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我發出了大學名單通緝令,嘿嘿,其實也不難找,他數次醫治過身邊同學的疑難雜症。他叫鍾情,是江之北大學的大二學生。”

“鍾情,好名字!什麼專業?”

“美術專業!”

楚南一愣,猜想鍾情應該是臨牀醫學專業或中醫學專業,想不到卻是個畫畫的,難道他喜歡人體藝術?所以選擇了美術專業。

“不過這個鍾情聽說怪怪的。”王帥補充說。

“正常,學藝術的哪個不是怪怪的!”楚南嗤之以鼻。

“他醫治某個人的時候並不收錢,而是要患病者的男朋友或女朋友爲他完成一件事。”王帥真是一個打聽情報的專家,他總能全面收集信息,上次打聽高猛如此,這次打聽鍾情也是如此。

“哦”楚南來興趣了,“完成什麼事呢?”

“看病情而定,或憑他心情而定,總之是特麼的,怪人一個!”王帥顯然很看不慣這樣的怪人。

“那患病者如果沒有男朋友或女朋友呢?”楚南眉頭一皺問。

“那打死他,他也不會出手醫治的!”王帥繼續說,“好像他被打了很多次,原則一點都沒有變。”

“難怪他起名就鍾情!”楚南摸~摸鼻子微微一笑,感嘆道,“事不宜遲,你去辦出院手術吧,等我們吃了晚餐後就出發找他。”

楚南一來惦記秋詩音,她已經中毒有一段時間了,二來也想問問,自己中的魔功,鍾情能不能破解。不然只能再去一趟噬月洞找任伊來討個說法了。

當然真的要去噬月洞的話,一定要邀上文馨老婆,或者嫣嫣老師,武林之中,強者爲王,其他人都沒有說話的資格。

“啊!”田盈盈和王帥同時大叫一聲,然後異口同聲地說,“你傷成這樣怎麼出院!”

楚南拔掉脖子上的套套,然後用力扭了扭脖子,輕鬆地跳了起來,“我已經完全好了!”

這個時候楚北正好買晚餐進來,和田盈盈、王帥一樣,不能置信地看着楚南,張着嘴巴說不出話來,就如在月球之上看到了長城,不,確切地說,那驚詫的表情更像在浴~室裏偷~窺到了三個乳~房的美女模特。

而在黑龍幫的一個分壇裏,劉青山正在聽謝氏兄弟在添油加醋地講述,痛打楚南的經過。

“劉兄,當時你是沒看見,我跟我哥一人一腿踢得他滿地找牙,然後一人一拳打得他抱頭痛哭……那叫一個爽啊!”謝凌風邊講述邊比劃,那叫一個牛逼!似乎他們兄弟真成了天下第一高手。

“我不信,我明明看見人家只有了一招,你就敗下來了,所以我就先撤了,畢竟我不會輕功啊。”劉青山臉不改色地說,根本沒有把自己先逃的事情當作一種恥辱。

“咳咳……我那叫先讓他三招,三招過後,我才顯露真功夫!畢竟他是武林晚輩。”謝凌風略微尷尬,馬上自圓其說。

“我……還是不信。”這是黑龍幫的地盤,劉青山說話那叫什麼,自負,蠻橫,高調!

“不信你問問我哥。”謝凌風沒好氣地說。

謝凌雲只是默默點了點頭,表示贊同他弟弟的說法。

“我……還是不信,除非我親自看見,他躺在醫院裏。”劉青山變得非常有原則,始終堅信自己看到的東西,他只看見楚南只用了一招就打倒了謝凌風。

謝氏兄弟,尤其是謝凌風也真是的,非要劉青山相信,不然似乎今晚會失眠一樣。

在A市,很少有黑龍幫打聽不到的事情,在黃昏時刻劉青山終於收到回報,楚南在某某私立醫院,某某住院部,某某特護間。

於是劉青山他們吃完晚餐馬上出發,他很想親眼看看楚南躺在病牀~上的樣子,順便……向楚南拿回那張自己親筆簽名的10萬塊的欠條。

如果真如謝氏兄弟說的那樣躺在病牀~上,劉青山還想順便踩踩楚南。他曾被楚南踩在腳下,如果沒有踩回來,心頭總是有陰影的,用他自己的話說,心頭有陰影的男人會影響他的性~生~活。

專車接送,過了一會,那傢俬立醫院就到了,此時天已經黑了,高聳的住院大樓矗立在醫院的一角,劉青山一看,心頭微微一顫。

“這小子就住在六層的666高等病房。”

謝凌風伸手按下了通往六樓的電梯。

“笨蛋,上什麼電梯!”

劉青山拉住了謝凌風,“電視劇裏,坐電梯都是必死無疑!走樓梯!”

豪門劫:情有毒盅 “劉兄,你也太謹慎了吧……”

“謹慎點好!畢竟我心頭的陰影還未趕走呢。”劉青山低聲說,說完帶頭走樓梯。

這夜晚的醫院非常安靜,一切都是如此的靜謐,好像所有的一切都沉睡了一般。走廊裏還瀰漫着消毒水的味道,讓他們三人有些不太適應。

不過趕走心頭陰影的大計就要實現了,劉青山漸漸興奮起來,並下定決心,等會狠狠踩踩楚南後,順帶往他頭上吐兩口口水,然後回去就來個羣芳會,力戰羣芳,慶祝一下。

近來他作戰的時候總是戰戰兢兢的,心頭有陰影的感覺太不爽了!

666好吉祥的數字,劉青山他們上樓後,也不進值班室問護士,一間間找了起來。

663,664,665……666! 終於找到了666病房,門關着,裏面一點動靜都沒有。

謝凌風正要推門而入,劉青山拉着他的手,比了一個安靜的手勢,輕聲說:“笨蛋,最安靜的時候往往是最危險的時候,他也許請來高手埋伏在裏面了。”

“那怎麼辦?”

“我們先來一個投石問路,虧你是武林中人,什麼都不懂。”

劉青山說完,從口袋裏變戲法一樣拿出一塊石頭,再比了一個先隱蔽起來的手勢,自己也退到一個隱蔽的角落,然後挺有經驗往666病房的門投了一塊石頭。

“砰”的一聲。

“哪個王八羔子啊!”666附近幾個病房衝出了幾個人,脫口大罵,一看原來只是一顆天外飛石,也就沒當一回事,回去了。

“高手,絕對是高手,竟然那麼能沉住氣!”劉青山暗暗心驚,猶豫不前。

“劉兄,裏面什麼都沒有!”不知道什麼時候,謝凌風已經推開了666的門,笑笑地說。

“你們萬萬不可輕易進去,也許是……空城計!”劉青山戰戰兢兢地說。

去,真是草木皆兵!

謝氏兄弟聳聳肩,不屑地笑了笑,走進裏面轉了一圈,什麼都沒有發現,充滿狐疑地出來了,這小子不是在裏面住院嗎,怎麼一下子憑空消失了呢,是黑龍幫情報的錯誤,還是這小子有着女人一樣的第六感,知道咱兄弟要來教訓他,先躲起來了?

此時劉青山才走過來,臉上依然充滿謹慎的神情。

“什麼情況?是否有發現什麼敵情?”劉青山忐忑不安地問,他總是覺得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危機隨時會發生。

“你自己進去看看不就明白了。”謝凌風不屑一顧地說。

在謝氏兄弟的陪同下,劉青山輕輕走進了病房。

憑着他敏感的鼻子,他強烈地感受到,病牀~上似乎還殘留着楚南的氣息,而病牀的周圍怎麼都是女人的體~香,好像還是多種體~香,這小子是來養傷,還是來參加羣芳會?

劉青山摸了摸病牀,馬上下了判斷:“他只是受了點輕傷,我估計已經出院走了。”

“不可能,像他昨晚的傷情,起碼躺上十天半個月!”謝氏兄弟馬上反駁。然後謝凌風出去了,估計是去問護士了,一會又回來了,臉色一驚一詫的。

“什麼情況?”劉青山問。

“半小時前,剛剛出院,聽護士說像個完全沒事的人一樣出去了!”謝凌風愣愣地說。

“你們這次牛吹大了吧!”劉青山撇了一眼他們兄弟,謝氏兄弟臉色鐵青,卻無言反駁,畢竟事實擺在面前,護士總不是去騙一個陌生人吧。

“趕緊撤,不然隨時有危險!”劉青山似乎想起了什麼電視中的劇情,一拉謝氏兄弟的手,準備撤離。

“啊!”劉青山驚叫一聲出來。

原來666病房的門口站着一個性~感美少女,不知道她什麼時候站在那裏的,也許她本來就一直站在那裏,全身籠罩着詭異的氣氛。

只見這個美少女穿着涼爽而火辣,高高緊繃胸口,如山峯怒挺,不堪一握的細~腰,猶水蛇充滿活力,超短皮裙包裹渾~圓~翹~臀,一雙白玉般圓潤細嫩的大~腿,修長而又筆直,充滿詭異氣息。

文馨也不說話,就靜靜地看着劉青山,看得劉青山全身發毛。他聽了醫院的鬼鬼怪怪的故事,會不會是哪個女冤魂來找替死鬼呢?聽說只有找到替死鬼,她纔可以投胎轉世啊!

劉青山反應迅速,已經退到謝氏兄弟的身後。早知道不該來,自己怎麼就信了他們兄弟的吹牛呢!

“小妹紙,你找誰啊?”謝凌風邪邪地笑着,這個妞比上次綁架的那個還正點,如果點了她的穴~道,然後關上門,這666病房就成了銷~魂的天地。

“就是你們兄弟打傷我老公的?”文馨冷冷地問,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我靠,想不到那麼早就嫁人了,謝凌風暗暗大叫可惜,然後又安慰自己說,嫁人了更好,不用搞得紅紅一片,更有少婦的味道。於是又淫~蕩地笑笑:“我勸你還是早點改嫁吧,不然馬上就守活寡了,哥我心疼啊!”

謝凌風邊說邊走上前去要摸文馨的臉蛋,在即將摸~到文馨的臉蛋的時候,確切地說,只剩下0.01釐米的距離了,“砰”的一聲,謝凌風只覺得下~身的蛋蛋中了一腳,蛋疼得要命,馬上在地上翻滾起來,冷汗直流。

謝凌雲一驚,臉色驟變,知道碰到武林高手了。

雖然剛纔謝凌風是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中招的,但是練武之人的反應能力練到一定程度,是在不用刻意防備的情況下,也會條件反射的,畢竟他們兄弟已經進入武魂一級的級別了。

劉青山看見謝凌風像中邪一樣在地上打滾,差點就要跪下去求饒了,關鍵時刻他想起來胸前的靈符,這是他老爸劉一手花重金求來的。

於是他拿出靈符握在手中,口中喊着:“你別過來啊,你要找替死鬼,隨便在他們兄弟中挑一個就好了,我還有一個99歲的老奶奶要供養啊!……”

看得文馨忍不住噗嗤一笑,這個人渣是什麼鬼啊!

這個時候謝凌風已經忍着痛站了起來,與他哥哥對視一眼。

“白蛇出洞!”

“蘇秦背劍!”

兩兄弟猛然發起全力的進攻,

兩條三節棍像兩條毒蛇一樣逼近了文馨的高高的前胸,眼看文馨已經不可能閃避開了。

就在這時。

一個拳頭,突然毫無徵兆的出現在了他們兄弟面前。

沒有人能想到,這時候,這地方,竟然會出現那麼一個拳頭。

這拳頭的速度似乎慢到了極點又似乎快到了極點,周圍的一切都圍着這個拳頭轉動起來,包括謝氏兄弟的身體。瞬息之間這個拳頭就已經落在了他們的臉上。

“砰”“砰”的一聲脆響。

此刻的三節棍,猛的停在了距離文馨前胸0.001釐米的地方,隨後,三節棍瞬間遠離了文馨的前胸,因爲手握三節棍的謝氏兄弟,被這一拳,直接給砸到了地上。

謝氏兄弟擡起頭來,口流鮮血,但是心靈的創傷遠遠超過身體的創傷,一個十七八的少女就這麼隨隨便便的一拳,打得他們兄弟分不清東南西北。

他們瞪大眼睛,心頭卻大罵他們的老爸謝歸農,老爸啊,我們被你害慘了,你肯定是賄賂了武林盟主,這個武魂一級肯定是充水的!

再一看劉青山,只見他跪在地上,手握靈符,口裏唸唸有詞…… 謝氏兄弟乘興而來,敗興而歸,還各自少了一個牙齒,幸虧掉出來的牙齒都吞進了肚子,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你們再敢碰我的老公,下次我收了你們,學點武功就想逆天了!”文馨的警告不停地在謝氏兄弟的耳邊迴盪着,看來他們今晚要失眠了。

而劉青山來的時候戰戰兢兢,走得時候多了些跪跪拜拜,差不多是三步一磕、五步一拜地離開醫院,等回到了黑龍幫分壇,他的臉色才稍稍好轉,幸虧有老爸劉一手重金買的靈符,不然今晚也許回不來了。

“少爺,今晚的羣芳會還安排嗎?”一名得力心腹笑嘻嘻地問劉青山。

“日尼瑪的!還安排個鬼,我的小弟起碼這十天半個月都挺不起來了!”劉青山踢了得力心腹一腳,破口大罵,本想去醫院趕走心頭陰影的,想不到又多了一重陰影,以後這個日子真是難見陽光了!

而劉青山真正想踢上一腳的楚南,此時此刻已經邀上了秋詩音出現在江之北大學,王帥在前面帶着路。

“傻~瓜,你身上的傷真的沒事了嗎?”秋詩音想最後一次確定。

“試試就知道了。”楚南猥瑣一笑,輕聲說。

“試什麼?”

“譬如,在神農架旅遊區上演的牀~戲啊!”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