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征服它!

這是黑梟所有人的想法。

而BIG·MOM海賊團船首處的夏洛特·嘉蕾特立刻對著麾下海賊船大吼道:「奪船!!!」

加入BIG·MOM海賊團麾下海賊船立刻化作一頭頭餓狼,嗷嗷大叫的沖向冰雪獅王號。

「全部碾碎!!!」

菲尼克斯·安大手一揮間,下達了命令后,整個張開惡魔的雙翼,第一個沖向冰雪獅王號。

「喲嘻嘻嘻,好可怕,好可怕,溜了溜了!」

冰雪獅王號的獅頭看到后,獸爪般的雙翼突然猛地擴大數百倍,在眾人的視野中,飛到了空中。

而且,走之前,它還不忘記對著黑梟和BIG·MOM做了一個顏藝的鬼臉,似乎在嘲笑他們的愚蠢!

菲尼克斯·安看到后,心裡一急,煽翅追去。

轟轟轟轟轟…..

突如其來的密集炮火,猶如雨點般打向空中的菲尼克斯·安,意圖將其給打下來。

塔露蒂亞舉起右手,毫無感情波動的說道:「防護屏障,開啟!」

淡綠色的防護屏障瞬間在菲尼克斯·安的周圍升起,守護著他一路暢通無阻,直追冰雪獅王號。

「啊啊啊,Master,又丟下我們不管了!這個傢伙!魂淡,魂淡,魂嗚嗚嗚嗚…..」

夜雨聲煩的牢騷還未完,木場佑斗熟練的一把捂住他的嘴巴無奈的對著夥伴說道:「先將眼前的敵人解決,再去追Master吧。」

眾人點了點頭,還沒有等眾人等待還擊之時。

一直猶如木樁一般站定的赫拉克勒斯,卻突然徑直的走到船甲板的中間,身體前傾,膝蓋在眾人的視野,慢慢地彎下到一定程度后,突兀的猛地伸直,整個人猶如發怒不收控制的公牛,直直撞破船體,沖向BIG·MOM海賊船。

而作為發力點的海賊船,在赫拉克勒斯一蹬之下,直接來了180°的大翻轉,以底朝天的姿勢,直直的朝著水面倒去。

如果不是塔露蒂亞手疾眼快,一把按住船體,靠著自己的巨力,將海賊船硬生生掰正回來,恐怕整艘海賊船的成員都掉入海中。

旋轉一圈,再次落到船甲板上的眾人懵逼的瞪大燈泡般的眼睛,眨了眨眼睛。

這特么真的是人該有的巨力嗎?

這才只是發力啊…..

而在船旋轉了個圈的功夫,赫拉克勒斯便以挾裹著一股滔天巨浪直壓而至。

望著猶如魔神之姿襲來的赫拉克勒斯,別說BIG·MOM麾下海賊船了,就連BIG·MOM海賊船幹部艦乳酪大臣·夏洛特·蒙多爾和黃油大臣的夏洛特·嘉蕾特兩人,都害怕的顫抖起來想到『菲尼克斯·安到底從哪裡找來這猶如從地獄修羅般的人物。』

望著擋在自己前進路上的海賊船,赫拉克勒斯的咽喉里突然傳出一聲宛若陷入絕境之中,準備放手一搏野獸的嘶吼。

那一艘海賊船驚恐、害怕的眼神,他高舉起鐵拳,暴然轟出。

咚!!!

悶雷般的聲響響起!

鐵拳之下,被赫拉克勒斯打中的海賊船頓時猶如重炮般飛射倒退,直撞到BIG·MOM海賊團的幹部艦。

沿途上,所有阻礙其前進的海賊船,皆以被硬生生的撞至散架!

當那艘飛速倒退的海賊船撞到BIG·MOM的幹部艦之時,幹部艦立刻猶如劇烈搖晃的天平,東搖西晃,一副隨時要翻船的模樣。

不過幸好,其的船體建造還算堅固,製造船的材質,雖然比不上寶樹·亞當製造的船,但也,也不是普通海賊船可以撞破的。

當船體好不容易停穩之時,夏洛特·嘉蕾抓住幹部艦的邊緣圍欄,依靠著它,緩緩地站起來。

但是,當她站起來,低頭看到船體上粘著猶如爛泥一般,緊貼在船體,血肉模糊的肉泥、壓癟的心臟和眼睛等等之時,她『嘔』的一聲,乾嘔起來。

在夏洛特·嘉蕾乾嘔之時,赫拉克勒斯已經到借著破碎的船體的木塊,猶如從天而降的隕石重重砸在BIG·MOM幹部艦上,將那堅固的船甲板給重重的砸出一個凹陷下去的巨坑,掀起一片塵埃。

望著眼前2米以上身高,黑色的短髮,肌肉扎結、強壯,穿著戰裙,背著巨斧,裸露著上半身,赤著腳,猶如鬼神降臨的巨漢,夏洛特·蒙多爾眼神里閃過一絲畏懼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赫拉克勒斯用著那血紅色的眼珠搜尋著敵人,望著還能勉強站著的夏洛特家族幹部,他的腦海中立刻想到他的主人菲尼克斯·安那雙混合了殺氣與瘋狂的眼神,和已經對世界感到絕望的扭曲笑容所說的話:

「用你的力量去征服、去大肆的破壞,凡是敢站著直視我們的人,都是我們的敵人!」

赫拉克勒斯緩緩地取下背部背著的巨斧,厲鬼般的面容肌肉蠕動起來,從他的嘴裡發出震破人耳膜般的咆哮:「吼!!!!!」 「喲嘻嘻嘻,沒有想到還有人類跟得上我,好有意思啊!」冰雪獅王號一轉頭之際,便發現一個菲尼克斯·安緊追在後,不由得發出它那怪異的笑聲道。

胭脂鬥錦繡 「喂,成為我的船吧!」

菲尼克斯·安緊追在後對著冰雪獅王號笑著說道。

「那也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喲嘻嘻嘻….」冰雪獅王號大笑著,再次提速,以更快的速度飛走。

安聽到后並沒有絲毫的生氣的情緒,反而帶著開心的笑聲,再次提速,再次朝著冰雪獅王號逼近。

兩人好似兩道流光般,你追我趕,在偌大的大海上,整整飛了半個小時,還都沒有要下來的打算。

冰雪獅王號看到菲尼克斯·安窮追不捨,不禁笑道:「喲嘻嘻嘻,你這個小蟲子好麻煩啊,吃炮彈去吧。」

突然間,冰雪獅王號的船體西方突然慢慢的推出無數炮孔,瞄準菲尼克斯·安。

安看到后,身體瞬間亢奮的激動起來道:「咪哈哈哈,還真是調皮的船啊!」

Bo!!!!!

當冰雪獅王號的炮台口中亮起一道耀眼的白光亮起之時,萬炮齊鳴下,菲尼克斯·安卻不緊不慢的從空間取出自己的德魯弗林格,嘴角掀起亢奮的笑容,長劍疾舞動,將一個個炮彈都給切開。

如果他想躲的話,他自然有無數辦法可以輕易躲開,但是,他天性桀驁,骨子裡追求刺激,所以,他毅然選擇了硬碰硬!

劍影翻飛之時,此時,在菲尼克斯·安手中德魯弗林格竟猶如起伏不定的波濤般滾滾送出,將飛來炮彈未到其面,在離他還有一米之外,便已被切開。

看到自己一直不依靠任何東西,單純憑藉自己天賦和汗水,苦練達到的這種程度,初露鋒芒的劍術,菲尼克斯·安的笑容不由得更加的開心。

而冰雪獅王號看到自己的火力無法壓制眼前的敵人,二話不說,使用自己最強的逃遁,轉瞬消失的無影無蹤。

安看到后,露出超抖S的興奮笑容,伸出粉嫩的舔了一圈自己的櫻唇道:「逃吧,逃吧,盡情的逃竄。如果獵物不逃,那又怎麼稱得上狩獵呢?」

冰雪獅王號可不知道菲尼克斯·安這麼多心思,一個勁的飛奔,朝著遠方自言自語的說道:「喲嘻嘻嘻,愚蠢的傢伙,竟然享受收服偉大而高貴、無拘無束的獅王,可能嗎?我冰雪獅王號就是從這裡跳下去,永遠的沉入海底,都不會再認人為主的!」

女主,你夠了! 冰雪獅王號的下方,正在曬太陽趕去接應鶴的卡普,突然,感覺自己的陽光被擋住后,他隨手抓起一旁的炮彈,如拋擲棒球般狠狠地投向冰雪獅王號。

砰!!

還在得意中,並沒有見聞色霸氣這種東西可以感知的冰雪獅王號被卡普這麼一砸,整艘船直接砸懵了,重重的朝著海面砸下去。

轟!!!!!

突然,一道十丈開外的白色巨大水柱衝天而起,場景壯觀,讓一旁卡普船上一些新加入的新兵蛋子直接看傻了眼。

而卡普的副官,確實很淡定的開口告誡道:「卡普中將,請不要做這些無意義的事!」

「哈哈哈哈,抱歉抱歉,繼續前進吧,嗯,那小娃子,似乎是安小子啊!」卡普說話的功夫,突然看到疾馳而來菲尼克斯·安后,不由得張開右手搖晃吆喝道:「安小子,你在幹嘛?」

菲尼克斯·安正在四處搜尋著冰雪獅王號之時,突然看到卡普,不由得為之一愣,隨即也不害怕,落到卡普的船上,自來熟的問道:「卡普中將,你有見過,嗚嗚嗚!!!」

菲尼克斯·安話音未落,卡普便更加缺根筋的一個箭步衝到安的面前,兩隻手怒搓安的臉蛋,帶著疑惑的口氣道:「真的不是女孩子嗎?現在男孩子都長這麼好看的嗎?」

「咾鍮姿,戾范鍇窩!」 大嫁光臨:寶貝,我寵你 安瞪大眼睛,嘴裡含糊不清的說道。

這麼複雜的話,卡普竟然聽懂了。

他怒瞪著燈泡般大小的眼睛,舉起右拳,二話不說,對著菲尼克斯·安的腦袋就是一下怒聲道:「叫爺爺!!!」

「叫你大爺!」菲尼克斯·安怒罵,然後揮拳朝著卡普打去。

看著白嫩的小拳頭襲來,卡普不經意的隨手一接。

但是,接到那小拳頭那一刻時,感受著拳頭裡充斥著的磅礴、恐怖的力量之時,他魁梧的身軀震了震,被震退了半步。

看到這一幕的卡普的不由瞪大眼睛,眼神驚奇的望眼前的菲尼克斯·安上下打量起來。

雖然說自己根本沒有用什麼力氣,但是,這個小子才多大,竟然可以逼退自己,這份潛力和力量,難怪小鶴對他這麼看重啊!

望著僅僅只後退半步的卡普,安不由得撇了瞥嘴巴想到『果然不愧是和四海龍王·奧古斯都·D·格拉蒙一個級別的老怪物,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的力量。』

「老頭子,你有沒有見到過一艘亮晶晶,廢話連」「老頭,你竟然敢砸偉大、尊敬的獅王,我要殺了……」

冰雪獅王號突然猛地從海里冒出頭,氣勢洶洶的說著。

但是,在看到菲尼克斯·安的身影之時,聲音漸漸小了下去,到最後甚至直接無聲了!

冰雪的獅頭和菲尼克斯·安兩人大眼瞪小眼的望著對方。

下一秒,在冰雪獅王號準備逃跑之時,安拔出瀰瀰切丸對著它那巨大的船軀,就是一刀。

明明連傷痕都沒有留下,冰雪獅王號卻痛苦的發出一陣鬼哭狼嚎,在海面上瘋狂打滾大叫道:「痛死我了,痛死我了!!!」

安看到后和自己才想的果然沒有錯,這艘船已經有了船精靈,所以,瀰瀰切丸可以傷到它。

想到這裡,菲尼克斯·安笑容逐漸扭曲,他一把跳到冰雪獅王號船上,面無表情的瘋狂補刀。

「啊啊啊啊,我錯了了,我不幹了,主人,爸爸,女王,什麼都好,你別戳了!!!」冰雪獅王號此刻毫無骨氣、風度的朝著菲尼克斯·安求饒道。 「呸!瞧你這點出息!」安一臉鄙夷的望著腳下的船隻,翻了翻那對魅惑的狐眼吐槽道。

冰雪獅王號雖有心吐槽,但是,又怕菲尼克斯·安在扎自己,乾脆裝起死來。

卡普一邊吃著仙貝,一邊厚顏無恥的開口道:「安小子,我這算是幫助你了,你準備怎麼感謝我啊!」

菲尼克斯·安聽到后,歪了歪頭,似乎在思考這個問題。

雖然自己沒讓卡普幫忙,但是,人家確實幫助自己省了不少時間。

想到這裡,菲尼克斯·安便在虛空中伸出右手,手伸進黑洞一般的存在中一陣摸索。

當他摸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后,他隨手將一個小畫冊遞給卡普道:「這個給你吧。」

卡普一隻手接過好奇的問道:「這是什麼?」

「我即將發布,卻未發布的作品《未聞花名》了解一下?」菲尼克斯·安笑眯眯將故事到一半的漫畫本遞給卡普,心中充滿了愉悅了。

看漫給一半,刀片成堆寄!

深知此道理的菲尼克斯·安,所以,給了卡普一半的《未聞花名》!

卡普嘴裡嘀咕道:「什麼亂七八糟的,老夫可不喜歡看書。不過,算了,下次當老夫擦屁股的試紙吧。」

安聽到后柳葉眉微微上揚,嘴角腹黑的笑容更甚。

好好記住今天的話,有種不要催更!

「話說,你怎麼來這裡了?」安隨口問道。

卡普聽到后,也不隱瞞,一邊吃著仙貝,一邊開口回答道:「被戰國派過來,接應小鶴!畢竟,動物系·古代種這種惡魔果實對凱多那個小崽子的誘惑力太大了,他肯定會喊人過來搶奪的。」

「是嗎?」安敷衍的回答道。

但是,下一秒,一個想法在菲尼克斯·安腦海中猶如電光火石般一閃而過。

想到遲遲沒有對自己發動攻擊,在自己追冰雪獅王號,也就象徵性的發射幾枚炮彈的,BIG·MOM海賊團船的奇怪行為,安越發的確定BIG·MOM的目標根本不在冰雪獅王號。

再想到BIG·MOM和凱多似乎是舊友的關係后,安的臉色慢慢的鐵青下來。

該死,被耍了!

卡普看到后,湊過來好奇的問道:「怎麼了,安小子?臉色這麼難堪,肚子不舒服啊!」

菲尼克斯·安望著沒心沒肺的卡普,他深深的做了幾個呼吸,使自己平靜下來后道:「如果不出意外,鶴中將應該已經再被百獸和BIG·MOM兩大海賊船圍攻!」

卡普聽到后,也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連忙將雙眼瞪的和燈泡一樣大道:「什麼意思!」

「上船吧,我們邊走邊說!」 異世幸福 安沒有立刻回答,對著卡普說道。

「好!」

卡普也不害怕安耍什麼花樣,一個騰躍從他的戰艦上,跳到菲尼克斯·安剛剛收服的冰雪獅王號上。

「前行!」

安踩了踩冰雪獅王號的船體道。

冰雪獅王號不敢多言,「嗖!」的一聲,化作離弓的利箭,乘風破浪,朝著前方走去。

感受著疾勁的海風猛烈的吹飛著自己的金色的長發,安不由得眯起眼睛暗念道『好快!』

「安小子,你剛剛那話什麼意思?」卡普緊繃著自己老臉,沉聲的問道。

菲尼克斯·安也沒有隱瞞,將自己的和鶴差不多的話都跟卡普說了一遍。

卡普聽到后,往日的玩鬧和嬉笑,早已經全部消失。

魁梧強壯的身軀,如今,正朝著四周散發著驚人震懾力和壓力,就連安本人都感覺絲絲不安。

不過,很快,他的不安便成為了亢奮!

他的身體似乎由於過度的興奮,全身顫抖起來。

被衣服遮住的勝雪般的肌膚,都開始泛起一層迷人的紅暈。

他的眼神里充滿著是對卡普戰鬥的躍躍欲試!

不過,安本人也知道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他壓了壓自己的帽子,將自己的慾望給強制性的壓下去。

卡普在生氣中,沒注意到菲尼克斯·安的表情變化,但是,冰雪獅王號卻注意到了。

在那一雙看似平靜、溫和的眼神之下,隱藏著是一頭充斥著暴戾、陰暗的凶獸!

這頭凶獸在咆哮,在質問!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