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懷裏的女人顫抖著,驚恐的眼神似乎知道她要做什麼。

簡童輕輕笑了,「我覺得你猜對了。」 第3091章

顧書卿看著小九離開的背影,忍不住嘆息,「小九還是太單純了。」

「她最可貴的不就是純粹。」慕安安看著顧書卿笑了下。

顧書卿贊同的點頭,隨即低頭看了一眼手腕上手錶的時間,「我這邊還有事去處理下,你有什麼事再喊我。」

在慕安安點頭后,顧書卿便離開。

慕安安一個人站了一會兒,才走去姚琴病房。

宋停也在。

姚琴一看到她,臉上便多了一絲笑容,「安安,你來了。快!」

說著,姚琴便催促宋停,「趕緊給安安搬一把椅子過來,別讓她站著。」

這態度明顯是格外熱情的。

而宋停見母親對慕安安這麼熱情,知道她在打什麼主意,所以不是很願意配合。

但是,一想到這是他母親今天露出的第一個笑容,宋停最後什麼都沒說。

只是把椅子搬到慕安安面前。

慕安安微微頷首,隨意在椅子上落座。

舉止間,隱隱透著一絲矜貴之氣,像是大家閨秀。

姚琴暗暗點了點頭。

「安安,你跟我家宋停關係這麼親近。」姚琴主動開了口,「有些事,我也就直說了。」

說著,便將視線落在了已經走回病床邊的宋停身上。

「宋停他很孝順,這段時間一直陪在我身邊照顧我,但是我很清楚,我這病是絕症,沒救了……」

「媽!」宋停打斷了他母親的話。

姚琴搖了搖頭,面色蒼白得彷如一張白紙,「我得這種病,是我的命,這沒什麼好說的。但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心愿,就是想看到你跟安安訂婚……」

「你們倆都是好孩子,你們會幫媽媽這個忙的,對不對?」

宋停臉色很難看。

而慕安安卻是全程淡定的聽著,彷彿姚琴說的人不是她一般。

姚琴等了一會兒,見她沒反應,便轉而盯著她,說道:「安安,你要是不肯幫這個忙,也沒關係。反正我也沒幾天活頭了,就在這裡等死也沒什麼。等以後你們倆結婚了,記得給我燒個紙說一聲,我泉下有知,也可以瞑目了……」

姚琴表面上說沒關係,但話里話外的,卻在表達,如果慕安安不答應跟宋停訂婚,她就會死不瞑目。

好大一頂帽子!

慕安安斂了斂眸,心中想的卻是,幸好她剛剛把小九支開了。

而宋停本不想刺激到他母親,但見他母親越說越過分,便知再不解釋肯定不行了,「媽,她是……」

『晃』

宋停的話被突兀的推門聲打斷。

門被外力推開,撞到牆壁上發出聲響。

而門口的男人一身簡單黑色西服,容貌俊美如斯,一雙鳳眸深邃如深淵,整個身上帶著一股強大氣場。

一到場,便掌控全局,給人以無形壓迫感。

他目光掃了一圈,最後落到姚琴身上,「姚女士您面子是夠大,需要我的未婚妻來成成全你。」

姚琴見到宗政御那一刻,臉就變了。

從而聽到宗政御提起『未婚妻』三個字的時候,臉更變的徹底。

她下意識朝慕安安看去,又朝宋停看去。

莫名,不理解還有憤怒等情緒,瞬間爬上臉。

「你,你……」姚琴看著宗政御,半天吭不出一句。

而七爺則緩慢走近的同時,拉過慕安安,「重新介紹下,慕安安,我宗政御馬上要迎娶的未婚妻。」 「想什麼呢?」羅波拍拍自己的臉,準備應戰。

「是個純種的人類呢。」阿依沙嫣然一笑,「別怕小帥哥,姐姐會照顧你的。」

嘴上這麼說,卻取下她背後一人多高的大劍,光看著都嚇人。

羅波也取下了自己的裝備,一面圓盾。

皮森發現羅波升級后是力量形戰士,他輸出不行,但防禦卻很高,而且這傢伙膽小怕死,性格上也偏防守,所以給他定位的是「坦克」,也就是防守反擊型。

他的盾也是從軍網上訂購,結合他的能力,方式很單一也很純粹,就是反射傷害,等級越高反射傷害越強,另外盾的四周有輸出裝置,必要時也可以純輸出能量來直接傷害對方,只是相對較弱。

而阿依沙正是純輸出型劍士。

這一場可謂最強的盾對最強的劍,當然,最強只對於這兩支戰隊而言。

「小心點,我來了。」阿依沙笑嘻嘻的。

但出手一點不含糊,直接一劍劈下,羅波連忙舉盾。

砰!一擊羅波就滑出老遠,阿依沙是A+8級,比他高一小級,何況單純的防守肯定要吃虧,根本擋不住。

「盾還不錯。」她再次揮劍劈上,「看你能在後面躲多久?」

砰砰砰!阿依沙一通連砍,這沒有技巧可言,純粹是比力氣,羅波節節敗退,轉眼盾被劈出一個缺口。

「這麼厲害。」羅波更慌。

又一劍砍來,羅波已退無可退,強行以盾擋住,在盾后可憐兮兮地道:「姐姐,你放我一馬,我以身相許好不好?」

阿依沙一愣,繼爾大笑起來,但笑容一收,「平時可以,但今天不行。看劍!」

又是幾劍劈下,羅波已經被逼到擂台邊上了,再有一劍就要跌下來。

忽然羅波大叫一聲,直挺挺地倒下去,把阿依沙嚇了一跳,以為把他震暈了。趁她一愣,羅波就地一滾,又逃到擂台中央。

「狡猾的小傢伙。」阿依沙再次揮劍劈上。

他再次用盾牌架住,忽然道:「我知道小依在哪。」

阿依沙一驚,動作放輕,「你說什麼?」

「讓我贏一場,我幫你找到小依。」

阿依沙更吃驚了,劍慢慢壓下,「你怎麼知道小依?」

羅波用力將她擋開,「成交嗎?」

她又劈上來,假裝兩人劍盾相抵,一邊低聲道:「她在哪?」

「讓我贏就告訴你。」

阿依沙心念電轉,忽然身體一緊,假裝哎喲一聲,向後退了一步。

這正是皮森教羅波的主意。

「小依」本是遊戲中一個支線任務,和阿依沙有關,這個任務也是攻略阿依沙好感度的關鍵任務。

阿依沙年輕時有個丈夫,並生有一個女兒,但在外星人的轟炸中丈夫喪生,女兒失蹤,家破人亡的打擊下她心理扭曲,變得玩世不恭,但內心一直惦記自己的女兒。攻略其好感度就是幫她找到女兒。

不過阿依沙在遊戲中人設已經36歲了,玩家大多年輕,所以這個任務很少有人做。

但該任務可以隨時隨地觸發,在皮森第一次看到她時就想到過這個任務,但和其他玩家一樣,覺得沒必要做,畢竟獎勵不多,自己二十來歲小夥子也沒必要攻略一個36歲的大媽,便沒吭聲。

羅波見阿依沙後退,知道她同意了,便趁機搶攻,擂台形式發生逆轉,羅波盾牌一輪狂砸,變成阿依沙邊打邊退,一直到擂台邊上。

阿依沙最後一劍架住盾牌,低聲道:「賽后我會找你,你敢騙我,當心你的小命。」

說完哎呀一聲,裝作被他震倒,跌出擂台外。

觀眾們不由面面相覷,明明大佔上風居然輸了,傻子都看得出阿依沙在放水,難道她改口味了,喜歡這胖胖的小男生?

裁判宣布羅波獲勝,羅波自知勝之不武,匆忙下台。

當阿依沙下來時,露琪婭急道:「你怎麼……」

「什麼也別問。」阿依沙打斷她,對凌子道:「隊長,我有話跟你說。」

凌子知道有內情,阿依沙和她走到一邊,低聲把事情說了。

凌子道:「原來如此,我理解,比起你女兒的性命,一場勝負無所謂,而且我相信櫻幻會贏的。」

現在場上勝負是雄風戰隊二勝一負一平,卡戴珊道:「雖然不知道雄風戰隊怎麼贏的,但這支隊伍還真有點料。」

在眾人的猜測聲中,比賽進入最後一場,該輪到皮森上場了。

「櫻幻。」他看著一身忍者裝束的櫻幻正要上台,不禁摸起了下巴。

和所有玩家一樣,這個永不解開面紗的女人,也是皮森心中的謎。

櫻幻雖然等級不高,目前為B+9,如果自己發揮實力,可以輕鬆打敗她,但那樣就太驚世駭俗了。如果同樣在B級區域戰勝她,她又似乎沒有破綻。

從前在遊戲中他無數次玩過這個角色,是屬於各方面屬性比較均衡,戰力發揮穩定的那種,所以想了半天也沒有出奇制勝的好辦法。

實在不行,只能提一下自己的等級,強行壓制她了。

皮森打定主意,畢竟這一場許勝不許敗,萬一不行,便強行升級。

櫻幻出場的方式非常酷炫,只見身形一閃,已經到了擂台上,她的瞬移身法已經到了鬼魅般的境界,頓時贏來一片喝彩聲。

皮森上台時全場鴉雀無聲,這個眾人心目中的廢才,如今卻是屢創奇迹的雄風戰隊隊長,他會有什麼驚人表現呢?

兩人相對而立后,皮森忍不住好奇心,「我能看看你的臉嗎?」

櫻幻只是搖搖頭,那分絕決彷彿在捍衛自己的生命一般。

「要怎麼樣才能解開你的面紗?」

「除非我死。」她聲音不帶絲毫猶豫。

皮森望著她面紗之上,世界上最美的眼睛,心中想著為什麼會設定這麼個角色,她的背後到底有哪些不為人知的秘密呢?

鈴聲一響,比賽開始了。

但兩人都沒有動。

櫻幻的忍術講究一擊必殺,不會在不清楚對手狀況時輕易出手。而且她目光銳利,大多對手一眼能看出破綻。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