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我懶得跟胖子說大道理,拉着他往峭壁方向走去:“這一次,我們沿着石壁前進,搞不好這個出口就在石壁上面,來,輪到你拿手電筒了。”

胖子不情不願的跟着我,兩人沿着峭壁繼續默不出聲的前進,走了差不多半個小時,胖子抱怨道:“鬼哥,給支菸抽。”

不說還好,一說到煙,我的喉嚨裏好像伸出好幾個爪子:“抽個毛,我現在有煙但是沒有打火機。打火機進了水現在用不了,空間袋裏可沒有多餘的打火機。”

“我把我的打火機貼肉放着,看看能不能烘乾……”說沒說完,胖子突然叫道:“鬼哥,你看,前面是不是一棟房子?” 125 殘舊筆記

我順着他的手電筒光看過去,只見靠着石壁處黑越越的有一棟房子,房子的顏色跟石壁的顏色很是接近,起初我們又是沿着河邊行走,沒有發現這個房子很是正常。

走近前一看,這棟房子是近代的建築,只有一層,磚瓦結構,中間一個門,兩邊各一個窗戶,而且窗戶上還有玻璃。

門沒有上鎖,一推就開,也不管危險不危險,兩人四處查看。這個房間的格局是傳統的廂房格局,中間是客廳,左右各兩間房間,其中三間是臥室,另外一間是書房。

客廳裏面一個方桌,四條長凳,除此以外別無他物。三間臥室都很簡單,裏面都是一張牀,牀/上有被褥,由於年代久遠的緣故,被褥已經腐爛的不成樣子,另外每間臥室裏面還有一個五斗櫃,估計是用來放衣服的。

走到書房,有一個很大的書桌,五六十年代很流行的那種老式實木桌椅,桌面中間鋪了一塊紅色的絨布,絨布上面壓了一塊玻璃。玻璃下面有幾張照片,因爲潮/溼的緣故,照片已經一片模糊。書桌旁邊是一個書櫃,裏面放了一些書本,同樣,因爲潮/溼以及年代久遠的緣故,書本也黴爛得不成樣子。

用手電筒四處照了照,居然發現房間頂部有電燈泡,我靠,這特麼的是怎麼回事?連忙拿着手電在門口位置晃了晃,果然發現有一條繩索垂了下來,這是電燈開關的繩索,九十年代以前都是用的這種拉繩的電燈開關。

將繩索拉了一下,房間內頓時光明大作,我忍不住眯了眯眼睛,口中卻是哈哈大笑起來。

胖子見狀狐疑的問道:“鬼哥,那啥,你沒有被撞傻吧?怎麼突然笑得跟個傻/逼似的?”

“你知道個毛,這裏有電燈,就肯定有電線拉進來,然後還有這小屋,這都表示這裏是可以通向外界的,要不然,修建房子的磚瓦怎麼進來?”我心情大好,笑吟吟的說道。

胖子撓撓頭:“也對!”

兩人也懶得再去房間折騰,說實話,這個房間裏面就算有天大的祕密也跟我們無關,我們目前最想做的事情,是找到出去的通道。

走出門外,拿着手電筒對着小屋上方一陣亂晃, 找到電線,順着電線一路往上照過去,發現電線直接埋進了頭頂的岩石壁。是的,我們找到了電線的通道,但是,他嗎的,這個電線的孔洞只有海碗大小,人怎麼可能鑽進去?更不用說還有胖子這個龐然大物了。

胖子吞了口唾沫,喉嚨裏面發出一聲咕嘟聲:“鬼哥,你聽說過縮骨功麼?恐怕我們只有會那種功夫才能出去呢。”

我的心情極爲不爽,好不容易有一個希望,BIU的一聲,這希望就被從天而降的一隻大腳給踩扁了,踩扁了還不說,那隻大腳居然還跐了兩下!

這種從天上掉到地上的落差,太特麼的難受了。我站在原地,用手電筒不停的照着電線孔洞,希望能看出什麼異常。

“鬼哥,你剛纔也說了,這房子的磚瓦肯定是從上面運進來的,那這個地方肯定有其他的出口,我們再找找吧。”胖子東張西望的說道。

“恩,也對!”我苦笑一聲,兩人商議了下,沿着峭壁繼續繞湖而行。

當我們倆再次轉回到小屋前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小時以後,我們倆什麼都沒有發現。

兩人大眼瞪小眼的站在房間門口,誰也不知道接下來應該怎麼辦。半響,我澀聲說道:“對了,我們先去房間,把那些牀啊書桌的統統搬出來,再找兩本爛書,我們燒一堆火來祛除溼氣。”

胖子從懷中拿出打火機,咔嗒咔嗒的點了幾下,隱約有火星濺出,再打了幾下,一簇火苗騰的冒了出來,我連忙掏出我的打火機湊了過去,摁下開關,噌的一聲,我的打火機也被引燃。

兩人將打火機燒了大概七八秒,先後鬆手將打火機熄滅,如果再燒下去的話,打火機前端的塑料託口就會融化,我們的目的只是想要打火機變得更乾燥而已。

有了打火機,第一件事自然是點菸,深深的吞了一口煙霧,頓時覺得神清氣爽。是的,我知道吸菸有害健康,但不可否認,這玩意提神真的不錯。

抽完一支菸,我將書房裏面那一堆黴爛的書搬了出來,胖子則是在一間臥室裏面拆牀鋪,聽得闢裏卡啦一連串的聲響,胖子拳打腳踢的將牀砸了個稀巴爛。我問他爲什麼不拆客廳的方桌長凳,他回答很是讓人無語,牀讓他想到了大保健,所以他見不得有牀在這……

抱着四分五裂的牀架牀板走了出來,胖子還一臉的埋怨:“這牀鋪賊結實,我的手都麻了。”

先將木頭疊成一個類似金字塔一樣的架子,找了兩塊相對比較乾燥的木板,用匕首削了幾塊薄薄的木片放在架子裏頭,再從那一堆黴爛的書頁裏面找了幾張不怎麼潮/溼的紙,用打火機點燃,塞進了架子的木片下面,不一會,火焰騰騰昇起。

胖子又在裏面踢爛了剩下的兩張牀,將木頭木板一股腦兒的堆在旁邊,這堆木頭,應該足夠我們燒上好幾個小時。

雖然是夏天,但地底的溫度不高,坐在火堆前也能坐得住。就算是有火堆,但是我們倆依舊只能吃些零食。烤魚?算了吧?那條怪魚說不定含有劇毒呢。

叼着煙坐在火堆前,一人拿着一本書,不時的扯兩頁紙扔進去,反正閒着也是閒着。

撕完一本,我順手又拿起一本,咦?這本書居然還有塑料皮?

翻開書皮,裏面並不是書,而是一本用塑料紙包着的筆記本。呸了一聲,將菸頭吐進了火堆,三下五除二的將塑料紙撕開:“胖子,過來看好東西!”

胖子呀嘿了一聲,湊了過來,一臉好奇的看着我手上的筆記本。

這是一本陳舊的筆記本,雖然有塑料紙包着,但是筆記本還是受到了潮氣的影響,顯得很是殘舊。封面正上方有一個毛爺爺的頭像,頭部壓着一個太陽,放出道道光芒。下面畫着一個工人一個農民,三個正楷‘筆記本’。令人奇怪的是,這本筆記本只有前面一半,後面那一半不知道被誰給撕走了。

翻開筆記本,幸好字跡比劃還能勉強分辨出來,第一頁上面寫着:贈李雲帆同志,祝更上一層樓!落款竟然是沈學前。

沈學前啊,我國最出名的科學家,中國導彈之父。

嘖嘖,這個筆記本的主人居然這麼牛逼,還認識沈老。

繼續翻開,裏面如同一本草稿,上面胡亂的寫着一些關於生物工程方面的術語,雖然生物這門功課我學得很是不錯,但這上面寫的那些東西實在太過於深奧,完全不知所云。

飛快的往後翻,到了後面,筆記本上面纔開始記事,有如日記一般,筆記中用的語句介於文言文跟白話文之間,我也只能大致猜出什麼意思。那些柴米油鹽之類的東西我就不說了,只挑幾頁我認爲比較重要的。

8月9日,陰。

今天又去申請黃金,再一次被拒絕了,陳主任說現在全國的資金都放在兩彈一星上面,其餘的暫時不做考慮,黃金這種貴重的物質更是重中之重,勸我這段時間都不要打這個主意。他給了我三條路:第一,放棄這個項目;第二,自籌資金;第三,繼續等。

放棄這個項目是不可能的,我們這個小組爲了這個項目不知道付出了多少心血,章漢龍、吉永中哪一個不是費盡千辛萬苦纔回到國內?而且,爲了這個項目,我們已經耗費了十多年的時間,其中心血實在是難以計算。

繼續等又要等到什麼時候?自籌資金?我們三個人已經傾家蕩產了,還去哪裏籌錢?現在全國都是經濟緊張,誰又有閒錢給我們?

兩彈一星是個重大課題,難道我們的課題就不重大?我們這個課題一旦成功,將會出現一個嶄新的時代,整個人類世界將會有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化。

10月6日,雨。

課題不能再繼續下去了,就連最基本的試驗材料都不能供應給我們,更別說我們所需要的黃金。我們三人除了每天有飯吃,什麼都不能做。

雖然在這個年代,有飯吃已經很不錯了,但是,難道我們回國就是想混這一日三餐嗎?我們是要報效國家的,爲什麼我們的課題如此不被人看好?

11月18日

我們的課題被終止了。

11月23日

今天我們又喝醉了,說到傷心處,我們三人突發豪氣,全都斬斷了自己左手的小指頭,聲稱有生絕對不再提及我們的課題。可惜,酒醒以後,就算少了一根手指頭,我們談論的依然是我們的課題。

12月9日,晴。

今天喝醉酒以後認識一個奇怪的人,我跟他說了我的課題,沒想到他說可以幫助我籌集到黃金,讓我們的課題可以延續下去,但是有一個條件。說實在話,我現在滿腦袋都是讓這個課題繼續下去,他說的條件我都沒有聽清楚就滿口答應。

12月25日

我們三人來到了一個神祕的地方,我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多的黃金,太多了!我發誓,如果把這些黃金全部搬出去,整個世界的金價都會下降兩成。我在最初的驚訝以後,立刻質疑這個怪人,爲什麼不捐獻給國家,怪人只說了一句,你要不要繼續研發課題,要繼續的話,你就不要問那麼多。

我選擇了繼續課題。

1月17日

我們的實驗室建成了,誰也不會想到我們的實驗室竟然在地底,而且,我也不知道那個怪人是怎麼施工的,不到二十天的時間內,就給我們打造了一個這麼恢弘的實驗室,而且給了我們一大筆錢,有了錢就好辦事,我們採購了必要的材料以後,開始了瘋狂的工作。

怪人警告我們,每個星期都必須出去住一天兩天,曬下太陽,接觸下地面的空氣,要不然,整個人就會長黴斑腐爛掉。 126 黃金人偶(上)

3月19日

第一個人偶做好了,雖然沒有肌肉皮膚,看上去跟骨架似的,但是它擁有自己的意識。不過,我們發現這個人偶的智商只能停留在幼兒水平,而且無法進化。這個打擊對於我們來說,實在太大,究竟哪兒出了問題?

江湖小霸王 難道是腦神經需要加強?

3月23日

老章提出了一個匪夷所思的計劃,他這個計劃非常的讓我們動心,但是,這個計劃太過於逆天。老章跟我們講了很多大道理,爲了讓國家早日走向強國道路,最後,我跟老吉也同意了這個計劃。

5月28日

第二個人偶完工了,比起第一個人偶,他的智力有了明顯的提高,而且,他有了學習的能力,天啊,我們成功了。

不過,說句實在話,看着他如鄰家小男孩一般站在我面前,我腦海裏竟然有了這麼一個念頭,或許我們做的事情不一定正確。

……

日記寫到這就沒有了,剩下的那部分被人撕走,不清楚那個所謂的逆天計劃是什麼計劃,不過,似乎這個計劃成功了。而且,這日記裏面有一個詞引起了我的注意。

人偶。

人偶是什麼東西?按照字面的理解,應該是類似智能人一樣的東西,我的腦海裏面第一時間浮現出了礦洞裏頭拖胖子下來的那個黃金骨架手臂,難道,這個東西就是人偶?

對了,李雲帆說他們的課題需要大量的黃金,還有什麼地方能比這金礦裏頭更多黃金的?想到這,我更加確定了李雲帆他們研究的課題是什麼,他們要用黃金做成/人偶。

我將我的想法說了出來,胖子一陣錯愕,半響才吃吃的回答:“你是說,李雲帆他們用黃金做成機器人,也就是這個機器人將我們拖進了地底?”

“不是機器人?是智能生物,將我們拉進地底的就是人偶!”我肯定的說道。

“那你怎麼解釋那個骨架將我們拉進了石頭裏面,然後掉進水裏的事情?”胖子指着我們頭頂的岩石:“我可不認爲這些石頭是由果凍組成。”

“呃,這個就不是很清楚了。”我搖了搖頭:“對了,上次雄獅堂跟飛燕幫決戰的時候,你不是撿到一個黃金手指骨頭麼?這根黃金指骨爲什麼會出現在停車場裏頭?在燈熄滅之前,你有沒有看到周耀東凌空一腳將其中一人手槍踢飛?”

胖子也是皺着眉頭回憶:“恩,是的,我有看到,當時好像還有金光一閃,莫非,那個人就是黃金人偶,被周耀東一腳踢斷了手骨?”

“極有可能。”

兩人又針對人偶做出了各種推論,最後,我們總結出來三/點,第一,人偶是李雲帆等人制造出來的,人偶跟黃金有着重大的聯繫;第二,是人偶混進了飛燕幫裏面把水攪渾,現場挑起了兩個幫派的火拼;第三,最起碼在這個地底世界裏面,還有一個人偶在窺視着我們。

前兩點都還好,第三/點讓我跟胖子不寒而慄,媽比的,人偶居然學會了窺視,太變/態了,什麼好不學,偏學這個,這都是什麼世道?

“趕緊找出口吧!”我跟胖子對視一眼,異口同聲的說道。

回到問題的最開始,既然我們找到的小屋只不過是李雲帆等人的休息場所,那麼還有一個實驗室我們沒有找到。好吧,實驗室什麼的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李雲帆等人每個星期都要去地面曬太陽,也就是說,這裏有出口通往地面,只不過我們沒有找到而已。

“鬼哥,這個出口究竟在哪?這筆記本上也沒說啊。”胖子也懶得再往火堆中添柴,站起身來四處張望。

“我們先來假設下,這個出口是在實驗室裏頭,我們只要找到了實驗室,就有可能發現出口。”我指着那個小屋:“這個房子是李雲帆他們的休息間。 夢幻西遊大玩家 按照常理,實驗室跟休息間不會此有太遠的距離,甚至可以說,這個實驗室應該就在小屋周邊,距離不會超過一百米。”

胖子點頭:“恩,我也這麼覺得。對於這些科學怪人來說,實驗室就是他們的生命,他們恨不得吃喝拉撒全部在實驗室裏頭纔好。”

“在日記裏頭我們得知,李雲帆他們的課題需要大量的黃金,那麼,他們的實驗室裏面也應該是距離黃金最近的地方。”說到這,我指了指我們的頭頂:“黃金最多最近的地方,莫過於我們頭頂的陽山金礦。”

胖子彎腰從地上拿起手電筒,衝着洞頂一頓亂照:“似乎沒啥洞口啊。”

“我們開始掉下來的地方,不也是找不到孔洞麼?或許孔洞那有一個門戶,抹有岩石同樣顏色的塗料。如果是那樣的話,憑你的視力你能看出來不?”我站起身來指着洞頂問道。

“如果在光線足的情況下,我可以看出不同,但是眼前這種情況,我看不出來。”胖子撓撓頭皮搖搖頭。

“那好,我們繼續假設,如果這個入口真的是在洞頂的話,你能想到哪些辦法上去?”我說道。

“用繩子吊上去。”胖子眯着眼睛望了望七八米高的洞頂,笑道。

“李雲帆三人都是知識分子,我相信他們沒有興趣也沒有能力成天在繩子上攀爬。”我摸着鼻子,感覺自己已經捕捉到了一絲靈感。

“你的意思是?有升降機?”胖子也領會了我的意思,雙眼逐漸瞪大。

“要麼是地底有一個液壓機將一個地板升上去,要麼是上面有一個軲轆掛着筐子垂下來。”我起步走向小屋:“我想,不管是哪一種可能,答案應該都在房間裏面。”

走回房間,我將每一個房間的燈都拉亮,房間不高,三米這樣子。我要胖子搬着書房裏的靠背椅,踩在上面四處查看,終於在客廳的中央發現屋頂有一個蓋板,蓋板對應的位置,是一個方桌。

我試着推動了一下,發現這個桌子竟然被焊在地上,蹲下來敲了敲,桌下的地板發出一陣金鐵聲,再推了推長凳,長凳居然也是焊在地板上,仔細一瞧,地面有一塊兩米見方的鐵板,方桌與長凳都是焊在這塊鐵板上面。

“科學家們坐在長凳上面,然後按下機關,這塊鐵板就往上升起,這創意是誰想出來的,太……太……太特麼的懶了。”胖子太了幾聲,勉強找了一個字眼來形容他對設計者的看法。

誠然,誰也不會想到這一套方桌長凳居然是一個升降機。

接下來的事情,就是找到開關,就這麼屁大的房間,開關肯定很好找。

事情再一次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跟胖子幾乎將整個房間翻了個遍,卻找不到任何機關。

“鬼哥,你說他們不會用的是遙控器吧?”到了後面,胖子放棄了尋找,一屁/股坐在了長凳上面。

“遙控個基吧毛,那個年代哪來的遙控器?”我也不知道自己說的對不對,我只知道我所接觸到的無線遙控器是九十年代才興起,八十年代的電視機可是要自己走過去調換頻道。

似乎是鐵凳讓胖子不舒服,胖子扭動了一下屁/股,換了一個姿勢,正要說話,突然方桌與長凳搖晃了一下。

“恩?”我跟胖子同時哼了一聲,胖子更是從長凳上跳了起來,兩人死死的盯住方桌長凳,但晃動就此停止,再也沒有進一步的反應。

我伸手在桌上按了按,稍微用上了點力道,感覺方桌向下沉下去一兩個毫米,如果不是特別留意的話,肯定感覺不出來。

明白了,這是個類似於體重計一樣的東西,當有人坐上去的時候,體重計的指針就會轉動,達到某一個刻度,就會觸發機關,升降機纔會上升。這個刻度應該就是李雲帆三人的重量。

想到此處,我要胖子再坐上去,然後我也坐在了另一條長凳。感覺到地面的鐵板又晃動了幾下,但還是沒有啓動機關。

“重量不夠!媽的,胖子,你太讓我失望了,你的重量居然沒有超過兩個科學家。”我笑着將剛纔胖子搭腳的那張椅子搬到了方桌上,實木的椅子差不多有十多二十斤重,這一次方桌搖晃了幾下,咔咔聲中,房頂的蓋板逐漸移開,透過蓋板的方孔望向洞頂,發現洞頂也現出了一個四方的孔洞,黑越越的,不知道有多深。

緊接着一陣吱吱嘎嘎聲,我們腳下的鐵板開始緩慢上升。

我拿出手電筒,照着上方的孔洞,越來越近,我甚至能夠看到孔洞中有金屬的反光。當我們上升到孔洞高度的時候,鐵板並沒有停止,而是繼續往上,差不多又上升了三四米的樣子,鐵板終於停了下來。而我們眼前也出現了一個兩米寬三米高的通道。

伸出手在通道底部摸了摸,硬硬的岩石,不是果凍,這才放心的走過去。我可不想一腳踏過去,然後BIAJI摔下去,十多米高,下面又沒水,摔下去,不死也殘廢。

兩人小心翼翼的走了十來米,推開一扇鐵門,手電筒四處一照射,眼前的情形讓我跟胖子倒吸了一口涼氣,一時間愣住當場。 127 黃金人偶(下)

眼前是一個極爲恢弘的大廳,大廳裏面站滿了一具具黃金骨骼形狀的人偶,整整齊齊密密麻麻的,起碼有好幾百個。

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眼前的情形,第一感覺就是秦始皇兵馬俑,但是,秦始皇那傢伙的人俑是泥巴糊成的,而眼前這幾百個人偶骨架卻是用黃金打造而成,一個個流光溢彩,散發着奪目的光芒,比之兵馬俑,視覺效果就要震撼很多。

更讓人驚訝的是,這些黃金人偶線條流暢,全身上下不僅充滿着科技感,更是充盈着力量感。

驚詫的同時,一股深深的恐懼感頓時在全身擴散,這種感覺讓我頭皮發麻,也讓我雞皮疙瘩亂豎。如果這些黃金人偶都是有智能的,那後果會是什麼?我不敢想下去。

第一時間,胖子就高舉雙手:“我們是路過打醬油的!”

半響,這些黃金人偶一動不動,似乎沒有看見我們這兩個不速之客。

我也由最開始的驚詫冷靜下來,走到其中一個黃金人偶面前,用手電筒輕輕的捅了一下,沒有反應。

“這些好像是死的。”我又戳了戳另外一具黃金人偶,不是很確定的說道。

聽我這麼一說,胖子狐疑着走上前,東摸/摸西碰碰,突然咬牙切齒的抓/住這個黃金人偶的胳膊,運起蠻勁,使勁拗了幾下。

喀嚓聲中,胖子居然將這個黃金人偶的手臂齊根拗了下來。

“你幹什麼?”我奇道。

“你自己說它們是死的嘛!我只不過驗算一下而已。”胖子抱着那條黃金胳膊,很是吃力的樣子:“乖乖,這玩意真的是純金打造的,好重啊!”

黃金的密度差不多是鐵的三倍,你手上這條胳膊如果真的是黃金打造的話,差不多有一百多斤,就算是空心的,怎麼也有四五十斤,不重纔怪。想到此處,我看着眼前這幾百個黃金人偶,忍不住一陣頭暈:“媽比的,這裏得是多少黃金啊?這些黃金換成錢的話,又特麼的是多少錢啊?”

胖子也是咋舌不已,順着我的話往下接:“如果這些錢拿去大保健的話,那得是多少個大保健啊?”

聽胖子這麼一說,我腦海裏頓時漫天飛舞着各種東西,有鈔票有金幣有遊艇有美女,奶奶的,老子要是有了這麼多錢,在星城裏面買上十套八套房子,一套養雞一套養鴨剩下的全部養豬,專門買一輛勞斯萊斯幻影,用來運豬……

沒有人能在這麼多黃金面前鎮定自若,我們跟胖子都是一臉的幻想,在之後的半個小時之內,我們倆誰都沒有說話,一直聽到胖子的喉嚨中發出咕嘟一聲吞口水的聲音,我才驚醒過來。

草的,人都出不去,想這些有鳥用。搖了搖頭,彷彿這樣就可以將腦袋中那些亂七八糟的念頭搖飛。先找到出口,然後在謀劃搬走這些黃金也不遲。

拿着手電筒在房間牆壁上找到了開關,拉亮,整個大廳頓時亮如白晝。胖子也放下了那個黃金手臂,跟着我在大廳中轉來轉去,不時發出嘖嘖的稱歎聲。

轉了一圈沒有發現異常,兩人又走到被拗斷手臂的黃金人偶前面,仔細打量這個黃金人偶,胳膊是空心的,斷面處隱約閃爍着白色的光點,看來,這黃金裏面摻雜了其他東西。

“真是難以想象,在幾十年前就有了如此先進的科技。”胖子圍着人偶轉來轉去,突然指着人偶的後頸說道:“咦?這玩意還有編號?”

我轉過去一看,果然,在這個黃金人偶的脖子後面有一個凸出的銘印,是一串阿拉伯數字,數字是0151。

這是什麼意思?我連忙在轉到其他人偶的背後,每個人偶的脖子後頭都有一個編號,難不成,這玩意出門還要搖號,單雙限行?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退後仔細數了數,這些人偶排列的很整齊,二十列,每列十五個人偶,總共是兩百九十五個人偶,是的,我沒有算錯,原本是三百個人偶,但是第一列的前排有五個位置是空的,胖子看了看編號,發現少的五個人偶分別是0002,0003,0004,0005,0006這五個編號。

少的這五個人偶去哪了?難道這五個人偶已經潛伏在人類世界中?

“胖子,你那天在停車場撿的指骨,跟這些對比下,看看是不是一樣的。”我突然想起胖子撿到的指骨,心中突然一陣發毛。

胖子站的位置是第一列第一排,也就是說他身邊的人偶是0001號。只見他抓起0001號的手就是一頓折騰,就好像調節服裝店裏的人體模特一般,咔咔咔聲中,將其手掌豎起來舉在空中,拿出自己口袋中的指骨,一陣對比:“一模一樣的,就好像是同一條流水線上生產出來的。”

媽的,出大事了,這就說明,少了的這五個人偶已經混入了人類,更讓人毛骨悚然的是,這人偶已經擁有了人類的智商,他會說話,會開槍,會思考,最重要的是他會挑撥離間,要知道,挑撥離間可是人類獨有的技能啊。

將自己的猜測跟胖子說了,胖子一臉的驚恐:“那天我們可沒有看到什麼黃金人偶啊!你的意思是,他們披上了人皮?”

“你還記得在顧泉的實驗室嗎?他給我們做了各種測試以後,原本是要將我們動手術的,後來不知道爲什麼突然中止。我懷疑,那個手術就是將這個黃金人偶塞進我們的體內。”我沉聲說道,都不用照鏡子,我知道自己的臉色極爲難看。

“你這麼一說,倒還真有點像,要不然,他們測試那些數據做什麼?”胖子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奶奶的,老子差一點就成爲了差男人!”

“什麼差男人?”我的思緒一下就被胖子帶歪。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