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張青雲離開后,劉進然眉頭皺得很深,感覺張青雲和一般的幹部不一樣。談話少彎彎繞,直接直白,這讓劉進然一下適應不了。畢竟在這種例子很少見。

不過細細想想,張青雲這樣自己好像並不反感,反而心裡踏實。真是一種奇怪的感覺。

「果然是黃書記賞識的人!性子有點隨他!」劉進然心中暗道,一念及此,他心中更是釋然。殊不知張青雲以前並不是這樣的,玩彎彎繞他可是高手,只是經歷多了,有些東西領悟也多了,行事、談話自然就大氣了很多。已經不屑搞那些花花腸子了。

隨著兩會的臨近,張青雲的重心…潔移了。尖劉講然辦公室的次數多,兩人也漸漸熟珊「洲,在籌備參會的事。劉進然性子也算爽直。跟張青雲說了很多經驗,倒讓張青雲受毒匪淺!

晚上回家,一堆門看到趙佳瑤在。張青雲不由得大喜過望,道:「什麼時候回來的?」

趙佳瑤翻開包,像變魔術般的翻出很多嶺南特產,道:「禮物!」

張青雲挑了幾個小貝殼做得裝飾品。伸手將趙佳瑤摟在懷裡,心裡喜滋滋的,正要藉機揩點油,趙佳瑤道:

「那個韋強是怎麼回事?我剛才更他通電話,他語氣很不好!」

「他說什麼?」張青雲皺眉道,好心情一下被破壞了。趙佳瑤猶豫了一下,弱弱的道:「他說」他說」你既然如此不盡人情,心,,他也是不會冷臉貼熱屁股的。還說,

張青雲抬手止住趙佳瑤的話頭,道:「你是不是打電話讓他幫什麼忙了?」

「節高遇到麻煩了!本來京城的事情沒了,卞叔打電話我才急急過來的!」趙佳瑤道。

張青雲臉色變了變,緩緩吐了一口氣。倪秋月果然言中了,楚霞那個女人吶!不簡單啊!想到這個女人張青雲就噁心,心中的陰霾也越來越濃道:

「是因為那塊地皮的事嗎?」

趙佳瑤眼睛一亮,點點頭,「你知道?」

張青雲猛然掐滅煙頭,要趙佳瑤跟他說了一下情況。

夢幻天使 原來在穆縣開發區那邊蓉城市政府給節高規劃了一塊地皮,有兩百畝的樣子。

現在海外某家電子廠也要入駐工業區,給招商局的條件便是那塊地皮要讓給他們。蓉城市委領導動搖了,畢竟來投資的是知名企業,他們不想將人家得罪。

「關鍵是那家電子廠是生產比板的,存在污染,和節高的廠房太近的話肯定不行!如果真那樣,節高總部都要搬遷!」趙佳瑤道,眉頭皺成一團。

「屁的電子廠,是楚霞那個女人在搞鬼!他想拿那塊地蓋房子呢!那個什麼電子廠只是一個跳板。」張青雲瓮聲道,「虧她也想得出來。這樣的狠招都用上了,真把江南的人都當傻子嗎?」

「恩?」趙佳瑤眉頭一挑,訝然道:「你怎麼知道的?是聽人家說的嗎?」

張青雲點點頭,連忙搖搖頭,臉上神色有些不自然。一時不小心險些露了陷兒,還好趙佳瑤沒科纏這個話題,沉默了一會兒道:

「難怪韋強那種態度,而且卞叔說最近節高附近治安特別差,節高的員工宿舍頻頻失竊,公司員工外出遭搶劫的都有!他們報案,招商局、經貿局反過來勸節高遷場,稱在吉原那邊他們專門給節高規劃了一千畝地,這麼大的投資。說遷就能遷嗎?」

張青雲嘴唇緊閉,嘴角卻露出了一絲玩味的笑。樹欲靜,而風不止啊!

沒想到自己和韋強相交一場。倒頭來他還跟自己掰腕子起來了。治安不好?有點像那小子的手法,四處嚴打,唯獨穆縣不動,這個公安局長當的也夠流氓的,養寇自重的招數都使出來了。

張青雲心中清楚,韋接之所以和自己鬧到這種地步,楚霞只是一部分因素。更重要的因素卻是他的心魔,他老覺得條件比自己好,這幾年在公安局鍛煉過了,水平也上來了。

看到自己一步步高升,紅眼病犯了。

從這一點也可以看出他和陳邁的差距。自己和他確實不是一路人。自己和陳邁同屬草根,陳邁雖然經常嘴巴叫的凶,但是其內心是理解自己的。

不像韋強,不知進退,總想著跟自己有關係,有了關係什麼事情自己就該給他面子。一個不順,他就認為自己在裝認為自己上位了,翻臉不認人了。這種人根本就不適合做朋友的,太浮了,說得難聽點,太淺薄了。

「你有什麼打算!」張青雲道。

趙佳瑤雙手抱胸,神色似乎又恢復了那副冰冷仙子的模樣,良久才道:「我已經給蓉城警備區張叔打過電話了。他明天就會派部隊在穆縣一帶搞城市攻防模擬演習,我倒要看看是哪裡來的毛賊,我就不信抓不完?

另外,我和阿霜通了電話!那家生產電路板的公司我們查過了,叫美亞集團,不是什麼了不起的電子公司,我們擬定聯手收購其在華的全部業務!」

「什麼?」張青雲差點跳了起來。這個趙佳瑤簡直是個瘋子,芝麻綠豆的事,有必要搞得如此瘋狂嗎?

趙佳瑤神色不變,臉上泛起一絲古怪的紅暈,猶猶豫豫半天聲音漸漸變弱,道:「那個,「青雲。我「我和耿霜上月在石油期貨上。咳,咳!賺的億美金,」

「凶乙美金?你們怎麼搞的,你們的倉位是怎麼持的?怎麼可能賺那麼多錢?」張青雲驚道,用上了質問的口氣。

「我們」我們」冒了一把險!你,你,,的那個預測報告這幾年一直都沒出錯,」所以」趙佳瑤結結巴巴的說道。

「胡鬧!」還沒等他說完,張青雲臉色就已經。州,他想都不用想。眾兩個丫頭背著自只做了舊件驚公尤兩人押上了全部的身家在原油期貨上博了一把!

張青雲感覺手腳有些冰涼,這兩個膽大的女人。這幾年錢賺得容易了。胃口越來越大了,竟然違背操盤紀律,這萬一要出現問題,哪怕自己的那個預測出現一點蝴蝶效應,兩人現在就是窮光蛋了!可能被窮光蛋更差!

張青雲前是投資出身的,深知期貨的風險。聽到趙佳瑤這話,他真有劫後餘生的感覺。不過再也忍不住了,幾乎是連蹦呆跳的將趙佳瑤劈頭蓋臉的罵了一頓。措辭前所未有的嚴厲,越罵越怒。

趙佳瑤被罵的滿臉通紅,倒也沒有回嘴,低著腦袋,就是不做聲。轉身,進房!「嘭」一聲將門關上。

在房裡,他掏出手機便給耿霜打電話,也沒顧及外面趙佳瑤是否能聽到,電話一接通便是一通大罵,罵得累了,乾脆將手機關機,仰面便倒在床上。

平定了一下心緒,他開始想那的億美金。這是多大的數字啊?他娘的自己前世都沒想過這個數字,現在竟然被這兩個小妮子給套到了。張青雲越想越覺得就是一場夢,中國的首富啊!自己的女人弓上就是中國首富了!

張青雲剛才之所以如此大張旗鼓的發火,其實就是踩了一腳剎車!他是做過投資的。人的本性貪婪,人的**是永遠也滿足不了的。

這兩個女人雖然賺了錢。但是這種做法卻是跟尋短見沒什麼區別。今天賺了六十億。明天兩人一合計胃口估計就成了六百億了,如此下去遲早有一天會死掉!張青雲知道,必須不惜一切代價將這個。苗頭遏制住。不然自己兩個深愛的女人,用不了多久就會從天堂到地獄,徹底沉滄,

田億美金?按照目前的匯率,近旦乙人民幣,什麼幹不了?難怪趙佳瑤暴發戶一樣。楚霞用那個美亞集團做跳板。她乾脆就準備將人家買了,看你狠,還是我狠!這是一力降十會啊,看趙佳瑤剛才那牛哄哄的樣子,張青雲搖了搖頭,人家現在是有錢人吶!

和著自己剛才還在努力幫她想辦法呢?分明就是自作多情嘛,」

翻來覆去,張青雲怎麼都誰不著,滿腦子都是和趙佳瑤旖旎的情形。可是剛才發過火沒多久。這時候他又不好意思去找人家和!一時不禁有些鬱悶。

好不容易老婆來一趟,依然要抱著枕頭一個人睡,早知如此就該留在明天罵他了。

悉悉索索,張青雲套上一件衣服,起身開門準備洗澡。趙佳瑤一愣不愣的站在門口。

像個雕塑一樣。

「那個」我,我以後絕不那樣做了!你」你還在生氣?」半天,趙佳瑤才憋出一句話,前言不搭后語。

張青雲呆了一下。心中笑開了花,心想自己真就遇到極品老婆,連承認錯誤都如此有個性,不得不承認,說半截話就是趙佳瑤的一特長。簡練,而且人家還能很清楚的表達意思,不是極品是什麼?

「你在這裡多久了?」張青雲不動聲色的道。

趙佳瑤頭動了一樣,眼睛睜得有些大,卻搖搖頭,「不知道!」

「洗澡了嗎?」

她又搖搖頭。張青雲忍不住哧一聲笑了出來,道:「也不知

「不」不是,」沒洗呢!」趙佳瑤急道,臉頰終於有了紅暈。

「知道自己錯了?」張青雲又道,趙佳瑤點點頭!張青雲眉頭一皺,道:「你就只會點頭和搖頭?」

「不「不是。還會」趙佳瑤話說一半,才知道又中了張青雲的圈套,後面的話怎麼也不說了。

張青雲頂著她的腦袋,蜻蜓點水般的在她嘴唇上親了一下,道:「我也沒洗澡哦!怎麼辦?要不」一起?」

趙佳瑤身子一硬。連忙彈開,滿臉通紅,道:「你你…你先洗!」

張青雲哈哈大笑。知道她臉皮薄,哪能這麼容易讓自己如此輕易得逞。只好放棄這個誘人的念頭,自己先洗澡。

洗澡完畢,出來看見趙佳瑤不住的朝浴室瞄,張青雲癟癟嘴道:「瞄啥啊?叫你一起又不願意!」

「我」我」今晚」趙佳瑤結結巴巴,臉色漲紅。張青雲心一沉,暗罵一句倒霉,大姨媽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來。

誰知趙佳瑤頓了一下,接著道:「今曉,可不能像那天那樣!」

張青雲絕倒。那天哪樣?一晚來幾次?張青雲感覺自己肚子有些抽筋,生怕一個控制不好,笑抽了筋,一抬眼,趙佳瑤早桃之天夭進了浴室。

天才啊!自己的老婆就是今天才,自己有何功德,上天竟然給自己賜了這樣一個極品的女人做老婆,簡直是造化之功,有了她,自己要多活刀年」 第七百五十七章勝券在握!!

梅爾金馬上命令各艦:「高速接近敵艦,進行魚雷攻擊

美艦躍馬橫刀,冒著密集的炮火,穿過衝天的水浪,高速接近目標施放魚雷。

小說

「威克森」號掉頭最早,它衝破美驅逐艦的攔截,迫不及待地向一艘巡洋艦發射出魚雷。中國戰艦雷達的熒光屏上,都顯示出「威克森」號的位置,中國巡洋艦躲過魚雷,集中火力阻擊這艘單槍匹馬的驅逐艦。「威克森」號左突右闖,萬不得已開炮自衛。

但它單薄的火力即刻成為眾矢之的,中國人甚至都不用雷達就能瞄準目標

「威克森」號渾身上下中彈10餘枚,艦面火球衝天而起,水兵死傷慘重。但美國人夜戰訓練有素,它仍然能頑強地開炮還擊。「英天」號開足馬力追了上去,打得美艦遍體鱗傷,「威克森」號雖歪歪斜斜逃離戰場,已無力自救,最後在逃亡中沉入海底。

美國旗艦「丹佛」號奮勇爭先,緊接「威克森」號向中國艦隊打出8枚魚雷,然後向左後方緊急轉向,躲避美艦射來的炮火。中國巡洋艦「英武」號、「英傑」號、「奮武」號、「奮勇」號立即開火還擊,截住美國艦隊。炮彈像密集的火球,在美艦前後左右紛紛落下。

黑夜之中,靈巧的美國驅逐艦如魚得水,穿行於火網中。最終,只有「威克森」號受傷,其他美艦完好無損。

最令鄭霸百思不解的是,除「威克森」號拚死還擊外,其他美國戰艦一直保持沉默,沒有還擊。他甚至懷疑對方是一支運輸艦隊。鄭霸要求後衛驅逐艦插上,決不放過到手的肥肉,讓一艘美艦逃掉。一時間中國戰艦爭先恐後,蜂擁而上,正好進入美艦發射魚雷的扇面。

梅爾金見狀大喜,再次催促各艦發射魚雷,旗艦「丹佛」號轉向撤退之際,一口氣打出所有的魚雷。

「鄧拉普」號、「馬漢」號、「波特」號、「索墨斯」號、「貝納姆」號動作慢了一點,它們在急駛中看到岸上的篝火,甩掉浮桶后立即轉向,不失時機地發射出魚雷。隊列中只有「桑普森」號出了岔子,沒能及時砍斷拖著浮桶的繩索,錯過發射魚雷的大好時機。

幾十枚遠程魚雷破浪前進,朝著中國戰艦襲來。

5艘巡洋艦處在萬分危機之中。

旗艦「英天」號進行多次齊射,歡聲四起,水兵們看到美艦「威克森」號爆炸沉沒,繼而射擊另一艘美艦。巡洋艦「英武」號也打出多次齊射。巡洋艦「英傑」號雷達性能不好,好長時間才捕捉到目標,待它開炮時,美艦已經迅速逃離,炮彈落在美國人的屁股後面,成了地道的「馬後炮」。

中國後衛驅逐艦「南充」號、「成都」號插上來,雷達搜索沒發現攻擊目標,一時間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南充」號艦長在望遠鏡里看到本方巡洋艦萬炮齊鳴,卻不見敵艦蹤影。一個值班軍官指著遠處一兩點閃光說那肯定是一艘美艦,請求允許他開炮射擊。艦長問「如果是敵艦,它為什麼不還擊?」

值班軍官回答:「美國人可能發明了一種不發光的火藥」

艦長將信將疑,不管怎麼猜測,他還是開火了。

11時27分,旗艦「英天」號的瞭望哨突然發現近在咫尺的2枚魚雷:「魚雷,兩枚魚雷射來…………..」

喊聲未落,魚雷已經到了跟前,艦身跟著跳了起來,隨即發生一陣山崩地裂般的大爆炸,熊熊烈焰籠罩整個艦面。正在艦橋上指揮戰鬥的鄭霸也中彈受傷,「英天」號至死不退,仍舊帶著大火向美艦頻頻射擊。

緊隨其後的「英武」號見旗艦中雷,滿舵右轉以免相撞,艦長迎面看到一枚射來的魚雷,再次轉舵規避魚雷,但已經來不及了,魚雷鑽進左舷艦首,不偏不倚地在兩個彈藥艙中間爆炸,引爆彈藥艙里儲存的炮彈,連續的爆炸驚天動地,不絕於耳。「英武」號的大炮均被炸毀,甲板上烈焰衝天,航速很快降至5節,隨即完全喪失了戰鬥力。

梅爾金見兩艘中國戰艦燃起大火,準備掉頭進行炮擊。這時,幾架中國水上飛機,飛臨美國驅逐艦頭頂,他立即打消了念頭。

中國艦縱隊第三艘巡洋艦「英傑」號看見前面的戰艦突然右轉,立刻緊急向左轉向,躲開「英武」號,駛近燃燒的美艦和美艦之間,暴露出自己龐大的艦體。剛剛甩掉浮桶的日驅逐艦「桑普森」號,立即打出全部魚雷,一枚魚雷命中「英傑」號左舷機艙,炸出了個大窟窿。海水立刻涌了進來,「英傑」航速降至8節,再也無法進攻美艦了。

縱隊第四艘巡洋艦「奮武」號和「英傑」號拉開的距離較大,艦長見前面友艦的受挫,親自操舵,躲開迎面襲來的魚雷。他顧不得集結起後面的戰艦,便以30節的高速,沖向撤退的美艦,用猛烈的炮火掩護受傷的旗艦,讓其他艦隻騰出手來進行救援………….

最糟糕的莫過於「奮勇」號,這艘縱隊中最後一艘巡洋艦,為躲避前面3艘受傷的友艦,左轉右拐,讓燃燒的大火照亮艦體。美國驅逐艦「馬漢」號趁機向它發射魚雷,2枚魚雷命中左舷。隨即發生猛烈的爆炸,海水如潮水般從左舷湧進,艦身急劇傾斜,艦尾跟著下沉。儘管官兵們奮力堵塞漏洞,但仍無濟於事。最終艦長忍痛宣布降旗棄艦,水兵紛紛跳下大海…………..

「奮武」號上的官兵們,看到「英雄」號沉沒,不禁淚流滿面。艦長派出救生艇,搶救落水的士兵,隨後單槍匹馬駛往薩沃島面海域,追擊敵人。

中國驅逐艦「南充」號、「成都「號遠遠將巡洋艦隊拋在後面,追擊逃跑的美艦編隊。3艘受傷的美巡洋艦仍堅持炮擊,炮手們打紅了眼,人人急於報仇,發現前面有2艘戰艦,劈頭蓋臉一陣猛轟。「南充」號忙於進攻,不料身後炮彈連連打來。艦長連忙用無線電話呼叫:「不要自相殘殺」

但炮火仍然不斷,「成都」號被命中一彈,艦長這才有所醒悟,旗艦已經受傷,接收不到電波了。

「南充」號和「成都「號立即打開戰鬥識別燈,開足馬力躲避己方的炮火,駕離戰場。就在驚魂未定之際,突然,「南充」號上的瞭望哨報告:「前方發現敵人設置的大量浮雷」

艦長大惑不解,美國人在如此開闊的海域布雷,不是捕風捉影么?他轉念一想,要是跟在後面的友艦不能及時察覺,說不定釀成大禍,於是小心翼翼靠近雷區,準備排雷。

海面颳起大風,陣風吹散烏雲,「南充」號艦長順著月光望去,一條條長蛇似的「水雷」隨波漂浮,此起彼伏。美艦放下小艇,排雷的水兵心驚膽戰地打撈起一枚「水雷」,啼笑皆非:「報告艦長,這不是水雷」

「什麼?」

「是些鐵桶。」水手長回答說。

「美國人放這玩藝幹什麼?」艦長不可思議地問。

「裡面裝的是糧食。」

艦長似有所悟,美國艦隊是用這種辦法運送給養,他向巡洋艦「奮武」號報告,要求摧毀漂浮在海面上的浮桶。

梅爾金見已經甩掉追擊的美艦,遂命令驅逐艦「桑普森」號、「波特」號返回去救援已經受傷「威克森」號。兩艘驅逐艦趁亂接近燃燒的美艦,企圖擊沉中國艦隊旗艦「英天」號,恰好被「奮武」號及時發現,中國人立即發炮還擊,強大的炮火阻擊美艦。美艦無計可施,只得放棄正在沉沒的「威克森」號高速退去……………

至此,美軍通過海上向菲律賓運送補給的運輸線被徹底切斷了。菲律賓上的美軍處於坐以待斃的境地。

隨後,美國海陸兩軍首腦在白宮舉行緊急會議,研究菲律賓戰況,首次提出撤退的計劃。受命前往菲律賓了解真相的軍官送回一份報告。報告稱,根據菲律賓前線的情況,必須儘快把所有部隊從菲律賓撤出,「只有出現奇迹,才能重新奪回該島。」

美國大本營正式下達菲律賓撤軍計劃。

最後一線希望破滅了……………

菲律賓的美軍嚴重缺乏補給,一再要求儘快運送補給上島。美國太平洋艦隊喪失了菲律賓附近的制海權,使大量物資運不上菲律賓。

美軍指揮部想來想去,決定仿效中國人的方法,在菲律賓附近找一個適當的島嶼,建立一個空軍基地。這樣,或許能與中國空中打擊力量抗衡,打破中**隊的海上封鎖。

美軍指揮部把目光鎖定蒙達島。蒙達島是位於新幾內亞島的人煙稀少的小島,該島距離菲律賓不遠,海軍已經進佔該島,並有留守部隊。

美軍指揮部決定加快把蒙達島的飛機場建設起來。

得知美軍在菲律賓附近正在建造新的機場,鄭霸震驚不已。假如美國人在蒙達島建成機場,亨德森機場危在旦夕不說,中國海上運輸線也將被切斷。決不能讓美國人的陰謀得逞,必須先下手,摧毀興建中的美軍機場。

為防止蒙達島變成第二個菲律賓,鄭霸當機立斷,對蒙達機場發起大規模轟炸。

11月6日日黎明,40餘架「共工」式轟炸機在戰鬥機的掩護下,對蒙達機場進行第一波攻擊。

中國方面的突然襲擊戰績顯著,投出的炸彈幾乎把機場犁了一遍。大部分美國高射炮手都沒進入陣地,中國戰機得以輕鬆突破稀疏的防空火網,炸毀跑道上的10架美國戰鬥機,接著又開始轟炸停機坪上待飛的戰鬥機。

中國戰鬥機無事可干,便俯衝盤旋掃射炮兵陣地,許多睡眼惺忪的炮手,未及清醒便一命嗚呼了。蒙達機場硝煙滾滾,天搖地動,停機坪上的12架飛機化作碎片飛上天空。第一波攻擊隊大獲成功,中國戰機擊落炸毀美機26架,只有隱藏在偽裝網下的8架戰鬥機幸免於難。

中國第一波攻擊隊退去,蒙達機場上的地勤人員推開跑道上的飛機殘骸,準備讓偽裝網下的戰鬥機飛上天空。凄厲的防空警報再次響了起來,中國第二波攻擊隊跟著出現在頭頂,美國人只得拉上偽裝網,龜縮進防空洞,捂著耳朵等著挨炸。

中國第二波攻擊隊「隆隆」飛來,見機場上一片火海,所有的地面目標均已炸毀,轉而攻擊駛抵該島的十幾艘駁船。滿載貨物的駁船見勢不妙,慌忙掉頭四散逃跑,中國戰機圍追堵截,俯衝轟炸,不大一會兒,就擊沉10餘艘駁船。幸而從拉包爾起飛的美國戰鬥機到來,救下殘餘的駁船。

日落前,從聖埃斯皮里圖島起飛的中國「劫奪」式轟炸機,第三次空襲了蒙達機場。中國的飛行員找不到攻擊目標,遂對跑道狂轟濫炸一番,揚長而去。

11月7日,一艘潛至蒙達島海域的美潛艇,浮出水面偵察空襲結果。艇長發現附近海面停泊著不少美國船隻,機場跑道仍然有飛機不斷起落。

鄭霸採納了參謀長的計劃,接連不斷派出水上飛機飛臨蒙達機場,投擲炸彈或照明彈騷擾敵人,使其習以為常,並為即將開始的艦隊炮擊機場校射目標。襲擊美軍機場的任務落在第6特混編隊身上。

駐紮在蒙達機場的美國空軍指揮官亨特諾爾,察覺中國空軍空襲明顯減少,他擔心中國人是在有意施放煙幕,可能會出動艦隊炮擊蒙達機場。於是要求海軍給予支援。

海軍沒有重視亨特諾爾的意見,只要求亨特諾爾嚴密封鎖新喬治亞群島海域。蒙達機場依舊安然無恙,除了幾架前來騷擾的中國水上飛機,再沒有發現什麼新的情況………….

亨特諾爾也逐漸大意起來,同意海軍的看法,認為中國人迫於空中威懾力,不敢輕易出動艦隊炮擊蒙達機場。

11月11日,中國第6特混編隊由埃斯皮里圖島出發,護送運輸艦隊駛抵「鐵底灣」卸載。然後突然轉向西北,駛入倫格水道,直奔新喬治亞群島。海面沒有一絲風,雲遮霧掩,細雨蒙蒙,即使美國人出動偵察機,也無法發現時隱時現的美艦。夜幕降臨時雨停了,大片大片的烏雲鉛一樣壓在頭頂,中國艦隊安全駛進新喬治亞群島海域。

艦隊司令命令巡洋艦的水上飛機起飛,去偵察蒙達機場。艦隊兵分兩路,支援群留在附近進行反潛巡邏,炮擊群則長驅直入蒙達島。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