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從聲音判斷,來人是富察蜀。

「嗖!」

下一瞬,富察蜀已凌空懸浮在了譚雲身前。

「屬下見過宗主。」譚雲看著富察蜀面紅耳赤的模樣,裝作一副戰戰兢兢的樣子道:「宗主,您臉色很難看,發生何事了?」

「東洲神湖出事了,走,你跟本宗主去看看!」富察蜀抓住譚雲,便朝時空殿俯衝而下。

短短數息間,富察蜀已提著譚雲飛落在了時空殿外。

富察蜀之所以遇到譚雲后,又帶他前往,他是覺得,從譚雲上次短短數日,便查出殺害兩個兒子兇手之事頗有能力。

「弟子拜見宗主!」兩名看守時空殿的內門弟子,急忙匍匐在地。

「告訴本宗主,今夜可有人來過時空殿?」富察蜀問道。

「回稟宗主,除了少主和十三位少爺,以及東洲祖朝太子來過外,無人來過。」一名弟子如實道。

「他們是不是去了東洲神湖?」富察蜀厲聲道。

「回稟宗主,少主他們沒去東洲神湖,而是去了東域坊城。」

聞言,富察蜀便邁進了時空殿,踏入了通往東洲神湖的傳送陣內。

譚雲深吸口氣,平復忐忑不安的心情,跟了上來。

富察蜀怒火中燒之際,他怎麼都未想到,一切事的始作俑者便是他身旁的譚雲!

富察蜀開啟了傳出陣后,短短一刻,二人便抵達了東洲神湖城門外的時空殿內。

富察蜀邁出時空殿後,步伐一頓,發現城門下躺著一具具殘缺不全的屍體,和城門前屹立著的一塊巨碑。

當富察蜀看到巨碑上刻寫著的一行行豎立的字跡后,氣得虎軀發抖,肺都要炸了!

但見萬丈之巨的石碑上,刻寫著:

「八千萬年前,富察蜀你親自參與了屠殺我不朽古神族!」

「八千萬年後的今日,我殺你准妻子,權當是先收回一點利息。」

「你給我記住,這只是個開始,總有一天,我會讓你東洲神宗血流成河,親手取下你的狗命!」

「哦對了,富察蜀今夜註定是你的不眠之夜,好戲還在後頭,你就慢慢享受吧!」

看完后,富察蜀氣得仰頭咆哮,「該死的不朽古神族餘孽,本宗主一定會逮住你的,然後,將你碎屍萬段!」

看著富察蜀氣得發抖的背影,譚雲怒火焚燒著全身每一條神經,心中厲聲道:「富察蜀,我現在就恨不得將你抽筋拔骨,可是我不能,我太弱小了。」

「我譚雲發誓,下一次相遇,我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這時,富察蜀飛入了城門,極速自東洲神湖上空掠過,飛落在了古樓外。

看著地上一具具絕色女子的屍體,富察蜀雙拳緊握,氣得雙目赤紅。

可當他看到「沈素冰」屍體時,氣得眼前一黑,他一想到自己等了這麼多萬年,沈素冰才同意嫁給自己,卻在即將成婚時,被人殺害!

在來東洲神湖的途中,富察蜀篤定主意,若沈素冰眾女是用了某種手段,殺害金門弟子后逃走,那他一定血洗低等宇宙來泄憤。

可是現在看來,都是不朽古神族餘孽乾的!

「氣煞我也……氣煞我也!」富察蜀仰頭咆哮,「不朽古神族餘孽,本宗主一定要逮住你!」

富察蜀心中的憤怒可想而知,自己興師動眾的昭告東洲神域成婚,可是准妻子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不朽古神族給滅了。

自己這次可真的丟人到家了,從今以後,別人嘴上不敢說,可心中必將自己當成笑柄!

就在富察蜀氣急敗壞時,忽然,他身體一抖,腦海中又浮現出了石碑上的那句「哦對了,富察蜀今夜註定是你的不眠之夜,好戲還在後頭,你就慢慢享受吧!」

富察蜀頓時驚的一頭冷汗,喃喃自語道:「今夜,天兒他們和宇文烈雲,都離開了東洲神宗,前往了東域坊城……糟糕!」

富察蜀嚇得臉色蒼白,騰空而起,以最快的速度,衝出了東洲神湖,飛入時空殿時,對著譚雲咆哮道:「你派人厚葬素冰她們,本宗主前往東域坊城,救少主他們!」

不待譚雲開口,富察蜀開啟傳送陣,消失在了時空殿內。

富察蜀離開后,譚雲腦海中浮現出其驚恐的模樣,他陰測測的自語道:「富察蜀,當你抵達東域坊城時,也不知你看到十四個兒子慘死的模樣,你會如何想?」

「屆時,當你得知兇手是我時,你一定會氣瘋吧?明明兇手和你一起來了東洲神湖,你卻像傻子一樣不知道,想想我都替你覺得可笑!」

自語過後,譚雲褪下了大長老的長袍,換上一身白袍后,易容成了一名少年的模樣。

隨後,譚雲祭出了時空神塔,把程坤、方媛提了出來。

「不要殺我……饒命……」

「神武侯,我們真的錯了……

面對二人的求饒,譚雲神色冷漠的可怕,「當初在魔之海域時,你們就該死了,我讓你們多活了這麼久,夠仁慈了。」

譚雲一念之間,鴻蒙弒神劍自眉心迸射而出,從二人顱骨洞穿而過,二人魂胎俱滅。

譚雲將鴻蒙弒神劍攝入手中后,隔空朝石碑接連揮舞,立時,石碑上又出現了一行行字跡。

但見上面寫到:「富察蜀,等你折返回來時,一定氣得發狂吧?哈哈哈哈,忘記告訴你了,富察痕、富察秋也是我殺的。」

「而你呢?卻被我耍的團團轉,還給了我極其罕見的火種。」

「還有,就是內門聚寶殿的財物,我都帶走了,多謝提供修鍊資源。」

譚雲收起鴻蒙弒神劍,自茫茫雪空中衝天而起,極速消失在東洲神湖上空,旋即出現在了東洲湖域上方虛空之中。

「夫君,我們現在去何處?」譚雲腦海中響起沈素冰擔憂之音。

譚雲給盼君塔內眾女傳音道:「當務之急,我先尋找首烏神草,把我白髮染黑,雖然我改變了容貌,可白髮太引人注意了。」

「後面的事再說。」

…… 一刻后,富察蜀已通過傳送陣,返回了東洲神宗內門時空殿。

他心急如焚的邁入通往東域坊城的傳送陣消失不見……

而這時,譚雲已在一座小島上,找到了首烏神草,將滿頭白髮染黑。

從模樣來看,譚雲儼然是一位英俊的少年,身上沒有半點程坤的影子。

譚雲星眸中精芒閃爍,給盼君塔內的眾女傳音道:「我殺了富察蜀十六個兒子,又宰了東洲祖朝太子。」

「富察蜀、東洲大帝必會瘋狂的尋找我,甚至封鎖整個東洲神域通往魔之海域的邊疆。」

「一旦封鎖,我們現在若想逃出東洲神域難如登天,甚至還會喪命。」

「與其如此,倒不如我們找個地方,安心閉關,待我突破境界,渡劫時讓東洲大帝得知我還在東洲神域。」

「屆時,我們繼續閉關,待實力大增后,我把東洲神域攪和個天翻地覆,然後,再找機會逃出東洲神域!」

譚雲的話,等到了眾女一致贊同,隨後,譚雲便朝東域坊城相反的方向飛去……

根據程坤的記憶,以自己速度,再飛行半年,便會抵達東洲祖朝,道王境以下諸神試煉之地:冰雪神山。

不過,譚雲清楚,途中自己還要弄一個其他身份方行,以免被人攔住詢問。

「這位小哥留步。」

倏然一道冷笑之音,自譚雲左側虛空響起。

「嗯?」譚雲劍眉一皺,但見一名模樣猥瑣、道王境三重的青年,攔住了自己去路。

「作甚?」譚雲問道。

「你說老子要作甚?」那青年凶相畢露道:「我看你是從東域坊城方向而來,想必身上有不少購買之物吧?」

「交出來,留你一條狗命,否則……」

不待那青年話罷,譚雲像是看著白痴一般,打斷道:「否則怎樣?」

「否則,我先劫財后劫色。」那青年嘿嘿笑道:「我看你細皮嫩肉的……」

譚雲被噁心到了,大爺的第一次遇到這種變態。

「鴻蒙神瞳!」

譚雲不再和其廢話,夜幕下雙目迸射出了妖異的紅芒,立時,那猥瑣的青年便呆如木雞。

「你叫什麼?是何方人士?」譚雲問道。

「我叫武義,是東洲祖朝,天倫神城之人。」那青年神色獃滯道。

「可有證明你身份的令牌?」譚雲追問。

「有。」那青年說道。

「交出來。」隨著譚雲命令,武義便將一面象徵著身份的令牌,交給了譚雲。

「死變態,去你娘的。」譚雲收下令牌后,一腳踢中了那武義腦袋。

武義腦袋碎裂,無頭屍體噴洒著血液,墜落雪空,跌入冰湖。

「還真是缺少什麼,送什麼。」譚雲淡淡而笑,便易容成了武義的模樣。

如此一來,譚雲便沒有後顧之憂了,開始大搖大擺的穿梭在東洲湖域上空,朝冰雪神山而去……

兩刻后。

東域坊城已炸開了鍋,任何人都知道,不朽古神族易容成東洲神宗內門大長老的模樣,屠殺了東洲神宗少主、十三位少爺,還有東洲祖朝當今太子。

當富察蜀從坊城外的時空殿內邁出時,一道道驚恐、震驚的驚呼聲、尖叫聲,像是潮水般吞沒了富察蜀耳朵:

「天啊!不朽古神族竟然又出現了!」

「是啊……不朽古神族不是八千萬年前,便被滅族了,怎麼可能還有活下來的?」

「太難以置信了,不朽古神族曾經可是至高祖界最為強大的神族啊!未曾想還有活著的!」

「聽樂魂軒的人說,不朽古神族易容成了東洲神宗高層的模樣,混入了東洲神宗,然後又在坊城,殺了東洲祖朝太子!」

「可不是嘛!不僅殺了太子宇文烈雲,還把東洲神宗少主,和十三位少爺都殺了……」

「不朽古神族出現,要變天了……」

「是啊至高祖界真的要變天了……」

「……」

聽著回蕩在耳畔的議論聲,富察蜀聲嘶力竭的大吼道:「有我富察蜀在,就不會變天,所有人都給本宗主閉嘴!」

富察蜀如雷滾滾般之音,響徹整個東域坊城上空,立時,偌大的坊城無一人出聲。

「呼哧呼哧——」

眾人嚇得閉口不言,呼吸急促,心跳聲一聲重過一聲,深怕激怒富察蜀。

富察蜀衝天而起,懸浮在坊城城門上空,「從現在開始,沒有本宗主的命令,誰敢離開坊城殺無赦!」

隨即,富察蜀望著跪在城門外的眾弟子,臉色漲紅道:「他們說,本宗主十四個兒子都被殺了,這……這是真的嗎?」

「回……回稟宗主。」其中一名弟子匍匐在地,顫聲道:「是……是真的!」

「是真的」三字,猶如一枚重磅炸彈,丟進了富察蜀腦海中。

富察蜀渾身劇烈發抖,夜色下臉色愈發變紅,一顆顆淚水斷了線的滴落。

他陷入了短暫的沉默,淚水模糊了視線,他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

「噗!」

良久過後,富察蜀噴出了一口血液,原本漲紅的臉色變得蒼白如紙。

「我的十六個兒子都死了……不可能……這絕不可能!」富察蜀仰天嘶吼間,又噗出一口血液。

他心如刀絞,無法面對所有兒子死亡的事實。

「啊!!」富察蜀發瘋的嘶吼著,嚇得坊城中諸神誠惶誠恐。

「我孩兒們一定還有救,一定還有!」富察蜀哭喊著,絲毫沒有宗主風範的飛入了坊城,很快飛落在了樂魂軒外。

「砰!」

富察蜀一腳踢碎了樓門,進入大堂后,發現樂魂軒掌柜的帶人跪在地上。

大堂中央,還躺著十五具屍體。

望著兒子們慘死的模樣,富察蜀才相信,兒子們真的不在了。

富察蜀雙目赤紅,遏制著悲慟,咬牙切齒道:「方才我聽到,有人說是不朽古神族餘孽,易容成了我宗高層的模樣,殺害了我兒子們和外甥對嗎?」

跪在地上的樂魂軒掌柜的,瑟瑟發抖,「是……是的。」

富察蜀目眥盡裂道:「那該死的不朽古神族餘孽,究竟易容成了誰?」

那掌柜的如實道:「易容成了貴宗內門大長老程……程坤……」

「你說什麼!!」富察蜀咆哮道:「怎麼會是程坤?」

「回稟宗主,的確是程坤。」那掌柜語氣肯定。

「那他是白髮,還是黑髮?」富察蜀追問道。

「是白髮。」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