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心風知道自己想要奪得斗之鼎,恐怕必須得將此人也殺了,隨後便是對身後的人說到。

「心冥,心玄,跟我一起對付這個人,你們三個給我拖出李峰!」

心風知道那三個龍虎境界的人可能不是李峰的對手,只下達了拖住李峰的命令。

「是,師父!」那三人恭敬的說道。

諸葛龍看了李峰一眼,笑道。

「咱們師徒就共同戰上一場,你三個,我三個,看誰先搞定!」

李峰點了點頭,那心風見諸葛龍如此戲謔他,不禁怒道。

「好大的口氣,老夫這邊兩個合體境界,一個元嬰境界,難道還拿不下你一個合體境界?」

「試試便知!」說著諸葛龍便是率先出手,攻向那個剛剛調息完畢的心玄。

這邊三個龍虎境界的人也是聯手沖向李峰,李峰嘴角劃過一絲弧度,腳下金光一閃,三人眼中便是失去了李峰的身影。

三人連忙四處尋找,李峰卻是像從人間蒸發了一般。

片刻之後,李峰便是在一個龍虎中期的弟子身後出現,輕聲喝到。

「吞噬。」

一個空間裂縫形成,那名弟子沒有絲毫準備,頓時向李峰的嘴邊飛去,隨後便是被裂縫中的陰風切割成無數的粉末,被李峰吸入體內。

其餘兩名弟子一見,便是怒吼一聲一個個神通向李峰打去。

金光遁再次閃動,李峰的身影再次從他們眼中消失,那兩名弟子聰明了,立刻背對背站著,尋找著李峰的位置。

兩人上空的空間一陣波動,李峰的身影鑽了出來,這便是金光遁第一階段第二層次「騰」的神通,利用金光遁的小範圍的快速移動,瞬間停止,使自己的身體詭異的出現在一個地點。

「吞噬。」

那兩人感覺到上空的波動,手中的一把長劍拋出,生生的抗住了李峰的吞噬,藉助長劍的反作用力,將兩人推開到李峰吞噬範圍外。

那把長劍接觸到空間裂縫的陰風后,也是瞬間化做了粉末,長劍與那名弟子心神相連,長劍被毀,那名弟子的靈魂之力立刻受創,一口鮮血噴出。

李峰見自己的偷襲失去了作用,便是用出幽冥九轉,與兩名龍虎境界的修士纏鬥起來。

天空上方,一陣陣如雷的聲音傳下來,一道道靈氣匹練相互交錯,是不是有一道被打落下來,便是將地面打出一個數十米的深坑。

諸葛龍雖然神勇,但是對方不僅是兩個與他相同境界的高手,還有一個元嬰境界的高手,頭上還有一條堪比大乘期的火龍,諸葛龍也陷入了苦戰之中,有時也是險象環生。

反倒是李峰,在兩個龍虎境界的修士中顯的遊刃有餘,雖然李峰的功力不過築基期頂峰,但是經過極之道的凝練,再加上賜福之力的灌注,李峰的靈氣儲量是常人的兩倍,足足有五百壺,比之龍虎境界的修士也絲毫不差。

反倒是那兩個龍虎境界的修士被李峰打的抱頭鼠竄,照此情況,不出一柱香的時間,李峰便是能夠結束戰鬥。

果然,片刻之後,李峰找准了兩人的一個破綻,一拳轟出,五百壺的力量全部爆發,那人立刻胸前出現了拳頭大的空洞。

修仙者的身體畢竟不比練體者,李峰現在的身體強度,經過那次渡劫以後,下階的靈器都無法砍傷。而修仙者,普通的法器一旦攻擊到他們身體,也能夠造成致命的創傷。

隨後,李峰一個吞噬便是將那具屍體吞進了腹中,剩下的一名龍虎境界頂峰的修士,似乎像看地獄中的魔鬼一樣,李峰前進一步,他便後退一步,絲毫沒有攻擊的意思。

在李峰的氣勢之下,他的實力恐怕能夠發揮五成已經萬幸了,沒有絲毫意外,李峰便是一個偷襲,將那個修士也吞入了腹中。

天空上的戰鬥還在繼續,諸葛龍的身上已經掛了彩,那三人一龍顯然還有餘力,看來這三人也不是吃素的。

諸葛龍回頭看了一眼李峰,大聲喊道。

「哈哈,看來你比我快上一步,那我也不能示弱,斷仙山,萬力轟擊!」

諸葛龍話音剛落,斷仙山突然轟隆一聲震動起來,那應天泉的泉水此刻居然從山頂直直的向諸葛龍飛來,環繞在諸葛龍的四周。

瞬間,那泉水便是形成一條水龍,諸葛龍一揮手,那水龍便是帶著陣陣震天動地的聲音向那三人衝去。

李峰一探測,便是吃驚起來,這巨龍的靈氣儲量居然無法探測,也就是說這巨龍的力量遠遠超過了下界的極限。

那心風老者也是感應到水龍的強大,連忙指揮火龍去阻擋,一個照面,那火龍便是被應天泉水組成的水龍吞沒。

心風連忙喝到。

「結陣」

只見三人站立成一個三角形,一個赤紅色的防禦罩將三人包裹起來。

「哼,就憑你們想擋住我斷仙山的攻擊,痴人做夢,水龍咆哮。」

那水龍一聲咆哮,三個衝天的水柱襲擊到到那防禦罩上,「刺啦」水火對攻,兩者便是開始了力量的對撞,隨後那防禦罩便是被瓦解,這應天泉水果然厲害。

瞬間三人口吐鮮血,泉水立刻沖入他們的身體,三人的眼中便是不甘的失去了生機,屍體從天空上掉落下來。

「李峰,就是此刻。將那三人吞噬,可讓你突破!」

李峰聽后,一個金光遁出現在三人的屍體旁邊,吞噬使出,三人的屍體便是化作粉末進入了李峰嘴裡,但是卻有一個東西沒有被吸入進去,掉了出來。

李峰上前一看,赫然是那老者使用的火龍扇,看來自己的吞噬神通也是有極限的,仙器級別的器物也就無法吞噬了。

李峰收好火龍扇,便是看見諸葛龍已經站在自己的跟前,水龍已經消失,但諸葛龍的臉色有些萎靡。

「幸好我這些年摸索出了斷仙山的規律,這三人的實力不容小覷。不過使用斷仙山的靈氣還是有代價的,使用一次后,這斷仙山便是從我身上吸取大量的靈氣!」

李峰微微一感應,便是感覺到諸葛龍境界似乎跌落了,連忙問到。

「師父,那你………」

「我沒事,不用擔心,只是丹田靈氣枯竭而已,不過境界也掉落到金骨中期,休整一兩個月便是能夠恢復。」

「是我連累師父了。」

「無妨,我無法離開這斷仙山千里之外,一旦你出去了,恐怕以後所有的追殺都得你自己個人面對,剛剛見你吸收了不少屍體,想來是極之道的神通,你回斷仙山好好休整一番,以最強的狀態出發。」

「恩,我也是這樣想的,這次我吸收了這些人的靈氣,恐怕能夠突破到龍虎境界頂峰,衝擊金丹境界也是有可能,以後面對追殺生存的機會也會大多了!」

「這樣最好,那我們便回去吧!」

李峰應了聲,便是隨諸葛龍一起返回到斷仙山上。 ?更新時間:2011-01-06

李峰內視發現,在自己極之道原力附近,圍繞著六個圓珠,三個頗小,一個中等,兩個有些碩大。

想來那三個頗小的便是龍虎境界修士全身靈氣所化。

「靈兒,為什麼沒有見到這些修士使用的靈器?」

「就在那圓珠之中,全被極之道原力分解成了靈氣,現在你吞噬神通比較弱小,想當年仙界出現一個極之道的傳人,吞噬一出,別說事仙器,圓融九品的寶貝都化做了靈氣,要知道圓融品級的器物只有道虛這種仙界巨頭才能夠煉製,而且需要消耗大氣力!你現在的能力連仙器都無法吞噬!」

「原來如此,看我先吸收了這三個龍虎境界修士的靈氣。」

李峰調動極之道的原力慢慢包圍那三個頗小的圓珠,頓時李峰便是感覺到一股股精純的靈氣被原力汲取過來,補充到乾涸的丹田之中。

「李峰,這些靈氣只經過了原力的簡單淬鍊,比較龐雜,利用鎖仙決再次淬鍊一遍,才能夠真正的納為己用!」

李峰聽后,連忙運起了鎖仙決,那一股股靈氣立刻急劇的縮小,沒有了剛才的暢快感覺,只有一絲絲凝結成液體的靈氣注入極之道的原力之中。

隨後,李峰便是感覺自己彷彿感應到了天地的極之源頭,那新注入的一絲絲靈氣,再次被淬鍊,漸漸的轉化為極之道的原力補充到李峰的丹田之內。

經過了三次淬鍊的靈氣變化成了極之道的原力已經所剩無幾,李峰立刻加大的淬鍊的力度,不到片刻,三個龍虎境界的靈氣圓珠便是被吸收一空。

李峰只感覺自己只是恢復了全部的原力還略微有一點增長,吃驚到。

「三個龍虎境界的修士才讓我的原力恢復而已,這極之道原力的胃口也太大了點吧!」

「當然,否則極之道的原力哪來的那麼大的威力,這也是為什麼極之道的傳人一出現便是會引發一場腥風血雨,因為他們需要大量的靈氣,普通的吸收根本無法滿足他們的消耗,更別說強大自己,所以他們只有重複的殺人,殺人,殺人!」

「那每個極之道的傳人不都是一個大魔頭?」

「善惡隨心,看這殺怎樣的人,你如果殺的全部是魔頭,又有誰會說你是作惡呢?反倒是有無數人感激你!」

這時,李峰再次將原力探向那個元嬰境界修士的靈氣圓珠,一股比剛才龐大了百倍的靈氣再次注入了李峰的體內。

淬鍊,淬鍊。

當著元嬰境界的靈氣圓珠吸收到一半的時候,李峰的實力終於突破到了龍虎境界。

但李峰沒有絲毫的停止,龍虎境界需要的靈氣更為龐大,一個元嬰境界的靈氣圓珠僅僅讓李峰穩固在龍虎境界初期。

李峰再次探向那個合體境界的靈氣圓珠,這次靈氣如同海浪般向李峰湧來,比那元嬰境界的靈氣又要龐大了百倍有餘。

淬鍊,淬鍊,吸收,吸收。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李峰終於將那個合體境界的靈氣圓珠也吸收一空,體內的極之道原力龐大了許多,先前不過一個黃豆大小,現在足足有乒乓球大小了。

現在的李峰再次使用自己最強的一拳,恐怕能夠連續打出六拳,即使是元嬰境界的高手李峰也有的一瓶,李峰的境界也提升到了龍虎巔峰。

李峰已然不夠滿足,再次將原力探向最後一個合體境界的靈氣圓珠,靈兒突然出聲喝止。

「不想死就留一個,當你在遇到敵人,一旦你靈氣枯竭,這稀薄的靈氣很難讓你恢復,只有快速的吸收這個靈氣圓珠才能夠保證你能持續作戰!」

李峰恍然,笑到。

「原來這還可以當做一個靈氣大補丹啊!」

「極之道最大的弱點便是恢復力極其弱,一旦靈氣枯竭,往往要很長時間才能夠恢復,所以以後你吞噬的靈氣最多只能吸收一半,另一半需要留下來補充戰鬥時消耗的靈氣!」

李峰點了點頭,猛然睜開了眼睛,印入眼帘的便是諸葛龍讚許的眼神。

「短短三天,便是從築基境界提升到龍虎頂峰,而且還是仙武雙修,所需要的靈氣還是別人的兩倍,怪才啊怪才!」

「師父說笑了,全靠著極之道而已。」

「別謙虛了,這極之道本來就是你的大仙緣,對於極之道為師也了解不少,哪一個極之道的傳人不是天地中的奇才。」

「師父,大陸不能久留了,時間越長越容易被人發現蹤跡,看來我必須與師父道別了。」

諸葛龍堅定的點點頭,隨後掏出一個玉牌。

「這是一個萬里傳音符,能夠接通我昔日一個好友,此人實力不弱,在你出海之前,如果遇到了萬分危急的情況,便是聯繫他,他能夠幫你一把。」

李峰接過了玉牌,感激的看向諸葛龍。

「多謝師父。」

「好了,去吧。等你回來的那一日,我們一同踏平那玄天宗。」

「恩,徒弟知道,師父保重。」說完,李峰便是化作一道金光飛快的向獸海的方向疾行而去。

百曉門,宗門議事廳。

「稟告掌門,有人找我們百曉門的麻煩。」

「怎麼回事?」

「來人說是花重金在我們百曉門買的消息不真實,那李峰的實力絕對不是煉神期。」

「放屁,老夫親眼看到那小子突破到煉神期的。」

「掌門,先前在我們這裡買了消息心風,心冥,心玄三人全部失去了消息,看來已經被人幹掉了。此三人雖然結仇不少,但是一身強橫的功夫無人敢惹,這次去埋伏李峰,卻………」

「此事當真?」

「千真萬確,我手下的人感應到李家莊附近發生了一場驚天的戰鬥。」

「不可能,這李峰肯定是有高人相助!」

「既然這樣,以後賣此消息,將李峰的實力提升到元嬰境界,防止有人再次鬧事!」

「是,掌門!」

消息一傳出來,修仙界再次被震驚了,不少修士已經確定李峰是煉神期的修為,現在百曉門傳來消息說李峰是元嬰境界的高手,怎麼讓人相信?

不過百曉門居然拿出了證據,一貫作惡多端的「三心大盜「居然都夭折在李峰的手上,想想曾經渡劫期的高手都拿他們三人無可奈何,李峰的實力立刻變成了一個謎團!

不過,這也讓不少修為低的修士,打消了回水摸魚的想法,畢竟一個龍虎境界,築基境界的修士過去,恐怕還不夠別人一個巴掌扇的。

李峰一路行來,碰到了不少追殺自己的人,剛開始數量還不少,李峰憑藉這自己的靈敏,巧妙的躲過了一些強大的追殺團隊,專門找一些金丹以下的修士。

越到後來,追殺的人越來越少,金丹以下的基本沒有,李峰也知道挑一些元嬰境界以下的,靈氣比較虛浮的,能夠快速結束戰鬥的。

李峰體內的靈氣圓珠越來越多,足足有近百顆,大部分是龍虎境界的修士,少部分是金丹境界的修士,築基境界的基本沒有。

不是李峰沒有殺築基境界的修士,只是那靈氣圓珠太小,李峰權當補充戰鬥消耗的。

雖然,這百顆靈氣圓珠足夠拿出一半,也足夠李峰突破到金丹境界,但是李峰卻沒有,追殺自己的人越來越強大,一旦自己吸收的時候被發現,恐怕死無葬身之地。

在不斷的奔行之中,李峰對金光遁的奧秘領悟的越來越深,終於在一個月後,李峰感覺自己的金光遁提升到了第一階段第三層次,移。能夠大範圍的移動自己,自己的速度再次有了一個全面的提升。

感受到耳邊呼嘯的疾風,李峰心想:自己現在的速度,恐怕比之普通的元嬰境界修士也不差,經過了極之道原力的增幅,金光遁的移動速度有了很大的改觀。

半個月之後,李峰在一個無名的山頭休整了片刻,獸海離他不過只有五天的路程了。經過了近兩個月的奔行,那些追殺的人已經知道了李峰的目的地。獸海之上,定然設置了一道巨大的障礙,看來自己得好好想想如何突破這個障礙了。

就在李峰規劃的時候,遠方突然傳來一道倉促的靈氣波動,似乎是一個受了傷了修士,感覺靈氣波動還有一絲熟悉。 助理答應了一聲,掛斷了手機。

盛響的手機剛掛斷,又響了。

他老子打來的。

他心臟又是一哆嗦,雖然打心底里發憷,卻還是接通了電話,「爸?」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