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想到此處,便是連蕭戰也是對自己這個兒子的深厚福源感到心驚,如今蕭天命不過才二十四歲,便是已經達到了入虛境巔峯,戰力更是讓人瞠目結舌,但所幸,這樣的妖孽,是他蕭戰所生,是他蕭家兒郎!

“嚶嚶嚶,老爺我不管,要是命兒在外受了苦,我,我就……嚶嚶嚶!”

蕭戰的安慰非但沒有讓懷中婦人安下心來,反而哭聲愈大。

蕭戰見狀,更是一陣頭大,連忙安慰懷中婦人。

“哼,都是山兒,若是他不去送糕點,天命又怎麼能跑掉,嗯,就按照老規矩,罰山兒去族中禁地歷練幾月吧!”

某被綁在蕭天命屋中的蕭山覺得很淦!

三日之後,臨州城中,一白衣青年登上了去往南部州的渡船。

“顧不凡,我就知道,你不會讓我失望的!”

蕭天命站在船頭,眼神之中,滿是精芒,他等這一天,着實是等的有些久了!

……

南部州,青光宗內。

“呼呼呼!”

皓首峯上,陣陣破風之聲傳來,只見一棵歪脖樹下,顧不凡正打着一套看似平平無奇的拳法。

雙拳所過之處,皆有陣陣罡風吹起,那在冬日裏所剩樹葉本就不多的歪脖樹在那罡風照顧之下終於是成爲了一個徹底的禿子。

良久之後,拳收身立,一氣呵成,顧不凡閉着雙眼立於樹下,倏兒雙眼圓睜,精芒閃過,只見顧不凡渾身泛起陣陣微光,持續片刻之後,纔是逐漸黯淡下去。

“李老給的拳法與煉體之術果然奇特!”

顧不凡感受到自己變化,也是一陣心喜,這才短短不過數日,他便是感覺到自己的肉體好像又是強韌幾分。

“不凡哥哥!”

“顧峯主!”

“顧兄!”

顧不凡拳收不久,便是聽得空中傳來幾聲呼喊,擡頭望去,正是柳月兒,孟凡與江慎等人。

顧不凡聽得孟凡與任一虛的叫法,又是一陣無奈,開口道:

“孟師兄,任師弟,我不是說了嗎,不要叫我顧峯主!”

對於自己這個青光宗上最年輕峯主的頭銜,顧不凡多次找到太上長老想要摘掉,但都是被那老頭搪塞過去了。

對於此,顧不凡也是無可奈何,如今這皓首峯,就他這一個光桿司令,但想要他招收弟子,他卻又是萬萬不可能的。

“江慎,你怎麼又來蹭吃蹭喝了?”

對於江慎,顧不凡則是露出一臉嫌棄的模樣,這個傢伙,自從遠古遺址回來之後,還真說服了江陵上人來青光宗掛了個不記名的客卿之職,對於此事,青光宗自然是欣然接受。

擔任了客卿的江陵上人很少來青光宗,但他這徒兒江慎,卻是三天兩頭往青光宗跑,還經常在青光宗女弟子面前各種裝逼,搞得林獅他們也是頗爲無奈。

說到林獅,如今他已是青光宗新任宗主,至於林楠,在柳月兒等人從遠古遺址迴歸後,她便是不顧衆人勸阻辭下宗主一職去了斷魔城,對於此事,衆人雖是無奈,但也只能任由林楠前去了!

江慎聞言,立馬裝作一副怨婦模樣,開口道:

“顧兄,你說的這是人話嗎?你昏迷的這兩月裏,我也是爲你擔心不少,如今都是因此消瘦了些許,你這麼說,可是會傷了我的心的!”

“噁心噁心!”

顧不凡與孟凡等人見狀,馬上做出一副嘔吐模樣,引的江慎加大了力度。

皓首峯上,一時間便是顯得有些熱鬧起來。

“真羨慕孟凡師兄他們能與顧峯主如此相處啊!”

“師弟,彆氣餒,顧峯主人很好的,只要我們努力修煉,能夠趕得上顧峯主的步伐,遲早也能與孟凡師兄他們一樣的!”

“要想趕上他們,難啊,要不我們去跟師父說加入皓首峯怎麼樣?”

“你不怕被打成豬頭就去!”

皓首峯外,那些看見這一幕的弟子都是投去有些豔羨的眼神。

顧不凡雖是對他們也是不差,但與那些人之間,還是有着差別的,不過對此他們也並不覺有什麼不對。

因爲,顧不凡與孟凡他們的感情,那是共同經歷了多次生死磨鍊出來的。 夜幕時分,孟凡等人在皓首峯享受到顧不凡烤靈雞的手藝之後,心滿意足地挺着大肚子回了各自住處。

對於此,顧不凡也是苦笑不得,也不知道是誰暴露了他曾經去青雲峯偷,呸,照顧那些靈禽的事情。

搞得青雲峯上的那些廚子提着大勺就來找他,那些人,可不管他是不是皓首峯峯主,劈頭蓋臉就是一頓罵,偏偏自己還作賊心虛,只能不斷賠笑,最後那些人才罵罵咧咧地走了。

在顧不凡昏睡的這兩月裏,年關已過,如

今已是新年開春。

但涼風吹拂,還是驚起了絲絲冷意,皓首峯頂端的那塊巨大紫石上,顧不凡躺在此處,靜靜地看着漫天星光。

曾幾何時,這皓首峯之上,還有一層經久不散的雲霧,如今卻是不見了,而罪魁禍首,自然是躺在巨石上的顧不凡。

對於那些被自己吸入身體中的雲霧,顧不凡也是多次做過探查,但卻再沒有發現它們的蹤跡,不知是被他徹底吸收了還是隱藏在身體某處,但王之雲告訴過他,那是一樁福緣,於他無害,因此顧不凡也就沒有再放精力尋找。

“短短一年不到,竟已是發生瞭如此多事!”

顧不凡望着漫天星辰,微微有些出神。

自他再次出現在衆人視野之中後,先是王之雲丟下他獨自離去,再是隨目城事件牽扯而出的魔宗攻打青光宗事件,而後又是被陸天襲殺,戮仙劍失控,醒來之時已身處中州。

也是在那中州,顧不凡才知道王之雲那個糟老頭子給自己安排了一個未婚妻,隨後經歷了遠古遺址中的生死搏殺,之後又是一路坎坷地回到了南部州。

但如今自己身邊,已是沒了那個有些憨憨傻傻的純真蘿莉!

想到此處,顧不凡的眼神又是隨之一黯,驀然之間,手中傳來一股溫熱,顧不凡轉頭望去,原來在自己愣神之際,不知何時,身旁已是有一道倩影與自己同躺在這巨石之上。

“月兒!”

星光之下,顧不凡望着身旁那潔白如玉的面孔,輕輕喚了一聲。

“不凡哥哥!”

柳月兒也是眼含深情地輕聲迴應。

四目相對,而後便是兩脣相對!

良久,脣分!

柳月兒臉色微紅,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那個臉上掛着一絲壞笑,越來越會欺負人的男子。

“嘿嘿!”

顧不凡憨笑着舔了舔嘴脣,又是惹的柳月兒一陣嬌羞。

兩人相擁,享受着這難得的安靜之後,柳月兒突然輕輕出聲:

“不凡哥哥,我們去吧晚秋妹妹接回來吧!”

顧不凡聽言,渾身輕輕一顫,隨後將懷中人兒抱的更緊了些。

柳月兒雖是已經接受了李晚秋,但她心中始終還是傲嬌的,對於自己深愛之人,又有哪個女子真的願意與她人分享呢?

因此要讓她主動開口說出這種話,可見柳月兒也是看出顧不凡這幾日的那絲落魄,她是爲了顧不凡,做出了這最大的讓步!

但想要去九重天祕境接李晚秋,談何容易?

九重天祕境的入口,只要李老想要隱藏,這世界之中又有幾人能夠找到?

李三在自己重傷昏睡之時帶走李晚秋,顯然就是李老在告訴自己不要輕易去尋找,雖是顧不凡不知道李老爲何要這般做,但顧不凡相信,他不會害李晚秋。

只是即便知道,顧不凡也還是想要去看看李晚秋的情況,他很害怕,害怕等到再次相見之時,李晚秋對於自己也會像對待他人一樣哦那般冷漠無情。

顧不凡沉默半響,輕聲說道:

“月兒,辛苦你了!”

柳月兒聞言,在顧不凡胸膛蹭了蹭,輕輕回道:

“不辛苦,只要能一直如此躺在不凡哥哥的懷中,便是怎樣都不辛苦!”

良久沒有得到迴應的柳月兒眨着長長的睫毛擡眼望去,卻見顧不凡不知何時已是安然入睡,他那入睡的表情,此刻如同一個初生的嬰兒一般憨甜。

柳月兒癡癡地望着一幕,不再做任何動作,她生怕驚醒了自己身邊的這個男人。

“不凡哥哥,你一定很累吧,月兒以後一定會努力跟上你的腳步,爲你分擔的!”

柳月兒輕聲自語,她知道,顧不凡不想讓她如此,但她又怎能眼睜睜看着自己身旁的這個男子一次又一次地在自己面前重傷垂死。

“也許她,纔是如今不凡哥哥最需要的人吧!”

柳月兒擡眼望向青雲峯方向,在那處,均小寧已是在兩位太上長老的幫助下開始重塑肉身,柳月兒知道均小寧的不凡,但沒想到,再次相見時她居然已經是飛昇境的神魂體了!

……

九重天祕境,顧不凡曾經躺過的房屋之內,一股極致地寒氣自那房間傳出。

屋內,一身白色長裙的李晚秋靜坐其中,此時的她,一雙眼眸已是完全琉璃化,在那其中,彷彿已是再看不到半絲情感留存。

但此刻,那雙眸子底下,卻是掛着兩行晶瑩的淚珠,李晚秋就這樣靜靜地看着那張已是無人的牀榻。

屋外,李老安靜端坐在石桌旁,看向屋內的眼睛之中也難受心疼,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心軟。

若是再讓李晚秋一體二魂,那等待李晚秋的,便只有死亡,他已經不止一次體會到那種撕心之痛了。

好不容易等來了這次機會,他怎麼都不會輕易放過,即便之後,李晚秋不再是那個整天吊着自己胳膊要“糖豆”吃的李晚秋,他也要堅持自己的做法。

“嘎吱!”

良久之後,房門打開,寒氣撲來,李晚秋自房中走出,所過之處,竟是處處生寒,結出了一層厚厚的冰層。

“開始吧!”

李晚秋輕輕瞥了一眼李老,開口出聲,散發出一股深深的寒意。

“好!”

李老身軀輕輕一震,他雖知道李晚秋那股寒意不是針對自己,但他好像還是在那雙琉璃化的眸子之中看到了一絲埋怨之色。

李老應聲之後,便是衣袖一揮,李晚秋便是消失在了原地!

“那個臭小子,到底給晚秋灌了什麼迷魂湯,如今我在晚秋心中的地位,竟然還不如那小子了?哼,日後再讓我見到他,便是王之雲在場我也要狠狠地打他一頓!”

李老有氣沒處撒,決定去找無所事事的李三練練拳法,這次用什麼理由呢?

嗯,就用他們三兄弟李三修爲最低這個說法!

“唉,晚秋,希望你能挺過這一關吧,別讓那小子記恨我呀!”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