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後來,得知姚婭婭的父親是武裝部長之後,他就不敢再把姚婭婭當白嬌嬌的替身了。

與姚婭婭相比,白嬌嬌頂多算個小家碧玉,姚婭婭才是真正的名門淑媛。 大蛇丸和自來也一起陰了阿飛一把,雖然沒幹掉他,也讓他吃了一個不大不小的虧。其實一開始大蛇丸和自來也便知道阿飛會來這一手,所以故意放出口風要去戰場,還弄了倆影分身,阿飛果然上當!

雖然吃了自來也和大蛇丸的虧,可阿飛也不可能怎麼報復。他知道,現在這個時候不適合動手,特別是和眼前這二人![.]

果然,聽到由美和森美居室起了動靜,大批山忍將此地包圍了起來。迪達拉和不久之前趕回到的飛段、重吾直接殺了進來。

走進居室中的迪達拉看到站在一邊的阿飛,又看看由美懷中森美顫抖的身體,也就明白了所以然,「阿飛,你這個混蛋,你要是敢動由美姐姐,小心我炸死你!」

「哎喲喲,想不到迪達拉竟然做了俘虜,並且轉投了敵人,還真是讓我意外啊!」

大蛇丸聽到阿飛諷刺迪達拉,不屑開口說道:「老傢伙,知道你下作,可沒想到你會下作到如此地步!算了,你走吧,懶得聽你在這兒閑扯!」

自來也一聽大蛇丸要放走阿飛,長發一飄帶著焦急說道:「大蛇丸,你瘋了好不容易逮著這傢伙,你竟然要放了他?」

「阿飛,你這個混蛋,你剛剛是也有諷刺我的意思?不可原諒,我這就將你奉送邪神大人!」飛段似乎頗為介懷阿飛所說俘虜,啪的一聲甩出鐮刀,可鐮刀徑直從阿飛身體中穿了過去,釘在了對面的牆壁上。

大蛇丸伸手阻止了準備重吾、自來也和飛段,「沒用的,這傢伙遠非你們想象的那麼簡單,讓他走吧。這樣的麻煩事交給柞木就行了!」

「哈哈哈,說實話,情非得已,真的不想和你大蛇丸作為對手。不過話說回來,柞木還真是厲害,不知不覺中竟然網羅到這麼一群高手!三忍自來也和大蛇丸,曉組織骨幹迪達拉和飛段,還有外面那個一樣開著寫輪眼的男子,再加上盡得柞木真傳的天平重吾,這種陣勢,我想要將柞木妻兒抓住,無疑是難於上青天啊!」

大蛇丸聳肩一笑,「別在這兒扯淡了,你似乎還有許多事情要做。我可不想聽你這傢伙在這兒沒完沒了!」

阿飛身形漸漸化作虛無,只留下一段冷冷笑聲。

阿飛剛走,次郎坊那胖子便從外面走了進來,「大蛇丸大人,前線傳來消息,前木葉絕世強者宇智波斑出現了,現在正在對戰風、火、雷、土、水五影,現在正處於絕對劣勢!」

在一邊抱著森美的由美急忙站起身子,開口問道:「柞木了?」

次郎坊鞠了一躬,「夫人,柞木大人現在正和宇智波鼬對戰,還有前曉組織干柿鬼鮫!」

「你不用著急,柞木的手段這個世界已經沒有人能真正傷的了他,安心在山隱呆著,相信不久之後這場戰爭便可以勝利了!」大蛇丸安慰了由美一句,繼續說道:「現在六大國可能出現危機了,我們必須趕過去幫個忙!飛段、智郎還有次郎坊在山隱護住夫人母女,我、自來也、重吾還有飛段趕往戰場!」

「喂喂喂,大蛇丸,你幹嘛把我留在山隱,我為什麼不能去戰場?」飛段揚著大鐮刀不滿說道。

「你那些招數對付穢土出來的強者有用嗎?」大蛇丸反問的一句讓飛段徹底啞口無言,隨後繼續說道:「現在的宇智波斑太強了,一般忍者根本就沒用作用!如果自來也,我,綱手還有柞木,四個人一起用那一招,或許才會取得勝利!」

自來也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看著大蛇丸指斥方遒的樣子,他突然想起了當年那個領軍一方的三忍大蛇丸,他不得不承認,大蛇丸這個天才確實比他要強!

。。。。。。

柞木看著幾乎已經快全軍覆沒的黃土大隊,肺都快氣炸了!氣歸氣,不過不得不說,穢土之下的宇智波鼬和干柿鬼鮫確實很難纏!

耗費全身最後一絲查克拉使出開土生繩的黃土氣喘吁吁的半跪在地下,旁邊還有一樣累的被半死不活的黑土。

柞木指著無數被淹死的山忍,還有那些聯軍忍者,怒氣沖沖的對身邊的黃土吼道:「你的土遁到底是怎麼用的?死於水下的忍者竟然高達六成!」

黃土自知慚愧,低頭不語。

不過他女兒黑土卻火起來了,本來死傷無數她就很憋屈,現在她老爸又被這個岩忍大仇敵怒斥,她豈能不怒?黑土噌的一下從地面站了起來,指著柞木的鼻子反吼道:

「你這個混蛋有什麼資格指責我們?我們家世代使用土遁,你一個不過略懂皮毛土遁的傢伙敢在我們面前指手畫腳?還有,你知不知道那個干柿鬼鮫打不死,水遁無限,查克拉無限啊?」

黃土見黑土發飆,急忙拉住了她,低頭道歉說道:「小孩子不懂,還望大人見諒!」

柞木一肚子火,被眼前這丫頭罵了一通竟然被罵沒了,還被人說成不懂土遁!想不到這個世界還有人說他對土遁略懂皮毛!算了,跟一個小孩子有什麼計較的。柞木又氣又笑的看了看黑土,搖搖頭,「你們倆好好在一旁歇著,我來對付那鬼鮫和鼬!還有,小姑娘,睜大眼睛看好,什麼叫做真正的土遁!開!!」

柞木結印之間,那滿是水流的戰場驟然裂開,出現了一道深不見底的地縫,那些水流嘩啦啦的朝裂縫流入,不大一會兒,整個戰場陸地顯現出來,還有站在不遠處山坡上的宇智波鼬與鬼鮫。

黑土望著那冒著寒氣巨大的地縫,雙腿都輕輕抖了起來,深通土遁的她誰都清楚這招的逆天!黑土望了望前方那個壯碩的背影,結結巴巴的說道:「老——老爸,這——這是土遁嗎?」

黃土拍了黑土的腦袋,「你這個臭丫頭,如果他的土遁造詣自認第二,便是六道仙人都不敢認第一,你在他面前說什麼土遁,真是丟人!」

「只是以前聽說龜仙人柞木土遁如何了得,我以為不過是人云亦云!」

黃土父女旁邊一個受傷的山忍聽到他們談話,先是不屑的看了他們一眼,繼而崇拜說道:「我們大人那不是土遁,那是神跡!你們不知道前些天,全殲一個戰場白絕的事情嗎?」

宇智波鼬和鬼鮫見到出現的柞木,慢慢向他靠近,末了停了下來,宇智波鼬開口說道:「對不起,柞木大人,我被那人控制住了,所以——」

柞木擺了擺手,「不怪你!」

「呵呵,大人,父親曾教導我們,如果有一天可以,一定要打敗您,一定要證明宇智波家族的驕傲!雖然當初我不以為然,但今天就當還父親大人一個心愿吧!我可能會用那一招,所以柞木大人,對不起了!」

柞木聽罷豪氣一笑,「哈哈哈,世界瞳術招數頗多,著實強悍,但自打我出道,從未將其放在心上,白眼如是,輪迴眼如是,寫輪眼更是如是!還有,我最不喜的便是寫輪眼!」

ps:對不住。更新不利,如果大家有條件請去支持一下新書,感激不敬。 他鍥而不捨的追求,姚婭婭終於同意做他的女朋友之後,他很激動,

很自豪。

他意氣風發,揚眉吐氣,傲然睥睨那些曾經嘲笑過他的人。

當初,他被白嬌嬌拋棄的時候,他被許多人嘲笑過。

當姚婭婭做了他女朋友之後,他收到了一大票羨慕嫉妒恨的目光。

白嬌嬌的家世,只配給姚婭婭提鞋。

他被白嬌嬌拋棄了又怎樣?

他的新女友,勝過白嬌嬌無數倍!

自從和姚婭婭在一起之後,他每天都容光煥發,享受著別人羨慕嫉妒的目光。

可是,好景不長。

姚婭婭的父親年紀輕輕,竟然莫名其妙的中毒了,被醫院下了病危通知書。

以前那些羨慕嫉妒他的人,又開始嘲笑他。

這讓他很焦慮。

雖然姚婭婭的父親是個好官,從沒徇私枉法,沒為他辦過什麼事情,可姚部長未來女婿的這個身份,本身就是他的護身符。

自從他和姚婭婭確定關係,他的生意做得順風順水,很少遇到什麼難事。

姚婭婭的父親還很年輕,還沒五十歲,他還會有很長的政治生命。

而且,還有可能更進一步。

有姚婭婭的父親保駕護航,他的事業一定可以更進一步,他會成為人人羨慕的人上人。

他對未來充滿了期待,可他的期待卻因為姚婭婭父親的倒下,戛然而止。

姚婭婭的父親昏迷不醒了,他的位置暫時由別人取代。

圍繞在他頭上的光環,隨著姚婭婭父親的倒下而消失了。

甚至,醫院給姚婭婭的父親下了病危通知書,姚婭婭的父親隨時有可能去世。

等姚婭婭的父親去世,他頭上的保護傘也會跟著消失,這讓他十分的焦慮不安。

開始的時候,他還積極地陪姚婭婭求醫問葯。

在醫院隱晦的暗示他們,姚婭婭的父親已經沒救了的時候,他放棄了,開始為他和姚婭婭的未來做打算。

人走茶涼。

趁著姚婭婭的父親還沒去世,茶還沒徹底涼,他得多賺點錢。

他就是因為這個,疏忽了對姚婭婭的陪伴。

他並不覺得他有錯。

醫院已經暗示過他們了,姚婭婭的父親已經沒救了。

與其把時間浪費在將死之人身上,不如趁著人還沒死,多談幾筆生意,日後他和姚婭婭的生活也能多幾分保障。

當初他家的公司差點破產的時候,他嘗過手中沒錢的滋味。

太難受、太絕望了。

那種滋味,他不想再嘗第二次,他也不想讓姚婭婭嘗到那種滋味。

他真的全心全意的在為他和姚婭婭的未來做打算,他沒想到,姚婭婭不但不支持理解他,還因為他去接客戶的時候,順便把白嬌嬌接了回去,就對他大發雷霆,還說要和他分手。

他非常生氣,心裡隱隱約約的想,你爸爸都快死了,你還把自己當公主嗎?

如果姚婭婭的父親還在著,他一定會立刻把電話打回去,好好和姚婭婭解釋,溫柔耐心的哄她,直到姚婭婭不再生氣為止。

可現在,他不想再慣姚婭婭這毛病了。 第3184章禮物(1)

「雪舟你不用著急,此事我炎盟一定會出面幫你澄清!絕不讓不懷好意之人,抹黑你的名譽!」

言卿仙子揮袖站在了沈雪舟的身前,試圖將他與那處處都散發出詭異與靡靡氣息的車輦徹底隔絕。

然而她這番仗義言詞還沒來得及說完,便被身後陡然暴走的冰風撞到在地。

「小小小小小小……」

前看看那土豪霸主般綴滿晶晶菇的小車,后看兩個開路男肩頭那過度誇張的大旗,迅速回想起剛剛小小在離開時的那句。

「我有大禮送給你!」

小小這是把自己給送來了!

狂笑著的白衣謫仙,直接架起一座橫跨星海的冰橋,從橋的那端飛奔而來,幾乎眨眼功夫,便衝到了輕車之前。

「這就是我姐夫?」

鎮魔浩蕩皺眉打量來人,第一眼見那翩躚身影,俊美的臉,還有彷彿柔光般籠罩於他身側的冰塵,小浩子有那麼一個剎那的目不轉睛。

別說,長得還真他媽好!

不過……

眼底的驚愕迅速被幽芒覆蓋。

鎮魔浩蕩不服氣地扁著嘴巴,發出沉重喘息。

不過比起本大爺,還差得遠了去的!本大爺要代表阿姐至親家人,好好考察你這個金玉其外的小白臉兒,是不是個草包。若是過不了我這關,你就甭想再笑得這樣燦爛。

不知浩子扭曲的心情……聽到這熟悉的天真的,猶如打小鼓般急切的呼喚聲。帘子后立即伸出一隻柔軟無骨的小手。

只看到了火燭郡主的一隻小手。

眾人卻被這小手所驚艷。

她白皙剔透,彷彿玉琢一般,指尖纖細處,甚至隱隱透光,看著便惹人憐愛。

可惜眾人還沒有好好打量,已經等在車前的男子,便一把將那小手抓握,而後將藏在車中的整個人扯入懷中。

從現實來看……

其實沈公子遠比不遠萬里,前來支援他的火燭郡主心急得多!

咔嚓咔嚓咔嚓……

以言卿仙子為首的炎盟女修們,在這個剎那,彷彿聽到了自己心臟破碎的聲音。

不過在場更多人,翹首以盼的是那火燭郡主的真容!

因為他們已經深深被折服在沈公子的人品,修為和風度上,在他們看來,就算言卿仙子與之相配,也只是勉勉強強而已……萬萬沒有想到,他已經有了心儀的女子。有幸被他選中的女人,一定集天地風華為一身才對吧?

讓伸長脖子打量的人們失望了。

此時被小粥粥打橫抱起的真小小,早將自己包裹在厚重的紗織下,只露出一雙眼睛和左手。

經過剛剛的祭骨,此時她身體的獸化狀態已然消退大半,至少眼眸不再那樣可怕,恢復了平時的清透動人。

不過獸化的消退,只是暫時,得益於體力的透支,還有祭骨大法前幾層的圓滿。

想必經過休息,體內氣息會繼續被無序所統治,到那時候,便是業火魔主再橫空出世之時。所以歡聚顯得尤其珍惜,在調息和恢復體力的這段時間裡,她想和粥粥待在一起。

「唉……」

看到這樣的火燭郡主,無論男女,都有那麼剎那的惋惜。

早安小可愛們

(本章完) 她父親快死了。

她已經不是公主了。

以後沒人再當他們的保護傘,她要明白這一點,快點成熟起來!

出於賭氣,他沒給姚婭婭打電話。

他以為,姚婭婭只是一時生氣,說的氣話。

火爆嬌妃:腹黑國師狂寵妻 等姚婭婭氣消了,自然會打電話給他。

他不相信姚婭婭會捨得和他分手。

先不說,他們感情一直很好,從沒吵過架,單說姚婭婭的爸爸就快死了,等姚婭婭的父親死了之後,姚婭婭就是個普通女孩子,而他,是一家上市公司的總裁!

失去了姚婭婭父親的光環,姚婭婭什麼都不是,除了他,還有哪個上市公司的總裁,願意娶一無所有的姚婭婭?

他堅信,姚婭婭捨不得和他分手,相反的,姚婭婭會牢牢地抓緊他。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