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我就知道,你不會答應我的,你不想和我一起做事!”,蘭姑沒有了女強人的姿態,完全是一副小女人撒嬌的神情。

她這樣子,反倒讓我心碎,與其如此,我寧肯她強迫我,這樣,單純從商業的角度,還可以達成一些對自己有利的條件。

“我就知道,你會有各種想法的。”,她接着說道。

“其實,我們的合作,不像你想象的那樣,不會一口把你整個人吃掉。”,一語雙關,蘭姑說吃掉我的時候,吃吃的笑了起來,笑的很曖昧。

想起我們曾經一起的纏綿悱惻,我的臉也不禁紅了起來。

“我們不要你的公司,不要你的資金,只是要你的人而已,你可以選擇對任何人三緘其口,這樣,外人也不會知道你在我們公司做事。你看,這樣,對你比較公平吧?”

蘭姑說完,站了起來。

“這個事,神不知鬼不覺,你也不用對你的家庭提起,事成後,我們三七分賬,你也可以自主選擇去留。”

她恢復了冷靜的神態,開始滔滔不絕的幫我分析局勢,完全變了一個人一樣。

我坐在沙發裏,一言不發,自己也在權衡利弊,同時,對合作這件事,也有一個更深層的打算。

“和他們鬥一鬥吧?”

我似乎也在說服自己。

“京官是誰?很可怕?也不見得,官再大,人再黑,不也是個人嗎?”

“小偉怎樣?現在不也夾着尾巴做人,現在藉助蘭姑合作的勢力,辦了他,也許正合適宜,順帶可以一雪前恥!”

“你們不是想利用我,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嗎?

好的很,我要讓你們知道,我其實是一把雙刃劍!”

想到此,不禁爲自己的決定熱血沸騰。

“對,幹吧!”

和她們合作,大不了魚死網破而已!

想到此,我站起身,衝蘭姑伸出手去。

“你不用再說了,我答應,和你們合作!”

如此乾脆的回覆,讓她又驚又喜。

“真的?”,她瞪圓了雙眼,看怪物一樣上下打量我一番。

我點了點頭。

蘭姑如小姑娘得到了夢寐以求的糖果一般,一把把我摟在了懷裏。

“合作愉快!”

她喃喃的說道,一股熟悉的體香包圍了我。

同時,她美麗的臉龐上,悄然滾下了兩行清淚。

…… 雖然我無奈之下,突發奇想,有了一些新的想法。

然而,與蘭姑的合作也並不是發自內心的你情我願。

所以,離開賓館後,我的情緒有些低落。

我清楚,這種對自己來說近乎賭博似的、不得已的聯合,最後輸贏的結果如何,在於能否幹掉對方的關鍵人物。

然而現實是我當前對此一無所知,甚至連人家幕後老闆長得什麼樣子都不知道,又談何最後的鬥爭和目標?

好在合作目前爲止還是口頭的,我並沒有接受什麼任務指標。

這個甩不掉的討厭任務是我的個人隱私,爲了換取天下太平,我只能鬼鬼祟祟的暗中操作其中所有對蘭姑承諾的事情,即使是對林雪兒,也不得不遮遮掩掩。

林雪兒對蘭姑的事情到底知不知道,瞭解多少,我同樣一無所知。

和蘭姑的合作,成了我的心病。

我甚至不能集中精力工作,整日心神不寧。

“僅僅是一個同意合作的口頭承諾,沒什麼大不了的,先隨它去吧。”,我最後只能如此安慰自己。

我倒是希望與蘭姑賓館見面談判的事情從來沒發生過。

……

接下來的幾天內,風平浪靜。

炎炎的夏日容易讓人心浮氣躁,我得過且過的幾天,一直煩躁陰鬱,無法平靜下來。

然而,不管我是否情願,該來的終歸還會到來。

一個燥熱的晌午。

我接到了一個陌生的電話。

電話裏,是一個陌生的男人聲音,聲音聽上去有些蒼老。

放下他邀請我當面聊的電話,心裏不免有些激動。

這就是我的終極目標了。

我心想。

“他還是要出來見面了!”

“這是好兆頭。”

“這是我深入龍潭虎穴的第一步。”

見面的地方是蘭姑新開的會所。

地方很隱祕,也很雅緻,比起上一個京城會所的場面,有過之無不及。

我被前廳的工作人員引領到一個安靜的茶室,坐下來等候。

蘭姑並未露面,在不在會所,讓人不得而知。

不多時,一個滿頭白髮,紅光滿面的老人走了進來。

他看上去瘦削幹練,雙目精光,走起路來大步流星,一看就是雷厲風行的做派。

“您是大國同志吧?讓你久等了。”,他推開門,邊說邊衝我伸出手來。

我禮節性的站起身,衝他點了點頭,輕輕地握了握他的手,一種黏黏的感覺,讓人感覺有些不舒服,鬆開手,我下意識的在身上蹭了一下手掌。

這個小細節沒有逃過他銳利的眼神,他尷尬的笑了一下,自嘲道:“這鬼天氣,太悶熱了,連手心裏都不停的出汗!”

他大大咧咧的坐在我的對面。

再次上下仔細打量我一番。

“年輕人,早就聽說過你的大名,我們的這次合作,也是難得的緣分,希望能聯合起來,一起做點事,爲你的家鄉商業發展,做出一點應有的貢獻!”

我順着他的話,點頭致意。

心裏卻暗暗罵道:“孃的,你丫說起來倒是道貌岸然,明着是爲我家鄉做事,鬼知道你安得什麼心思!”

如果老傢伙看不上我,相完面就把我放走,是最好不過的事情。

“我本人能力有限,再說了,也很多年沒回去過了,對老家那邊的風土人情都感覺非常陌生,恐怕不能勝任領導委以的重任。”,我再做最後一次努力,希望最好不去參與他們的那個局。

結果讓我很失望。

我費勁心思表露出自己不成材、胸無大志的樣子,絲毫沒有改變他的主意。

老人咧嘴笑了,漏出一嘴黑乎乎的牙齒。

“大國同志啊,你就不要謙虛了,其實集團選中和你合作,一是有人推薦,這二嘛,也是綜合考察的結果。”

“咱就不要再提能力不能力的事了,好不好?”,說罷,他陰森森的笑了。

看着他猙獰的笑臉,我不禁打了個寒噤。

看來我高估自己的能力了。

妄圖扳倒這位爺,怎麼看,都不是一件容易事。

“孃的,和這種鬼精鬼精的人打交道,哪天被弄死了,會連個骨頭都不會剩,我還他媽的幻想着找個破綻,把人家給辦了,看來真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啊!”

多年的商場摸爬滾打,讓我學會了給人相面,很多時候,見一個人一面後,就會十分清楚事情成功的概率。

今天所見,我知道,這個所謂的關鍵人物絕對可以算作自己的剋星,心裏暗自權衡半天,一絲勝算都沒有。

人的命,天註定。

鬼知道,下一步會發生什麼?

目前,也只有走一步說一步了。

我心裏很清楚,今天老人所謂的合作,實際上是我正式領命的日子,也到了人家給我佈置作業的時候了。

果然,彼此寒暄過後,又喝了一會兒茶。

老人話題一岔,開始聊起家鄉縣城的商業規劃的事情了。

“大國啊,你近期要回一趟縣城,代表咱們集團做一些收購業務,我呢,一會兒給你幾個聯繫人,回去以後你去拜訪一下他們,現在集團得到一些發改委高層的信息,你們老家的縣城有一些比較大的規劃政策,其中涉及幾宗土地交易,很關鍵,很關鍵啊,年輕人。”

老人說完,吸溜了一口茶,咋了咋嘴,眯着眼睛,看了我一眼。

我和暴君互飆演技 “你呢,一直在北京鼓搗這個行業,對房產交易,土地手續這一塊,業務精通,現在是你回老家大展宏圖的時候啦。”

我安靜的看着他運籌帷帳之中,決策千里之外,胸有成竹的模樣,心中依然很忐忑。

“老傢伙的指令,會把我帶入怎樣的火坑呢?”

“土地交易的背景,往往都是涉水極深,聽口氣,他去都沒去過縣城,卻表現出一副志在必得的樣子,把握到底有多大?”

“我代表他的集團去收地方的地,看來只能成功,不許失敗?”

同時,他對我專業的評價,同樣讓我不安。

我聽着他不停的往我身上扣高帽子,更是不禁頭皮發麻。

“看樣子,這事情要是搞砸了,辜負了你們的厚望,老子就徹底被你滅掉唄?”,我心裏嘀咕。

不出所料,老領導突然猛地瞪大了雙眼,死死地盯着我。

“土地交易的事,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因爲,這是我們集團回縣城做事的第一步!這個事成功與否,戰略意義很重大”

他的語氣突然變得很嚴厲。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