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彼時本座出其不意,就算不能讓這老東西形魂俱滅,也能給他留下超乎想象的毀滅性打擊。」

蕭塵思忖,這麼做有點像是請君入甕的意思,自己所要承擔的危險也不是一星半點的,萬一神秘鬼影出手早了,給這冥蒼尊者洞察到,那事情的演變就會亂成一團。要是神秘鬼影出手晚了,蕭塵的自我意識可就要永遠的消失在這天地之間了。

「你小子要是害怕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本座可以利用荒塵骨燈的力量,困住這冥蒼尊者一時三刻,那一段時間,足夠你逃之夭夭的了。」神秘鬼影冷笑的道。

「怕?我像是那種膽小鬼嗎?」蕭塵付諸一笑,就此與神秘鬼影制定了計劃。

還不知道詳情的冥蒼尊者,腳不沾地,如鬼似魅的落在了蕭塵面前,他伸出那一雙皮包骨肉,宛如鳥爪一樣猙獰犀利的手掌,按在蕭塵的肩膀之上,渾濁森冷的眸子里轉動的,又是一種炙熱貪婪,砭人肌骨的幽幽邪光,道:

「血氣如潮,法力磅礡,肉身骨骼品質亦是無瑕無缺,還真是極致完美的肉身容器啊。你在百鍊天河下鍛體煉魄時,血肉外吞吐出的神光瑞彩,青蓮異象,還是你這一具肉身與周遭天地間的木系能量相互共鳴,都是不得不要老夫感嘆。

即便你小子沒有某種木系靈體,你的這一具肉身軀殼,也比之常人要完美的多啊。」

蕭塵一陣惡寒,這老東西的眼神實在要人悚然,那就彷彿一頭餓了許久的豺狼虎豹,驀然的見到了新鮮血肉。

「師尊,徒兒且先退下了。」

預感到接下來要發生什麼的林戰,同情無奈的看了一眼蕭塵的離開了大殿。

一時間,只剩下蕭塵和冥蒼尊者的宮殿大廳內,空氣都是變得冷厲刺骨。

「小傢伙,你還有什麼遺願啊,只要是老夫力所能及的,老夫都會幫你去完成的。」

笑聲如同夜梟鬼叫,冥蒼尊者的心情相當愉悅。

再過不久,他就可以獲得一具充滿朝氣的年輕肉身了,沒有什麼再比這個更要他欣喜若狂的了。

「老而不死是為賊!」

蕭塵裝出一種怒不可遏的樣子。

「桀桀桀~」

少年的反應,要冥蒼尊者很是滿意,譏笑道:「老夫這一道奪舍之法,不會要你感受到太多的痛苦的,前提是你不要反抗的啊,要不然,意識精神被一寸寸碾壓撕碎的滋味,可比千刀萬剮,五馬分屍還要痛苦啊。那好,我們現在就可以開始了。」

冥蒼尊者後退了幾步,中指部位的那一枚戒指,光芒流轉,稀里嘩啦的噴湧出一條絢爛長虹來。在哪五光十色,炫人眼球的熾盛長虹里,漂浮著一種種罕見珍材,這些珍材,每一種都有著不亞於千年靈藥的頂尖價值了。

蕭塵怔了怔,不愧是大能巨頭級別的超級強者,開闢出一座孕育著十幾株千年靈藥的葯圃莊園,還可以隨身攜帶這麼多的罕見珍材,可在這個時候,冥蒼尊者取出這麼一批頂尖大葯來,蕭塵還真的是不明所以了,道:

「老東西你這是打算補一補你那苟延殘喘,半死不活的身子嗎?我可提醒你,虛不受補啊,你這德行,還是找個山清水秀之地慢慢等死吧。」

冥蒼尊者不鬧不怒,回道:「不不不,這些頂尖藥材,那都是給你用的,老夫可沒這個福氣呀,但給你用,那也就等於是給老夫用啊。」

蕭塵皺眉。

「聽不明白嗎?」冥蒼尊者指著那一株香氣馥郁,沁人心脾,形狀好似一條金色神龍的藥材,道:「此乃龍舌草,服下之後,百毒不侵,肉身無瑕。」

「這和我有什麼干係。」蕭塵鄙夷。

「聽老夫講完啊。」冥蒼尊者耐著性子的道:「除了這龍舌草以外,這裡還有金剛果,這可是老夫踏遍天州,好不容易搜集來的上古靈果,雖然還沒有交織出「大道規則」,可也是好東西呀。用這金剛果服下,可以要你的肌體防禦發生質的升華。

再看那一瓶洗髓液,小傢伙你不要看只有寥寥幾滴,這也是老夫耗費了不少心血,煉化了上百株洗髓草,才凝聚出的幾滴精華呀,作用嘛,那就是洗滌掉你五臟六腑,血肉脈絡間的先天污垢。」

在冥蒼尊者喋喋不休的把那絢爛長虹里漂浮的一種種珍材,仔仔細細的描繪了一遍后,蕭塵隱隱的覺察到了這老東西的用意。。

這些珍材,都可謂頂尖大葯,價值連城,還都是洗髓伐骨,鍛造肉身軀殼一類的大葯珍材,那也就是說,這冥蒼尊者是想要在開始奪舍前,再把蕭塵的肉身品質拔高一個層次,之後在進行奪舍。

…… 「怎麼,猜到老夫的用意了嗎?」

陰森的面龐桀桀笑著,冥蒼尊者道:「小傢伙你應該心存感激啊,這些針對肉身蛻變的珍材大葯,哪一種不是世所罕見,價值連城呢?

即便是這玄天域域主的子嗣,也沒有你這般福氣啊。等老夫用這些頂尖大葯,把你的肉身軀殼淬鍊到超然極致,完美無瑕的時候,老夫重獲生機,脫胎換骨的時機也就來了。」

蕭塵充耳不聞,合上了眼睛。

目前來看,這冥蒼尊者絲毫都沒有覺察到蕭塵體內的神秘鬼影,那蕭塵也就不必再和這老東西做口舌之爭了,對方要用那些稀世罕見的頂尖大葯為自己淬鍊肉身軀殼,換個角度看,這也是一種造化呀。

就要這冥蒼尊者自娛自樂的忙活吧,到了最後的時候,蕭塵會要這老東西知道,他想要奪舍自己,那是有多麼愚不可及,痴人說夢。

「認命了就好啊,這樣就能少些痛苦。」

冥蒼尊者揮手的取出了一尊大鼎。

大鼎古拙,其上篆刻著密密麻麻的古老文字,還有著栩栩如生,惟妙惟肖的飛禽走獸圖案。

但見冥蒼尊者舉手投足間的汲取來乾坤造化之力,漂浮在那一條長虹內的數十種頂尖大葯,頃刻之間的化為精純芬芳,馥郁甘甜,五顏六色的液體,落入到了那大鼎里去,

蕭塵沒辦法反抗,在冥蒼尊者的力量禁錮下,被丟入了那擠滿了藥液精華的大鼎里去,一霎那的,一股難以描繪,浩瀚如潮的能量,無孔不入,奔騰不息的鑽入到蕭塵的血肉毛孔,骨骼臟腑深處。

這可是數十種頂尖大葯熬煉成的一鼎藥液,在讓這一股藥液能量包裹著入侵到血肉軀殼裡的瞬間,蕭塵的額前就是冒出一條條青色大筋,那種附骨入髓,洗滌身軀的滋味,不是那麼好受的,一如是刀砍斧劈的分裂著蕭塵的肉身!

「很好,沒要老夫失望啊。你小傢伙在老夫閉關準備的這些日子裡,突破到天人境一重,這還是次要的。

按理說,這鼎內的藥液,所包含的狂暴能量,都是要老夫剔去了十之八九,可餘下的那一股狂暴能量,也是可以不費吹灰之力,轉瞬之間的撕碎金丹境修士的血肉軀殼的,你小子卻還能咬牙堅持下來。這肉身可真是完美啊。」

兩眼發綠光的盯著大鼎內的少年身影,冥蒼尊者的聲音有些激動顫抖。

蕭塵置若罔聞,他可沒精力搭理這個老東西,這大鼎里的藥液能量,無時無刻的不洗滌淬鍊著蕭塵的每一寸骨骼血肉。

若不是開闢出了青帝長生體為肉身根基,蕭塵在淪入到這大鼎內的一瞬間就要爆體而亡了,他此刻雙眸緊閉,心無旁騖的吸收煉化著侵入到體魄血肉間的藥液能量,在這期間,蕭塵的血肉軀殼有了顯著絕倫的變化。

他的皮膚,金光涌動,照亮山河,那吹彈可破的肌體下,一根根的骨骼,一條條的血管脈絡,都在若隱若現,流淌在蕭塵血管里的血氣之聲,也是隆隆霸道,如蛟似蟒。

冥蒼尊者靜靜的站在大鼎前,目不轉睛的注視著少年的肉身蛻變。

一個月後,大鼎內的藥液精華能量所剩無幾,而坐在大鼎里的蕭塵,黑髮披肩,身形璀璨,血肉之下還有著一股沁人心脾,古老原始的草木馨香之氣源源不斷的瀰漫而出,

這一股香氣,要冥蒼尊者渾身上下一片舒泰通常,那枯竭敗壞的血氣本源,居然有著一點復甦沸騰的跡象,他不敢相信的道:

「……古怪啊,就算你小子的肉身軀殼,在這藥液淬鍊下有了超然的升華蛻變,也不能具有這樣勃然神秘的生命力,看來還是你小子的肉身本質與尋常人不同呀。」

蕭塵睜開了眼睛,那漆黑的瞳孔間,有著混沌氣繚繞,在這混沌氣深處,又有著一株繚繞著大道符咒,諸天星辰的混沌青蓮一閃而逝。

他血肉下飄溢出的草木馨香之氣,毫無疑問是因為蕭塵開闢出青帝長生體的緣故,這一次的藥液洗滌,蕭塵的修為境界沒有變化,可肉身軀殼的蛻變升華,青帝長生體自然也就上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需知,青帝長生體來自於太古青帝,是至高至聖,萬界無敵的木系法體!擁有著青帝長生體的蕭塵,可以隨心所欲的駕馭天地間的木系能量,還可以赦令操控一切與木系有關的生靈,

並且,開闢出了青帝長生體的蕭塵,本身就攜帶著無窮無盡的生命氣機,這一股木系生命氣息,隨著蕭塵血肉下的草木馨香之氣一起瀰漫而出,對於那血氣枯竭,壽元將至的冥蒼尊者,也就毋庸置疑的形成了一種致命的誘惑。

「青帝長生體,與傳說中的混沌青蓮一樣,視為九品。我開闢出青帝長生體這麼長時間,也只是停留在准品的層次,今日的我,肯定是把這青帝長生體提升到一品領域了。」

感受著轉動在血肉骨骼間的那一股浩瀚生命波動,蕭塵只覺得有著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力量在體內奔騰呼嘯。

「先天乙木斬是開闢出准品的青帝長生體后,就可以動用的木系神通。還有一道木系神通,是要成長為一品級別的青帝長生體后才能掌控的——萬象森羅界!」

「這一招的威力,比之於先天乙木斬可要強悍的多,且是大範圍的殺招,一品的青帝長生體,動用一次,就要耗費掉體內十之八九的木系本源能量,我可以找個合適的時間,在找個合適的對手,試一試這道木系神通的威力。」

心頭腹誹的,蕭塵看向了那直勾勾盯著自己的冥蒼尊者。

四目相對了幾個剎那,冥蒼尊者率先的開口打破了沉默:「要是沒有什麼遺言的話,老夫可就要開始了。」

他已經是頗不期待了。。

蕭塵那一具馨香璀璨,無瑕無垢的血肉軀殼,在冥蒼尊者的視野里,就好像仙丹一樣奪人心魄。

…… 蕭塵一言不發。

冥蒼尊者也就沒有多說什麼了,那醜陋枯瘦的面龐外,骨瘦嶙峋的身軀外,升起了一道道的幽暗紋絡來,還能看到密密麻麻的古老符咒,一道一道的烙印在冥蒼尊者的肌體表面,就好像是一隻只的黑色蟲子,蠕動在冥蒼尊者那沒有生機,沒有光彩的身軀外。

蕭塵的心臟跳動起來,他能敏銳的捕捉到,自己的身體不能動彈分毫,就連這一具肉身軀殼裡的精神意識,也被一股詭秘虛無的魔力鎖定著

「天魔奪舍大法!」

忽然的,冥蒼尊者的眉心間飛出一道晦澀黯淡的光芒,一溜煙的就沉入到了蕭塵的眉心裡去。

眼前天昏地暗,蕭塵在清醒時,自己不是坐在那藥液大鼎里,而是站在一方混沌虛無,上不著天,下不著地的神秘空間內。

冥蒼尊者眉心飛出的那一道晦澀光芒,此刻漂浮在遠處,一點點的靠近了蕭塵,扭曲閃灼下,變化成了冥蒼尊者的外貌,道:「此處是你的精神空間,也是老夫奪舍你的地方。」

蕭塵沉重:「懂了,你打算吞噬掉我的意識精神,那麼一來,我的肉身軀殼就歸你所用了,是吧。」

冥蒼尊者暢懷大笑,雙臂平展開,這一方精神世界頓時的風雨飄搖,電閃雷鳴,搖搖欲墜,也能看到冥蒼尊者的背後升起了一股宏偉滔天,無邊無際的黑色海洋!

那黑色的海洋,就是冥蒼尊者的精神力,在這黑色海洋的席捲下,蕭塵的精神世界面臨著史無前例的死亡危機,才眨眼的功夫,就要那冥蒼尊者吞噬了大半。這個時候,蕭塵的精神世界,本能的散發出璀璨亮光,想要反抗那冥蒼尊者的吞噬。

然而,在冥蒼尊者的大勢下,蕭塵的精神世界,那就彷彿是一隻羸弱不堪的幼年孩童,而冥蒼尊者,那就是一尊氣力驚人的魁梧大漢,蕭塵的精神世界,完全抵擋不住冥蒼尊者的吞噬和同化。

蕭塵的視線開始模糊,這是精神世界遭到腐蝕和同化的引起的反應。

「負隅頑抗,只會要你生不如死!還是靜下心來,用不了一時三刻,也就結束了。」

佔據著絕對優勢的冥蒼尊者,高高在上的俯瞰著少年,桀笑道。

「廢話可真多。」蕭塵眸子如刀:「在我的意識還沒有徹底要你吞噬之前,我就不會放棄抵抗。」

話音落下,蕭塵這沉淪破碎,搖搖欲墜的精神世界,那是極致的顛簸起來,對冥蒼尊者的奪舍過程,多多少少起到了一點拖延效果。

「唉,執迷不悟。」

冥蒼尊者不著急,為了蕭塵那完美無瑕的肉身軀殼,多浪費一些時間又算的了什麼呢。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過去。

這浪費的時間,要比冥蒼尊者預料的還要漫長,他本以為,哪怕蕭塵反抗自己,自己也能在半個時辰內的吞噬掉蕭塵的意識精神,然而這都兩個時辰了,他竟是還沒把蕭塵的意識精神全部吞噬吸收掉,這要冥蒼尊者的心頭浮現出一些躁動和不安,斥道:

「螻蟻再怎麼掙扎,也不可能在巨龍咆哮下逃過死亡,你小子這麼寧折不屈,又有何益處。」

蕭塵面容慘白,不予理睬。

又一個時辰過去,蕭塵的精神世界,從那一望無際的規模範疇,縮小到了百丈多長,看起來就好像是最後的堡壘一樣。

而那冥蒼尊者呢,他一步一步的走向了蕭塵,每一步走出,都會把蕭塵那僅存無幾的精神世界吞噬掉一大塊。

就在這冥蒼尊者即將大功告成,處於欣喜若狂,忘乎所以的節骨眼,一盞白骨明燈,毫無徵兆的浮現在了這一方精神世界里。

蕭塵嘴角邪笑,冥蒼尊者就是呆若木雞了,在這小子的精神世界里,怎麼會有這麼一盞古怪神秘,蒼涼詭異的白骨燈籠呢?

「殺!」

烙印在荒塵骨燈內的神秘鬼影,運轉復甦出荒塵骨燈的力量來。

篆刻在荒塵骨燈表面的那萬千符咒,相繼綻放,還有著大道規則,在這荒塵骨燈外沸騰滾動。

接著從這荒塵骨燈里發出的那一道血色燈火,好似照亮萬古長夜的不朽之光,落在冥蒼尊者的身上,起到的毀滅性打擊,是嘆為觀止的,只聽的一連串的凄厲嚎叫聲,冥蒼尊者的身軀就是不復存在了。

蕭塵這被吞噬了十之八九的精神世界也就重新的煥發生機,並且經歷了這麼一場劫難的蕭塵,精神世界是有了一些微妙的變化,來日在被人奪舍時,這精神世界的本質會更加固若金湯,不可撼動。

冥蒼尊者沒有死,只是受到了重創,那一縷殘魂精神,迅速的退出了蕭塵的精神世界,想要回到他自己的肉身軀殼裡去。

「不能給這老東西回到他的肉身軀殼內!」神秘鬼影急忙忙的提醒道:「本座這一次全力復甦荒塵骨燈的力量,已經是元氣大傷,好長一段時間都沒辦法回復。而這老東西的根基還在,要他回到了自己的肉身軀殼裡,就是只剩下一口氣,他也能易如反掌的宰了你。」

「好!」

蕭塵的意識退出自己的精神世界,那冥蒼尊者的精神靈魂,果然是如喪家之犬般的沖向他自己的肉身軀殼,蕭塵沒什麼猶豫的,一拳轟出,排山倒海之勢,亂天動地之威!這一拳內,糅合了天雷咒的奧義,席捲出的熾盛雷電,有著無以言表的霸道破壞力。

還沒回到自己肉身軀殼裡的冥蒼尊者,那燭火般忽暗忽明的精神靈魂,是很脆弱的,加上又受到了神秘鬼影操縱的荒塵骨燈重創,真的是經不起任何的打擊了,因此在蕭塵的一拳之威下,冥蒼尊者的靈魂光芒只有退避三舍。

蕭塵趁機,一下子掠出的搶佔了冥蒼尊者的肉身軀殼。

「你……你這豎子!」

冥蒼尊者的靈魂,暴跳如雷,歇斯底里。。

他做夢也想不到,結局會演變成這個樣子。

「呵呵,你這叫自作孽不可活啊。怨不著我。」蕭塵淺笑。 大殿內的氛圍有些詭異。

蕭塵身形璀璨,肌體無瑕,神光轉動,馨香四溢的站在那裡,右腳下踩著的,赫然就是冥蒼尊者的肉身軀殼了,在蕭塵那亮如星辰的漆黑眸子間,混沌氣層層涌動,一株造化青蓮浮沉當中,盡顯無上超然。

天地間的木系能量,還是鋪蓋在這大殿外的木系能量,那是如海如潮的呼嘯而來,再是湧入到蕭塵的完美肉身內,一夕之間的,蕭塵的披肩墨發化作了妖異而瑰麗的碧綠色,就連那一雙浮沉著混沌霧霾,造化青蓮的漆黑眸子,都是染上了一層盎然翠綠色彩。

這是青帝長生體運轉開啟后的畫面,且蕭塵如今所擁有的青帝長生體,那是堂堂正正的一品青帝長生體,舉手投足間牽動的木系能量,還是血肉之間瀰漫出的磅礡生命色彩,那都是以往無法媲美分毫的。

這也多虧了冥蒼尊者搜集了那麼多鍛體煉魄,洗髓伐骨的頂尖大葯,為蕭塵提升肉身品質。

否則蕭塵再過幾個月,想必也很難把青帝長生體破入一品領域,要提升青帝長生體的品階,那可不是一件容易事。當然了,這老東西搜集那些頂尖大葯,消耗到蕭塵身上去,自然不是要做好事,而是想要蕭塵的肉身品質再度拔高升華后,方便他進行奪舍。

但此時此刻的結局,是冥蒼尊者做夢也想不到的。

「……該死的小子,你膽敢如此!」

靈魂無法回歸自己肉身軀殼的冥蒼尊者,飄在幾丈遠的半空處,發出的聲音,是前所未有的沙啞刺耳,擇人而噬。

他全盛時期可是頂尖的大能巨頭,是這玄天域上一等一的超級強者,就算是血氣敗壞之後,從頂尖大能行列跌落到了初期大能巨頭,那也不是蕭塵一個天人境一重的小修士可以冒犯褻瀆的啊。

可此刻?身姿萬丈,光芒無匹的蕭塵,那就好如少年仙王般的踐踏著他的肉身軀殼,阻擋著他這一道遭到毀滅性打擊的靈魂,回歸到自己的肉身軀殼裡,活了上千年歲月的冥蒼尊者,什麼時候也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侮辱啊。

「犬吠無用,你還是趁著我沒有下定決心把你打得魂飛魄散前,麻溜的夾著尾巴逃之夭夭吧。」

蕭塵神色凌厲,毫不掩蓋眉宇間的那一股犀利殺意,只是不到萬不得已,蕭塵是不會輕舉妄動的,哪怕這冥蒼尊者的靈魂精神,受到了荒塵骨燈的毀滅性打擊,那也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要是發起瘋來的拚命,蕭塵也會頭疼。

「啊!老夫不甘啊!」

冥蒼尊者歇斯底里,沒有成功奪舍到蕭塵那無暇無缺,完美超然的肉身軀殼,這也就算了,還要丟掉自己本來擁有的肉身軀殼,冥蒼尊者心裡清楚,以他目前的靈魂狀態,就是可以及時的找到一具肉身軀殼進行奪舍,

那他的道行也會從大能巨頭領域,一下子落到大能巨頭領域以下。

宮殿外,聽到冥蒼尊者嘶吼的林戰,滿臉霧水。

「好像是師尊的聲音啊,奪舍了那蕭塵的肉身之後,他應該是歡喜若狂才是,我怎麼聽這咆哮有些不太對啊。」

搞不清狀況的林戰,躊躇著要不要進入殿內一探究竟。

刷——

一道光芒從大殿里掠出,毅然是冥蒼尊者的黯然靈魂了。

林戰還沒反應過來,就要冥蒼尊者卷帶著遁向了洞府外。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