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慕歌心中一動,瞌睡頓時就沒了,卻做出一臉懵的樣子又爬起來,歪頭想了下迷茫的說道,「還有點印象吧……」

「歌兒,你之前不是還跟爹爹說,是有人推你出去擋劍的嗎?這可還記得?」蕭慕雨又問。

慕歌遲疑了下點點頭,「嗯,姐姐這麼一說歌兒就想起來了,可是歌兒不知道是誰推的我呀,莫不是姐姐知道?」

「嗯,姐姐當時便在歌兒身邊,清楚的看到了……」

「姐姐看到了為何不早點跟歌兒說?」慕歌一臉埋怨的嘟著嘴不樂意。

「……」蕭慕雨有些無語慕歌的腦洞,照常理說一般人不都該關心那下黑手的人是誰嗎?怎麼到了這蠢貨眼裡,居然第一時間怨怪自己沒有早點說?

哦,對了,這蠢貨是個傻子!

蕭慕雨眼中一抹鄙夷一閃而過,須臾間笑容再次浮上臉龐,「不是姐姐不早點跟歌兒說,而是姐姐之前也沒想到,直到剛剛突然才想起來的……」

你這話莫不是在騙傻子?好吧,我在她眼裡就是個傻子……

慕歌心裡冷笑,面上卻表示信了,「那歌兒就勉強不怪姐姐了……」

「……」蕭慕雨被慕歌這話給氣著了,瞧把你給能耐的,還會用勉強這兩個字了?

「姐姐倒是說啊?不會又給忘了吧?姐姐你這記憶力可不怎麼好,還不如歌兒呢!」慕歌一臉擔憂的看著蕭慕雨。

蕭慕雨秀美的小臉真的差點把持不住,被一個傻子說自己不如她?

這種心情蕭慕雨簡直是感覺比吃了蒼蠅還噁心,卻也只能強忍著,扯出一抹不怎麼用心的笑來,「姐姐沒忘,跟你說哦,那日姐姐清楚的看到是丞相府的三小姐冷如蓮趁人不備將歌兒推了出去……」

「如蓮妹妹?」慕歌愣了一下,自己那為數不多的記憶中,冷如蓮是唯一一個從不對自己露出鄙夷之色的他府小姐。

而且印象中的冷如蓮成日里都是一副謹小慎微的怯弱模樣,慕歌想到蕭慕雨可能會說任何人,唯獨沒料到她會說是冷如蓮?

「怎麼了?歌兒難道還不信姐姐嗎?姐姐告訴你哦,知人知面不知心,別看平日里冷如蓮總是一副膽小的模樣,可她竟敢對歌兒你下毒手,著實太讓人失望了,歌兒你可千萬不能放過她……」

蕭慕雨說著說著卻沒聽到蕭慕歌的附和,停下來仔細一看,美麗的臉上瞬間閃過一絲怒氣,「沒用的東西,坐著也能睡著?」

慕歌閉著眼睛,不動聲色一副睡著的樣子,耳朵卻不錯過蕭慕雨的任何一句話,然而蕭慕雨只是低聲罵了句后,便不再開口。

倒是讓慕歌很是沒頭緒,為何蕭慕雨突然今日提起自己當日被刺,還特意點出了冷如蓮?

自己這好姐姐又想利用自己搞什麼幺蛾子呢?

閉眼沉思中,時間一點點過去,慕歌還沒想出個所以然呢,就到地方了!

好巧不巧的是,慕歌下馬車后,相府的車架也到了,一眼就看到冷如蓮從最後面的馬車上下來,剛站定,目光望過來,正巧與慕歌的視線匯聚在一起。

「歌兒姐姐……」冷如蓮驚喜的叫了一聲,想過來,卻又有些遲疑的看了眼丞相夫人。

丞相冷衍正跟蕭連城在說話,聽到冷如蓮的聲音,回身看了眼將軍府的兩位小姐,笑道,「宮宴開始前,女眷都在御花園候著,不若讓你家那兩個小丫頭跟著拙荊吧……」

「恐要麻煩丞相夫人了……」能讓兩個女兒有人照應著一起去御花園,蕭連城自是願意的,也不過多客氣,連忙稱謝。

丞相夫人溫雅得體的一笑,「蕭將軍客氣了!」

說完便招呼慕歌和蕭慕雨過去。

「歌兒,記得姐姐在車上跟你說的……」蕭慕雨在慕歌身邊小聲說著。

話還沒說完,慕歌已經歡快的跑到冷如蓮身邊,「如蓮妹妹,好久不見啊!」

「是呢,自上次太子府一別,如蓮已經許久沒見著姐姐了,姐姐的傷可好了?」冷如蓮聲音軟軟的弱弱的帶著抹擔憂問道。

「好了,全都好了呢!」慕歌沒事人似得轉了個圈。

結果冷如蓮卻拉著慕歌慢下腳步走在後面,一雙小鹿似得的眼睛緊張的往前面看了看,而後壓低了聲音,謹慎又擔憂的開口,「姐姐,妹妹有些話悄悄說與姐姐聽,姐姐可能答應妹妹絕不告訴其他任何人?」

「額,如蓮妹妹也有話說?」慕歌單純的小臉上閃過一絲古怪。 第060章針鋒相對不相讓

冷如蓮小臉微怔,「歌兒姐姐此話何意?」

「妹妹你先說嘛!」歌兒眼中帶著些許好奇。

冷如蓮雖有些狐疑,卻還是壓低了嗓音,小心翼翼的開了口,「歌兒姐姐,妹妹跟你說哦,那日在太子府,妹妹親眼看到是慕雨姐姐把你推了出去,如今看到姐姐安然無事,妹妹也算是安心了,想來可能當日慕雨姐姐被刺客嚇到無意識的推了歌兒姐姐你吧……」

「啊?怎麼會這樣?可姐姐說是你推了我呀!」慕歌一臉不設防的就把蕭慕雨給賣了。

冷如蓮那張怯怯的小臉上猛然聽到慕歌的話,一怔,眼中蓄著水汽儘是不可思議來,「慕雨姐姐她怎麼會這樣?分明看起來是那麼好的人啊……」

慕歌看了眼冷如蓮,說真的,這一刻自己居然很想去相信冷如蓮的話,因為她的表情太真實了……

可偏偏她與蕭慕雨兩個幾乎是前後腳給自己告密,讓慕歌心中多少都有些起疑!

她們兩個怎麼都選在今日突然提起當日太子府之事?

若說其中沒點因由,就是打死蕭慕雨,慕歌也是不會信的!

「歌兒姐姐,你是不是不相信如蓮?也是,慕雨姐姐是歌兒姐姐的親人,歌兒姐姐又怎會信我?不管歌兒姐姐信不信如蓮說的,如蓮只想告訴姐姐,如蓮真的沒有推歌兒姐姐……」冷如蓮有些不知該如何解釋的焦急樣子看著慕歌。

「歌兒,在跟如蓮說什麼呢?」蕭慕雨走著走著發現慕歌居然跟冷如蓮在最後?

心中略有不悅,這蠢貨怎的把自己的話當耳旁風?都說了是冷如蓮推了她出去,這傻子竟還跟冷如蓮走一起?

不由便停下來等著慕歌兩人走近,溫柔的笑問道。

「慕雨姐姐,如蓮就是問了問歌兒姐姐的傷勢……」冷如蓮有些局促的說了一句,而後眸色如受到驚嚇的小鹿一般,略顯緊張的看著慕歌。

慕歌弄不明白冷如蓮和蕭慕雨兩人到底誰真誰假,想了下,點頭,「是呢,如蓮妹妹關心我的傷勢呢……」

冷如蓮見慕歌沒有把她告密的事情當蕭慕雨的面說出來,微微鬆了口氣。

蕭慕雨也沒多想,「原來如此,我替歌兒謝謝如蓮的關心了……」

說完不再理會冷如蓮,牽了慕歌的手便加快了腳步跟冷如蓮拉開距離。

冷如蓮有些擔憂的看了慕歌一眼,張口想叫她,最終卻沒有勇氣叫出口,只是懊惱的嘆了口氣,低著頭默默的跟在最後。

此時已經到了御花園,將軍夫人囑咐了小輩們讓她們不要亂跑在此賞花便是,然後便與一眾夫人們一同去往皇後宮中。

相府的大小姐冷如霜則被幾位千金簇擁著一起說話,慕歌回頭看了冷如蓮一眼,見她獨自站在一個角落,同為將軍府的小姐,卻無一人理會!

「歌兒,姐姐都跟你說了,冷如蓮不安好心,你還看她做什麼?」蕭慕雨皺眉小聲嗔道。

「咦?姐姐什麼時候有說過?我怎麼不記得了?」慕歌一臉迷茫的看著蕭慕雨。

蕭慕雨聞言神情一怔,沒注意聲音拔高了一分,「什麼?你忘了?」

「蕭家大小姐今日這是怎麼了?不一直都是對你這個妹妹關愛有加的嗎?這突然朝著人吆喝是幾個意思啊?莫不是裝模作樣煩了,不想裝下去了?」

充滿了嘲諷的聲音挺大聲的傳過來,一時間讓周圍的千金小姐們都看了過來。

蕭慕雨回身便看到柳蝶衣與五六個關係要好的小姐們不知何時來到自己身後。

慕歌瞅了柳蝶衣身邊的幾個人,樂了,這不就是之前去自家府上被蕭慕雨趕走,而後又被自己傳出了不利的謠言還嫁禍給蕭慕雨的那幾位小姐嗎?

因為她們的母親來府上欺辱了蕭慕雨母女,爹爹還打擊報復了下,這波人如今又跟蕭慕雨對上,還不知道會撞出什麼火花來呢,慕歌默不動聲的在一旁看戲。

「是蝶衣小姐啊,我們歌兒餓了,我一問才知她是忘記在府上吃些東西了,慕雨心疼妹妹,蝶衣小姐覺得哪裡不對嗎?」蕭慕雨淡淡一笑,面對柳蝶衣時候並不像之前那般一再退讓。

畢竟如今有太子的真心愛慕,還有爹爹的庇護,自己並不是如曾經那般無可依靠不是嗎?

「本小姐竟不知何時蕭大小姐有如此伶俐的口才了?聽母親說,那日在你們府上時候,你跟你娘親可是謙卑的緊啊……」

最後一句話柳蝶衣聲音很小,這件事娘親爹爹爺爺都曾囑咐過她,不可對外宣傳的,不過只對著蕭慕雨說應該是沒事的吧,畢竟她可是當事人呢!

柳蝶衣聲音雖小,但是臉上的諷刺嘲笑卻很真。

那日的經歷於蕭慕雨來說絕對是屈辱!

將軍府比之那幾家府上絕對只高不低的,偏偏她們竟敢進府來欺辱自己和娘親?不就是以為爹爹不在乎自己嗎?

可是今時不同往日了!爹爹可是為此打斷了那天所有來欺辱自己的夫人兒子的腿!

「慕雨聽聞蝶衣小姐的哥哥腿斷了,也不知現下如何呢?說起來倒是慕雨的不是,當日蝶衣小姐都來看望我妹妹了,而慕雨卻未曾去府上看望蝶衣小姐的哥哥呢,不過此事也著實讓人意外,蝶衣小姐你說令兄是得罪了什麼人呢?竟然被打斷了腿,當真是凄慘可憐呢!」

蕭慕雨語氣溫柔聲音婉約,沒有半絲的火氣,甚至還帶著一絲哀嘆。

偏偏聽在柳蝶衣耳中卻滿滿都是挑釁!

該死的賤人,竟敢出言警告本小姐了?

柳蝶衣眼中閃過怒氣,卻瞄見一旁的蕭慕歌,突然笑了,「慕雨小姐怕還不知道吧,我們府上來了位神醫,醫術高明的緊,聽說昨日里那位神醫還把一個死人給救活了呢,一會兒啊本小姐見著將軍了,一定會給將軍大人好好引薦一下那位神醫呢!」

「多謝蝶衣小姐,我們將軍府上人都很好,無需引薦……」

「是嗎?」柳蝶衣突然詭秘的一笑,湊近柳蝶衣小聲玩味的說道,「你說,若是那位神醫治好了蕭慕歌的痴傻,將軍還會把你這個本就不怎麼在意的庶女看在眼中嗎?」 第061章柳暗花明遇美男

蕭慕雨聞言,心中不是沒有震動,只是面上卻不為所動,反倒笑的溫柔,「是嗎?那位神醫真有這麼神奇?那可真是太好了,慕雨多希望妹妹可以如正常人一般快樂的生活呢,今日還得多謝蝶衣小姐告訴慕雨這個好消息!」

柳蝶衣見自己的挑撥並沒有起到什麼作用,略帶惱怒的冷笑出聲,「你便裝吧,等蕭慕歌真的好了的那天,本小姐且看著你還能裝到幾時!」

說完話,柳蝶衣招呼著身邊的幾個人拂袖走開,粗枝大葉的她並未看到蕭慕雨那不自覺緊緊攥著衣袖的手……

如果蕭慕歌不傻了,如果蕭慕歌徹底好了,那麼本就對蕭慕歌近乎溺愛的爹爹,眼中可否還會有自己?蕭慕雨不敢想,也不願去想!

不會有這麼一天的,蕭慕歌是天生的傻,任那神醫醫術再高明,也不可能治得好,就算真的能治好,我也決不允許他治好!

蕭慕雨站在那裡半晌愣愣的沒動,平穩的心緒因為柳蝶衣的一句話而波瀾驟起。

等她回過神的時候,驚覺慕歌沒了蹤影,連忙在御花園附近找了一圈,並沒有看到慕歌,頓時有些慌了!

若是在皇宮中把慕歌給弄丟了,那蠢貨但凡出點什麼事,爹爹一定會怨怪到自己的身上的!

……

就在蕭慕雨著急忙慌找人時候,走丟的當事人正在皇宮中閑逛。

「咦?剛剛明明看到雙角奇蛇,怎麼追著追著就沒影了?」慕歌皺眉環顧了一周。

她曾經在族中禁書中曾看到過一種奇毒,百年來都無人能夠配置成功,主要原因便是其中的一味葯,乃是已經絕種了的雙角奇蛇血,這讓愛制毒玩的她一直惦記著,就在剛剛蕭慕雨與柳蝶衣針鋒相對時候,慕歌一眼就掃見花叢中有一翠青小蛇游過。

就在她開始疑惑皇宮中竟然會有蛇的時候,那翠青蛇頭上的一對尖尖小角讓慕歌整個人都激動起來,也顧不得看戲了,跟著那蛇就溜進了花叢中,結果一路追過來,竟然沒了蹤影?

慕歌不由懊惱駐足,同時也發現自己好像已經偏離了御花園的範圍了,心中一咯噔!

「糟糕,光顧著追那蛇了,竟忘了這裡是皇宮,如何能亂跑?」

正準備原路返回,突然那條翠青小蛇從右側花叢中再次一閃而過,慕歌眼中閃過糾結,追還是不追呢?

「算了,不追了,在這裡還是別亂跑的好……」嘀咕了一聲,轉身便走,可是腦海中卻忍不住的想著雙角奇蛇的特性,血乃天下奇毒,肉卻是療傷奇葯,任何傷口加入一小塊蛇肉入葯便可快速治癒……

等等!

「這特么怎麼跟自己如今身體的狀況差不多?」慕歌轉身走的腳步猛的停頓住,自己的血肉不就是有這等功效?

之前一直不知是為何,如今猛然看到這雙角奇蛇,才突然想到,莫不是自己的身體狀況跟雙角奇蛇有關係?

「不行,必須得把那蛇弄過來研究研究!」慕歌想到自己古怪的身體和腦後隱藏著如同定時炸彈一般的噬魂釘陣,果斷轉身繼續追著那雙角奇蛇的方向而去。

這次比之剛剛追著玩的心境不同,慕歌雖然一時找不到蛇跑哪去了,但是卻細心的趴在地上找出了它一路滑過的痕迹,扒拉著痕迹在花草叢中幾乎是趴行走了挺長一段路,終於蛇留下的痕迹不再繼續在花草之中,慕歌輕呼了一口氣,自花叢中爬出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