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我想知道,爲什麼小雅見義勇爲之後,會轉到飛宇私立學校來?”葉亦凡正色問道。

“哦……這事啊!”羅小雅心中忽然有一種失望的感覺襲來。她想了那麼多,原來葉亦凡問的只是自己的轉學問題。

失望歸失望,可是羅小雅還是淡然一笑,解釋道:“因爲市教育局的領導爲了表彰我的行爲,又考慮到我在原學校有被犯罪分子報復的可能性,所以才把我轉學到了溪海市最好的飛宇私立學校讀書。按照領導的意思,那也算是對我的一種肯定吧。”

“可是現在是高考前的關鍵時刻,中途轉學造成的不利因素是很明顯的。這些市領導,好心或許會辦壞事,這樣一場變故,也不知道小雅能不能適應得過來。”葉亦凡給羅小雅夾了些菜餚,有些抱打不平的意味。

“你難道沒有看出來,我的適應能力還勉勉強強的嗎?再說了,你不也是中途轉學的嗎?”羅小雅一聳肩,咧嘴得瑟一笑。

“哈哈……是是,我也是插班生,來小雅,爲我們兩個插班生而再幹一個!”葉亦凡揚起酒杯,再次發出了喝酒的邀約。這個喝酒的理由,那是千奇百怪,只要把話說得對路,喝酒也似乎成爲了必然。

羅小雅咯咯一笑,這一次喝下的紅酒,要比第一口明顯多了不少。喝罷,伸出舌頭在脣角上輕輕一舔,微笑道:“這酒,貌似也沒有那麼難喝,第二次喝起來的時候,有些回甜中帶着香醇。”

“嘿嘿……小雅,這就是常言說的話,一回生二回熟,一回痛二回爽!嘻嘻……”葉亦凡看着羅小雅舔動紅脣的時候,那本來無心之舉,卻是在燭光下顯得特別的魅惑,所以不知不覺之中後半截話帶着了一些深意在裏面。因爲覺得羅小雅應該聽不懂這後半句,所以得瑟在賊笑着。

“咦!?”羅小雅的黛眉一皺,舉着紅酒杯的手撐在了餐桌上,透過玻璃杯看着葉亦凡,說道:“我發現,你笑得很猥瑣,特別是在玻璃杯和燭光的折射之後,你的笑容已經扭曲了!”

“扭曲?猥瑣?”葉亦凡吐吐舌頭,哈哈一笑,仰頭把杯中的紅酒一飲而盡。

接下來,兩人談話也是從學校轉到了社會,又從何年何月第一次尿褲子談到了第一回寫情書。當然了,這都是葉亦凡在笑嘻嘻的主說,而羅小雅則偶爾插幾句鄙夷葉亦凡的話。這樣愉悅的氣氛,一直持續到燭光晚餐結束。

羅小雅從座位上起身離開的時候,她的臉上早已是紅霞滿面,因爲在葉亦凡勸酒功夫了得的情況下,羅小雅居然不知不覺之中喝下了足足有三杯紅酒。在腦子有些飄飄然的情況下,即使隔壁桌的老大哥韓學友給她告辭的時候,也是渾然不覺的情況下,由葉亦凡給予了應酬。

“美女,請!”葉亦凡上前給羅小雅拉開椅子,紳士般的把右臂彎曲,示意羅小雅把手搭在他胳膊上。

“帥鍋,請,呵呵……”或許是喝酒的緣故,一直都不怎麼開玩笑的羅小雅,居然叫出了‘帥鍋’,而且左手直接挽着葉亦凡的胳膊,吐着酒氣和香氣,面露雅笑的和葉亦凡並肩而去。

兩人的離開,再次引來了食客們的關注,俊男美女本身就養眼的風景線不是?

出得‘錦繡豪都’,再次被斑斕的燈光照射,羅小雅臉上的醉人神色也顯得越加濃烈。

“小雅,我送你回去吧!?”葉亦凡問着鬆開了自己手臂的羅小雅。

“不行!”羅小雅搖着頭,很是堅決的否定道:“你別以爲我喝多了,不記得今晚真正要做的事情。你答應過我,要帶我去‘風花雪月娛樂會所’的,你不能食言!”因爲喝酒之後,出門被風一吹,羅小雅的神情變換劇烈,同時引發了她聲音的增高不少。

“噓……小聲一點!”葉亦凡做一個噤聲狀,他看到路人因爲羅小雅吐出來的‘風花雪月娛樂會所’這幾個字特別大聲,引來了他人的注視。要知道,在溪海市,不知道這個以情/色著稱的會所大名的人們,估計也就是些兒童和老人了。

“走啦,人正不怕影子斜!”酒精的作用在於,它可以把一個靦腆溫柔的女生,變爲一個膽子甚大無所顧忌的女人。此時的羅小雅,把不算豐滿的胸脯一挺,拉扯一下葉亦凡的袖口,率先不辨方向的隨意邁出一步。

“走錯方向了,是這邊!”葉亦凡無可奈何的聳聳肩,把羅小雅給拉了回來。

…………………………………………………………

寢室裏柔和的燈光下,何倩兒手中捧着一本讀物,看得很是津津有味。

“這事,果真和書上交代的一樣嗎?”何倩兒自言自語道,隨即把目光從書本上投向了寢室窗戶之外。此一刻,她腦子裏閃現出和葉亦凡在嬌軀廢舊廠房裏面的那一幕幕曖昧來。

“我這樣,會不會不知廉恥啊?”何倩兒回味着和葉亦凡的身體磨蹭,再看看書本上那描述的關於‘性’的介紹,不由得臉上微微一紅。

這個夜晚,何倩兒居然鬼使神差的想到了性這個層面上,因爲在她看來,和葉亦凡突破這層關係,只是早晚的問題。而現在,趁着週日家中無人,普及一下性方面的知識,也是防患於未然的一種手段。

“難道,女人的第一次,真的會很痛嗎?而第二次,會很舒坦?”妖魅的女生喃喃道,她未經人事,也只是聽過這個說法。至於真實性,還有待和葉亦凡考量。

“哈哈……我的妹妹,你在看什麼書啊?”忽然,沒有關閉的寢室門口,探進了一顆頭顱。何宇,正笑眯眯的對着何倩兒擠着眼睛。

“哥……”何倩兒像被人踩着了尾巴,趕緊把手中的書往臀部下一塞,她開始不免少女思春的時候,沒有想到何宇居然闖了進來。

“喲呵,倩兒,你看什麼書這樣神神祕祕的?”何宇走近,探眼往何倩兒臀部下看去。

“關你屁事啊!”何倩兒對待這個他一個同父異母的哥哥,總是顯得不那麼客氣。特別是,何宇差點窺破自己的思春。這種事,被人知道了,可是羞死個人了!

“哈哈……我說倩兒,你一個女娃娃,幹嘛老是滿口粗話,這樣的女生,不被男生喜歡的哦,男生,可是喜歡溫柔的女生!”何宇不由分說,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隨即點燃了一根香菸。

“哥,你說男生都喜歡溫柔的女生,是真的嗎?”何倩兒的黛眉一展,她的性格自己最是清楚不過,除開對葉亦凡羞答答的之外,其它人等在她眼中,可以直接無視。

“當然是真的啦,男生嘛,特別是葉亦凡那種男生,應該會喜歡溫柔的女孩子多一點哦!”何宇笑得特賊,妹妹的臉上寫滿的就是對葉亦凡的情有獨鍾。要不然,母老虎可不會這麼柔聲的問這個問題的。

“葉亦凡!?喂喂……何宇,你說啥話呢?誰說我喜歡葉亦凡的?”何倩兒急了,哥哥的話,那不就是在掀自己的老底嗎?

“哈哈……我可沒有說倩兒喜歡葉亦凡,我說的是,葉亦凡喜歡溫柔的女生多一點,哈哈……”何宇的笑聲裏,何倩兒的罵聲也隨之響起。 “啵……”一記響亮的香吻之後,歐陽仙兒這才鬆開了葉亦凡,側立在一邊,笑道:“歡迎勇士加入,我們這裏的規矩是,勇者至上!”

“迎賓小姐,你永遠都這樣可愛!”葉亦凡甩個飛吻,然後對着上面看得氣呼呼的羅小雅笑道:“小雅,別怕這兩米多高的地方,你跳下來,自然會有升降梯接着你的。”

“跳就跳!”羅小雅嘟着嘴一哼,眼睜睜的看着裸/女在前,而葉亦凡又得到了裸/女的摟吻,不知爲何忽然心中就是一陣子不爽襲來,毫不猶豫的往坑洞裏跳了下去。

“哎喲喂!”羅小雅跳下來的時候,升降機的確是蹭地一下冒出來接住了她,但卻站立不穩,一屁股跌坐在升降梯上。

“小心啦!”葉亦凡趕緊上前,雙手扶住羅小雅,一臉的關懷道:“小雅,傷着了沒有?”

“沒事,故意的!”當着裸/女在前,羅小雅拍着屁股上的灰塵,硬着頭皮說道。

“貴賓請進!”歐陽仙兒在這樣的場合,對於羅小雅打腫臉充胖子視如無睹,臉上依舊泛起微微的笑容,把身上的白紗輕輕一裹,香風立即四散開來。

“走,進去!”羅小雅挺一下身子,把目光從歐陽仙兒身上移開,往散發着紅色燈光的房屋走去。

這是別有洞天的地景!

進得屋子之後,此處,整個樓層的屋子全部打通,一眼望去,那就是諾大的一個大廳,而先前屋子的每一個房間裏,都發出不同的燈光。

屋子就像是一個又一個包間,而在房門口,則站立着無數穿着各式各異的少女,年紀都和歐陽仙兒差不多,這些紅藍粉紫綠白黑的輕紗披在少女的胴體上,配合着七彩斑斕的燈盞,把此處融爲了一個男人們心馳神往的夢幻天堂。

“這……”這一次,羅小雅口中的話再也說不出來,一雙眼睛在無數個曼妙果女身上轉來轉去,她被這一幕給深深震驚住。

“他們……”震驚之後的羅小雅,羞愧的發現了身邊好幾個經過的男人,皆都是胯間高聳着,不由得一臉的羞紅。

“哦……小雅啊,這個是男人的正常反應,你別去看就好!”葉亦凡趕緊提醒着羞憤的美女。這個地方,除開那些穿着很少的少女之外,還真的沒有幾個來消費的女人存在。

“可是葉亦凡,你卻……”羅小雅望向葉亦凡的胯部,鬼使神差的說道:“你……似乎不正常呢……”那可不是,她看到的男人們都是高唱國歌,可反觀葉亦凡,卻是毫無反應。

“咳咳……小雅啊,我當然是正常的,只是我能控制……咳咳……控制而已啦!”葉亦凡尷尬的摸着頭皮,他被羅小雅忽如其來的疑問弄得難爲情起來。

“哦,會控制!”羅小雅似懂非懂的點點頭,隨着葉亦凡在入門之後的一排座位上坐落。

“這美女是……”此處還有好幾十個男人坐在那邊,眼睛隨着羅小雅的坐落,而齊刷刷地投了過來。

“我女人!”葉亦凡一瞪眼,把那些胡思亂想的男人們吼住。這個地方,你就得夠氣勢才行!

“誰是你的女人啊!”明明知道葉亦凡是在保護自己,可是羅小雅還是不樂見的嘟嘟嘴,隨之習慣了這個地方的情/色味之後,也把目光轉向了坐列的男人們。然後拉扯一下葉亦凡的衣袖,說道:“他們這樣坐着是要幹嘛呢?”

“稍安勿躁,等一會就知道了。”葉亦凡做出一個噤聲動作,把身子依靠在椅子上,愜意的閉上了眼假寐。

羅小雅無奈之下,把目光投向了歐陽仙兒,說實話,那個最多十六歲的赤果果少女,拋去噁心一說,看起來還真的很有女人味道。

“各位貴賓,晚上好!”忽然,大廳裏的燈光集體熄滅,傳來了一個女人的溫柔聲調:“很高興能在這個夜晚與貴賓們相約,今晚還是老規矩,無論看中這裏的哪一個姑娘,只要能擊敗分組的對手,你就可以隨心所欲的駕馭她!”

黑暗中,羅小雅看不到任何東西,只覺得一排排男人的呼吸變得侷促,而身邊的葉亦凡卻把頭偏了過來,耳語道:“小雅,等會兒我會出面競爭,你要知道我的事情,就得耐着性子看下去!”

“哦……”羅小雅機械式的點點頭。她弄不明白,葉亦凡爲什麼一定要出面競爭,才能帶她去揭曉答案。但是葉亦凡這個算是解釋的說法,還是讓羅小雅心中好受了很多。

此刻,廣播裏的聲音再次響起來。

“各位貴賓,能夠來到這裏的,都是有本事的人,我代表我們老闆感謝你們一如既往的支持。現在願意承歡的,請起身走向前方的擂臺。今晚的競技是擂臺比武,決出最後的四個優異者!”女人的聲音通過喇叭縈繞在屋子裏,黑暗之中,看不到任何東西,卻能感受到此處的溫柔鄉。

“蹭蹭……”不少人起身的聲響傳來,羅小雅察覺到身邊的葉亦凡也站立起來。

“喂,葉亦凡,這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一片,去哪裏找擂臺啊?”羅小雅不解的問着葉亦凡。

“這就是她說的本事了,不光是這樣,等會兒擂臺競爭,也是盲打,完全不開燈的!”葉亦凡解釋道。

“我的天!”羅小雅驚道。

“等我好消息!”葉亦凡拍拍羅小雅的肩膀,黑影摩挲之間,留給了羅小雅永無休止的黑暗。

廣播聲音還再繼續。

“呵呵……很高興,能夠參與今晚盲打的有二十九位,我們先抽取一個名額自動進入第三輪,剩下的二十八人分成十四組,然後再分成七組,這樣子產生八強。

分組之後勝利的四個貴賓,馬上就可以摟着你相中的女人進入任何一個包間享受了。好……我不多說了,大家現在抽籤吧,一切都是黑暗之中進行!”女人關閉上話筒,隨之有了男人們分組的聲音。

羅小雅看不到任何事物,只能把耳朵豎起來聽着情況。

半晌之後,女人的聲音再次傳來:“分組完畢,現在請貴賓們從第一組上場!”

“踏踏……”踏動擂臺的腳步聲一陣又一陣,緊隨着,黑暗之中傳來了格鬥的各種聲響。

“嗷……”

“啊……”

“承讓!”

“……”

這些雜七雜八的聲音,持續了半個小時之久,能夠聞到女人成堆的香味,能夠聽到打得噼裏啪啦的聲音,就是看不到,只能使勁的猜想葉亦凡戰鬥的結果。這半個小時,對於羅小雅來說簡直就是種煎熬。

“很開心的告訴大家,盲打結束,四位優勝者,將會享受一個欲/仙/欲/死的夜晚。”等到女人的聲音再次響起來的時候,羅小雅吐出一口大氣之後,也聽到了坐排這邊其它男人的呼氣聲。很明顯,太壓抑的持續了半個多小時之後,這羣色友都是鬆了口大氣。

“嚓嚓……”陸陸續續的,光線閃亮出來,恢復了那種曖昧旖旎的場景。

羅小雅的目光所到之處,一排五顏六色彩色薄紗的少女們,站在了一個擂臺前,整齊劃一的左腳單雞獨立,而右腳卻搭在了擂臺邊緣,任由擂臺上方的四個男人看盡腿間風景。

“好惡心!”羅小雅只能看到女人的屁股蛋子,鄙夷的罵出兩字,惹來這邊坐落的其它幾十人個男人一陣子窺視。

擂臺上,葉亦凡正一臉憨笑的對着羅小雅揮着手。很顯然,在盲打之中,葉亦凡笑到了最後。

“今晚,我們這裏出現了一個超級高手,那就是站在擂臺最中間的人,他的名字叫葉亦凡!”看不到發音女人在什麼地方,但是燈光卻齊刷刷的撲在了葉亦凡身上。

假裝愛過 “哇……”燈光投射之後,傳來了一陣子驚訝聲,特別是擂臺上其它三個男人,更加是覺得很難爲情,把身子都往葉亦凡一邊躲開去。

臺下的那些赤果果的少女們,也都是帶着敬佩的眼神看着葉亦凡。

怎麼回事?

原來,盲打必然會傷及身體,那三個男人,不是鼻青臉腫就是灰頭土臉的,本來能夠笑到最後,也是種驕傲。哪知道,葉亦凡的身上不只是沒有一個腳印,就連一根毛髮也沒有損傷到。這,簡直就是鶴立雞羣!

一比較下來,優勝立刻見了分曉。

“承讓,承讓!”葉亦凡抱拳一禮,對着臺上臺下的人含笑道。

“我們建立盲打之後,還沒有遇到這樣的情況,所以老闆知道這個訊息之後,特別指示,爲鼓勵葉亦凡這樣的高手,今晚他擁有特權,那就是可以選擇三個美女一起騰雲駕霧!”女人的聲音,帶着咯咯笑。

“哇擦,三個啊!”驚呼聲再起。要知道,要得到這邊一個少女,本就是奢求了,還一次性三個。這個地方的老闆,不爲錢財,只爲樂趣。所以來到這邊獻身的少女,每一個都是絕對的處女,而且還是經過特別訓練的少女,那滋味,嘖嘖,可想而知!

“嘿嘿,消受不起啊,消受不起!”葉亦凡賊笑着,在聚光燈下,對着女人聲音傳來的方向說道:“我不要那麼多名額,我只要一個歐陽仙兒就好。其它兩個名額還是分給其它人吧,大家來一趟這邊都不容易。”

“哇,支持!”

“頂一個!”男人們立即爆發出愉悅的笑容。

“好……大家請安靜,今晚的失敗者,你們沒有什麼可以抱怨的,勝者爲王敗者爲寇,這個是千古不變的道理,”女人笑道:“所以吧,羨慕嫉妒恨都沒有用,還是有請勝利者帶着女人們享受生活去吧。”

“嘻嘻……”擂臺上,其它三個鼻青臉腫的男人,各自挑選了一箇中意的女人,笑眯眯的離去,留下了依舊站在擂臺上微笑的葉亦凡一人。

“散了,真沒趣!”沒有得到女人的男人們,焉達着頭上的大腦袋,卻是堅挺着小腦袋,垂頭喪氣的往剛進來屋子的房門走去。這個地方,一旦挑選女人結束,失敗者便會立即被要求退場的。 “葉亦凡!”羅小雅走向了擂臺,此刻擂臺上的葉亦凡,正蹲着和臺下的歐陽仙兒在閒侃着什麼。

“小雅,我給你正式介紹一下,這位是……”葉亦凡手指微笑的歐陽仙兒,介紹道:“她是婉姐的小妹,我留下她來,也是因爲每次我到這邊,都是要通過仙兒幫我給婉姐引路,再則可以保護仙兒不受別的男人欺辱。”

歐陽仙兒感激一笑,隨即把披在身上的白紗重疊在胸前,遮蓋着她那發育良好的渾圓,對着羅小雅說道:“我是歐陽仙兒,很高興認識姐姐。”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