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慕雲霄,我不會讓你失望的。”夜寒心中暗道,雙翼展開,身形飛騰而起,雙手在空中舞動,紫色紋路從他手中流瀉出來,閃電般地向那大網衝去!

“紫金法則,統御萬物!”

夜寒心中輕喝,紫光所到之處,就連天地靈氣都臣服,紛紛平靜下來,而那大網受到紫金法則的影響,速度一下子緩了下來,到了最後,竟是被定在了空中。

夜寒現在的修爲,動用紫金法則,若是在猝不及防之下,甚至連皇者的劍招都會因此受到影響,此時施展出來,便是與凌雲宗皇者的力量僵持起來。

空間農女之十二生肖來種田 “什麼人!”

凌雲宗的一個皇者大喝道,凌厲的目光向夜寒掃來,帶着皇者的威勢,俯視下方。

夜寒突然出手,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無數目光都齊刷刷地向他這裏看來,表情卻是各不相同。

“這是慕雲煙帶來的那少年,雖說是九星煉劍師,不過卻也太魯莽了些,居然敢和凌雲宗對抗,就算有青冥宗做後臺,恐怕也是凶多吉少。”慕家家主心中暗暗想着。

“小子找死!”凌雲宗的皇者怒道,真氣涌動,想要將罩着天羽白金的大網隔空攝到手中,但幾經努力,卻發現根本無法掙動!

夜寒冷冷一笑,道:“凌雲宗這一次,出動如此多的高手,莫非是來爭搶慕家的天羽白金?若真是如此的話,同爲主宰勢力,我青冥宗也不能錯過這次機會啊!”

“你是青冥宗的人?”慕家皇者打量着夜寒,片刻突然爆發出大笑道:“區區劍王境,最多隻是個核心弟子,也敢口出狂言?我們來此,乃是受慕雲霄請求,幫助慕家鎮壓動亂,我們收走天羽白金,也是爲了不讓他再次禍亂慕家而已,何來搶奪一說?”

“你說的沒錯,我的確是青冥宗的核心弟子,幫助慕家鎮壓天羽白金,還用不着我青冥宗的長老們出手,我一個人足夠了。”夜寒面色平靜,淡笑道。

就在這時,慕雲霄附在秋妍耳邊說了一些什麼,隨後,秋妍看向夜寒,露出不屑之色。

“原來是青冥宗新晉的核心弟子,夜寒?聽說你在青冥宗羣峯大會上大放異彩,囂張不可一世,今日竟敢來阻礙我們凌雲宗辦事,你還真以爲自己是個人物了?”秋妍冷冷地道。

“實力不強,卻是到處招惹是非,如此心性,將來說不定會引起什麼亂子,今日,我就代青冥宗,教訓一下你這個狂妄的弟子!” 凌雲宗來的這些人中,雖然有不少皇者存在,但卻隱隱間以秋妍這女人爲首。

此人的修爲也是不弱,在年輕一代中更稱得上是佼佼者,比夜寒,慕雲煙等人都是強上許多,已經達到了劍王境八階的地步。

恐怕在凌雲宗的核心弟子中,排名也是極爲靠前。

而且,秋妍的父親還是凌雲宗的長老,在凌雲宗中地位不低,凌雲宗能將帶領宗門高手爭奪天羽白金的任務交給她,可見她在凌雲宗還是有着不小的能量。

看到秋妍,夜寒突然想起了君瀟瀟,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擁有神皇紫金鑄煉的君心劍,想必修爲也會增長得快一些吧。

“凌雲宗這一次出動的力量不小,亡天劍神傀儡雖強,卻極其消耗精神力量,如果長時間戰鬥,後果恐怕會被他們磨死。”夜寒掃了一眼凌雲宗那一羣高手,其中有三個皇者,劍王境巔峯的四五個,剩下的也都是劍王境五階以上。

而在他們的前方,秋妍和慕雲霄正趾高氣揚地俯視着夜寒。

就在這時,夜寒目光落在還在掙扎的天羽白金身上,心中已是有了定計,雙翼一震,天圖在他身後浮現,向那張大網籠罩過去。

天圖微微旋轉,繚繞着迷濛的霧氣,紅藍紫三色光芒交織,蘊含着莫名的力量。

秋妍眉頭一皺,她心中突然產生一絲不好的預感。

她雖然沒有見識過天圖,但卻本能地感覺到,不能讓它接觸到天羽白金!

“動手!”

一聲令下,凌雲宗高手開始向夜寒衝殺過來,一個皇者拔出靈劍,整個人化作一道劍光,衝在所有人的前面!

夜寒表現出來的修爲僅僅是劍王境二階,而秋妍卻命令皇者出手,可見她心中的不安。

不知爲何,在夜寒用出天圖的一刻,她便隱隱間出現一種感覺,似乎事情已經超出了她的掌控。

“刷!”

皇者出劍,氣勢恢宏,如天河垂落,浩瀚的氣勢壓得夜寒喘不過起來。

而在那皇者的後面,幾個劍王境的高手也同時出劍,劍芒如星,光芒璀璨,將夜寒的所有退路全都封死。

這是要將夜寒一擊必殺!

凌雲宗高手含怒出手,根本不在乎夜寒的後臺,他不過是青冥宗新晉的核心弟子而已,還不足以讓這些人產生太大的忌憚!

夜寒感覺到陣陣窒息,不愧是皇者的境界,以他現在自身的力量,完全沒有任何抵抗的能力。

“我可不是那麼好殺的。”劍光臨近,夜寒冷冷一笑,揮手展出一幅圖卷,霎時間鋪天蓋地,一股震懾人靈魂的波動散發出來!

“嗡!”

迷神山河圖出現的一刻,從中爆發出了恐怖的氣息,連同山河圖特有的那種直擊靈魂的震懾,頓時讓衝過來的幾個高手都忍不住一頓!

而與此同時,迷神山河圖上突然出現一個漩渦,一隻大手伸出,迎上了凌雲宗高手的攻擊!

“好強橫的氣勢!”

秋妍的臉色頓時一變,她能感覺到,夜寒施展出的這一擊,甚至已經完全超越了皇者之境!

不過,她自然也看的出來,夜寒那並不是自己的力量,而是仰仗着外物。

“這小子到底有什麼底牌,居然能有如此威力,看來敢隻身到此,果然是有備而來!”

秋妍對身邊另外兩個皇者使個眼色,兩人頓時會意,對視一眼,衝了出去。

夜寒的力量讓他們不安,想要拿走天羽白金,必須儘快將這個麻煩解決!

低空中,慕雲煙緊張地看着夜寒,這一招,她曾經見識過,可以將皇者境界的青冥宗大長老逼退,只是這一次要面對的,可不僅僅是一個皇者,就連慕雲煙心中也沒底。

慕家的高手們在一旁呆呆地看着這一幕,他們根本無法想象,一個區區劍王境二階的核心弟子,到底擁有什麼手段,竟敢同時抗衡幾個皇者聯手?

就在這時,迷神山河圖伸出的大手終於與凌雲宗皇者那浩瀚的攻擊發生了碰撞,大手之中突然劍氣沖天,至尊劍神的氣息釋放出來,讓所有人都忍不住戰慄,眼中閃過驚駭之色。

“這是劍神的威壓?”

凌雲宗高手大駭,各自都是拼盡了全力,這一刻,他們終於感受到了夜寒的恐怖,這一擊,如果處理不好,甚至有可能直接丟掉性命!

“轟!”

劍氣爆發,天地靈氣如浪潮般洶涌,整個祖地恍若到了末日,空間如玻璃般破碎,露出一大片黑洞,瘋狂地吞噬着周圍的一切。

整個大世界都在不斷搖顫,彷彿堅持不住這樣的衝擊,想來,若非是大世界屏障有着慕神留下的種種禁陣,恐怕會直接因此而毀滅。

一次毀天滅地的撞擊過後,祖地變得一片狼藉,懸空的島嶼直接被毀去了三分之一,剩下的也被逼得下降了許多,唯有最深處那座慕神的陵寢依然沒受到任何的影響,彷彿是在守護着四方。

混亂的劍氣風暴中,夜寒臉色蒼白如紙,這是精神力消耗過多的表現,以他現在的精神力量,這種強度的攻擊,也只能打出兩次而已,若是強行打出第三次,就連藍金法則都保不住他的神識。

不過,這樣恐怖一擊的成效也是巨大的,就連凌雲宗的幾個皇者都狼狽不堪,雖然沒有受傷,但看向夜寒的眼神都變得凝重了起來,而至於那些劍王境的高手,則是個個身受重傷,渾身浴血,有些甚至已經徹底失去了戰鬥力。

此時,凌雲宗一衆強者的目光已經是死死盯在了夜寒手中的圖卷,其中的山河氣勢恢宏,波瀾壯闊,恍如真實的世界,而每當目光聚集在那裏的時候,就有一種連靈魂都要被吸入進去的感覺。

所有人都看得出來,這圖卷就是夜寒最強的底牌,此時仔細看這圖卷,這些人都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這是迷神山河圖!”

秋妍突然嬌軀一顫,頓時想到了什麼。

她的聲音很大,在場所有人都是高手,所有人都清晰地聽到了這句話,再次看向夜寒,全都倒吸一口冷氣。

“當年縱橫神域的重寶,竟然落在了他的手上!”

“這神圖的價值,可不低於天羽白金,傳說,若是真正的絕世高手操縱此圖,甚至可以連劍神都收入其中!”

“剛剛那一擊,可是從山河圖深處探出的手掌,莫非,現在山河圖中就被囚禁着一個劍神級別的人物!”

此時此刻,凌雲宗那些高手看向夜寒的眼神全都火熱起來,其中還有着不可掩飾的殺意! 這些人的議論,自然瞞不過夜寒的感知,看到那一雙雙炙熱的目光,夜寒嘴角泛起一絲冷笑。

這些人畢竟是大勢力的高手,見識遠非常人能比,在施展出迷神山河圖的一刻,夜寒就已經做好了被認出的準備。

只不過,夜寒卻是沒想到,他們居然連亡天劍神的存在都可以猜測出來。

趁着凌雲宗高手的注意力被迷神山河圖吸引的時候,夜寒突然再次振翼而起,向天羽白金的位置靠近過去。

剛剛的那次碰撞,他佔了不小的優勢,直接將凌雲宗的高手震退很遠,此時再想趕過來,已經來不及了。

“刷!”

夜寒頭頂上懸浮着的天圖一下子放大,將那大網完全覆蓋,同時,夜寒手中浮現出天道無雙劍的虛影,六色光芒交織,組成一個精巧的大陣。

這一切,都在瞬息之間完成,在青冥宗皇者衝過來的時候,夜寒已經將那陣法印在了大網之上。

“六源生陣,生生不息!”夜寒口中低語,大陣綻放出燦爛的光芒,竟一下子融入進那大網的空間當中。

“小子,你這是找死!”凌雲宗的皇者大怒,他們能感覺到,在六源生陣融入大網之中,那天羽白金的掙扎一下子變得劇烈了起來,竟然已經可以勉強抵擋住封天絕殺陣的威勢!

“找死?這還沒完!”

夜寒冷笑一聲,天圖再動,三種神金法則同時凝聚成神鏈,衝進封天絕殺陣當中,隨後,夜寒舉起天道無雙劍,真氣狂涌進來,碩大的劍身出現,鋒芒畢露,霸絕天下,轟然砸在大網之上。

這一擊,他動用了全部的力量,施展出天道無雙劍法,這一劍甚至不弱於劍王境五階高手的攻擊,巨大的劍身雖然有些虛幻,但卻依然擁有無語倫比的震懾力。

本來天羽白金即將被大陣的力量消滅了神智,夜寒突然在外面攻擊大陣,雖然力量還不足以將陣法破開,但卻是爲天羽白金創造了機會。

再加上他剛剛打入進去的六源生陣,天羽白金的力量在迅速增長着,強大的力量在他本體中不斷碰撞,那禁錮他許久的修爲屏障也終於洞開!

“嗡!”

封天絕殺陣劇烈震動,皇者的氣息從中轟然爆發,這不同於一般的皇者,天羽白金對天道的掌握遠遠超過一般人,再加上白金法則,戰鬥力簡直難以想象!

而那陣法,也隨着他修爲的突破,開始出現了不支的跡象。

見此情景,凌雲宗的高手怒髮衝冠,全都不要命地向夜寒撲來,劍光閃耀,殺意凜然,誓要置夜寒於死地。

“天羽白金,我只能幫你到這了,能不能掙脫,就看你的了。”夜寒動用藍金法則,向封天絕殺陣中傳音,旋即急速後退,躲避那些皇者的攻擊。

他不是那些皇者的對手,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拖住時間,等待天羽白金破開封天絕殺陣。

“無影遁法!鬼影登天步!”

夜寒身體飛速後退,速度達到了極限,竭盡所能,將自己所有的手段全都用了出來,閃避着那些皇者的攻擊。

不過,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步法和幻象都沒有太大的作用,夜寒憑着藍金法則的玄奧,暫時從他們的劍下襬脫,不過,雙方的距離卻在迅速接近,這樣下去,絕對堅持不了多久。

慕家諸多高手在下面默默地看着,他們看得出來,夜寒是想要幫助天羽白金衝破封印,此時他們心中都是無比糾結,不知道該將希望寄託在哪一方。

唯有慕雲煙,一雙美眸緊緊盯在夜寒的身上,臉上寫滿了擔心,玉手緊緊絞在一起,心中盼望着,天羽白金儘快掙脫封印,分去凌雲宗高手的注意力。

至於天羽白金突破皇者之後的強大實力,慕雲煙似乎並不以爲意,不知爲何,她心中對夜寒有着莫名的信任,這個創造過奇蹟的神祕少年,既然敢如此冒險,那就必然有着不小的把握。

凌雲宗高手的劍勢密如驟雨,鋪天蓋地,簡直沒有任何的空隙,讓夜寒難以閃躲,接連與幾道劍芒對拼在一起,此時的他已經受了些輕傷,衣衫染血,髮絲凌亂,顯得有些狼狽。

就在這時,封鎖着天羽白金的大網突然停止了震動,迅速向凌雲宗所在的位置飛射過去,看這樣子,就好像凌雲宗已經恢復了對大網的掌控。

“難道說,天羽白金還是被封天絕殺陣煉化了?”慕家高手看到這一幕,頓時心中一沉,若是天羽白金被煉化,那慕家的希望也就破滅了,同時,夜寒也是難逃一死。

慕雲霄和秋妍,對視一眼,都是露出笑容,看着那平靜的大網,沒有任何異動,正是天羽白金被煉化纔會出現的情景。

然而,夜寒看到這樣的變化,卻也是露出了隱祕的笑容。

就在秋妍想要接住大網的一刻,大網突然間加速,一道白光爆發出來,如長虹貫日,筆直地向他們衝去!

“嘭!”

隨着白光出現,大網一下子被震碎,化作飛灰,封天絕殺陣也困不住這道璀璨的光芒,天紋紛紛消散,而那白光卻是速度越來越快,冰冷的殺意,簡直讓人窒息。

“天羽白金!”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