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後來他厭你了,因你就像小丑一樣,不斷上躥下跳,自導自演一場場以為能夠傾倒眾生的戲碼。

夏允言跪在了地上,她伸手去抓地面上薄薄的丹藥碎屑,可是抓來抓去,什麼東西都沒抓到。

凌蒼冽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夏允言道:

「我非君子,現在,就斷了你的所有念想和執著好了……」他的話音落下。

夏允言突然覺得脖子像是被螞蟻咬噬一般的疼起來。她抓住自己的脖子,指甲從脖頸上劃過。

夏允言感覺到自己像是被人緊緊掐住了脖子,又像有繩子把的脖子給緊緊的綁住,她抓著自己的脖子,指甲不斷的從雪白的脖頸上劃過數條抓痕,然而這依舊沒有緩解她脖子上難受的感覺。

「唔……唔……」夏允言低叫著,她跪在地上,眉頭擰起,她脖子好難受,難受的地方恰巧是凌蒼冽剛才抓了自己的地方……

「允言……允言你怎麼了……」郁淺桑從剛才夏允言和凌蒼冽的對話中恍然驚醒。

他根本不知道夏允言中意於眼前這個男人,她剛才喊他凌蒼冽,他是迦葉的三皇子凌蒼冽……可是那個罪孽之子不是已經死了嗎?

怎麼還會出現在這裡?

然而現在郁淺桑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他撲到夏允言的身旁,按住她的肩膀,又把她的手給抓住。

「允言,你別抓了……你都要把自己的脖子抓流血了。」郁淺桑對著夏允言喊道。

然而夏允言張著嘴巴,難以呼吸,她對郁淺桑叫道:

「我好難受……好癢,好疼……我好難受啊!」

夏允言嘶叫著,她的指甲狠狠的從自己的脖子上劃過,血跡與被刮下來的皮層都跑到了她的指甲縫裡。

郁淺桑實在不願看到夏允言這樣,夏允言抬起頭,她跪在地上,目光盯著凌蒼冽:

「你……你剛才掐我脖子的時候,就做了手腳是不是……」

夏允言張大嘴巴,而此刻,她連發出聲音都感到十分艱難。

凌蒼冽對她道:

「我是把藥粉塗在自己手上了,至於是什麼藥粉,你自己去研究吧。」

他話音一落,郁淺桑就衝上來就凌蒼冽吼道:「你敢傷害允言,我跟你拼了!」

然而郁淺桑向凌蒼冽撲來,他只是往邊上移了一小步,郁淺桑就撲了個空。

夏允言看著郁淺桑摔在了地上,她迅速爬起來,抓起了郁淺桑道:「我們走!」

她的脖子忽痛忽癢,夏允言忍下皮膚上如同火蟻咬噬的癥狀,她抓著郁淺桑的手臂往外跑去,可她一出院子,伊夜澤的手下就將夏允言和郁淺桑給圍住了。

「說出幽雪染的下落。」

伊夜澤站了出來對夏允言說道,夏允言注視著頃刻間與她翻臉的伊夜澤,她就笑了起來…… 第1384章天價太歲

「嗯。」慕司宸應道,牽著顧雲念在沙發上坐下,才回答。

「參加拍賣的買家可以選擇隱藏身份,也可以選擇不隱藏。不隱藏的就直接從正門進來,到大廳或者是包廂。

隱藏身份的,必須要向拍賣行專門申請,驗證身份並繳上足額的保證金后,會送上一張帶有晶元的卡,從剛才我們進來的那個專用通道,驗證邀請函後進來。」

「審核身份的人不會泄露身份嗎?」顧雲念好奇道。

「不會,負責驗證身份的都是拍賣行絕對信任的人,而且身份都是處於保密的。外面的人就算是想查抓人逼供,也找不到人。」慕司宸解釋道,讓顧雲念的感覺有些奇怪。

可怪在哪裡,她一時也想不到。

慕司宸把一本冊子遞給顧雲念,岔開了話題,「你先看看今晚拍賣的東西,有沒有其他想要的。」

顧雲念就把剛才的感覺都拋到了腦後,一邊翻,一邊跟慕司宸說著話。

「拍賣會,葉澤他們會參加嗎?」

「會的。他們送拍的東西價值巨大,拍賣會會贈送他們參加的名額。何況以葉家的身份,想要拍賣會的名額也很容易。只是他們不能跟我們一起。」

慕司宸散漫地說道。

一手搭著顧雲念的肩,把她攬在懷裡。

「我明白的!」顧雲念舒服的靠著,懶懶地說道,漫不經心地翻著手中的冊子。

兩人幾乎是卡著點來的,顧雲念還沒翻兩頁,拍賣會就開始了。

顧雲念只在每樣東西送上台時看一眼,古董名畫首飾的她並不太感興趣,藥材什麼的她又看不上。

她無聊地靠在慕司宸身上,都打哈欠了,太歲終於被送了上台。

太歲是放在壓軸的。

葉經恆送拍的這個太歲,足有最大號的西瓜那麼大,一個人都抱不下。

太歲是一種特殊的肉靈菌,生長過程中極易受環境影響,含有大量的雜質。

而送拍的這個太歲,肉質如白玉無瑕,雜質幾乎沒有。

加上被葉家先祖挖出來多年,存放在寶庫當中,水分幾乎都蒸發了乾淨,可想這個太歲剛挖出來之時有多麼的龐大。

所以這麼大的,品質如此之高,年份如此之久的太歲,其價值簡直無法估量。

起拍價都是一億,是今晚拍賣會上起拍價最高的東西,每次加價不低於千萬。

顧雲念注意力,今晚的拍賣會上,幾個包廂的人都還沒有出過手,顯然八成都是為了太歲而來的。

太歲,延年益壽,傳聞能讓人長生不老。

對於有錢人來說,錢就是一串數字,唯有壽命,他們花再多的錢也買不到。

拍賣師一說完,在安靜了將近一分鐘后,才有人開口,把價格直接翻了一倍,「兩億。」

報價聲頓時像打開了一個開關,後面報價的人,一個話音未落,下一個就已開口。

不過短短几分鐘,就已經竄到了十億。

顧雲念驚愕地看著太歲的報價還不聽地往上漲,問道:「我們什麼時候出價?」

3更

(本章完) 「你們都想要知道幽雪染的下落么?我告訴你們……即使我死了,我也不會讓你們找到活著的幽雪染!」

夏允言咬住了牙齒,她的指甲刺入了手心中,她的體內靈力爆發,腳下的大地突然裂開,肉粉色的觸手從土地里伸出,將伊夜澤身邊的護衛一個個都擊飛了出去。

「我們走!」而夏允言她拉著郁淺桑就往蟄葵獸的腹部跳了下去……

蟄葵獸在地底迅速隱去了蹤跡,伊夜澤走到裂痕邊上,看到蟄葵獸已經沒了蹤影了,他就對凌蒼冽道:

「你怎麼讓夏允言跑了?」

「我就讓她跑了。」凌蒼冽說道:

「他們跑了,才有可能帶我去幽雪染被關押的地方。」

聽到凌蒼冽這麼一說,伊夜澤才收了聲,他抬眼打量著凌蒼冽,今日,伊夜澤才覺得,凌蒼冽從骨子裡透出一股清冷如冰峰的氣息來,冰涼如無波古井的眼眸也就在遇到幽雪染的時候,會變得格外明亮起來。

而凌蒼冽總是在平靜之間步步計算,誰也不清楚他謀劃了什麼,就像他剛才出手傷了夏允言,誰也不清楚,他手中的藥粉是什麼時候抹上的,而他故意讓夏允言逃了,一切都進展的那麼自然,等到他點破的時候,所有人才會恍然大悟。

這個男人對幽雪染而言是無害的,然而對其他人而言,他可是一個不能惹的主。

——

某一處院落里,郁淺桑一臉關心的望著夏允言。

「允言你沒事吧?」郁淺桑關問她道。

夏允言運行靈力,將脖子上的毒素壓制了下去,她睜開眼睛喘了一口氣。

夏允言抬起頭,目光掃過四周:「我們現在是在哪裡?」

郁淺桑就道:「啊,這裡是我以前買的一個小院子,沒什麼人知道這裡的,這個地方可以作為我們的一個安身之處。」

郁淺桑說著,他忽然覺得,他和夏允言住在這裡,就像把夏允言金屋藏嬌一般。

想到這裡,郁淺桑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而夏允言環顧四周后,她終於是鬆了一口氣,若自己當時沒有當機立斷的離開。

估計她就要死在靖王府了吧。

郁淺桑又對夏允言道:「允言我們現在先去把幽雪染給解決掉吧。」

「不可!」夏允言說道。

郁淺桑就道:「抓她來為何不能殺了她?」

夏允言就對郁淺桑道:「你要是去殺她了,你的行蹤就會被凌蒼冽追蹤到,到時候凌蒼冽會找到關押幽雪染的地方的。」

郁淺桑覺得夏允言說的不無道理,「是我考慮不周,可是這樣下去,我沒法親自殺了幽雪染了。」

夏允言神色一揚對郁淺桑道:「你不是叫了人過去了么?」

郁淺桑對夏允言點了點頭,夏允言就道:「這就可以了,不用你親手殺她,她也會死!」

郁淺桑沒有聽出來夏允言話語里所隱藏的恨意,如今他自己已經被仇恨所掩埋住。

「我沒法親自手刃幽雪染,實在有愧於淺櫻。」

夏允言就安慰著郁淺桑道:「我不想你髒了自己的手了。」 ??「美子,想讓你妹妹惠子小姐馬上醒過來嗎?」。李學浩再度瞄了一眼櫻井惠子的胸口,然後問著身邊的櫻井美子。

櫻井美子注意到了她瞄眼的動作,心裡又遺憾地嘆了一口氣,不過現在不是想那些事情的時候,連忙期待地問道:「前輩想到辦法了嗎?」。

「其實很簡單,只要這裡……你看到了嗎?」。李學浩拿手指著櫻井惠子的胸口,大片的肌膚白得晃眼。

櫻井美子臉色立刻就紅了,她沒想到前輩這麼直接,就算喜歡惠子的那裡,也要找個沒人的時間才可以,現在自己就在旁邊,不由囁囁地說道:「前輩……」

「把惠子小姐的項鏈拿下來,她就可以清醒過來了。」李學浩沒注意到她奇怪的表情,指著掛在櫻井惠子胸口、恰好就在兩團柔軟中間的那條金黃色的鏈墜說道。

「是這個嗎,前輩?」櫻井美子臉紅通通的伸手抓著妹妹櫻井惠子胸口的那條項鏈,心裡暗自羞愧,覺得自己把前輩想得那麼壞,以前輩的為人,根本不會那麼做呢。

「是的,摘下來就可以了。」李學浩鼓勵地點了點頭。

櫻井美子沒有猶豫,小心地把妹妹脖子上的項鏈摘了下來。

效果非常的好,剛剛摘下來,本來緊閉著眼睛熟睡的櫻井惠子立即嚶嚀一聲,醒了過來。揉著惺忪的睡眼,當見到眼前出現的兩個人時,頓時吃了一驚:「美子,真中君?」

「早上好,惠子小姐。」李學浩打著招呼,現在這個時間點雖然不算很早,但說「早上好」也不算離譜。

「你們……」櫻井惠子完全沒明白過來發生了什麼,不過當意識到自己穿著睡裙而且領口開得很大時,臉色立刻一紅,拉起被子遮住自己的胸前。

「惠子,是我一直叫不醒你,所以才請前輩來幫忙的。」櫻井美子解釋道,她可不想讓前輩被妹妹誤會了。

「叫不醒我?」櫻井惠子一臉古怪,當然她沒有懷疑姐姐的話,「可能是我睡得太死了……咦,說起來,這一覺睡得真舒服呢,以前半夜都會醒過來的。」說到最後,櫻井惠子顯得很疑惑。

「不是睡得太死了,是因為這個東西。」櫻井美子把那條金色的項鏈遞到了妹妹櫻井惠子的面前。

婚途漫漫:阮少的替嫁新妻 「這是我的項鏈。」櫻井惠子一臉驚訝。

「沒錯,就是因為這條項鏈,所以才叫不醒你的。」櫻井美子一臉嚴肅地說道,可愛的小臉上難得出現這種鄭重其事的表情,卻絲毫不損她的可愛,甚至有種小孩強裝大人的呆萌感,「你知道嗎?要不是我拜託前輩過來,你可能永遠都醒不過來了。是前輩告訴我,只要把這個東西拿下來,你就可以清醒了。果然,我才拿下來,你立刻就醒了。」

聽了姐姐的說法,櫻井惠子也終於意識到事情並非她想象的那麼簡單,她並不懷疑姐姐說的,因為真中君本來就不是普通人。

「這是邪物嗎?美子快扔掉!」回過神之後,櫻井惠子第一時間想到了害自己醒不過來的項鏈,連忙顧不上自己會春光外泄的危險伸手一把排掉了姐姐手上的項鏈。

「啪!」一聲脆響。

「好痛~」櫻井美子痛呼一聲,雖然項鏈被打掉了,但是她的手也被打到了,非常痛,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

「對不起,美子,但那是邪物……」櫻井惠子急急地解釋道。

「其實,這並不是什麼邪物。」李學浩彎腰把那條金色的項鏈撿了起來,正確的說,這不止不是邪物,還是非常奇妙的神物。

土零伍,就是這條項鏈的名字。

土零系列的法寶,李學浩一共製作了十件,從土零零到土零玖,這也是他煉製的諸多法寶中「最強大」的十件。

強大不分先後,只在乎功用以及使用者怎麼去使用它們。

而土零伍,它最強大的功用是,入夢!

沒錯,就是入夢!就跟它字面上的解釋一樣,不止可以讓自己入夢,也能讓別人入夢,甚至自己進入別人的夢中,都可以隨心所欲。

這聽上去顯得非常離奇,似乎並不可能實現,然而卻是真實存在的,而且非常有效。

當然,對普通人來說,它的作用就非常有限了,但也能起到凝神靜氣的效果,讓普通人的睡眠更充足也更安詳。

櫻井惠子之所以醒不過來,並不是因為別的,而是不小心觸動了項鏈里的禁制,入夢了。不過她的入夢不同,畢竟是普通人,不知道怎麼去引導,也沒有那個手段去引導,所以只是陷入了深沉的睡眠之中。

只要把項鏈拿掉,她就可以從深沉的潛意識之中清醒過來。醒了之後,自然也感覺精神大振,神清氣爽。

而對修鍊者來說,入夢無疑是非常強大的「法術」,甚至懂得妙用的人,可以利用它做一些他平時做不到的事情。

如果落在邪惡的人手裡,所產生的危害是無法想象的,因為你根本不知道他會用這個做什麼。

李學浩記得很清楚,當初向自己下這個訂單的人立過誓言絕對不會把這件法寶外傳。而他本人為了避免自己的東西落入心腸邪惡歹毒之人的手裡,甚至專門在暗中窺視過那個下訂單的人,確定對方的品性之後,這才把土零伍交給他。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