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慕靖西頭也沒抬,視線依舊停留在文件上。

書房門被人打開,來到一步步靠近辦公桌,他抬眸掃了一眼,便看到似笑非笑的宋雲遲,一點也不客氣的直接坐在了他辦公桌上。

合上文件,慕靖西閑適的靠在椅背上,點了一支煙,「找我什麼事?」

「我來找你,當然有好事。」宋雲遲伸手,慕靖西把煙和打火機遞給他。

好事?

慕靖西眉梢微挑,表示懷疑,「什麼好事?」

「萌萌要在家舉辦聖誕派對,會邀請喬小安過來參加,你要不要來?」

喬小安三個字一出來,慕靖西幾乎沒有任何懸念的答應了。

毫無疑問,他老婆在,他就在。

況且,他已經有一段時間沒見到喬安了。

「好啊。」

慕靖西撣了撣煙灰,聖誕派對,距離聖誕節,也沒幾天了。

靈舟 陸萌是A國人,習慣過聖誕節,喬安一直以來,也都在A國長大。

想必,她也過聖誕節的。

「到時候,記得好好表現。」

宋雲遲提醒了他一句,「還有,你打傷了我大舅子,到時候記得給我老婆道歉。」

慕靖西:「……」

差點忘了,他打傷陸胤,現在還想要去陸萌舉辦的聖誕派對。

會不會被她當場趕出去?

慕靖西神色懷疑,「陸萌知道你邀請我么?」

「我哪敢讓她事先知道?她非得揍我一頓不可。」

慕靖西:「……」

那你就不怕到時候她知道了會揍我?

「行了,好消息已經告訴你了,去不去隨你。」

宋雲遲摁滅煙蒂,瀟洒下了辦公桌,「我得回去陪萌萌了。」

慕靖西:「……」

能陪老婆了不起?

…………

航天基地。

喬安今晚不太舒服,便早早的回了公寓休息。

躺在床上,她的思念開始泛濫,瘋狂的想念小糯米。

看了一眼時間,A國那邊還是早上,她便立即給小糯米打視頻電話。

電話是喬燃接起的。

「媽媽,小糯米呢?」

喬安看著出現在鏡頭裡的喬燃,彎唇一笑。 古木沉吟了稍許,然後繼續看著他,道:「你是說我的未來無法推演?」

道天機點點頭,苦著臉道:「你的命相被迷霧籠罩,老朽能力有限,根本無法推演。」

「是嗎?」古木冷冷笑道:「你沒有試過,怎麼就知道我的未來不能推演?」此人入定沒一會兒,他才不會相信,這傢伙剛才已經演算了自己。

確如他所猜,道天機陷入神遊中,開始推演,就看到古木周身被迷霧籠罩,根本沒有推演的打算。

當然,他是有原因的。

於是解釋道:「命相被遮,預示著命數難定,老朽若是強行推演,必會遭受天譴!」

古木頗為愕然的道:「有這麼嚴重?」

「當然。」道天機決然的說道:「如果你非要老朽推演,倒不如直接殺了我。」

名門佳媳 他說的不錯,古木這種命相,如果真的去強行推演,其後果和死一樣,畢竟命相被遮掩,這顯然不是人為,而是天意。

天意如此,若是非要以人力去揣測,無疑是自尋死路,就算給道天機豹子膽也不敢這麼玩,而且他師尊曾說,天意難測,吾輩若是擅自窺探,便會為自己引來難以想象的大劫。

道天機知道,師尊說的大劫,比死還恐怖!

所以他走到古木面前,毫不猶豫的舉起劍,又掛在自己脖頸上,

對他而言,這樣死去,反倒是一種解脫。

「……」見得道天機又如此,古大少沉默了。

稍許,便問道:「道先生,以你所說,我這種命相究竟是何?」

他知道道天機已經有了必死之心,顯然不是在哄騙自己,既然如此,他也不再為難,而是想問問,自己這種命相,在奇門之術上到底算什麼。

這種道門他雖然不懂。

但也聽說,人和人的命不同,而自己究竟有何不同?

道天機無法推演古木的未來,但對這種命相也是聽說過,於是把劍撥開,道:「命相和未來被迷霧所遮,命格虛無縹緲,如霧裡看花,此乃命無定數。」

「命無定數?」古木不懂。

道天機則說道:「你的未來充滿變數,充滿未知,無人能夠預測,無人能夠推演,這便是命無定數。」

古木聞言一喜,旋即問道:「道先生,你是說我這種命格,沒有人能夠預測?」

錦繡嫡女之賴上攝政王 「不錯,老朽的師尊為其解疑天下命相時,曾說過命無定數乃命相之最,其次便是命中注定。」

「命中注定?」

「嗯,這種命相和命無定數相反,有此命相之人,命運早已被天註定,人力根本無法逆轉。」

「被天註定的命相?」古木愕然不已,這也太猛了。

既然了解到自己的命相,他也算是放心了。繼而肅然的問道:「道先生,你既精通奇門之術,請問,這世界是否有神?」

道天機聞言,臉色一變。

顯然他沒想到這個年輕人會提出這個問題。

沉吟稍許,他才低吟道:「不瞞小友,老朽習練此道多年,也對這個問題困惑很久,而多年來,根據自己推測,這神也許存在,也許不存在。」

古木翻了翻白眼,這不等於白說嗎。

於是問道:「道先生,這個世界如若有神,我的命相是否可以被神掌控和探知!」

這才是他詢問的重點。

因為他想知道,既然自己的命相無定數,那武皇境門所顯示的未來畫面又是為何?

重生之妖嬈毒後 如果真的有神,自己這種命相是否只針對於凡人,而無法逃脫神的預知?

聽到古木如此奇怪的問題,道天機笑了。

旋即見他搖搖頭,道:「小友,神若存在,必然是在這天地間,如此,神和天相同,連天都無法推演你這種命相,神又如何能夠演算?」

什麼叫雪中送炭!

這就是。

我們的古大少一直糾結於那操蛋的未來,而道天機直接給出一個如此肯定,如此讓人熱淚盈眶的回答,如果後者是個美女,他肯定虎撲過去,使勁親兩口,一表感激之情。

可惜,他不是。

古木只好忍住了那股激動,抱拳道:「多謝道先生!」

看到這個年輕人臉上亢奮的表情,道天機頗為不解。自己只是回答他幾個問題,沒有為他算命,何以如此激動?

古木如此激動還不是因為他那句,天都無法推演,神又如何推演。

「那操蛋的畫面肯定不是自己的未來,畢竟自己是命無定數的命相,區區一扇門又如何能夠預言。」古木頓時認為,那門裡的畫面就是瞎**扯淡。

壓在心裡的包袱,頓時沒了。

古木整個人變的心清氣爽。

不過為了能夠肯定,他還是再次詢問道:「道先生,我敬你是高人,你可莫要做那神棍。」

作為奇門之術高手。

最憤怒的就是被人質疑,尤其是對『神棍』兩個字尤為敏感。

所以就見道天機臉黑如炭,喝道:「我道天機所學乃三千大道的奇門之術,又豈是司馬耀這種神棍可比!」

古木嘴角抽搐起來。

他聽到這老頭好像說出了自己師尊的名字。

於是暗暗腹誹:「看來師尊的神棍之術,已經名言四海了。」

道天機自然不會坑古木,他所說的一切,多半出自師尊之口,而後者在奇門之術上的造詣,更是讓前者只能仰望和崇拜。

古木如此質疑,必然就是在質疑自己的師尊。

他叔能忍,嬸子不能忍,於是道天機就要找這傢伙拚命。

顯然每個人都有逆鱗,觸之不管和對手實力多懸殊也會飛蛾撲火。

不過當他剛要衝過去,卻看到年輕人的身影已消失在房間。

旋即,在外面,他聽到古木的聲音:「莫先生,你曾經害了我一次,卻為我指點迷津,如此你我也算扯平,在下告辭了!」

這傢伙就這麼走了?

道天機還想著找他拚命呢。

不過走就走唄,離開的古木卻再次傳來話:「對了,道先生,你禁陣暗格里的東西,我先拿去,以後若是相見必定奉還。」

「什麼?」

道天機聞言,臉上的表情精彩起來。

旋即不顧一切的來到床下。

敲了敲地面,就見流光升起,分出一道凹口,裡面此刻卻是空空如也。

道天機一屁股坐在地上。欲哭無淚的在心中嗷嚎著:「十萬兩,我辛苦攢的十萬兩啊啊啊!」 喬燃將手機鏡頭對準了小糯米:「還在睡呢,昨晚跟雲瑾玩得太晚了,十一點才睡的。」

「唉,小糯米錯過了跟麻麻視頻的機會。」

聽她故作哀傷的嘆息聲,喬燃哭笑不得,拿著手機來到客廳,「最近身體怎麼樣了?」

「挺好的呀。」

「孩子好么?」

「一切都好。」

提起孩子,喬安然恍然想起,明天是她產檢的日子!

她差點把這事給忘了!

一拍腦袋,暗嘆自己腦子不夠用了,竟然連這麼重要的事情都差點忘了。

看來明天需要請假了。

喬燃看她又是拍腦袋,又是懊惱的表情,只覺得自己的寶貝女兒好像還沒長大一樣。

「喬喬,你有多久沒有跟媽媽談心了?」

記得喬安青春期的時候,喬燃總是喜歡跟她談心,母女倆晚上蓋一張被子,無話不談。

她長大了,離開了A國,隻身一人前往S國,為S國效力。

喬燃雖然不舍,但也尊重她的決定。

分開之後,母女倆便很少能有機會一起談心了。

喬安撇了撇嘴,「媽媽,等我能回去的時候,就好好跟你談心好不好?」

「那媽媽可有得等了。」

「再等幾年嘛。」

喬燃故作生氣,「寶貝女兒長大了,不願跟媽媽談心交流了。」

「媽媽,我不是這個意思。」喬安立即解釋,深怕喬燃多想,「你們,我們天各一方,距離太遠了……」

「所以才更要談心。」

喬安:「……」

媽媽您說的對,我竟無言以對。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