顛屁顛的跑到黃員外對面,看了一下棋子,眉頭皺起說:“這棋是死棋啊,不算,我倆重新來一盤。”

“如果死棋,不能重來呢?”黃員外說。

我聽出了一些言外之意,這話說得有些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我尷尬的笑了下說:“情況沒這麼差吧?”

黃員外臉上微笑道:“就是這麼差。”

倒是艾唐唐,並沒有聽出黃員外說的不是下棋,反而是用手直接把棋子全部打散,道:“那就把棋毀了,全部重新來唄。”

黃員外聽後,坐在椅子上思索起來,艾唐唐把他的棋子全部放回去後,過了好久才說:“喂喂,你叫下棋的,發什麼呆,趕緊下啊,不然我先下?”

“別鬧。”我走上前扯了一下艾唐唐,黃員外卻是一笑,看着艾唐唐說:“久聞……”

“喂喂,不許說。”艾唐唐急忙伸手捂住黃員外的嘴。

黃員外楞了一下,看了我一眼,才道:“久聞你聰明伶俐,沒想到名不虛傳,一句話就破了我的困惑。”

“我說啥了?”艾唐唐回頭看着我問。

又一個知道艾唐唐身份的,我摸了摸後腦勺,好像全世界都知道艾唐唐是誰,但就我不知道。

我忍不住白了艾唐唐一眼:“啥都沒說,好好坐着。”

“哦。”艾唐唐聽我這樣說,撇嘴,坐到了椅子上,對黃員外說:“我這次下來是救雲海的,合作一次?” “合作?”黃員外說:“我可惹不起牛總兵那樣的野蠻人。”

“什麼意思?你跟令景明的事情我都清楚,跟我一起救出我老大,對你對我,都是好事吧?”我說。

黃員外輕輕的敲了敲棋盤,隨後站起來,站到窗口,背對着我們,看着窗外說:“在你們來之前,牛總兵已經派人來通知過這家店鋪,有你們的消息就立馬通知它,現在牛總兵已經在來的路上了。”

“他怎麼知道我們會來找你。”

“你們下地府的目的不難猜出,然而想救雲海,你們就肯定會來找我,如果你們能從牛總兵手中逃出這一劫,再來這裏找我便是。”

黃員外一直沒有回頭。

“走。”我拉着艾唐唐的手,就推開門跑了出去。

剛走到樓梯口,就看到下面有兩個牛頭陰差正在和店小二說着什麼。

我臉色微變。

隨後,那店小二便指着正站在樓上的我倆嘰嘰咕咕的說了起來。

“怎麼辦?”艾唐唐對我問。

我捏緊手中的三清化陽槍:“還能怎麼辦,♂↖殺。”

我從三樓直接跳了下去。

當然,我現在是在地府,自己也是鬼魂,所以從三樓跳沒什麼問題,這要換成在陽間,是不敢這麼玩的。

我跳下去後,這兩個牛頭手中出現了兩根鐵鏈,直接衝我套了過來。

我拿着三清化陽槍挑開這兩根鐵鏈,隨後一槍朝距離最近的那個牛頭刺去。

這個牛頭想要躲,可此時艾唐唐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到它身邊,從旁邊踹了它一腳,隨後就往旁邊跑,一邊跑還一邊大喊:“打我啊,打我啊。”

它被艾唐唐影響了一下,我一槍刺進了它的胸膛中,它一雙牛眼,不敢相信的看着我,隨後漸漸化爲無數白色光點,消散開來。

把這個扭頭打得魂飛魄散後,另外一個牛頭顯然也慌了,轉身想跑,我接着一槍捅進它的後背。

這兩隻牛頭死後,那個店小二癱軟在地上,驚恐的指着我說:“你竟然敢在輪轉城中殺死陰兵。”

“滾。”我一腳踹開他,然後拉着艾唐唐就跑出客棧。

客棧門外,此時已經聚集起二十多個陰差,圍在外面。

我皺眉起來,衝那些陰差吼道:“不想死就滾開。”

真正講起來,我是不想殺這些陰差的,畢竟往日無冤近日無仇,殺那兩個牛頭,也是因爲牛總兵的原因,如果我濫殺無故的話,剛纔那個店小二也鐵定逃不過魂飛魄散的下場。

這些陰差一個個不說話,手裏提着長刀,警惕的看着我。

他們在外面是看到我殺死那兩隻牛頭的。

“等會真要出事,你就先走。”我從身邊的艾唐唐小聲的說。

“我要走了你怎麼辦?”艾唐唐扭頭問。

“放心,你走了,也就沒累贅了,我打得也痛快點。”我擠出一點笑容說。

“哦,那我先走了。”說完,艾唐唐拔腿就跑出了這些陰差的包圍圈,到外面了。

她還回頭衝我喊道:“你別怕,我會回來幫忙的。”

說完,她撒腿就跑。

我摸了摸額頭,艾唐唐還真是一身的奇怪本領,輕輕鬆鬆的就從這些陰差中逃了出去。

那些陰差發現艾唐唐逃跑後,也不去追逐,顯然目標是我。

想到這,我心裏微微鬆了口氣,艾唐唐不要出什麼意外就好。

至於我,跟牛總兵耗這麼多年了,今日看情況,想逃出去是根本沒戲,索性跟它個王八犢子拼了。

一個看起來年齡稍大的陰差衝我喊道:“前面那個拿着銀槍的,你已經被我們包圍,抵抗是沒有意義滴,繳械投降,爭取獲得地府十殿閻王的寬大處理。”

“寬大處理?在你們地府殺了兩個陰兵,還能有活路嗎。”我哼了一聲。

剛說完,忽然,街道的盡頭竟然一輛車衝了過來,直接把四個陰差撞飛開。

接着,這輛車一個飄逸停在我面前。

艾唐唐坐在駕駛座,衝我喊道:“趕緊上車。”

“啊。”我楞了下。

“上車啊。”艾唐唐又說了一聲,我才反應過來,趕忙打開門上車,隨後艾唐唐開車衝了出去。

那些陰差直接讓開,根本沒有阻攔的意思。

也對,這羣人估計才懶得跟我們拼命,畢竟他們也不算是牛總兵的手下。

車子一直往輪轉城的城牆開去,我開着旁邊,開車開得還挺嗨的艾唐唐問:“你怎麼回來了?不是都跑了嗎?”

“是啊,我跑了一半,發現我這樣跑了怪不講義氣的,就去偷了個車,跑回來救你了啊。” 新時代導師 艾唐唐傻笑道:“就是這地府的車跟我們陽間的不太一樣,我鼓搗了一會,纔會開,一路撞過來的。”

我聽艾唐唐這樣說,心裏也有些感動,沒想到這傻妞這麼講義氣,我看着車外,眉頭皺了起來:“沒那麼容易逃走的。”

牛總兵在地府這麼多年,要是抓我倆都抓不住,它這麼多年不就活到狗身上了。

“放心,放心,我開車技術還不錯的。”艾唐唐剛說完,我們已經開到了輪轉城的城門口。

可城門口已經關閉。

而且門口站着的也不是陰差了,而是牛頭。

四十多個牛頭站在城牆門口。

並且這些牛頭身上穿着很厚重的黑色鎧甲,只露出兩個眼睛跟牛角,跟之前那兩個光禿禿的牛頭壓根就不一樣。

“不好,風緊扯呼。”艾唐唐說完,直接甩了一個飄逸,差點把我人都甩出去了。

隱婚老公,老婆你好! 隨後,車子直接撞在了街上的一個店鋪門口,砰的一聲。

我被撞得有些頭昏腦漲,艾唐唐揉着自己的腦袋,說:“失誤。”我回頭一看,那些牛頭已經衝我們跑來。

雖然身上穿着厚重的鐵甲,但速度依然是很快。

我拉着艾唐唐,推開車門走下車後,已經被這些牛頭包圍起來。

並且大街小巷中,一直在串出穿着重甲的牛頭,很快,滿大街全是牛頭。

粗略看了過去,估計最起碼有三百多的牛頭。

我摸了摸額頭,心裏暗道,玩太大了。 我捏緊手中的三清化陽槍,看着圍滿整條街,穿着重甲的牛頭,心情很壓抑。

此時這些牛頭顯然也並不急着進攻,而是在等待着什麼。

街上原本遊蕩的鬼魂,都被嚇跑,膽子稍微大一點的,就跑到街上的門面,或者店鋪二樓,往我們這裏看。

忽然,這些牛頭讓開,走出一個穿着白色重甲,比周圍牛頭都要高一些的牛頭,他瞪了我一眼,說:“張秀,你膽敢在地府中殺死陰差,乖乖束手就擒。”

“牛總兵也真看得起我,抓我用這麼多的人?”我看了看周圍,對這個牛頭說:“你又是誰?”

“牛總兵座下,牛勝辰。”牛勝辰道。

艾唐唐在我耳邊小聲的說:“這個牛勝辰是牛總兵手下的三員大將之一。”

感情牛總兵手下,還有三個參將,這牛勝辰便是其中一個,替牛總兵掌管一千牛頭。

“你們地府的人都不講道理的嗎?是那兩個牛頭先對我出手,我迫於無奈,才殺了他們兩個。”我說:“不然我們去找十殿閻王理論理論?”

“所有人都看到你殺人,沒什麼好理論的,給我拿下。”牛勝辰說完,它身邊那些重甲牛頭爭先奪後的衝了上來,看樣子都想在牛勝辰面前爭表現一般。

我心裏也挺沒底,周圍密密麻麻的,全是牛頭,我在它們衝上來時,便急忙對身邊的艾唐唐道:“有機會你就先走。”

按照艾唐唐之前露出的那一手,從這些牛頭中逃走,也並不是沒有機會。

來不及聽艾唐唐的回答,我拿着三清化陽槍便衝了上去。

就在這些牛頭靠近過來的時候,我胸口的項鍊傳來一股溫熱,奇門飛甲出現在我的身上。

“啊!”我大吼一聲,全當給自己壯膽,隨後衝上去,一槍往距離我最近的那個鐵甲牛頭刺去。

這個牛頭根本沒躲。

或者說,他想躲也不行,他兩邊都擠滿了人。

這一槍直接刺入它的胸口。

那幅重甲絲毫沒有起到防禦的作用。

這個牛頭滿臉的不可思議,好像完全沒有想到自己身上的重甲會被我手中的長槍這麼輕易的刺開。

當即,他便魂飛魄散。

牛勝辰立馬大聲喊道:“所有人散開,他手中的武器能破開鎧甲。”

不得不說,這些牛頭真的是精銳中的精銳,原本密密麻麻擠成一鍋粥,可牛勝辰一下命令,所有人都開始分散開。

這些牛頭手中都有黑色的長斧,三個人爲一個小組,再次靠近。

我衝上去,發現,這下可沒有之前那麼容易。

剛纔能輕易擊殺那個牛頭,更多的原因是大意,或者說,他們人多,估計都想着一擁而上,直接把我抓了了事,沒有料到我會有能力反抗。

這些牛頭雖然有了套路,但對我而言,也算是好事。

它們真要不怕死,傻愣愣的直接衝上來,我即便能殺幾個牛頭,最後也會被他們抓住。

現在,它們有了警惕,不敢隨隨便便靠近,反而是幾個小組輪流試探,耗費我的體力。

雖然時間一長,我鐵定得被抓住,但總還有反抗的空間。

艾唐唐一直被我保護在身後。

我們身後是一面很高的牆,跳是肯定跳不上去的。

“我們跑不掉的。”艾唐唐拍了拍我的肩膀,小聲的說:“不然我又出去偷個車,試試剛纔的方法?”

“你能跑掉就自己走。”我回頭說。

服役在歷現局 “但是。”艾唐唐皺眉起來。

我衝她笑了下,思索了一下道:“如果我真的被牛總兵弄死了,能不能拜託你一件事。”

“你說。”艾唐唐認真的聽着。

“幫我照顧一下我爸。”我心裏一酸,想着自己成天在外晃盪,這次恐怕真的是在劫難逃了。

我長嘆了一口氣。

艾唐唐點點頭。

我就用力的推開她,她卻傻站在原地,看着我。

“走啊。”我衝艾唐唐吼道。

艾唐唐咬了咬嘴脣,說:“我會回來救你的。”

星空尋道記 說完,轉身就往外跑。

她從這些牛頭身邊跑過,那些牛頭伸手去抓,艾唐唐卻跟泥鰍一樣,根本抓不到,很快就跑出了人羣。

“不用管她,上面交代,只要抓住這個小子就行了。”牛勝辰道。

“有這麼好抓嗎?”我捏緊三清化陽槍便衝着牛勝辰打了過去。

我也管不得那麼多了,此時先拿下面前這個牛勝辰,纔有逃出去的機會。

如果真被抓住,鐵定只有死路一條。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