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徐小萌話還沒說完,榭生蟲蟲群就朝他們齊齊襲來。

幽雪染要準備釋放出彷彿結界的時候,星痕對她喊道:「沒用的!」

幽雪染的前方,鬼千束已經將結界展開了,然而榭生蟲如同子彈一般飛速而來,將由靈力組成的結界直接洞穿。

幽雪染心裡只道難怪星魂不敢讓他們驚動了土地里的榭生蟲,這蟲子幾乎是像一顆顆高速飛馳的子彈一般,她懸身而起,手中的星魂扇舞出,將一個個榭生蟲卷到了兩邊的岩石上。

被拍飛出去的榭生蟲在岩石上留下了深深的小孔,它們的身體彷彿能夠穿透一切,若被這些榭生蟲碰到了,他們真的會被打成篩子的。

可這麼密集用來的榭生蟲一直採取躲避的話,也不是一個辦法,誰都不能保證,這些榭生蟲會突然改變軌跡,撞入人的身體內。

「咻!」的一聲,鬼千束的手臂就被一隻榭生蟲貫穿了,然而她臉色平靜,手臂往下一甩,剛剛被榭生蟲貫穿的手臂又重新長出了肉來。

鬼千束衝到了最前面,她有不死之力,所以並不畏懼受傷和死亡,她轉過頭來望了幽雪染一眼,用靈力傳音給幽雪染道:

「我把榭生蟲全部引到我身上來,你們繼續前進。」

「你瘋了嗎!」幽雪染傳音給鬼千束罵了她一句。

她有不死之力,就這般無所畏懼嗎?即使被榭生蟲襲擊的千瘡百孔了,她都無所謂么?

「洛景封給你不死之力,不是讓你去賣命的,而是讓你能活下去!」

幽雪染傳音給鬼千束道,她伸出手把鬼千束抓了回來,不讓她一個人衝進蟲群中。

這時候一隻榭生蟲突然以一種奇怪的軌跡彎折飛來,眼看著就要從幽雪染的後腦勺洞穿過去,鬼千束眼疾手快,她把自己的身子像肉盾一樣直接擋在幽雪染身後,幽雪染轉過頭就看到鬼千束的額頭被榭生蟲貫穿出一個血窟窿來。

血液濺在幽雪染的臉上,幽雪染甚至看到了鬼千束的頭骨碎末從血窟窿里被撞飛了出來。

她額頭上的血窟窿如同泉眼一般冒出泊泊流淌的濃黑色血液。

鬼千束望見幽雪染眼底的震驚,她忽覺得好笑,她的眼神有一剎那的失神,然而很快,她腦袋上的血窟窿癒合了,她抬手抹了一下臉上的血跡。

鬼千束正想和幽雪染說她根本沒事,然而在鬼千束流血后,聞到血味的榭生蟲變得更兇猛躁動起來。

忽然,一道血紅色的光芒照入了幽雪染的視線,她看到星痕站在原地,身上雪色的白衣猶如旌旗般舞動,他額頭上弧形的血色線條釋放出光芒來。

幽雪染看到星痕額頭上的弧線慢慢擴大,然而透過刺眼的紅光看去,幽雪染髮現不是那抹弧線變大了,而是弧線中打開了一條縫,星痕額頭上的肌膚裂開,露出了一隻映著六芒星光芒的眼睛來…… 第54章他,真是個天才

「好。」霍彥霆接過紙張,目送蘇沐離開后視線落在蘇沐的這張紙上。

蘇沐並不知道傷員名字,只是按照救治順序編號,記錄救治步驟,詳細到縫了幾針、傷員當時的痛感表現等。

霍彥霆的一雙檀眸再次深遠幾許。

「按照剛才的救治順序,告訴我你們的姓名。」說著他從桌上拿起一支筆,瞥到兩本醫書。

眾人依次報著姓名,而霍彥霆則逐個登記。

這時,營長王思凖和另外一個身材碩長、面色冷黑的男子一同走了出來。

「隊長!」除霍彥霆外所有人都立起身,眸色緊張地望向那位男子。

那人抬手示意大夥安靜,來到霍彥霆面前:「兄弟,今日多虧你了。」

「都是兄弟。」霍彥霆只回這麼一句,一切盡在不言中。

緊接著他目色示意營長和那男子借一步說話,倆人跟著霍彥霆出了治療室。

「權赭,待會你跟你的兵說一下,今晚他們被救治一事不要向他人提及。」霍彥霆沉聲說道。

「為何?」那個叫權赭的男子不解。

不光權赭不解,營長王思凖也是一臉茫然。

霍彥霆攥了攥緊手中的紙張:「剛才軍醫都進去了,是我的兵蘇沐縫針包紮的。」

「蘇沐?」營長比權赭率先出聲,「你說那個新兵蛋子蘇沐?」

這下權赭也有些不可思議地盯著霍彥霆:「那新兵會醫術嗎?」

霍彥霆搖頭,他看過本屆新兵的詳細資料,蘇沐的資料顯示就是一個普通的高三畢業生。

「以前不會,但不代表以後不會。」霍彥霆冷聲回道,「總之你交代這事就行了。」

說完,他看向營長:「你們先過去,我跟張軍醫交代完蘇沐的事後再過來。」

營長點頭,權赭率領的獵鷹特戰隊追擊一夥境外走私團伙,卻在他們營區附近突然遭到重型火力襲擊,要不是最後時刻霍彥霆趕去扭轉乾坤,恐怕後果不堪設想。

權赭進屋交代完后便和營長離去了,不一會兒軍區醫院的救護車趕到,而此刻張倩也剛好將副隊身上的那枚子彈取出,立馬將人送上救護車,這才長舒一口氣。

「倩姨,這是蘇沐對刀傷戰友的處理經過。」霍彥霆將自己手中的紙張遞給張倩,壓低聲音說道,「他說他看著你縫線后便會了……」

張倩一怔,仔細看了紙張里的內容,然後來到被蘇沐救治過的傷患身邊逐個檢查傷口,露出一抹溢於言表的笑容。「他,真是個天才!」

「哦?!」霍彥霆眸色亮了亮,「此話怎講?」

「他前陣子從我這借了本醫書,今天來歸還,我隨機翻了書中的內容考他,他居然能一字不漏地全部背誦出來。」張倩再次沉浸在當時的那份震驚中,看著手中的紙張,對蘇沐的欣賞再次提高了不止零星半點。

霍彥霆微微點頭,嘴角噙著一抹微不可察的笑意,彷彿張倩表揚他的兵就在表揚他一般。

「倩姨,我讓權赭跟他的兵說了不要聲張今晚的救治之事,畢竟他不是醫護人員。希望倩姨……」

霍彥霆還未說完,張倩便應了下來,「我知道,不過你得讓他有空就來我這裡,這孩子的縫針手法一點都不亞於我,所以我想有空多教教他。」

「好。」霍彥霆看著桌上的兩本書問道,「這是他最新問你借的書?」

張倩笑著搖頭:「不是借,是我買給他的。還說過幾天再讓我抽考裡面的內容呢。」

霍彥霆微微錯愕,卻是拿起那兩本書:「倩姨,我把書順帶給他,你也早點休息。」

說著向張倩晗了一首后,便大刀闊步地消失在漆黑的夜色里。

(本章完) 第1559章孤狼出手

突然,季遠航喘著氣,緊張地大喊,「我攔住他們,你們快上車先離開!」

「不行,我們不能就這麼丟下你一個人!」雲水謠堅定地說道,只是語氣中,季遠航怎麼覺得他聽出了一抹興奮的情緒。

應該是他聽錯了吧!

季遠航想到,沒發現雲水謠眼中的躍躍欲試。

自顧雲念教了她功夫以來,就是跟著邵武他們過了過手,還沒真跟人打過。

如果是她一個人還有些害怕,可現在有顧雲念在,暗中還有保鏢保護,根本不需要擔心。

這時,一人突破季遠航的防線沖顧雲念和雲水謠而去,手中鋒利的匕首閃著刺骨的寒光,直衝顧雲念的心臟。

雲水謠面色一寒,就要動手,一個黑影卻速度更快地竄了過來,抬腳猛地一踢咔嚓一聲就將人握著匕首的手腕踢斷。

凄厲的叫聲響起,斷掉的手握不住匕首掉落,被黑影反手接過往那人膝蓋上狠狠地一紮,再拔出匕首就把人扔到一邊。

顧雲念驚訝地低聲叫道:「咦,孤……」說到一半,又把後面的話連忙咽了下去,想起她現在的身份不認識孤狼,不知道孤狼名字。

「孤什麼?」雲水謠帶著一絲遺憾問道。

顧雲念掩飾道:「那個黑影,就是那個孤身一人在火鍋店裡的客人。」

只是她沒想到孤狼的身手這麼厲害,突然出現地那一瞬間展現的速度快得驚人。

她又微蹙了眉,孤狼的身體她剛替他調理好一點,這會兒突然用上這麼強的爆發力,對他的身體是一種很強的負擔。

孤狼出手,一群打劫的人很快斷手斷腳失去了反抗力。

雲水謠還帶著顧雲念上前,關切地問道:「你們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季遠航先一步擔心說道:「沒事!你們也嚇壞了吧!這麼晚了你們先回去吧,這些人我會送他們去警局。」

「我們還好,今天多謝季先生了。不過這些人就不用麻煩季先生了,我已經打了電話讓保鏢過來,算算時間他們應該快到了。季先生的朋友應該還在火鍋店裡等著吧,您先回去吧。」

雲水謠客氣地說道,感謝中帶著滿滿的疏離。

正說著,收到顧雲念指示的保鏢就出現了,率先對顧雲念和雲水謠歉意道:「抱歉,雲總、顧小姐,我們來晚了。」

「不管你們的事,是我不讓你們跟著的。這些人就拜託你們處理了。」

雲水謠說道,又跟季遠航點了點頭,看向孤狼的眼裡要真誠了許多。

「這位先生,您怎麼樣?有受傷嗎?要不我送你去醫院檢查一下!」

「不用,我沒事。司機就快到了,我先走了!」孤狼看了她一眼,目光又在顧雲念身上停頓了一下,就轉身,身形突然晃了晃。

一保鏢連忙將他扶住,顧雲念攙著他另一隻手,指尖趁機在他的手腕停留了片刻,微蹙了下眉。

孤狼的身體就是一個空架子,空有招式,就這麼一會兒就已經掏空了他的精力。

4更

(本章完) ??「已經過了十年了,你沒有碰到過他嗎?」李學浩看著被捆綁的幽靈女孩,十年的時間,可以發生很多事情,然而幽靈女孩既然還沒有報仇,那說明她還沒有遇到那個殺死他的人。

「我一直在這裡等著,但是他沒有再出現了。」幽靈女孩恨恨地說道,要不是因為那個混蛋,她也不會變成現在這樣,說不定已經大學畢業,找到了一份好工作,然後還有一個溫柔帥氣的老公

「要找一個人可不容易,他有什麼明顯的特徵嗎?」可惜時間過得太久,幽靈女孩的肉身都已經火化了,想從中找出點線索都不可能。而且幽靈女孩在這裡等了十年都沒有再碰到過那個殺死她的人,說明對方很謹慎,或者因為害怕的原因不敢現身,甚至要是出國了,那才是真正的大海撈針。

「特徵」幽靈女孩苦苦地思索著,過了一會,可能是想起了什麼,遲疑地說道,「他三十歲左右不,現在已經四十歲了,最明顯的特徵是,他的額頭中間,有一個字」

額頭上有字?

李學浩表情有些古怪,一般人額頭上根本不可能有字,如果有的話,那也是故意刺上去的,這種人要不是蠢得可以,就是囂張得不行,在額頭上刺字,是生怕別人不認識他嗎?

「咦!」旁邊的池鯉鮒安娜忽然驚咦了一聲,似乎是遇到了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

李學浩心中不由一動,轉而看向了她:「池鯉鮒前輩見過那樣的人嗎?」

這話聽得幽靈女孩也是雙眼一亮,忍不住有些激動地看著她。

「我確實知道有這樣一個人。」池鯉鮒安娜考慮了下措辭說道,神情也嚴肅了起來。

「他在哪裡?」幽靈女孩完全激動了起來,如果不是身上被綁住的話,恐怕早就撲過去質問了。

「在我回答你以前,我想知道,你看到的字,是什麼字?」池鯉鮒安娜肅穆問道,臉上顯得很鎮定,沒有半點慌張,似乎忘了被她問的人幽靈的身份。

「是個竜字。」幽靈女孩毫不遲疑地說道,對於那個把她害成現在這樣的人,她的記憶自然非常深刻。

「如果是竜字,那就沒錯了。」池鯉鮒安娜點了點頭,略微吸了口氣,「那個人,我知道在哪裡。」

「快告訴我!」等了十年的仇人終於知道了他在哪裡,幽靈女孩恨不得現在就飛過去狠狠地進行報復。

眼見幽靈女孩,池鯉鮒安娜淡淡一笑:「我幫了你,能得到什麼好處?」

旁邊的李學浩聽得微微一怔,居然敢跟幽靈講條件,記得剛剛她第一次見到的時候可是很驚恐的,這時候大膽到向幽靈要好處。

「我已經饒恕過你對我父親的逼迫行為,你還想要好處?」幽靈女孩似乎被激怒了,惡狠狠地瞪著她。

「沒有好處的事情,不會有人去做。」池鯉鮒安娜一臉淡定,至少沒有被幽靈女孩的咬牙切齒所嚇倒,「就跟剛剛你讓真中答應幫你找到那個傢伙一樣,現在你也要答應我一個條件,這是等價交易。」

經她提醒,幽靈女孩不由看向一旁似乎在看好戲的某人:「喂,你答應過我的,要幫我找到那個傢伙。」估計是看不慣旁邊那個女人「趁火打劫」的行為,不想付出任何代價,將主意打到了想從她身上拿走她寶貝的傢伙身上,讓他去跟那個女人要地址好了。

李學浩自然清楚她的意思,看了旁邊池鯉鮒安娜一眼,她卻像沒看到他的目光一樣,一臉鎮定地看著幽靈女孩。

知道身為一個暴力集團的大小姐,想從她嘴裡撬出點什麼,估計沒那麼簡單,他也不想因此欠上什麼人情,面對幽靈女孩的質問,聳了聳肩膀,做無奈狀。

幽靈女孩顯然沒想過他會袖手旁觀,想了想有些不甘心,冷著臉譏諷道:「這個女人只是一個普通人,原來你還怕她嗎?是因為她很漂亮,所以你在追求她?」平心而論,將臉上的那道傷疤給遮住的池鯉鮒安娜確實非常精緻漂亮,她有那個想法也屬正常。

李學浩卻毫無所動,這麼簡單就想要激將他,也太天真了一點。

眼見自己做的一切都沒有什麼作用,幽靈女孩也死心了,和池鯉鮒安娜攀談了起來:「好吧,你想要什麼好處?」

「我要你!」池鯉鮒安娜伸手一指她,氣勢十足。

「我?」幽靈女孩一臉吃驚獃滯,顯然完全沒預料過會出現這種情況,要她?

「沒錯,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幽靈,你只要答應在我身邊留一個月的時間,我就馬上告訴你那個人在哪裡。」池鯉鮒安娜說道。

幽靈女孩遲疑了一下,接著馬上點頭應道:「沒問題,現在告訴我那個傢伙在哪?」

「他叫正木竜一,是上山組執行部的一個區域長,本來主管的是鶴見區,但是十年前自行申請調離了,現在是港北區的區域長。」

「上杉組?」幽靈女孩臉上露出疑惑表情,顯然沒聽說過這個暴力集團的名字。

李學浩也是聽得皺了皺眉,這裡面居然牽扯到了神奈川另一個暴力集團,上杉組。不由有些懷疑起池鯉鮒安娜的用心,身為兩大暴力集團,肯定如同一座山裡擁有兩隻老虎一樣。

所謂一山不容二虎,兩頭同樣兇猛的老虎,必定會有一方以失敗作為結束。而上杉組和川崎會現在之所以沒有到拼死拼活的地步,估計是兩家的勢力相等,誰都奈何不了誰。

不過這個平衡一旦被打破了,那必然是佔據上風的人更有優勢。

至於港北區,那是他媽媽的娘家林原家所在的地區,而上杉組的千金大小姐上杉千晶,就在港北區的大南高中就讀,那裡是上杉組的大本營,就跟鶴見區是川崎會的大本營一樣,兩家暴力集團的大小姐都在各自的地盤裡就讀,不會去「外地」給對方有機可趁的機會。

r 那一隻眼睛是生長在星痕額頭上的,而且那還是一隻擁有著蓮華血繼的眼睛。

當他額頭上的眼睛睜開的時候,猩紅的光芒將黑色的岩壁都給染紅了。

榭生蟲突然在紅光的照耀下靜止不動了,星痕又傳音對他們道:

「我們現在往裡面走,我讓榭生蟲停止了行動,但是你們還是不能發出聲音驚擾它們。」

幾千萬隻的蟲子懸浮在半空中一動不動,眾人繞過這些蟲子,往前走去。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