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從暗隱堂總部,一連商量好了兩件大事,這兩件無論哪出那一件來,都是足以影響到戰魂堂的未來的,所以劉伯陽顯得格外重視。

——

由於心理牽挂著虎子恩英等人的傷勢,劉伯陽不打算在g市過多逗留,把該處理的處理完,他就準備回首都了。

可就在劉伯陽即將動身的前一刻,忽然接到寶寶姐打來的電話,寶寶姐一上來就抱怨道:「好你個劉伯陽!回s省了居然也不告訴我一聲,還是我打電話給葉琪她們才知道的,你個沒良心的傢伙,是不是把我給忘啦?」

劉伯陽頓時一陣頭大,一個漂亮女孩兒在你沒追到手之前,絕對是給你一種心高氣傲、不容易接近的感覺,甚至會覺得她像天仙一樣高不可攀,可只要你真的把她追到手了,你就會發現,其實天底下所有的女孩兒都是一樣的,都有著屬於她們自己的小心思,小幽怨,甚至有時候還喜歡吃點小醋,但正是因為這些表現,才會讓她們顯得更加的活靈活現,更加可愛。

現在的寶寶姐帶給劉伯陽的就是這樣的感覺,不過老實說,劉伯陽捫心自問,確實算不上一個合格的男朋友,放眼全z國,能夠像他這樣同時擁有這麼多美若天仙的美女老婆的,可說是絕無僅有,但像他這樣不懂得珍惜,整天連陪陪老婆的時間都沒有的「負心漢」,估計也僅此一個了。

「什麼話,我只是回來的太急,臨時沒來得及打招呼而已,而且我就在g市呆一天,今天晚上就要飛回首都去,就算你知道我回來了,跟我也見不著面啊!」

「誰說的?如果你提前告訴我你會回來,我早就去g市找你了!劉伯陽,你難道一點都不想我么?」寶寶姐繼續在那邊幽怨道。

「想!怎麼不想?!」劉伯陽趕緊說好話哄哄她:「說實話媳婦,別看我現在天天在外面奔波,可很多時候,我心裡都在記掛著你們呢,只不過我的事兒實在太多,輕易抽不出空回來而已。你千萬別胡思亂想,我可不是陳世美……」

「哼,說得好聽,你為你這樣說我就相信了?」話雖這樣說,可寶寶姐的語氣聽上去還是輕快多了:「不准你晚上走,我要你來n市找我,或者我現在回g市去找你也行,總之我要跟你見一面!」

「媳婦,今天是真的不行,虎子他們都在首都住著院呢,我好幾天沒去了,實在放心不下,我畢竟是當大哥的,我得過去守著啊!你乖乖聽話,我答應你,過幾天只要我有時間了,就去n市找你,反正坐飛機也不過倆小時的事兒!」

「不行!你每次都這樣說,可就沒來過一次!我在學校無聊死啦!課也不想上,書也不想看,整天無事可做,除了發獃還是發獃,就連小雲最近都談了個男朋友,沒有時間陪我了,你忍心看我整天一個人啊?」說著說著,寶寶姐忽然眼睛一亮,道:「哎?對啦!要不我跟你一起去首都吧,反正我閑著也是閑著,去那邊你照顧病人也好啊!」

「你不怕耽誤功課?」劉伯陽問。

「讓它去死!你以為大學是高中啊,我去不去上課都無所謂的,反正期末考試老師都會畫重點。就這麼說了,我跟你去首都哦,等你哪天有空了,咱倆還要一起出去旅遊,我都計劃好了,就去阿爾卑斯山,那天我逛笑笑妹妹的微博,她都出去旅遊了呢,我好羨慕……」

「……」劉伯陽一陣頭大,有這麼小資的一個媳婦,想拒絕她的要求都不忍心啊,於是只好先答應道:「那好吧,只要你覺得沒問題,那就來首都吧,我是今晚回去,你如果也有辦法訂到今天的票,咱們就在首都碰面,我在機場等你。」

「嘿嘿!我就知道你最好啦!那我現在就訂票嘍,別忘了我爸爸以前在s省也很有關係的,我訂票不是難事,咱們晚上首都見!」

寶寶姐興高采烈的掛了電話,劉伯陽輕輕一笑,把手機收了起來。現在也只有跟自己老婆說話的時候,才能讓他完全放下所有的擔子,真正做到心情愉悅。

——

當晚九點鐘,劉伯陽與楊林分開,自己一個人乘坐飛機回到首都,之前說的是他等寶寶姐,可沒想到寶寶姐的航班比他還要早一些,八點半就到了,s省一共有四個飛機場,寶寶姐是在n市起飛,而劉伯陽卻是在g市。

劉伯陽風塵僕僕的從通道中走出來,一眼就看到空曠的出口大廳里,一個熟悉的身影正俏生生的等在那裡,身材完美到極致,性感時尚,而身上的衣服也搭配的相得益彰,一條修身牛仔褲,一雙小高靴,上身是一件價格不菲的皮草,雙手還拖著一個小型的行李箱,臉上戴著大大的黑色蛤蟆鏡。

「我足足等了你半個小時哦!」看到劉伯陽走出來,寶寶姐趕緊走了上來,很自然的用手挽住劉伯陽的胳膊,身上那股沁人心脾的香味兒真的很好聞。

「呵呵,這有什麼辦法,誰叫你的航班比我早,吃完飯了沒?」劉伯陽接過她手中的小皮箱說道。

「沒有,不過在飛機上吃了點餅乾,嘿嘿!」寶寶姐調皮的笑問:「咱們現在去那啊?去醫院?」

「我先帶你去吃點東西吧,餓著肚子可不行,咱家寶寶身材已經很完美了,用不著減肥。」劉伯陽笑道。

「哎呀,什麼時候這麼會說話啦?呵呵,首都我可是來過哦,我知道很多小吃的,讓我想想,咱們去哪吃才好呢?」

難得跟媳婦相處在一起,劉伯陽也決定好好放鬆一回,先是打電話給醫院,詢問了一下虎子恩英他們的傷勢,得知他們恢復的都還不錯,於是劉伯陽就放心了,又打電話聯繫了羅志斌、邵俊平、澹臺滅明以及慕容曉雪、何志偉等人,把自己在首都圈子裡那幫關係不錯的朋友們全都喊出來了,先是一起去吃宵夜,回頭他還打算請寶寶姐唱唱歌啥的,有這麼好個媳婦在身邊,劉伯陽沒理由不哄她開心啊。

——

宵夜的地點是何志偉選的,是在首都有名的一條小吃街上,一家以烤排骨著名的燒烤大排檔,羅志斌邵俊平慕容曉雪都比較低調,先後打車趕了過來,慕容曉雪看到坐在劉伯陽身邊的寶寶姐,顯得非常的吃驚,指著寶寶姐問道:「頭兒,這位……就是你的女朋友么?」 太祖老人家有一句名言叫做槍杆子里出政權,這樣的話語即便是放到現在的和平年代也不為過。作為當權者,如果說你沒有辦法將最大的暴力機關掌握在手中,手上沒有得心應手的一支力量,那是很為糟糕的一件事情,也是對你作為領導掌控力的一種蔑視。

這樣的問題蘇沐其實早就心裡有數。

就在前幾天徐炎過來的時候,便和蘇沐念叨了兩句,說的是現在工作的不順心。這個所謂的不順心並不是說乾的不行,實在是因為有些天然的原因存在。那便是徐炎和徐錚成的關係。要知道徐錚成如今是青林市市公安局的副局長,而徐炎那?卻是邢唐縣縣公安分局的局長,一門兩個局長,而且還是在同一個地區,這樣的事情是違反幹部任命條例的。

這是徐炎很為無奈的事情。

其實這事倒是蘇沐有些疏忽了,原本他是想著將徐錚成調到古瀾市的,後來因為機緣的原因,而讓徐錚成高升到了青林市市公安局。徐炎所說的事情也恰恰是蘇沐當時所擔心所考慮過的,現在聽到徐龍雀的這句話,他突然眼前一亮。既然徐錚成是沒有辦法調離過來,那麼將徐炎調過來應該沒有任何問題。

要知道現在的馬明山還真的不是讓蘇沐很為滿意的,這樣的人不是自己這邊的,用起來都感覺不舒服。就比如說今天晚上這樣的事情。真的要是換做了徐炎。那蘇沐絕對能讓他立上一功。當然有著任立娟在,對蘇沐也是好事。只可惜任立娟的資曆始終是不夠的。

徐炎如今便成為蘇沐的最佳選擇!

徐炎說到資歷和級別那都是很為合適的,看來稍後這件事就必須運作下了。要是能夠讓徐炎在最短的時間內調任過來,拿下飛龍科技這顆毒瘤,這簡直就是一舉幾得的事情。

沒錯,就這麼干!

蘇沐相信杜野還不會不幫自己這個忙,只要這邊同意接收,青林市那邊的關係便更好說,有著徐錚成在,難道還有誰願意為難徐炎嗎?相信這樣的程序將會更加簡單。蘇沐越想越覺得靠譜。

「雀哥,多謝你的建議。」蘇沐笑著道。

徐龍雀扔給蘇沐一支香煙,掃過地面上那些昏迷過去的傢伙,無所謂道:「我說兄弟你這管委會主任當的未免有些太窩囊了吧?怎麼還會遇到這樣的事情。遇到這樣的事情就算了。我記得爺爺曾經給過你一把槍,難道你的那把槍是擺設嗎?記著,再遇到這樣的事情,直接開槍擊斃,你不必擔心有任何後果!」

看似隨意的話語中,釋放出來的那種霸氣卻是無與倫比的!

經常執行任務,任職於特殊部門的徐龍雀,對所謂的生死現在已經看的很淡,但只要是他身邊的人,他都會用心去關照。更別說蘇沐這個傢伙。從最開始到現在所作出的每件事情,都很對徐龍雀的胃口。和這樣的人當兄弟,徐龍雀不覺得有任何丟份兒,也願意為此點撥下他。

槍,要看是誰贈予的,不同的人贈予便擁有了不同的意義。更別說蘇沐現在完全不必擔心持槍證那方面的問題,如果有可能的話,徐龍雀都想著給蘇沐辦上一個別的身份,那樣的話便能擁有著傳說中的殺人執照。別的不敢說,最起碼以後再發生這樣的事情。蘇沐的安全便能夠得到最大限度的保證。

「雀哥,我知道了。」蘇沐點點頭。

接下來蘇沐便和徐龍雀隨意的聊著,只是話還沒有說幾句,蘇沐眉頭微微一皺。

「怎麼了?」徐龍雀問道。

「我們被人跟蹤了,有人監視我們。」蘇沐說道。

「被人監視?」徐龍雀眉宇間劃過一抹疑惑。要知道依他的實力,真的有人想要監視自己的話。還真的要掂量下分量。剛才他沒有察覺出來,會不會是蘇沐的多疑。只不過就在這樣的想法剛出現,徐龍雀瞧著身後某處的陰暗角落,臉色倏地一沉,身上閃過一道濃烈殺意。

真的被監視了!

而且這樣的監視者還是蘇沐發現的!

這讓徐龍雀感到震驚的同時心底猛地湧現出一股戾氣!

娘的,你們還有完沒完,弄出這麼一出,現在又冒出監視者,這個狗屁飛龍幫真的是活膩歪了,想著逆天嗎?真的以為我不動你們,你們就能夠這麼猖狂嗎?

「給我滾出來!」徐龍雀猛地轉身冷然道。

熟悉徐龍雀的那些戰友都知道,現在的徐龍雀是真正動了殺機。要是藏在陰影處的人再不出現,真的會被徐龍雀當場殺死的。這種狀態下的徐龍雀,動起手來的果斷狠辣是讓你難以想象的。

「等下,別誤會!」

隨著徐龍雀聲音落下,藏在陰影處的人急忙閃了出來,這是一個神態很為忠厚老實,放在人群中絕對會直接忽視掉的男子。但像是徐龍雀和蘇沐都能夠感覺的出來,這樣的人才是最為危險的。

「你是誰?為什麼要跟蹤我們?」徐龍雀冷聲道。

「這是我的證件,還有我的領導已經過來,就在那邊,你們等下她會給你們解釋的。」男子說著便掏出一個證件,很為小心的遞給徐龍雀。

徐龍雀能夠感受到男子的不簡單,男子又如何能夠不知道站在眼前的這位,可比他的身手要厲害多了。他充其量只是跟蹤術不錯,但要說到實戰的話,恐怕連對付蘇沐都不夠格。再說今晚的事情真的是個意外,他原本就不是跟蹤蘇沐的,他是跟著黃岸過來的。誰想到,竟然見到了這樣的一幕。

而且處於職業的習慣,他將剛才的事情全都錄了下來,也能夠當做證據。不過該錄的錄了,像是後面的,他想錄也沒辦法錄。因為有車擋著,他根本就看不到徐龍雀是怎麼對付黃岸他們的。

「國安的?」徐龍雀看了下證件眉頭微微一挑,依他的眼力勁自然能夠分辨出來,這證件是真的。只是他怎麼都不知道,蘇沐怎麼會和國安的人聯繫上。瞧眼前這位,分明是跟著蘇沐過來的。等下,他說他們的領導會過來?

嘎登嘎登!

就在徐龍雀帶著詢問的眼神掃過來的時候,三個人的耳邊響起了一陣清脆的腳步聲,蘇沐抬起頭瞧過去,發現來的人還真的是他認識的。

「第五局長,你這是怎麼回事?」蘇沐問道。

出現在這裡的便是古瀾市國安局局長第五貝殼!

「蘇沐,我們其實並不是想著跟蹤你的,我的人是跟著黃岸過來的,而且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的確是打亂了一些我們的部署,別的不說,就單單是楓林寺塔那一場大火,就將我們想要拿到的證據燒毀不少。你不會真的以為那場大火是自然原因吧?」第五貝殼解釋道。

「你的意思是說?」蘇沐眉頭一皺。

「我的意思是說,竇龍這個人倒是真的夠心狠手辣的,一下子便將楓林寺塔給燒毀了。那裡我們已經得到確切的消息,就是他和橋本一郎進行交易的地方。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竇龍會察覺到異常,竟然將那裡給燒毀了。」第五貝殼有些無奈道。

「這麼說,你答應我的事情沒辦法做了嗎?」蘇沐語氣一沉。

「那件事你倒是不必多想,我們手頭其餘的證據也是夠充分的,只是想著要是能夠拿到楓林寺塔的證據就更完美了。放心吧,我的人現在已經開始部署,明天就會將竇龍抓捕歸案。至於這裡,我想是竇龍狗急跳牆,想著給你點教訓,誰想你身邊還有著這樣一號猛人。我說的對吧,徐龍雀隊長!」第五貝殼轉身瞧向徐龍雀笑顏如花道。

「怎麼?你們認識?」這下輪到蘇沐意外了。

「這件事說來話長,以後再慢慢告訴你。」徐龍雀笑著道:「第五,我說你倒是夠厲害的,竟然都調到我兄弟身邊了,怎麼樣?你哥他現在好點沒有,要不找個時間我和他再切磋下。」

大神引入懷:101個深吻 「你要是真的那麼想,你去找他啊。」第五貝殼笑眯眯道。

「怎麼?還真當我怕他嗎?」徐龍雀傲然道。

「那你下次就去找他吧,他也正想著找你玩玩那。」第五貝殼有種惟恐天下不亂的勁頭。這樣的第五貝殼,還真的有些小女子的姿態,哪裡像是堂堂局長。

蘇沐是真的有些疑惑不解了,怎麼又冒出來一個第五貝殼的哥哥。不過蘇沐敏銳的直覺告訴他,這事恐怕和第五貝殼的家族有關。第五這個姓氏原本就很稀少,而第五貝殼又能以這樣的年紀穩坐上國安局的局長之位,要說背後沒有雄厚的家世背景,蘇沐是絕對不相信的。

這個第五家族到底是個什麼家族那?

就在這時一陣刺耳的警笛聲劃破了夜晚的安靜,由遠而近的向著這裡開過來。在聽到警笛聲的時候,第五貝殼便沖著蘇沐說道:「這些人就暫時交給警局的人來看管吧,瞧他們的樣子也別想動彈,不過讓警局的人得保證他們的人身安全,他們還是很重要的。雀哥,這裡不適合咱們出現,咱們走吧。」

「好!」徐龍雀點點頭,「兄弟,這裡就暫時交給你了,處理完事明天咱們再好好聊聊。」

「好的!」蘇沐說道。

就在第五貝殼他們離開沒有多久,幾輛警車便呼嘯著出現在十字路口處,停到了蘇沐面前。 ?女孩子生來就有互相比美的天性,越是漂亮的女孩子越是如此,此刻,慕容曉雪和寶寶姐兩個人就大眼瞪小眼的站在那裡,互相打量著對方,慕容曉雪已經算是美-女當中的極品了,可跟寶寶姐一比,還是稍稍遜色了一些-

不光是慕容曉雪,就連羅志斌邵俊平等人,也都是看著寶寶姐發獃,他們身邊雖然從來不缺美女,可像寶寶姐這種極品的美女,還真是頭一次見,簡直是驚為天人!邵俊平更是暗中思忖:怪不得劉弟很少跟著自己一起沾花惹草,原來人家家裡早就有一個極品了啊!

見這麼多人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看,寶寶姐倒也沒覺得太害羞,大大方方的以為在劉伯陽身邊,因為從小到大,對她流露出這種驚艷目光的人實在太多了,她早就習以為常了……

「嘖嘖,極品,真是極品!頭兒,嫂夫人果然是國色天香啊,連小女子都甘拜下風了,就是不知道頭兒你是怎麼把人家騙到手的……」慕容曉雪煞有介事的說道。

「咳……咳……」劉伯陽乾咳兩聲,理直氣壯道:「曉雪,我覺得你應該有這種眼光,難道你不覺得像我也很優秀嘛?是她倒追的我!」

「啊?」劉伯陽這話一出,慕容曉雪羅志斌邵俊平等人同時目瞪口呆,而寶寶姐終於忍不住羞紅了臉,用小手狠狠一掐劉伯陽的胳膊,嗔道:「叫你胡說!明明是你追的我,我會倒追你?」

「媳婦,你不是裝糊塗吧,那時候明明是你追我好不好?我記得我剛到g市的時候……」劉伯陽話沒說完,忽然寶寶姐的小手加大了力氣,直把劉伯陽掐的倒吸涼氣,劉伯陽轉頭一看轉頭一看,只見寶寶姐虎著臉瞪著自己,大有一種你再說我就掐死你的勢頭,那窘羞的模樣異常可愛。

其實寶寶姐當然知道當初是她倒追的劉伯陽,可是女孩子臉皮薄,在這麼多人面前,總得要點面子不是……

「呵呵,好啦!不鬧了,當初是我追的她,那時候我可沒少下功夫啊,又是寫情書又是送禮物,有時候還跑到他學校彈吉他唱情歌呢,終於用我的真心換來她的芳心,嘎嘎,終於被我追到手了!」劉伯陽信口胡謅道。

寶寶姐噗嗤一笑,瞧著劉伯陽撒謊都不帶打草稿的樣子,覺得他異常的可愛。情人之間就是這樣,男方越是耍寶,女方就越覺得他好玩兒,怎麼看怎麼順眼,情人眼裡出西施就是這麼個道理。

邵俊平羅志斌等人也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多糾纏了,看到劉伯陽如此幸福,他們除了祝福也無話可說,唯有慕容曉雪在強裝微笑的同時,心中卻是一陣又一陣的失落。

——

這頓宵夜吃的十分盡興,羅志斌做東請客,就當作是劉伯陽從m古順利歸來的接風宴了,各種烤肉食物點了一大堆,酒也喝了不少,就連慕容曉雪和寶寶姐兩個女孩子都把俏臉喝的紅撲撲的,酒足飯飽之後,劉伯陽主動提出要帶大家去唱歌,邵俊平羅志斌澹臺滅明大出預料之外,不過滿心歡喜,澹臺滅明二話不說就打電話給錢櫃訂包廂了。

慕容曉雪心中悄悄暗戀著劉伯陽,但自從見了寶寶姐之後,她就知道自己一點機會都沒有了,別的地方可能爭不過寶寶姐,但是論唱歌慕容曉雪可不想輸給誰,於是自從進了包廂,慕容曉雪就獨霸了一支麥克,連著點了好幾首歌,每一首都是那種略帶曖昧的傷感情歌,劉伯陽這麼敏感的人自然體會到了慕容曉雪的暗示,頓時覺得今晚來唱歌就是個錯誤的選擇,他在寬大的真皮沙發上如坐針氈,尷尬的要死。

邵俊平羅志斌等人都是非常精明的人物,當然也都察覺到了氛圍的微妙,於是一個個在鬼哭狼嚎幾首之後,就安靜的當聽眾了,清官難斷家務事,不是他們不想幫劉伯陽,只不過慕容曉雪也實在是個很不錯的女孩子,這事兒想管也管不了啊……

寶寶姐比誰都看得明白,這個名叫「曉雪」的妹妹竟然敢當眾為難老公,這不是擺明了向自己示威嘛?於是她也不甘示弱,搶過另一隻話筒也當起了麥霸,於是現場的氣氛由情歌賭場又變成了「賽歌會」,兩個漂亮的女孩子互不相讓引吭高歌,幸虧她們唱的都不錯,否則劉伯陽這幫人的耳朵可要遭罪了。

「咳……咳……」邵俊平趁兩位女孩兒不注意,悄悄的挪到了劉伯陽身邊,說道:「劉弟,我以為我的私生活就夠無藥可救的了,沒想到你比我更泛濫,兩個這麼極品的女孩子都為了你爭風吃醋,原來你才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啊!」

劉伯陽苦笑道:「你以為我想這樣啊?早知道就不來唱歌了,我沒想到曉雪這丫頭會這樣啊!」

邵俊平嘿嘿笑道:「得了吧你,賺了便宜賣乖,我還不知道你心裡是怎麼想的?嘿嘿,要實在不行,你把曉雪也收了唄,反正向你這種成功男人,身邊有個三宮六院七十二妃也不過分,再說人家曉雪也很不錯了……」

何志偉一聽,頓時也悄悄的湊了上來,壞笑道:「瓶子哥這話說得對,頭兒,不行你就把曉雪也收了唄,咱們都是一個組的,肥水不流外人田嘛,你看她現在這樣多難受啊……」

劉伯陽哭笑不得:「你倆都別在這兒添亂了,什麼收不收啊,我是那樣的人嗎?」

邵俊平和何志偉頓時翻了翻白眼兒,用「鄙視」的眼光看著劉伯陽,劉伯陽呵呵一笑,道:「說真的,我對曉雪了解的比你們都深,這丫頭很堅強,她能憑自己活到今天很不容易,興許人家對我根本就沒那麼意思,只是爭強好勝而已……」

三個男人正在這邊說這話,忽然唱到興起的寶寶姐帶著一股香風靠了過來,直接坐在劉伯陽的懷裡,瞅了瞅三人問道:「你們偷偷摸摸的說什麼呢?」

「沒有,沒說什麼!」三個男人頓時異口同聲的說道。

「哼哼,是么?伯陽,我剛點了兩首歌,你要陪我一起唱!」寶寶姐把話筒遞到了劉伯陽面前。

劉伯陽只得用手接住,苦笑道:「行啊,但是我五音不全,跑調了你可別怨我!——是啥歌?」

「『今天你要嫁給我』和『夫妻雙雙把家還』,嘿嘿,我好久沒這麼瘋啦,老公,謝謝你,我今晚很開心!」說著,還親昵的在劉伯陽臉上啄了一口。

可劉伯陽聽到那兩首歌的名字,頓時愣在那裡獃獃無語。

隨著舒緩溫馨的旋律響起,陶喆和蔡依林兩個人先後出現在電視屏幕中,這首「今天你要嫁給我」曾經紅遍大江南北,可在這種情況下唱,是不是有點不合適……

慕容曉雪臉上沁著笑,什麼話也沒說,主動把麥克遞給了寶寶姐,可是劉伯陽注意到她的手微微有些顫抖…… ()蘇沐並沒有繼續停留在這裡的意思,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已經太多太多,多到他都有點反應不過來。所以當他瞧見任立娟帶著人趕過來后,便直接將這裡交給她,並且重點吩咐了一定要將這些人看管好,絕對不能出任何亂子,最起碼要保證這樣的安全能夠扛到明天。

只要明天竇龍也落網,蘇沐便不必再緊張什麼。

有著國安動手,就算竇龍擁有著市政協的名頭在,都將成為無用功。

國安這個部門,還真的是一個讓平常人聽到都會顫抖的部門。

任立娟是真的被眼前的一幕給震驚住,直到蘇沐離開后她都沒有從震驚中清醒過來。其實震驚的又何止是任立娟一個,她帶過來的人全都目瞪口呆的瞧著眼前的情景,彼此對視著,誰都不願意相信這是真的,然而誰又都知道,這事絕對是真的,絕對是出自蘇沐之手。

「我說咱們這個蘇主任未免太厲害了吧?」

「要知道這些人可都是有名的亡命之徒,就憑咱們蘇主任一個人全都撂倒?」

「這樣的身手,我算是服了!」

不能不服啊!瞧見沒有,現場這些倒地的人就算了,還有旁邊那被毀掉的車輛,這些都說明今晚的事情性質有多惡劣。計劃的又是多麼周密,但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蘇沐不但脫身了,還將這些想著對他動手的人全都掀翻在地,這樣的手段。豈是誰都能做到的?

能不死便是奇迹,還製造出這麼轟動的效果,這簡直就是傳說!

咱們的蘇沐蘇主任,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猛人!

咳咳!

任立娟使勁咳嗽了兩聲,將自己的思緒拉了回來,現在的她才是真的有些后怕,幸好蘇沐藝高人膽大。才能夠逃過這一劫,真的要是在這裡出點什麼事,這個責任誰能承擔得起?

「趕緊動手。將他們全都押回分局。」

慘叫聲此起彼伏的響起中,任立娟他們是真的沒有再理會黃岸這群人。他們就對黃岸沒有多少好感,如今瞧著黃岸竟然敢做出這樣的事情。動起手來那便是更加沒有遲疑。你疼?活該,誰讓你們這群不開眼的,竟然敢做出這樣的事情來,沒有被你們害死都是幸運的。

後續的事情會怎麼發展,蘇沐已經沒有心情理會,反正那邊第五貝殼都已經做好十足的準備,他便直接出現在周瓷住所,在周瓷的驚喜中,兩人又開始肉搏起來。

幾家歡樂幾家愁。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