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怪不得鬼不靈敢於如此囂張地和他說話,在他面前,易寒真的就如螞蟻一般的孱弱。

「看來還遠遠不夠呀!」

易寒心中一聲喟嘆。

對實力的渴求,再一次激發起易寒滿腔的豪情壯志。如果在一個小小的茫崖古戰場內都要仰人鼻息,等將來到了畫緣大會之上,豈不是要夾著尾巴做人?又何談出人頭地,殺入十強,母子團聚?

「這鬼不靈,比我想象的還要難以對付。易寒哥哥今後碰到他,一定不可掉以輕心。」看到鬼不靈遁去,怡兒及時地提醒著易寒。 第一百零二章怡兒的境界(第一更)

-----------------------------------------------

「這鬼不靈,比我想象的還要難以對付。易寒哥哥今後碰到他,一定不可掉以輕心。」看到鬼不靈遁去,怡兒及時地提醒著易寒。

「好像我的怡兒也要比我想象的難以對付許多呀!」易寒驀然回首,盯著怡兒粉嫩的小臉半帶戲謔半帶認真地說道。

「嚴肅!我可是在認真和你說話!」怡兒嬌嗔道。

「我也是在認真和你說話,老實交代,你到底還有多少秘密隱瞞著我?」易寒故作嚴肅地責問道。

「我哪有?」怡兒立刻呈現委屈狀,並且一臉的嬌羞,「怡兒的一切,易寒哥哥可是都看到了!」

「少裝蒜!」易寒被怡兒的模樣搞的頭疼,「鬼不靈分明是被你嚇走的,你當我真的傻瓜?」

「你就是個傻瓜,而且是大傻瓜!」怡兒突然眉開眼笑起來,「什麼人不好惹?非要惹上這樣棘手的傢伙!」

「我真的沒有惹他!」這次輪到易寒真正委屈了,「在來茫崖古戰場之前,我和那鬼不靈根本就沒有交集,怎麼會去惹他?」

「那宇文承呢?也沒有交集?」

「宇文承?誰不知道茫崖城宇文家族的行事風格?張揚跋扈,陰險狡詐,睚眥必報!當時是那宇文別鶴覬覦我的千水畫陣,才被我打敗的,如果不是我手下留情,他能活著離開!」易寒想到宇文別鶴就氣得牙直痒痒。

「總之,肯定是你有得罪他們的地方,不然他們不會把矛頭一致對準在你這個無名小輩的身上!」怡兒總結地說道。

「好狡猾的丫頭,明明在說你的事情,怎麼話題倒轉移到我這裡來了?」易寒這才發現,又被怡兒帶溝里去了。

「我有什麼好說的?問題明明都在你身上!」怡兒狡黠地一笑,又繞起來。

「不會再上你的當,說吧,你究竟是什麼實力?不要總讓我像個傻瓜一般地為你擋槍!」易寒表現得恨恨地問道。

「為我擋槍你不情願?」

「直接回答我的問題!」

「好吧!」怡兒有點興緻索然地答道,看來這個話題是繞不過去了,「其實,我早已是高級畫師的境界,這次離開家門,主要是出來感悟神畫世界的萬千生命,滋生繁衍,生死輪迴,為進階畫靈做準備。」

「那你的身上怎麼會是高級畫家的畫意波動?」對怡兒這般的回答,易寒並不感到意外,因為從怡兒屢屢表現出來的手段,顯然是早就超越了高級畫家應有的實力。

「因為我能催動的畫意,也就高級畫家的層次。」

「什麼意思?」

「我爹說我年齡太小,以高級畫師的境界到處招搖,唯恐遭人妒忌暗害,所以他封印了我的境界,只顯示出高級畫家的實力。」

「我明白了!怪不得在古塔的時候,夏丹古揚說你並不符合進入茫崖古戰場的資格,原來是這麼回事,想必他早就看出了你真實的境界。」

「就是這樣。」

「你爹一定非常厲害吧?」

「幹嘛?想查戶口呀?」

「咳!咳!不想說拉倒!」易寒尷尬地笑了笑。

鬼不靈的出現風波終於是告一段落。

易寒和怡兒並沒有急著趕路,擁有冥海尊者冥冥之中的指引,三個月之內找到那處畫意漩渦並不是困難的事情,難得碰到這麼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他們準備在這裡盤桓幾日。

晚上躲避獸潮的隱蔽之處他們也已經找好,就在旁邊的山崖之上,那裡有一個一丈大小的岩洞,兩百米深,最裡面還有一個十數米大小的敞亮所在,剛好可以打坐修鍊。

一到夜晚來臨,他們就鑽進這岩洞之中,由怡兒再在洞口設置上一道禁制,偽裝得和普通的岩壁一般無二,即便是四階畫獸,也很難尋到這處隱蔽所在。

白天在水潭邊清修,夜晚在岩洞內。

易寒和怡兒一刻也沒有閑著,巡視警戒的工作就交給了小豹和怡兒的碧海神燕。碧海神燕的警惕性比小豹還要超群,任何風吹草動都逃不出它的法眼。

易寒的心思主要放在流雲劍法的修鍊之上。

流雲劍法第一式破雲,是大面積的攻擊技法,威力雖然有限,但貴在可以以一敵眾,實力相差只要不是太過懸殊,憑此千軍萬馬之中可以橫行。

流雲劍法的第二式聚雲,是極為變|態的一種技法,可以分解萬物之中的畫之氣轉化為自身的畫意,甚至連敵人的畫意都能夠強行掠奪,此長彼消,出其不意之下扭轉戰局走向。但是霸道歸霸道,這一招一旦被敵人識破,則效用就甚微了。

前兩式易寒都已經掌握,沒有繼續修鍊的必要。

真正令易寒期待的,是第三式,流雲!

劍法出,狀似流雲,雲遮霧繞,萬物寂滅!

這是第三式的描述。

易寒心中明白,在這茫崖古戰場之內,不管是宇文承還是鬼不靈,遲早和他都會有一場大戰,不死不休的那種。

他可不想躲在怡兒的背後被人嘲笑,即便不是自尊心在作祟,他也要憑藉自身的力量給那些人看看,想把我易寒當螞蟻踩,沒門!

劍法的修鍊關鍵是把畫意按照修鍊之法進行排兵布陣,使之產生共振的效應,以達到共生共存,彼此呼應。畫意不同的流動軌跡,可以衍生出不同的運轉法則,法則生,則威能現。

要做到這一點,需要對畫意的流動軌跡精確地掌控,不能有一絲一毫的偏差。

這是一個非常枯燥的過程。

日出日落,晝夜交替,五天時間眨眼間過去。

五天之中,易寒經歷了無數次的失敗和嘗試,甚至連身上的衣服都已經發出一股難聞的腥臭汗味,怡兒每次走過他的身邊,都是忍不住掩住鼻孔。但是她一直沒有去打擾,因為她知道,這正是他最為專註的時候,或許下一刻,成功就會到來。

「嘭!」

一股暗淡的畫意從易寒的七彩玲瓏劍之上冒出,隨即像輕煙一般地消散而去。

「又失敗了!為什麼就練不成呢?」

易寒扭動了一下僵硬的脖頸,沮喪地喃喃自語。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第一百零三章邪惡湖泊(第二更)

----------------------------------------

「又失敗了!為什麼就練不成呢?」

易寒扭動了一下僵硬的脖頸,沮喪地喃喃自語。

「易寒哥哥,畫意的流動軌跡要一氣呵成,不要試圖糾偏複位,流暢才是劍法的精髓……」怡兒實在是看不下去,在旁邊把自己的心得體會幽幽地道出。

「一氣呵成…流暢……」易寒若有所思,是不是因為自己太過執著於畫意運行軌跡的精妙,反而是步步為營,把自己拘囿在了畫意的局部掌控之上,反而是顧此失彼,造成了整體的契合性缺失?

金色的畫意再次凝聚而出,沿著易寒的手臂流過絢爛的七彩玲瓏劍劍體,最終在那劍尖之上幻化為雲霧之狀……

「嘭!」

空氣波盪,輕煙裊裊。

又一次失敗了。

雖然再次的嘗試仍然以失敗告終,但是易寒的眼眸之中卻是射出了興奮的精光。

因為他已經感受到了那團雲霧在消散之前的一絲絲顫動,這顫動,是產生共鳴生成法則的前兆!

看來思路沒有問題!

易寒興奮地朝怡兒投去一個感激的眼神,正在專心修鍊的怡兒也是感應到易寒神色的變化,向她回以嬌媚的一笑。

易寒一時間信心大增,凝神聚氣,立刻陷入專註。

一轉眼又是五天過去。

寂靜的山谷中,清風拂楊柳,彩蝶戲花露。

桃花千里縱難尋 小豹正懶洋洋地躺在一叢濃翠的草地上沐浴初升的朝陽,碧綠的碧海神燕像一隻小精靈一般在小豹脊背上跳起歡快的八字舞。

隨著易寒和怡兒之間感情的日漸篤深,小豹和小燕如今也是玩到了一起。

水潭邊上,怡兒伸出白嫩的腳丫在清澈的潭水中輕輕地蕩漾,惹的水中的小魚兒不斷的追逐跳躍。

然而,這般的美妙景緻隨著一聲巨響的到來,頓時被破壞得面目全非。

「轟!」

滔天的水柱如一條晶瑩的水龍突然從水潭的底部直衝天際,當上升到兩百米高度的時候,這些潭水開始在天空中匯聚,瞬息之間便是一片懸浮的水泊出現,與下方的水潭遙相呼應。

天空中的水泊剛一成形,迅疾開始膨脹,仔細觀察的話就會發現,那些晶瑩的潭水,正在向雲霧轉化。數息之間,轉化完成,一片數百米的雲團就此出現。

眼尖到怡兒的地步,能夠清晰地感應到,這片雲團,蘊含著極為恐怖的畫意波動。

突然之間,似有狂風乍起,天空中的雲團快速地流動起來,目標所指,正是下方的一座山丘。

這座山丘,怪石嶙峋,石縫之中碧樹虯枝。

「呼!」

雲借風勢,風助雲威。

那片雲團像是外星來的飛碟一般,向著下方的山丘悍然撞去。

「轟!」

山丘在一聲震天巨響之中被硬生生地攔腰斬斷,而那雲團卻是餘威不減,在天空之中一個飛旋,疾掠而回。

「恭喜易寒哥哥,終於成功了!」怡兒雖然被易寒剛才抽取潭水時弄了一身水,像個落湯雞似的,但是心情卻是非常的好,易寒的劍法練成好像比她自己修鍊有成還要令人興奮。

易寒淡然地一笑,突然一個飛躍來到了怡兒的面前,伸出雙手一個熊抱把她摟在了懷中。這還不算,他那連日的修鍊導致幾近乾裂的嘴巴,更是肆無忌憚地把怡兒溫潤的香唇整體地覆蓋了起來,一時間令的怡兒嬌喘吁吁,幾乎透不過起來。

「易寒……哥哥,你的身上好臭,快去洗一洗……」

怡兒用盡全身的力氣,把易寒強行推開,佯裝羞怒地說道。

……

離開那處環境優美的山谷之後,易寒他們循著冥海尊者指引的方向極速前進。

茫崖古戰場內一步一生死的險惡環境,隨著他們的步步深入,越來越是讓易寒和怡兒感受深刻。

不只是那些堪稱可以吃人的自然環境,就連茫崖古戰場內的生物,不管是植物還是畫獸,一個不小心就像毒蛇一般地咬上你一口。

真真是步履艱辛。

這是易寒和怡兒共同的心聲。

不過有危險才會有際遇。

一路走來,很多易寒聽都沒聽說過的珍稀天材地寶,他們倒是收穫了不少。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