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我也能證明,確實是那些人搶東西不成,還想打人,他們倆被迫還手的!”

“我……我的東西也被他們拿走了!”

“我也看到了!”

“他們倆是無辜的!”

人就是這樣,只要有人敢帶頭,那其餘人心中就有底氣面對邪惡。

人之初,性本善,一羣還未被這個世界怎麼污染的孩子紛紛伸出援助之手。

但也有例外,並不是所有人都有膽量同不對的事情叫板,幾十個孩子中,也就只有半數的人敢開口。

“好,我知道了!”執事帶着一臉的陰暗走了出去。

見執事走後,孩子們如獲大赦,小心臟撲通撲通的跳着鑽到了被窩裏。

經歷過這些事後,孩子們一下子就熟悉了不少,尤其是瘦弱小男孩,更是把牀鋪搬到了緊挨着塵兒的一邊,然後笑盈盈地說道:“我叫 肖放。”

塵兒看了一眼突然變得熱情的小男孩,突然想起了自己登記時,登記官給自己寫的名字,於是說道:“陳二。”

小男孩肖放眨眨眼,小聲嘀咕道:“這是個啥名字啊。”

可肖放覺得自己足夠小的聲音卻被塵兒一字不落地聽到了耳中,撇撇嘴,翻個身準備睡覺了。

可誰知肖放又往塵兒這邊湊了湊,問道:“你修煉過?”

塵兒點點頭:“修煉過一段時間。”

肖放讚歎道:“那你一定是個強者!剛纔見你打他們,一人一拳,都沒多餘的動作就全把他們撂趴了。”

塵兒仔細想了想,確定剛纔沒有暴露實力後才說道:“我不是強者,才活血境,是他們沒防備,所以才被我打敗的。”

肖放眼中有些失望,不過還是說道:“我剛修煉不久,現在強筋境。”

本來塵兒也沒什麼睡意,旁邊又多出個比自己還小的話癆,於是乾脆把身子翻了回來,問道:“剛纔你怎麼就動手了?”

肖放撓撓頭說道:“以前在家裏被欺負慣了,所以見不得有人受到欺負,也是衝動了纔出手的。也多虧你打得過他們,不然咱倆今天白挨頓毒打不說,等選拔的時候也夠嗆能通過了。”

看着小男孩挺有意思,塵兒咧嘴一笑。然後腦海中突然閃過了剛纔他同那位執事的話,思考了一下後,有些明白了其中的意思,於是朝他說道:“你剛纔說的話,有點意思呢。”

肖放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裝出一副大人的口吻地說道:“哎!外面混地久了,是人也成鬼了!沒辦法,都是生活逼得啊!”

塵兒看着這個比自己還要小的孩子一本正經的說辭感覺挺有意思的。

夜漸深,兩個孩子東拉西扯了好久,肖放終於是沒忍住睏意,以一個極其彆扭的姿勢睡着了。

塵兒看着還小聲說着夢話的肖放,嘴角微微翹起。

“婆婆,這個世界確實很精彩呢。”

窗外,太陰星高掛中央,雖然不及太陽星明亮溫暖,卻別有一番滋味。

“妖兒姐,你那裏的天空是不是和塵兒的一樣美?”塵兒在喃喃聲中睡去。

離塵兒住的屋子不遠的一所宮殿當中,被塵兒打倒的幾個弟子低着頭站在一旁,面前是一個二十歲左右的俊郎青年。

青年陰沉着臉,聽着下面幾人的訴苦,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那我就先回去了,這些人你自己處理吧。”剛纔的執事語氣有些恭敬地朝俊郎青年說道。

俊郎青年露出一個和煦的笑容,道了一聲:“劉執事,辛苦了。”

那姓劉的執事忙擺擺手道:“言重了齊公子,以後有事儘管來找我。”

說完劉執事緩緩退去,被稱爲齊公子的俊郎青年臉色再次陰沉下去。

“公……公子,您得替我們做主啊!那小子敢打我們,就是打了您的臉面啊!”那些弟子中,最開始被塵兒一拳打暈過去的人悽慘地說道。

“公子,不是我們無能,而是那個小子有些詭異啊!簡單的一拳力量大的可怕。”還有人說道。

“公子,今天我們辦事不利,確實該罰,可在罰之前請公子爲我們報仇啊!”

齊公子擺擺手,幾人頓時住嘴。

搓了搓額頭,齊公子嘆息一聲,然後緩緩地說:“你們知道我把你們安排到我身邊是做什麼的麼?”

幾人一愣,沒敢吱聲。

“幾個在東方家族也待了十年的人,連一個選拔都沒過的孩子都壓不住,這還不是無能?”

“打了你們就是打了我的臉?你們配麼?”

“你們告訴我,你們還有什麼用?”

聲音很溫柔,但幾人渾身汗毛炸立,如墜冰窟。

“公子……我們……”下面的弟子還想解釋,卻被齊公子打斷。

“我不養廢人,你們留下來只會污了我的名聲,自廢修爲,下山去吧。”

齊公子直接說完,幾人就被旁邊的人給拉走了。

聽着幾人逐漸遠去的求饒聲,齊公子再次搓了搓額頭,看着紙上的兩個字,向着一旁說道:“找機會接觸一下,如果有可能就拉攏過來。”

旁邊一人道了一聲是,然後問道:“如果拉攏不過來呢?”

齊公子沒有說話,只是瞥了那人一眼,那人如遭雷擊,立刻低下了頭,倒退着離開了。

“公子我,很失望啊!”齊公子放下了搓着額頭的手,額頭正中間,一個紅點緩緩隱去。

一夜無話,等到了早上的時候,有專門弟子過來分發了食物,告誡所有的孩子不許離開屋子太遠後就離開了。

塵兒看着手中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輕輕地捅了一下旁邊的肖放。

“咋了老大?”肖放問道。

“老大”是肖放對塵兒的新稱呼,昨晚兩人聊着聊着,也不知道從哪句話開始,肖放就非要認塵兒做老大,塵兒不知道老大是什麼東西,加之肖放又一直堅持,所以也就稀裏糊塗地同意了。

塵兒指了指手中那白白的一團東西問:“這是個什麼東西?”

肖放看了一眼說:“老大,你不會沒見過饅頭吧?”

塵兒看着肖放的表情有些疑惑:“這東西叫饅頭啊?是吃的東西麼?”

肖放一臉見鬼的表情道:“老大你不會真的沒見過饅頭吧?”

這次換塵兒有些好奇了,開口問道:“沒見過這東西很奇怪麼?”

肖放頓時一臉生無可戀,扶額嘆息:“完了,昨晚衝動了,認了個老大,沒想到還是個傻的!”

塵兒毫不猶豫就朝着肖放頭上給了一個從精壯老頭那裏學來的腦瓜崩,笑罵道:“你才傻的呢!”

肖放疼的齜牙咧嘴,更覺得前路渺茫。

“這個老大,不僅是傻得,還是個暴力狂。生活啊!你咋就不能對我溫柔一點呢!” 等待的時間總是漫長的,這對於天生就好動的塵兒來說有些難受。

但東方家族給他們這些還未經過選拔的人規定的活動範圍實在太小了,被塵兒半天就摸清了所有邊邊角角後失去了興趣,剩下的大部分時間都用來在屋子中和一羣孩子們扯皮。

一天中最開心的時間就要屬一日三餐了,在這裏塵兒竟然發現,能吃的東西,不是隻有獸肉!

像饅頭,米飯,餃子,麪條什麼的都令塵兒無比好奇,吃什麼都感覺特別香。

肖放已經絕望了,每次到吃飯的時候他都有種自己認老大的事太草率了的感覺,可每次只要和塵兒一說這事,頭上肯定得先吃一腦瓜崩。

打又打不過,所以肖放終於在掙扎了幾次之後徹底認栽了。

這段時間陸陸續續又有不少孩子過來,屋子很快就滿了,然後旁邊的屋子也開了門,開始有孩子們入住。

後來沒幾天,這一片生活區所有的屋子裏幾乎都住滿了從五六歲到十來歲的孩子。

然後,他們終於在等了十幾天之後,迎來了另外一個執事的通知,選拔即將開始!

這無疑是一條令所有人都振奮的消息。不管這些孩子們出於什麼目的,但他們的目標都是同一個,那就是留在東方家族!

選拔當時,孩子們又徹底被震撼到了,因爲過來迎接他們的,居然是一座可以在天空中飛翔的巨大山峯!

飛,這個字對所有人都有很強的吸引力,不只是孩子,修煉者也一樣。

有些修煉者可能因爲異象不同,導致覺醒的天賦可以飛。

有些修煉者可能因爲修煉的道路不同也可以飛,就比如說靈脩主風的人御風而行,就比如說魂修主劍的人御劍而行。

但大多數的修煉者是沒有這麼幸運的,但爲了滿足對飛的渴望,他們逐漸地研製並打造出了很多可以飛行的法寶。

有想法纔有行動,每一個不可思議的背後,都是無數想法的堆積。

塵兒現在的想法很簡單,那就是先在東方家族紮根,然後依靠東方家族的力量來打探小妖的下落。

“老大快看!這山峯可以飛啊!”肖放神色激動的拽了拽塵兒。

塵兒興趣缺缺地擡頭看了看山峯,只發出了聲“哦”,這就算對肖放的回答了。

肖放眨眨眼看着自己的老大,加重音量又強調了一下“山峯,會飛啊!”

塵兒不理解肖放在激動個什麼,問道:“對啊,會飛,怎麼了?”

肖放一臉無語道:“你一個連饅頭和米飯都不知道的人,居然還在這裏裝淡定?不過話說回來,你裝的還真像呢!”

塵兒左右看了看,發現自己的反應確實和周圍的人羣有些格格不入,於是也裝模作樣的吼了幾聲。

看着自己老大應付事一樣的吼叫,是真的無語了。

山峯漸漸下落到這些屋子最中間位置,一個平坦的廣場之上,然後從上面走下來一行人。

爲首之人是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雙目有神,臉上棱角分明。只掃視一週,塵兒就感覺到了很大的壓力,那是一種久居高位培養出來的氣勢,和實力無關。

魁梧男子左後側是一名老者,雖然年紀看上去有些大,但滿臉紅光,精神抖擻,行走間龍行虎步,衣袍微微後襬。

“這是一名體修!”塵兒立刻做出了判斷,因爲這種狀態,他在二爺爺的身上也感受過。

爲首的魁梧男子看了一圈後,皺着眉向着旁邊的老者說道:“有點亂哦,明叔。”

被稱作明叔的老者歉意一笑,解釋道:“族長啊,不是我武脈沒有好好管理,實在是今年納新從外面帶回來的孩子有點多,加上武脈人手緊張,有些管理不過來啊!”

魁梧男子正是東方家族族長東方問天,旁邊被他稱爲明叔的,是武脈脈主東方明。

東方明和老族長東方冥同音不同字,本來是有些犯忌諱的,但不知道當時爲什麼還是給他們取了這兩個名字。

東方問天聽到東方明的話明顯一愣,然後笑着說道:“原來明叔在這兒等着我吶!”

嘴上說笑着,可心裏卻暗罵了一聲老狐狸。

東方明哭了一下慘後,也不在這件事上過多的糾結,便引着東方問天下了山峯。

到了山峯下,兩邊弟子上前單膝跪拜。

“參見族長!”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