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想要支撐起來,結果噴出了一大口的鮮血。

「六爺!」黑熊等人震驚地趕緊跑了過去。

包括三女在內,一眾人等個個眼中充滿了震驚,充滿了不敢相信。

一腳把六爺踢成這樣,這得需要多麼恐怖的實力?

艾美麗都臉色煞白,六爺可是她的大靠山,有多厲害她了解的非常清楚。可沒想到,這個林不凡竟然更加恐怖。

他到底是什麼人!

只是一小會,六爺緩過神來,再看向遠處的青年,他依然是那麼優雅從容,好像剛剛什麼都沒幹一樣。

可只是看著他,都能感受到一些寒意。

「你,你不是先天一品?」六爺滿臉震驚,本身如此年輕有先天一品,已經讓人非常驚訝。可沒想到,人家甚至不止。

「誰告訴你我是先天一品的?」林不凡一臉不屑,冷冷問道:「現在,你還要跟我沒完嗎?」

六爺臉色變了,不過不愧是縱橫多年的老江湖,沉聲道:「在下技不如人,自然無話可說。這件事,我認栽了。」

「一句認栽,就想了事?」

「那你想要怎樣?」

「以後,你服從於我,一切聽我的!否則的話,你死!」林不凡淡淡開口,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

雲家,別墅!

在雲母各方打聽之下,大清早別墅來了兩位不速之客。一個是李教授,他可是天海市都極有名望的中醫教授。

能力相當強!

最關鍵是陪他一起來叫羅神醫的五十歲男子,根據李教授所說,這位羅神醫簡直就是神醫華佗轉世。

就在昨天,醫院一個完全無法解決的瀕危病人,被他幾根銀針下去,不出十分鐘就徹底好了。

傳聞其繼承了家傳的百轉十針絕學,就沒有不能治療的病。

只是因為他要價極其高昂,再沒有出手機會。而錢對於雲家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雲博得知后,自然同意先聊聊,這畢竟是老婆的一番好意。

關於林不凡能治療自己的事情,他並沒有告知老婆。因為他不確定是不是真行,若是讓老婆空歡喜一場的話恐怕更加難受。

雲博只是跟羅神醫交談幾句,立刻驚到了。這位羅神醫竟然比林不凡差不了多少,只是把了把脈,就什麼都清楚了。

接下來,自然是談條件。

三十億!

這真不是一般的獅子大開口,一次治療要三十億。而且,必須先給錢,還不能還價。

這太荒謬了,雲博斷然拒絕,尤其是想到自己還有林不凡這條路。

羅神醫也非常傲嬌,你拒絕,我就不治了,起身立刻要走開。

但就在這時,雲博突然身子顫抖,額頭冒汗,一臉痛苦的樣子,他著急地說:「找小凡,來…」

「博哥,博哥……」雲母嚇壞了。

此時一直在雲家別墅的中醫何醫生立刻檢查了一下,臉色都變了:「糟糕,雲董病情突然急速惡化,危險了。」

「什麼!」雲母臉色變了,激動地大喊道:「羅神醫,等等,你等等!」

「怎麼,改主意了?」

「是,你快幫我看看。」

「行,我幫你看看,但可不治療。」

雲母很快從羅神醫口中得知,問題非常嚴重,自己老公一隻腳已經踏進鬼門關。三十分鐘內,再不接受治療的話就必死無疑。

不過只要她願意出三十億,羅神醫就會幫忙治療。而且,現在還不保證治好,只是有一線生機。

最無恥的是,要先付錢。

可就算這樣,雲母還是答應了。至於雲博說找小凡,她只以為是雲博想要託孤,她特意請求事後給錢。

但羅神醫不肯,本身說三十分鐘內就是為了給時間籌錢,至於雲博死活他才不管。

而且,他早就查到,雲博能掌控的資金都在雲母手中,雲母絕對有能力湊夠錢,挪用一下就行。

雲母無奈,只能趕緊打電話給雲夢,讓她們姐妹,還有小凡快回來,或許能見最後一面。

同時讓雲夢給她一些錢,立刻就給,還必須讓銀行馬上到賬,因為她手裡的不夠。

羅神醫看著雲母著急忙碌的樣子,眼中閃過一道陰謀得逞的笑容。

這錢可真好騙啊。至於雲博病情,他自然早已查到。

而醫院病人,是他安排的。

他身為毒宗之人,這點手段太小兒科了。

從一開始,他就故意提出苛刻條件讓雲博拒絕,才有了後面這段。

婦道人家嘛,總是更加好對付些,尤其是在這種生死存亡的關頭。 利維隨意地打開了一個視頻,然而就在打開視頻的那個瞬間,房間裏面的燈突然地熄滅了,而大‘門’也被重重地闔上了,而原本亮着的屏幕也暗了下來。

“怎麼回事?”

“又出什麼事情了?”

“我的上帝,你不要推我?”

因爲突然地閉塞,讓裏面的人再一次出現了‘混’‘亂’的局面。然而,就在這紛‘亂’不已的爭吵中,卻突然地傳出了一個‘女’人的聲音。

“那麼,您可不要後悔了。”‘女’人的聲音清越,就像那種古代的編鐘被敲響一樣清脆悅耳。而說出的話,也有那種音樂纔有的冰冷。“真的,不要後悔哦。”

房間裏面的人停下了動作,因爲他們的停止活動,使得那個‘女’人的聲音溢加的明顯起來。

“哪裏傳來的?”

利維給出了答案。“從這裏,是我打開的視頻。”

就在他講完這句話之後,‘女’人的聲音沒有了,卻換成了男‘女’的shenyin聲。這種聲音在這個封閉而寂靜的空間裏面那樣的刺耳,那樣的曖昧,那樣的充滿了‘色’yu的挑逗氣息。

只是瞬間的,房間裏面便有了男人此起彼伏的喘氣聲。

“姐姐?”路西弗的聲音並不是那樣確定,只是‘迷’茫地報出自己心底的懷疑來。“那似乎是姐姐。”

“你——確定?”肖莫迪自然知道,如果承認了這一點意味着什麼,之前路西弗百般的否認艾麗的話,不就是爲了證明她姐姐的清白嗎?而如今,這裏面的‘女’人是她的姐姐的話,很多事情就不言而喻了。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姐姐到底還對我隱瞞了多少呢?我以爲,我們是世界上唯一的親人,我已經自己就算不是完全的懂得她,至少也不會——”路西弗低低地說着,與其說是在和肖莫迪傾訴,不如說是在自問自答。

這樣亢奮的聲音一直持續着,持續的好多人都受到了大小不一的影響,他們甚至都忘記了之前要破‘門’而出的衝動。而就在大家沉入其中的時候,聲音突然地消失了。來的時候非常的突然,而去的時候也是同樣的突然。

大家不知道是不是還在期待着什麼,一時竟然誰都沒有開口說一句話,只是在黑暗中靜默着,等待着。

就這樣大約過了一分鐘,聲音再沒有出現了,而燈卻又再一次亮了起來,而緊閉的‘門’也是敞開着的。因爲室外也是一片黑‘色’,而大家又太“沉入”了,所以大家竟然都不知道這小視頻室的‘門’到底是什麼時候被打開的。

男人們和‘女’人們臉上都有若有若無深淺不一的紅,就算是一身正氣的肖莫迪,也是一臉尷尬的紅‘色’,額頭上還留有薄薄的汗水。

急促地喘一口氣,再搖搖頭,似乎是要把什麼東西從腦海中甩開一樣。

“利維,看看視頻。”肖莫迪將手擡起,搭在了利維的後背上,可是卻半天沒有反應。“利維?”

“死了,他死了。”

也不知道是誰高喊一聲,衆人低頭去看,原本坐在位置上靈活地‘操’縱鍵盤的年輕男人此刻卻把頭趴在鍵盤之上,而他的後背卻cha着一把匕首。而鮮血卻把他的整個後背都浸溼了,紅‘色’的血跡,白‘色’的襯衫,讓人迅速地聯想起那紅‘色’的滴血,還有白‘色’的罌粟‘花’。什麼時候死的?是誰動手的?爲什麼連聲音都沒有發出一聲就死了?

大家面面相覷,但是臉上卻已經顯出了焦躁和‘迷’茫的驚恐。而就在這個時候,他們身邊卻突然驚起一聲巨響,頃刻間利維左手邊的壁爐已經被炸出了一個窟窿,那窟窿之中,還不斷的有白煙冒出。而利維的衣服下襬,也被火焰燒灼,已經成了焦黑。

房間中,一片靜默,所有的人不敢有任何的行動。爆炸聲之後,雖然並沒有其他的變故了,可是他們心裏面都怕,害怕下一個爆炸也許就在自己的腳邊發生了。

“上帝呀!”艾麗先一步驚醒了過來,她飛快地奔出了那個小房間,一邊跑着,一邊叫嚷着。“是第十二個人殺了他,那個人已經殺了一個人了,現在又開始殺害第二個了,馬上還會殺了我們。這個房間是陷阱,一定是陷阱了。”

她的父親看到‘女’兒如同發狂一樣地奔跑出去,自然馬上一邊叫着他‘女’兒的名字,一邊追了出去。

無論是一開始的爆炸聲,還是之後這對身份高貴的父‘女’受驚的行動同時地刺‘激’了房間裏面其他的人,尤其是別西卜和戴斯坦,他們幾乎步調一致地慢慢地朝着‘門’口移動着。等到自己的後足接觸到‘門’外的世界時,他們迅速地轉身,然後便是拔足狂奔。

“大家不要跑,要呆在一起。”肖言跟着衝到了‘門’邊,他心中知道,這個時候絕對不能分散行動,因爲分散了力量,只會招致更大的危險。

然而,他的努力顯然蒼白無力,這個時候,這種時候,每個人心中的恐懼和對外界的排斥已經凌駕於其他的一切了。

“這個房間,充滿了危險,當然是不能呆的。而且,和你們呆在一起,反而會更加危險吧。”鄭‘蒙’也走到了‘門’邊,她的臉‘色’蒼白,美麗的眼睛有着極度的恐慌感。

“你這話什麼意思?”肖言冷冷地看着鄭‘蒙’。

“局長大人,您那樣聰明,怎麼會不明白我的話呢?”鄭‘蒙’回答道,“說不定根本就不是那什麼第十二個人,而是我們中間的一個人殺了他。看吧!那個水滴存儲器已經不見了,顯然是有人拿走了它。那個人是要隱瞞着什麼吧,那個存儲器裏面有絕對不能見光的理由吧。”

鄭‘蒙’的話,讓還在房間裏面的人的視線投到了剛剛‘插’入存儲器的接口,那裏面果然已經空了,什麼都沒有剩下。

肖莫迪想要過去檢查,肖言卻阻攔了他。“莫迪,不要過去,那個地方不安全。”

“看見了吧,”鄭‘蒙’的臉上浮出了笑容來,“這個時候,我不會相信任何人的,對我來說,你們要遠比這外頭的黑暗還要可怕。”

“鄭小姐,如果到時候無法解決案件,查出真相,一樣會丟‘性’命的。”肖言蹙眉道,顯然鄭‘蒙’的話已經戳傷了他作爲局長和作爲男人的尊嚴。 林不凡當然不是想要自己做什麼老大,而是要讓這些人改邪歸正,以後不要做危害社會,傷天害理的事情。

六爺搖了搖頭,看著走向自己帶著殺氣的林不凡,說道:「絕不可能,你就算殺了我,我也不會答應。」

「沒想到你一把年紀,還挺有骨氣的。」林不凡眼中閃過一道驚訝。

「這不是骨氣,是我後面的人不允許我這麼做。他們,不是你能招惹的。」六爺緩緩開口。

「是嗎,說說看,他們是誰?」林不凡來了興趣。

六爺搖了搖頭,回答道:「我不能說。」

「你是不是覺得我不會殺你?」林不凡話音剛落,身上立刻有著凌厲的殺機,挺嚇人的。

艾美麗早已嚇壞了,傻傻地躲到了一旁。

六爺其實也沒什麼後手,他自己本就是這裡實力最強的,至於其他人,根本無法威脅到眼前年輕人。

所以,面對林不凡凌厲的殺機,他也無奈。但是暴露的話,他將會受到更恐怖嚴厲的懲罰。

「看來你是真想死了!」林不凡話音剛落,幾乎瞬間就出現在六爺面前,一把匕首定在了六爺喉嚨中。

六爺冷汗直冒,身子都微微顫抖。哪怕刺破了一點皮,他依然什麼都沒說。

因為他主子折磨人的手段太殘冷,甚至會牽連他的後輩。

「好一個六爺,你是個漢子,今天我不為難你。」林不凡竟然匕首一收,突然往後退開了。

六爺微微一怔,有著一種死裡逃生的慶幸,說道:「謝謝!」

「謝就不用了,記得以後不要再來招惹我。還有,那個艾美麗,你懂的。」林不凡丟下這麼一句話,轉身就往外走。

對艾美麗這種小角色,他根本都懶得浪費時間。當然了,他更不想再被這種人折騰。

整個過程當中,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攔阻林不凡的離開。

六爺看著林不凡離開的背影,眼中情緒複雜。如此年輕,就擁有如此可怕的實力,他後面的人顯然也非常驚人。

這個仇,他是斷然不敢報的。看來,必須通知自己主子。否則的話,這小子遲早還會來找麻煩。

能走到今天,王小六就是因為精明,也有手段跟膽識。他看出來了,對方會放過自己,跟自己後面有人絕對有關係。

「六爺,你沒事吧?」黑熊鬆了一口氣,關心地問,那小子太可怕了。

六爺搖了搖頭,掃了一眼旁邊的艾美麗,說:「艾美麗交給你了,怎麼弄都行。讓她以後老實點,絕對不能再招惹到林不凡。」

「是!」黑熊跟了六爺多年,哪還不懂這話中意思,立刻點頭。

艾美麗則是臉色變了,這不但意味著自己要被凄慘對待,而且以後跟六爺再沒了關係,急壞了,忙喊道:「六爺,我……」

「啪!」

黑熊一耳光甩在艾美麗臉上,冷冷道:「閉嘴!來人,給我帶下去。」

「是!」立刻有兩個男子開口。

整個過程,六爺再沒說什麼。對他來說,沒有利用價值的東西隨時都可以拋棄。

更何況,他還在考慮要不要跟身在毒宗的主子報告。

艾美麗更是臉色煞白,這一刻她是多麼的後悔。早知道被林不凡教訓之後,就老老實實認了。

那樣的話,何至於這樣。

只是在這個世上,從來就沒有後悔葯。

林不凡大搖大擺地走了出來,他會突然改變主意。是因為發現這個六爺並不是自己想所的那麼簡單。

幕後之人,能量恐怕不是一般的大。否則的話,不會連一個先天二品高手都如此恐懼,寧肯不要命,也不敢多說一句。

更何況,今天他出現在這,本就是一時的念頭,也沒想非得得到多少。

林不凡出來后就開車直接前往雲家別墅,大概走了一半路,手機響起,是雲夢打來的。

剛接通,對面就傳來了焦急的聲音。

「不凡,你在哪,你快去我家。」雲夢焦急地大喊,她也在開車趕回去。

「怎麼了,是不是雲叔出狀況了?」林不凡忙問。

「是,她心臟衰竭,胸腔也有異物。現在已經昏迷過去,醫生說非常危險,隨時會出事。」雲夢哪管林不凡怎麼知曉,急的眼淚都狂掉。

「什麼!」林不凡臉色微變,怎麼會這麼快,立刻回道:「無論如何,一定要讓醫生幫助你父親再撐半個小時,等我趕過去。」

「你有辦法嗎?」雲夢急問。

「有,只要雲叔還活著,我就可以救他。」林不凡右腳邊猛踩油門,邊拿著手機大聲說。

若是旁人這麼說,雲夢一定會非常懷疑。但是經過之前林不凡一次次展現的神奇醫術,現在對他的神醫本事早已深信不疑。

雲夢掛了電話,立刻撥通母親號碼。

「小夢,你錢快點轉過來,快!」雲母急了,現在都過去十分鐘,只剩下二十分鐘了。

「媽,你先別急,聽我說。」

「我怎麼能不急,快點轉錢,那是救你爸命的錢。」

「錢我已經讓人辦,需要一點點時間,很快會到的。」雲夢無奈告知,同時說:「但是你一定要想辦法讓父親堅持半個小時不出事。等不凡到了,他能治療。」

「他怎麼可能治療,小夢,你可能不知道。你爸這個病我們早就清楚,看了不知多少國內外神醫,沒有人能治療,沒有人!」

雲母快速地說,她覺得女兒估計是急糊塗了,小凡是有本事,但也不是什麼都行。相反,或許旁邊這位羅神醫能夠治療。

現在最關鍵的是錢。

「媽,你就相信我這一次,小凡真的是神醫。」

「行,我相信你,半個小時內你爸肯定沒事的。」雲母敷衍道。

雲夢掛了電話,車子立刻飛速開往家中,口中喃喃道:「爸,千萬不要有事,您一定要撐住,一定要等到小凡過去。」

同一時間,雲蘿也是著急地往回趕。

她從未想過自己父親這麼快就可能會離開人事,坐在車上都流著眼淚,不停地說:「快點快點!」

開車的倒是一位帥氣的帥哥,從其打扮來看,顯然是哪一家的公子哥。 “看起來局長大人是認定我無法解決案件,會最後死在這裏了。或許吧,‘女’人的力量確實非常微小,微小到無法自保,但是如果結果是怎麼樣都必須要面臨死亡的話,那麼我至少還有九天可以安穩的度過。九天和小於九天之間,我選擇前者,因爲我想要儘可能地活着。而且,誰又知道九天之後,等待着我的到底是什麼結果,或許,這一切只是一個虛擬遊戲而已。”

“鄭小姐,現在還沒有到完全的絕境,您爲什麼要放棄努力?”肖莫迪想要追上去。然而他的父親卻毅然地攔住了她,“無法信任的同伴,還是走開比較好。因爲她留着只會妨礙到我們。”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