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我們三個一起走。”王芳芳對正在爭吵的高曉雲和楊東生說。 「主子!」無意站在月逍的身後,有些不理解她為何要獃獃的站在窗邊。

月逍體內的蔽日劍在瘋狂的旋轉著,月逍雖然也用過蔽日劍,但是幾乎每一次用蔽日劍都是會付出一定代價的,月逍有些不理解它為何在此刻橫衝直撞,月逍撫了撫肚子,就看見房間內的桃灼已經向外望了進來,他眉眼含笑。

月逍卻是有些窘迫。

「過來!」桃灼示意凌月逍進屋,月逍看了看他身側的百里奕緩緩的搖了搖頭。

桃灼好笑的搖了搖頭,從房間內走了出來,這裡風景獨好,到處都是極其乾淨的花瓣,月逍和桃灼並沒有去其他修士的地方,而是去了原本就為月逍預備的單獨的房間。

月逍抿了抿唇,確實她進這逍遙府也不僅僅只是為了看桃灼一眼,而是心中有一個難以言說的想法,她想雙修……但是卻又不知道如何開口。

桃灼的手十分的輕柔,就如同那漫天的桃花瓣,輕輕的撫弄著月逍的雙頰,月逍臉一紅,不知道平素那般倔強的桃灼為何會突然變性子,好半晌才低聲道,「你……不該怪我嗎?」

桃灼一愣,收了手,「我確實怪過你。可是誰讓我愛你比你多呢,愛的多了註定是要輸,可是再我以為生命要結束的時候,我還想,就算是輸,我也認了,誰讓那個人是月逍。」

看著桃灼真摯的眉眼,月逍有那麼片刻的恍惚,原來她不是沒有得到過,只是她從未注意和珍惜過。

「傻瓜!」凌月逍輕捶了桃灼一下。

桃灼順勢將月逍攬入懷中,在她額頭上親吻了一下,「這些日子要讓逍逍照顧下妖族了,我擔心那個半蓮會找他們的麻煩。」

桃灼有些奇怪。那個半蓮明明對他們恨之入骨,卻又偏偏留了他們的性命,這實在是不符合他魔尊的做法。最要命的是這個半蓮明明可以吸收掉他們所有的功力,讓他們變成一具蒼老的廢屍,卻又偏偏留下了他們的修為到築基期。

這個男人葫蘆里究竟賣的是什麼葯。

反常即為妖,桃灼神色有些不定,心中卻是越發的肯定這個沈半蓮和凌月逍交情匪淺,就如他們當初知道這個大魔頭想要劫持逍逍一般,難道他也喜歡逍逍?

桃灼心中一驚,身子挺的僵直。

「怎麼了?」月逍軟軟的身子貼在他的身上。眼中帶著關切。

桃灼急忙回過神來,不論如何這件事最好是不能夠讓逍逍知道的,自己對添上一個魔族的魔尊當夥伴十分的不爽。

月逍踮起腳在桃灼的唇上輕吻了一下。感受到唇瓣的柔軟,桃灼下意識的勾住了凌月逍的腦袋,加深了這個吻,月逍頓時感覺整個身體如一團沸騰的火。

月逍的手指滑過桃灼的胸膛,桃灼的眸子一暗。卻是抓住了月逍的手道,「逍逍,想要桃灼也想,只是現在不行,我體內魔氣甚重,最忌諱男女之事。若是傳入你體內就不好了。」

月逍手在桃灼身上一探,果然!原本她一直關注著百里奕並未注意到,眼睛眯了眯。這個沈半蓮究竟想做什麼?

如今他們身上的魔氣已經十分的嚴重,根本不是平常的小打小鬧就可以消除掉的,月逍腦中忽的一閃,她想到了兩個人:顏子軒和妙光聖。

但是這半年來妙光聖就好像失蹤了一般,又去哪裡找他呢?

子軒是醫仙可以治療好百里奕和桃灼。但是要完全的凈化還非得月逍不可。

「要不,你先將魔氣轉移我到身上如何?」月逍想著。自己既然都能讓魔族追尋的至寶蔽日劍認主,是不是就代表著魔氣對自己無用呢?

「胡鬧!」桃灼冷聲道,手不客氣的在月逍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見月逍低落又湊到她耳邊道,「怎麼?想要了?」

他的聲音低沉而有誘惑力,凌月逍臉色一紅,啐了一口,「沒正經的!」卻是越發的不好意思跟桃灼開口了,又擔心自己一下子弄巧成拙反將對方採補了就不太好了。

「你不就喜歡爺這沒正經的嗎?」

「對了,你可知道美人劍嗎?」凌月逍突然開口問道,前世元昭雪憑藉著那把劍所向披靡,那劍究竟有何秘密呢?

桃灼看了凌月逍一眼,有些遲疑,「你怎麼想起問那把破劍來了?」

「它原本是屬於合歡宮的,但是現在卻在我的一個死敵手裡。」月逍淡淡的說,「我覺得如果我不知道它的秘密,肯定會死無葬身之地的。」

想當年那人可以憑著那樣一把劍橫行修真界,可見它定是有著她月逍不知道非凡之處。

「這事說來,美人劍雖然是由凌梅那個女子所鑄的本命劍,但是我卻是要比她知道的更加的清楚,當年凌雪不知道許給了梅花樹精什麼好處,竟讓有三千年修為的那個傲氣的傢伙甘願屈身進入美人劍融合了美人劍的劍靈。」

月逍大驚,「你是說現在的美人劍,已經不是純粹的美人劍了?」

「應該是吧,當初他們就擋著我的面交易的,當時我還不過是個修為很低的小毛頭。」桃灼說道,「你的死對頭究竟是誰?」

「或許她的名字你也聽過,元昭雪!嗯,前世,你好像還落入她的手中呢?不過不知道為何沒成為她的男人?」凌月逍頗有些惡作劇的看向桃灼。

元昭雪?怎麼會是她?桃灼在琉璃界開設餐飲行業,自是少不了這個琉璃界的名人捧場的,雖然說不上關係多麼好,多少是會給對方一些薄面的。

但是現在才知道月逍的死敵竟然是那個女人,唇角有些僵硬,眼睛有些緊張的看著月逍。

月逍愣了愣,想當初雪衣知道真相的時候是不是也是這般複雜的心情。只是當初自己連自己都有些信不過,哪裡還敢在輕信他人?

「是我沒有告訴你……」月逍道。

桃灼苦笑一聲,「我早該想到了,合歡宮傳承殿里闖入的那個人就是她吧!」

「嗯,不錯,她盜了我合歡宮的功法和美人劍!」月逍淡淡的道。

桃灼的眸子滑過一抹詫異,在堂堂的修仙大能竟然是個小偷怎麼想讓人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和齷齪,哪怕她是光明正大的來搶,桃灼的眸底滑過一抹輕蔑。

不知道是不是桃灼多心,他下意識的將月逍剛剛的話又回味了幾遍,「前世……你好像還落入她的手中呢?不過不知道為何沒成為她的男人?」

這話如何都聽起來詭異,月逍是要暗示什麼嗎?自己頂多是和元昭雪有過主客關係,何時太過親密過,月逍該不會是誤會了。

「你很想我成為別人的男人?」桃灼最終是敲定在這句話上,身子一動卻是將月逍死死的壓在了身下,不論修為,單單是男人與女人,月逍是不若桃灼的,桃灼帶著懲罰性的從她的耳邊、脖頸、胸前咬過,似乎在宣洩自己的不滿,一隻手用力的揉捏著月逍的身子的敏感部位。

手一動卻是將那如意天衣從月逍身上剝了起來。

如意天衣似乎很懂月逍的心意安安靜靜的躺在那裡,做一件平凡的衣服,絢麗的背景。

桃灼的手指輕輕的下滑,靜靜的撫摸著那熟悉的森林地帶,只可惜他現在不能夠碰她。桃灼將頭緩緩的下移。

雖然不是沒有過這樣的場景,但是月逍卻還是有些害羞了。

桃灼吻過那等柔軟的地方,舌尖靈巧的竄入花心,舔舐著,濕濡濡的,月逍情不自禁的溢出了聲音。

……

桃灼終究是沒有進入月逍體內,不過卻還是讓月逍身子莫名的酥軟了半晌。

對上桃灼那雙似笑非笑的眸子,凌月逍臉一紅,側了過去,卻被桃灼突然低下來的薄唇吻了個正著,一番你追我趕之後,桃灼才悶笑道,「你的味道。」

「討厭!」月逍捶了桃灼一下,有些慌亂而尷尬的從桃灼的身下爬起來,如意天衣瞬間出現在了月逍的身上,幾乎是心神合一一般。

月逍不知道自己為何要落跑,一口氣便跑了許久,又怕被逍遙府內的其他人撞見自己這副模樣,身形一閃便出了鴻蒙珠。

桃灼看著她落跑的背影先是一笑,后是有些微微的失落,伸手摸了摸還有餘溫的唇,他桃灼一定不會被打敗的。

該死的半蓮,你竟然讓爺有肉吃不著,等爺修成正果,定是要你好看。

桃灼還未回神,便見百里奕朦朦朧朧的向著這方走來,他雖然眼睛和耳朵都不好使了,但是卻依舊是那般的迷人,這般行走著,若是離得遠了,根本無法看得出他身體的異樣。

百里奕懶散的靠著門框,雖然他的修為和受損最嚴重的兩個地方都沒有恢復,但是一些其他的感覺卻是隱隱的回歸了正常,嗯,甚至還有些敏感。

「剛剛這裡來過女人?」百里奕粉色的唇瓣微微張合。

桃灼瞪大眼睛的看了他一眼,急忙起身道,「你的眼睛能看得到了?」

「我們這裡一直都有一個女人啊,就是無情啊!」桃灼撒謊道,心中不知道為何有些害怕百里奕知道了自己和月逍單獨見面會傷心。

… 出來深圳,楊東生、高曉雲、王芳芳他們幾個覺得並不怎麼美好,也就早早的回到賓館。

楊東生躺在牀上,怎麼也睡不着覺,他的眼前老是出現穿着睡衣的王芳芳。

“東生想什麼呢?”高曉雲看見楊東生沒有睡着問。

“沒想什麼?”

“你還是要想,我們什麼時間朝陸長風要債?”

“你說什麼時候?”楊東生問。

“要不我們兩個現在去天麟集團去找債,即使要不到債,我們看看陸長風長什麼樣也好,你說呢?”高曉雲說。

“你說的有道理,我去叫芳芳。”楊東生說。

“我們兩個去,叫上芳芳也不方便。”高曉雲說。

“芳芳有什麼不方便的?”楊東生問、

“總之這不是旅遊,你爲什麼要叫上芳芳呢?”高曉雲有點生氣。

“我和你開個玩笑,走,就我們兩個。”楊東生說完拉着高曉雲朝樓下跑去。

“你走慢點,別讓我摔跤。”高曉雲喊道。

“你怕摔跤,我不怕。”楊東生說。

就這樣,弟兄兩人很快的就來到了天麟集團的門口。

高曉雲拉着楊東生往裏面闖。

“慢點,曉雲,我們這樣可能和上次一樣,進不去。”楊東生說。

“那怎麼辦?”高曉雲問。

“我們今天也不爲別的,只要能見上陸長風,我們就算有進步了。”楊東生說。

正在這個時候,只見兩個門衛走了過來:“你們是幹什麼的?”門衛勝氣凌然的問。

“同志,我找我表哥,我剛從老家來。”高曉雲裝作可憐兮兮的是說。

“你找你表哥,誰是你表哥?”門衛的語氣有點緩和。

“我表哥叫陸長風。”高曉雲繼續裝作傻兮兮的樣子。

楊東生在一旁傻笑。

“啊!你是董事長的表弟?”門衛驚愕的問。

“什麼董事長,聽說我表哥在這裏當大官了,我媽讓我來投靠我表哥。”高曉雲繼續演戲。

“他是我們的董事長,你連董事長都不知道?”

“大哥,我很懂事,你就替我找找我表哥。”

一個門衛對另一個門衛說:“這小子看起來有點傻。”

“他是董事長的表弟。”另一個門衛說。

“大哥求求你了,你給我找找我表哥,我很懂事的。”高曉雲繼續裝傻充楞。

“你們彆着急,我們這就去告訴董事長。”門衛高興的對楊東生和高曉雲說。

高曉雲聽見這話,心裏別提有多高興,向楊東生眨了眨吧眼,楊東生也向高曉雲擠擠眼睛,意思說,原來陸長風在,這下讓我們抓了個正着。

時間不長,上樓找董事長的那個門衛氣喘吁吁的下來說:“你們叫什麼名字,董事長讓你們上去。”

楊東生和高曉雲聽到這裏,更高興了,今天終於可以看見這個狗日的陸長風了。

門衛高興的領着楊東生朝着董事長的辦公室跑去。

“你們是董事長的表弟,怎麼沒來過?”門衛友好的問。

“我們以前在老家,一直不敢打擾表哥,今年家裏受災了,實在過不下去了,就來投靠表哥。”楊東生說。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