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應海生見方平如此巧妙便脫離了巨藤的束縛,臉色掠過一絲訝意,驚道:「你也修鍊到了中位戰將的武技水平?!」

他來之前,本以為方平的武技實力比自己的要差,並沒有多少顧忌,是故信心頗足,覺得能輕易就殺了方平,再回聚仙閣酒樓好好喝兩杯,然後寫一封密信,再叫幾個親信,捎上信,帶上珠寶,進京給太子報告好消息。此時,看到方平武技實力大進,心情大跌,沒有喝酒慶功的念頭了,只思慮著怎麼才能結果方平,完全太子的命令。

方平是個比較聰明的人,在一般情況下,不會吃眼前虧,要是覺得與對方武技實力相差太遠,他必定會選擇躲避,日後自己武技實力修鍊上去了,再去找對方報仇。可是,現在他敢站在這裡面對應海生,是因他覺得跟對方實力相去不遠,可以一拚,勝負未定。見應海生臉帶狐疑之色,便熱嘲冷諷道:「別以為天下只你一人是中位戰將的武技水平才行!像你這種貨色,大街上一抓,就是一大把!」

說著,兩掌運火印訣第一重掌訣,朝著應海生拍出。

「鐵焰掌!」

一連串砰砰聲響,虛空的氣流也震蕩得搖擺起來,十數道火掌印呼嘯著飛射而出。

應海生立即施展開七星步,身子飄移出去,巧妙地閃過擊來的火掌。他也兩掌運訣,怒吼一聲。

「五癸木神之戮殺無限!」

霎時,他兩掌上藍芒大盛,映照得夜空也藍晃晃的,一尊妖神顯現在應海生的身後,如同是他的影子,面目猙獰,藍澄澄的。

應海生兩掌狂拍,數十道藍芒從他的掌心飛射出去,擊向方平。

大天井裡的虛空彷彿受到強大掌力的推擠,如波浪一樣不停地搖晃起來,一圈圈無形的氣流漾來漾去。

方平也施展出七星步,左右躲閃。

一團團藍芒擊在牆壁上,圍牆上,打出一個個窟窿,泥塵飛舞。

步法上兩人一模一樣,誰也占不了便宜。武技實力也相差不遠。方平經過以前幾次的惡鬥,也積累了一些搏鬥的經驗,沒有遜色於應海生。應海生也沒什麼法子,要殺方平,並不容易。方平心裡暗暗琢磨,硬拚不是辦法,只能鬥智,才有取勝之機。

兩腳踏著牆壁踩上去,閃過一團擊過來的藍芒,身子后翻,懸於半空時,雙臂一震,一股火氣提了上來,經脈火亮,立刻兩掌擊嚮應海生。

「萬劍歸宗!」

茲茲茲。

數十道氣劍破空飛射而出,電射嚮應海生。

應海生舉掌擊去。

藍芒與氣劍相碰。

氣劍被轟得散開。

但下一息。

所有的氣劍都匯聚在虛空里,瞬息間,一柄烈焰飛騰的火劍驟然出現。方平手掌一劈,火劍即時劈嚮應海生。!!! 北岩暫時沒有化神坐鎮,依舊擁有東靈一方不可媲美的人數優勢!

此量超過數千倍,便與有著化神之威一樣可怕!

每一個人都直接陷入最艱難的境地,不時有尖叫聲和法寶爆破的聲音響起。

連子濯沒有時間遲疑,雖然與長魚陰廝殺,還有剛才那一刀,幾乎消耗了他全部靈氣,但他還是立即撕開空間,一步踏入祭劍陣上空空域。

他的這些師弟師妹們,自己必須好好地守護起來!

「小……」

連子濯還沒來得及張口,就聽到峰下突然有人在興奮地高叫。

「小小!小小!小小!」

一個詭異的人影,一拳轟飛一頭蠻獸,無論對方是害怕自己,還是仗著擁有元嬰威壓,而對來人不屑一顧……通通被大拳轟得飛起,在獸潮中掀起一路土浪,比誰跑得都快。

如果一拳不足以掃清障礙,那麼就兩拳。

如果兩拳還不讓路,那就亮出大牙……

場面一度混亂。

小粥粥眨眼之間便衝到了祭劍陣里,在眾人呲牙咧嘴的注目下,從嘴裡優雅地吐出一撮獸毛,而後緊緊地抓住真小小的手,眼神真摯而熱切。

之前將小小一個人丟在東殿結丹,他很擔心的說。

靠!

這貨怎麼來得如此勢如破竹,不費吹灰之力?

難道之前阻止獸潮的時候,還沒有盡全力!

看著神風壁前,被蠻修與獸潮大軍包圍而不得脫身的雲遲老祖及萬水蓉等人,在看看獸潮叢中過,衣衫都沒有凌亂的周州,連子濯眼裡立即擠出了血!

「哈哈哈哈!小粥粥!幹得不錯,我聽小子墨說,你剛才與環環配合,封印了一尊化神蠻祖?」

再見獃子,真小小開心極了。

「不算什麼!再來一尊,我還能封印!還是小小不錯,要是再來晚一點,東靈就滅了呢。」

一被表揚,小粥粥立即驕傲地挺起胸脯。猶記得自己曾經被教導做人要優雅而謙虛,即使聽到了奉承讚美,臉上也要做出波瀾不興的表情以顯示神子的風度。

去你妹的波瀾不興吧!

小小誇我呢! 王爺小心我拍你上牆 再多說兩句我能把尾巴翹到天上去!

「喂……」喂……

看到蠻獸已經開始撕咬陣法了,岑元青小腿肚子打著哆嗦提醒真小小,現在實在不是她與周州相互吹捧的好時機!

的確也是!

迅速收斂了眼中歡喜,真小小看到天地隆隆震響,異色彩光震天。

獅心戰士們嘴裡噴吐著濃濃鮮血,鳳家弟子受困於獸潮,手中武器大量折損,最後已無物所用,只能勉強以神通為自己撐開一片狹小的生存空間。

再這樣下去,無需賀拔龍象傷愈再來,可怕的獸潮就足以堆死在場所有人。

「小金毛!」

輕呼一聲,真小小便帶著粥粥,騎在赤金天獅的背上御空而起。

「真小小,你去哪裡,不許你離開我的保護範圍!」

連子濯嘔血地咆哮。此時剛殺長魚陰,斬賀拔龍象,又要不斷激出指風滅卻正圍剿著祭劍陣外的元嬰獸王,他已無力分心,將自己神識籠罩在整個戰場之上! 顧君逐看著葉星闌,眯了眯眼。

這裡面,一定有貓膩!

回頭就讓顧馳去查!

「爸爸!」又軟又清脆的小奶音響起,葉熠陽小朋友站在客廳外,扒著門框,眼巴巴的看顧君逐:「爸爸你忙完了沒?我想你啦!」

葉熠陽小朋友,是個聰明的小朋友。

爸爸讓小馳哥哥帶他去曬太陽,他知道,那是爸爸故意讓小馳哥哥把他帶出去。

因為大人說的話,有很多不適合小孩子聽。

可他和小馳哥哥把別墅都轉了一圈了,也沒人來叫他回去。

他想爸爸了。

想的受不了,就拖著顧馳跑了回來,站在門口,看著顧君逐眼巴巴的問他忙完了沒有。

「忙完了!」顧君逐笑著走過去,俯身把他抱進懷裡,使勁兒親了一口他嫩呼呼的臉蛋兒,「寶貝兒,這麼快就想爸爸了?」

「一點都不快!」小傢伙兒摟住他的脖子,臉蛋兒在他脖子上蹭來蹭去,還啃了他幾口,使勁兒往他懷裡鑽,恨不得鑽進他身體裡面去,「好久好久啦!我等的花兒都謝了!」

顧君逐險些笑噴了,捏他的小臉蛋兒,「寶貝兒,你還會說等的花兒都謝了?你年紀不大,懂的不少啊!」

「是啊是啊!」小傢伙兒使勁兒點小腦袋,「我聰明!隨爸爸!」

顧君逐被他逗得忍俊不禁,抱著他回到客廳。

謝錦飛看看顧君逐和葉星北,又看看顧君逐懷中的小奶娃。

這孩子是白夢鸞生的?

長的和顧君逐還有他妹妹好像啊!

難怪顧君逐和他妹妹這麼喜歡這個孩子,天生有緣啊!

如果不是剛剛顧君逐拿出證據證明,這孩子是白夢鸞生的,他真要以為這是他妹妹和顧君逐的孩子了。

身為半個江家人,他也認識白夢鸞。

白夢鸞是他三嬸兒的外甥女,現在嫁給了顧君逐的侄子。

既然這孩子是白夢鸞生的,白夢鸞會不會和他妹妹來搶孩子?

哦。

不對。

雖然這孩子是白夢鸞生的,但是剛剛顧君逐播放的錄音里說了,卵子是買來的,所以這孩子即便是白夢鸞生的,和白夢鸞也沒有親子關係。

何況這孩子當初生下來沒幾天,就被白夢鸞塞給他妹妹了,這孩子就更和白夢鸞沒關係了。

白夢鸞的丈夫顧遠方,是顧君逐的侄子。

雖然那個侄子是顧君逐大哥的私生子,但總歸是顧家的血脈,肯定會和顧君逐能打得著交道。

雖然這個孩子和白夢鸞沒親子關係,可畢竟是從白夢鸞肚子里生出來的。

以後白夢鸞跟著顧君逐的侄子來顧家,就會看到這個孩子,那豈不是很尷尬?

論輩分,白夢鸞生的孩子,應該是顧遠方的兒子。

但現在,這孩子,是顧遠方的堂弟!

……這關係可真亂。

他腦袋都要想亂了。

算了。

不想了。

白夢鸞想必沒膽子跑到顧君逐面前,說這孩子是她生的。

他想這麼多,純粹吃飽撐的。

他拉回自己飄遠的思緒,看著顧君逐懷中的小奶娃暗暗讚歎,這孩子好漂亮。 ?更新最快,書最齊的就是應海生仰頭瞧著半空烈焰騰騰的火劍,暗吃一驚,臉上浮現一抹淡淡的狐疑。()自言自語地說了一句:誅魔劍訣!

火劍烈焰騰騰,不停地晃動,虛空里熱浪一波接一波震蕩下來。方平手一劈,火劍呼嘯著劈下來,如劈開水面,氣流紛紛向兩邊急速涌開,冒出陣陣白煙。

因火劍距應海生不遠,不過二丈來遠,而劈下來的速度又極快,一閃而至,應海生根本來不及躲閃,只能舉掌擊向火劍。

嗡!

那股強橫的氣勁,震得虛空也發出悶響。

一團藍芒不偏不倚飛向火劍。

藍芒起先還還能擋住火劍的劈勢,然而第105章**風雲五行之中,火能克木,藍芒其實是一種木氣,自然敵不過烈焰的燃燒,只轉眼間,火劍便劈散了那團濃稠的藍芒,繼續劈嚮應海生。

應海生兩掌不停擊向火劍。

一團團藍芒飛出,硬是把火劍擋在了虛空里。僵持不下。

方平記得《論五行武者》說過,天木池的「五癸木神訣」祭出的妖神只要不消失,那就相當於木屬性武者可以借妖神之像的力量不斷進攻。到底妖神之像什麼時候會消失,方平心裡沒底。《論五行武者》說木屬性武者死去,則妖神之像自然消失。可是,活生生的應海生就站在前方,他不倒下,那麼妖神像就一直存在?方平心裡打了個問號。

方平兩手隔空朝著應海生猛劈,不讓對方有喘息之機,不過,這樣一來,自己也沒有喘息之機,畢竟,兩人都是凡人,再強也會有累的一刻,要是拚力量雄厚,還真難說誰會笑到最後一刻,也許是應海生,也許是自己,這種五五開的結果令方平頗為不屑,他覺得還是得拿出碧水劍才行,手中有件兵器,倒踏實許第105章**風雲多,於是一收火劍,立即踏出七星步,風馳電掣,飛奔進了裡面。

虛空里還留下火劍燒出的一抹痕迹,火紅火紅的,好像天穹穿了洞一樣。

應海生不明方平想要做什麼,也不敢貿然追進去。畢竟,在這裡,方平才是地頭蛇,熟頭熟路的,要是也跟進去,說不定飛出幾個強勁的暗器,一下子就到地府報到了。

天下最強的暗器,莫說能殺死中位戰將武技實力的武者,就是戰皇級別的武者也能秒殺掉。那就是傳說中的孔雀翎。孔雀翎是一個使暗器的門派,卻沒有人知道這個門派的總部在哪裡。江湖都傳說,孔雀翎暗器一發,便是三千六百支飛針,饒你會上天入地,也得被打成篩子。更為令人不解的是,孔雀翎的弟子很少,根本不招收外人,只傳子女,若沒子女,則認幾個養子養女,再挑選最合適者傳授。換句話說,會使用的人,除了師父之外,便是一個弟子,加起來就是二個人。

須臾,方平背掖雙節棍,手握碧水劍從裡面沖了出來。立在拱門前,瞪著應海生。

應海生以為方平要耍什麼把戲,原來是拿兵器,嘴角露出一抹譏笑,冷冷道:「還以為你做縮頭烏龜!」

方平揩了揩鼻翼,哈哈一笑,朗聲道:「那就成全你,把你打成縮頭烏龜!」

「雷霆一擊!」

方平兩手握劍,運起誅魔劍訣第二重劍訣。

霎時,狂風大作,一劍刺出,手經脈的火氣匯聚到劍身上,劍尖處一亮,一道如虹劍氣帶著滾滾旋風擊嚮應海生。

應海生身子側閃,堪堪躲過一擊。但他身上的夜衣也被旋風刮破了,一身襤褸,好像一個乞丐。他憤怒地一扯身上的破衣,上衣爛成一片片,露出塊塊隆起的肌肉。冷冷道:「既然你想玩劍法,那我就陪你玩玩!」

錚!

應海生也抽出了腰間的軟劍,那柄軟劍軟如靈蛇,色澤血紅,在燈光下十分刺目,如紅綢一般,在虛空里一劃,留下一條醒目的紅線,頗為詭異。

「看來,佔中同會死在你的手裡,也不出奇了!」

應海生瞪著方平,他此時覺得小看方平是會吃虧的,只有正視現實,承認方平是個難對付的貨色,盡心使出渾身解數,才有可能成事。至此時,他的信心還沒受到嚴重打擊。只是比來時稍微降了些,變得更為謹慎。剛進天井時,他那昂首挺胸的樣子,是何等的豪放,完全不將方平放在眼內,經過一番惡鬥,漸漸認識到方平不俗的武技實力,囂張的氣焰也就漸漸熄滅了。

「八步連劈!」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