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我去你妹的只要人人都獻出一點愛!!去你的紅杏!特麼!!

奈何又不對這個富二代一樣的紈絝小子生氣,李海只能把氣撒到了油門身上!

這小子輪到秦永慌了,這老頭瘋了麼,這車速在馬路上快飆到一百了。

“大爺,你慢點慢點……”

李海一臉鐵青,今晚……不!是這輩子最後悔的事就是拉了這麼個玩意!

特麼我不開個玩笑說了你幾句,你至於麼……

終於在秦永心驚膽戰中,出租車提前到達了目的地。

“大爺多少錢……”秦永樂一陣的後怕,不過薑還是老的辣,大爺一個人怨恨值頂別人好幾個的!

“20!”

“大爺給你兩張十塊的,不用找了……”

我找你大爺……

來自李海的怨恨值+56……

這個倒黴小子剛走幾步,一個女孩敲了敲出租車的窗戶。

“師傅,宏達廣場去不?”

車窗降下來,露出一張拉的老長的驢臉:“能憋着一路不說話就去!”

女孩:“……”

…………………………

秦永剛走近太白酒樓的門口就樂了。

本來裝修的十分有格調的大酒店,此時兩旁卻多出一對十分巨大的充氣獅子。

獅子中間是同樣巨大的充氣拱門,這讓秦永想到了結婚典禮。

果然……在拱門的最上方有兩個大紅色橫幅。

橫幅上燙金的大字十分顯眼。

下面一條“熱烈慶祝趙小雷康復”。

上面一條“熱烈恭候小神醫光臨”。

這趙鐵柱……還挺有意思……秦永一邊對橫幅嘖舌,一邊推開了太白酒樓的大門。

酒樓內幾個高跟黑絲,身姿妙曼的小姐姐見秦永到來,鞠了個躬,“歡迎光臨!太白酒樓!晚上好!”

秦永不由分說,上前就握住了一個小姐姐的手,另一隻手拍着小姐姐手背語重心長道:“好……好……大家辛苦了……”

然後下一個小姐姐的手……

“吃了麼,喝了麼……”

“有蚊子沒有?”

“…………”

來自郝婷婷的怨恨值+67……

來自……

幾個小姐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點懵逼……

要說這個年紀比自己稍小點的男生佔自己便宜吧,那肯定不是。

她們做迎賓早就練就一雙的火眼金睛,這小子雖說碰自己的手背,但感覺很怪……

怎麼說……就像長輩那種……

還有他的眼睛,明明沒有往自己作爲女人驕傲的地方去看,但是眼睛藏着的笑意……

不能說猥瑣或者色……

賤!

對就是賤笑……

今天她們是被雷奧集團老總請來做迎賓的,給的錢自然不少,爲此也強忍着心裏的不適,依舊對着秦永笑臉相待。

很快,秦永挨個關照了這六個顏值頗高的小姐姐。

這時候,一個穿着西裝的男人迎了過來,對秦永恭敬道。

“您好先生,今天這裏被雷奧的趙總包場了,您有被邀請麼?”

“哦,有的,我讓他接一下。”

秦永接着給趙鐵柱發了消息“我到了”。

男人擡頭瞥了眼秦永,特意看了下他的打扮。

今天到的賓客不少,商界和政界也有不少厲害的人,可還沒幾個人讓雷奧集團老總親自接的。

這小子,不會是來搗亂的吧…… 不只是西裝男表情怪異,就連門口的迎賓小姐姐們也互相對視一眼,露出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樣子。

很快,隨着通往二樓樓梯處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一羣人焦急的從樓梯走了下來。

西裝男瞪大了眼睛,明明有電梯可以走的,這羣人急匆匆的跑下來怕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而且……領頭的那個其貌不揚的中年人不正是雷奧集團的趙總——趙鐵柱?

趙鐵柱從樓梯走下來後看到秦永就笑的滿面春風,自顧自鼓起掌來。

“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身後的人見今天的正主都這樣了,只好學着趙鐵柱的樣子鼓起掌。

只是他們臉上的表情怎麼看都不怎麼情願。

一個堂堂上市公司的老總竟有如此“接地氣”的一面?

西裝男滿頭的霧水。

很快他目光從趙鐵柱的身上轉移到那個穿着在這個酒店可以用磕磣來形容的年輕小子身上,這小子……還真是趙總的貴客?

隨後的想法得到了驗證,趙鐵柱一把抓住了秦永的手,“小神醫,可把你等來了,趕緊樓上請……樓上請……”

就這樣,秦永在前,趙鐵柱跟着一羣人在後,離開了大廳,往樓上走去。

西裝男摸了摸鼻子,回頭看着同樣一臉震驚的迎賓小姐姐,咳嗽一聲。

“咳,我就看出來這個年輕人不是一般人,現在的優秀的人啊……低調!”

迎賓小姐姐們哪有心思去聽他的話,紛紛回味着方纔被摸手時候的感覺……方纔看起來還土裏土氣的年輕人在她們心裏立馬變得帥氣起來。

樓下這些人的心思,秦永自然是不知道了。

他被趙鐵柱請到了一個大包間,桌子上的菜都還沒動。

包間裏除了趙鐵柱的朋友就是他的得力親信。

飯桌上,趙鐵柱只是介紹了秦永一個人,畢竟酒店的橫幅就是爲他掛的。

得知秦永就是把趙鐵柱侄兒病治好的神醫,包間裏的人開始不斷說着恭維的話,並對秦永頻頻敬酒。

秦永看了下系統提示,一小時十倍怨恨值時間已經過了,就沒有懟這些人的念頭了。

看得出來,趙鐵柱對秦永是真心的崇拜和尊重。

秦永自然也知道,自己之所以有這種待遇,除了自己將他侄子從昏迷中喚醒,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便是涉及到趙鐵柱的隱私問題了。

趙鐵柱沒有着急說什麼,但秦永這次過來可不是單單爲了聽別人的恭維的。

“趙總啊,我之前說的事?”秦永酒足飯飽,開口了。

“好說,好說!這件事我已經處理好了!小劉!把餐飲部副總到目前爲止的獎勵扣了,把這些錢給小神醫作爲補償。”趙鐵柱揮手道。

“趙總,這件事我來辦……還有您今年說格外獎勵副總每人獎勵一輛車子的。”一個一直站在趙鐵柱身後的女人提醒道。

“哦……這事我忘了,車子也一起給小神醫吧!給我惹了這麼大的亂子,還好神醫大人不記小人過!”

趙鐵柱對交代完後,面對秦永又恢復了和煦的笑臉。

“另外,那幾個動手的我已經吩咐主管餐飲的經理了,讓他們幾個給您和您的朋友道歉,至於您怎麼原諒他們呢,就看他們的誠意了。”

“嗯。”

秦永嗯了一聲,表示對這個處理還不錯,一個上市公司副總的獎金肯定不會少。

難怪趙鐵柱一直不開口提這件事,感情人家已經把事情全辦了。

總的來說,秦永對這樣的處理還是比較滿意的,還有個意外之喜,想來趙鐵柱給員工的車子必然不會差到哪裏去。

半小時後,聚餐結束,衆人紛紛離場,最後包廂裏只剩下秦永、趙鐵柱以及趙鐵柱身後的女人。

“小神醫啊,你看我這邊還有點私事,如果你不忙的話,咱找個地方單獨聊聊?”趙鐵柱搓着手道。

秦永看到趙鐵柱期待的笑臉就明白了,這傢伙是等着自己讓他枯木逢春的吧。

“不用,就這裏說吧。”

“這裏?”趙鐵柱一愣。

很快他反應過來,一臉的驚喜道:“這裏也行,這裏也行。”

“方便?”秦永瞥了眼趙鐵柱身後的女人,笑道。

趙鐵柱光顧着驚喜了,竟忘了這茬,趕忙道。

“對對對,小劉!你出去下,我和小神醫有點事情嘆,沒我的允許不準任何人進來!”

見包廂再沒其他人了,秦永走到一旁的沙發上坐下來。

“趙總,你說的私事是?”

趙鐵柱坐到沙發另一側,支支吾吾道。

“那個……我侄子好了,這不我的病不還沒好麼……”

“哦……”秦永故意哦了一聲,“趙總是說自己的身體有點力不足心吧。”

“對對對。”趙鐵柱忙不迭的點頭。

這個力不足心可是說到了他的心坎上了,年輕創業的時候太累了,又多於應酬。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