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張青雲也看出了他的不對勁,在學習文件的時候,他便主動發言,目的當然是緩和會議室的氛圍,讓空氣不至於太凝重,這一來,他看上去便有些活躍了。

何茂森一直在認真的看張青雲,在公安局長的問題上張青雲一直不明確表態讓何茂森摸不準其底細,而且張青雲最近似乎特別的忙,經常下去巡視。似乎整個心身都撲在了科技園上,這讓何茂森既欣慰又失落。

欣慰的是作為專職副書記,張青雲確實是稱職的,對工作投入,工作能力強,上面、下面對其風評都不錯。而失落則是專職副書記很難和自己同心,而且明知如此,自己還不能對張青雲鉗制過分。

撇開其背景不說,杜慎科現在越來越不好壓了,如果自己再跟張青雲將關係搞僵,問題就有些難辦了!

「好,現在大家休息十分鐘,十分鐘后我們繼續!」文件學習完畢,何茂森頗具威嚴的說道。

安靜的會議室立馬變得嘈雜,所有人幾乎同時站起來,然後魚貫出門,張青雲從口袋掏出手機,用眼睛的餘光看周圍的人,發現盯自己的人不少,看來自己的態度很多人還是很關心的。

他假裝撥通電話,拿著電話準備下樓回辦公室呆幾分鐘再回來,在樓梯口「嘭!」撞上一人。

「對不起,對不起。咦!您,張書記?」

張青雲一愣,對方不是別人,正是郭周群,看到張青雲,郭周群很緊張,又有些不好意思,捏捏諾諾半天不知道如何開口。

張青雲在接電話,也不方便多說,只是善意的朝他笑笑點點頭,繼續下樓。一轉身又看見一人,石勇。

石勇也上前道:「張書記!……」

張青雲抬手打斷他的話,示意自己在聽電話,故技重施的朝他笑笑,然後點點頭下樓。樓梯口兩人眼睜睜的看著他的背影消失,一時都有些緊張了。

市裡一把手和二把手之爭,張書記一直態度不明朗,看上去就會有變數,這期間無論是郭周群還是石勇都努力了,可是對張青雲的態度兩人心裡誰都沒有底,這一刻雙方的自信似乎都有鬆動。

看到兩人,張青雲心中也滿肚子疑惑,看來今天接下來的會議必然火藥味會很濃,郭周群和石勇兩個當事人竟然都過來列席會議了,這種局勢無論誰失敗局面將會很難堪,張青雲覺得有些頭疼。

回到辦公室,他看著牆上的掛鐘,故意多呆了一會兒才上樓,走到小會議室門口,門虛掩著,何書記的秘書站在外面見到張青雲,忙道:「張書記,會議已經開始了,書記正派我去找您呢!」

張青雲不好意思的笑笑道:「不好意思,剛才接了一個長電話,我自己進去,你先去忙吧!」

他慢慢推開小會議室的門,卻聽到了石勇的說話的聲音,張青雲這才明白,兩人不僅要列席會議,而且還要現場作一個簡單的競選報告。

張青雲捏手捏腳的走到自己的座位邊,何茂森突然扭過頭來,張青雲朝他不好意思的笑笑,又瞟了一眼杜慎科點點頭,坐了下來。

石勇和郭周群分別發言,都是各展其能,發言稿都是經過精心準備的。說的話全都是好話,從發言上來看,兩人絕對都是公安局長的不二人選。

不過最終究竟誰有機會,還得看票數如何。沒過多久,這一刻就來了,當何茂森的話一落音,會議室迅速安靜,他是支持石勇任局長的,他自己先舉起手來。

張青雲摸摸鼻子,掃了一眼周圍,紀委書記周測華,宣傳部長許天樂,辦公室秘書長辛俊,焦山區區委書記談守言都舉起了手。

五個人?何茂森臉色最先變了,十二個人只有五個人支持自己的提議? 冰山首席的腹黑嬌妻 他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會議室也是死寂一片,對這樣的結果大家似乎都覺得詭異,張青雲沒舉手倒也罷了,為什麼田啟耀和一向支持書記比較多的譚秋政委也沒舉手呢?這可是平常從來就不可能出現的事情。

良久,何茂森才繼續說話讓大家支持郭周群同志的舉手,這一次動作緩慢了很多。杜慎科和倪廣宇比較堅決,先舉手,張青雲面上沉靜如水並沒有要舉手的意思,樂天區區委書記馬剛舉手,最後才是常委副市長蕭長生舉手。

四個人?五對四,何茂森艱難的勝出?張青雲一眼看到了石勇嘴角的一抹笑意,很矜持的樣子,朝郭周群點點頭。郭周群的臉色則有些難看,他沒有理任何人,只是一個人紅著臉摸額頭。

何茂森似乎也鬆了一口氣,神色漸漸的平和,雖然過程不容易,但是終究穩住了局勢,為一個公安局長弄這麼僵,他是從未有過的,如不是杜慎科太逼人,哪裡又會鬧到這一步?

「啊……」石勇輕叫了一聲,聲音很低,但是足以讓死寂一般會議室內面所有的人聽得異常清晰,大家臉色都一變,順著石勇的目光扭頭,軍分區譚秋司令員竟然舉起了手,他是支持郭周群的?

五比五,一個公安局長碰了三次頭,然後又通過常委會全體會議投票還決定不了?所有人都被這個結果弄暈了,這其中就包括何茂森和杜慎科。

杜慎科以為自己必敗了,對譚秋的支持他比見到外星人還驚訝,他和譚秋很少溝通,而且譚秋一向都是對書記比較支持的,怎麼可能今天會轉而支持自己?是因為郭周群嗎?可是即使如此,他這一票明顯不能一錘定音還投幹啥呢?想繼續拖下去?

何茂森臉色有些陰沉,今天常委會這樣的投票結果讓他很失望,也很意外。他是看出來了,常委會上好像有個天然的平衡裝置,它可以將自己的優勢化解,同時又將杜慎科的優勢增大,這才弄出了這麼一出。

是誰?何茂森眉頭暗凝,眼睛飄向了張青雲,在所有人中間,只有張青雲有實力造成這種局面。他仔細琢磨了一下幾個棄權的人,還有最後譚秋司令員的攪局,他心中暗暗驚訝,不知不覺張青雲這個副書記在常委會上也有了自己的勢力了。

至少田啟耀和譚秋肯定是支持張青雲的,至於其他是否還有人和張青雲走得近,現在還看不出來。一念及此,他咳了咳道:「張書記,現在公安局長的人選問題遲遲定不了,大家意見分歧也很大,你有什麼意見?」

何茂森這樣一說,會議室所有人都看向了張青雲,眾人都懷著複雜的心思。石勇、郭周群兩人是失望中有期待,更多的則是忐忑。其他的人心中則是凜然。

何茂森此情此境說這話分量極重,等於是在讓張青雲重新為公安局長之爭定個調子,通俗一點說就是書記認為這事不能再拖下去了,要張青雲必須表態。

這種情況是很少見的,只有一個解釋,那便是何茂森對張青雲的實力完全認同了,自古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事不少,何茂森點穿的就是這一點,目的直指張青雲的底牌。

張青雲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心下已經明白,今天自己斡旋的餘地不大了,何茂森老辣,逼自己暴露實力。自己今天註定要表態了,作為副書記,肯定不能站在書記的對立面,又不能讓他和杜慎科越掐越凶,對自己算是一個考驗吧!

「公安局長的問題,現在看來石勇同志和郭周群同志大家難以抉擇。我剛才一直是棄權的,並不是認為兩位同志不好,而是我認為公安局現在亂象既出,首要問題是要有精通政法的幹部去主持大局。

先說石勇同志吧,石局長一直就在公安戰線,自從樊書記停職后,石局長便算是公安局的老同志了,可是結果呢?公安局亂子越來越凸顯,我認為他作為公安局副局長是難辭其咎的。」張青雲朗聲道。

他這幾句話擲地有聲,聽得所有人都禁不住暗暗點頭,張青雲頓了一下繼續道:「再說一下郭市長,郭市長我和他是老相識,是個有能力的同志,但是從來就沒聽說過其有過政法工作經驗,況且現在清江的政法、綜治工作很嚴峻,這個擔子扔給他,是不是給他壓力太大呢?」

張青雲這句話說完,會議室眾人開始交頭接耳、竊竊私語,張青雲的意見出乎所有人意料,他說得很明白,他之所以棄權是因為這兩個候選人他都認為不合適,並不涉及站隊的問題,可是說這話的言下之意卻是有人比石、郭兩人更適合出任公安局長職務?

難不成張書記也要推薦一個人?大家都有一種很搞笑的感覺,書記和市長兩人對掐,打了平手,副書記出面將兩人都否決了,然後自己拿個東西出來想取而代之,這也太荒謬可笑了。

倪廣宇就坐在張青雲的旁邊,在班子中他算是和張青雲比較熟悉的人,在京城的時候也見過張青雲的天馬行空,但像今天這般動作他確實不明所以,忍不住好奇的看向張青雲,準備開口打破僵局。

張青雲微微一笑,抬抬手道:「前段時間書記和我商量如何處理前政法委老樊的問題。這段時間我專門研究這事,省紀委、監察機關都已經證實老樊是沒有問題的。樊江南同志是老政法了,在清江工作了近十年,工作成績也是有目共睹的。

當然,期間可能出現了一些問題,比如這次便有公安局內部保護傘的問題,不過人無完人,樊書記已經受到了黨免職的處分,而且他認錯態度也很積極,我認為對他的問題就不宜再追究了。

我這個觀點當時何書記也是認同的,而現在我們清江政法戰線又正處在動蕩不安的局面下,所以我個人贊同讓樊江南同志復職主持大局,戴罪立功,儘快將政法工作抓起來。」

會議室安靜一片,何茂森瞳孔一收,眼睛瞟向張青雲,臉上的肌肉抽*動了一下。本來今天張青雲的表現他很不滿意,他心中對其甚至都動了別樣的念頭,不過到了最後,他卻看清了張青雲真正意圖。

張青雲思路很清楚,他不敢和書記唱對台戲,同時又必須維護班子的團結,那便也不能和書記聯手一起打壓杜慎科,在這種情況下,他竟然能想出如此妙招?

樊江南一直就是何茂森的人,樊江南甚至比石勇更可靠,可何茂森和杜慎科爭鬥偏偏都是燈下黑,沒有想到這個人。張青雲就看出了這個弱點,在常委會上雙方僵持不下的時候,他先來個全盤否定,然後拋出樊江南。

首先何茂森難以反對,所有人中他是最希望樊江南復職的,只是時機不成熟,他先前一直沒有提而已。現在張青雲幹了一件他最想乾的事,他怎麼可能反對?

杜慎科更難反對,張青雲七拐八拐轉了這麼多圈,說穿了就是不希望書記和市長的關係僵化得沒有一點迴旋餘地,想盡辦法在給杜慎科找台階下,現在事情都到了這種地步,杜慎科豈能看不出其中的道道?

他應該可以滿足了,至少表面上看起來這次書記和市長之爭他並沒有失敗,能得到這個結果,他這次博弈還是有意義的。

「老杜,你對青雲書記的這個提議如何看?」何茂森輕飄飄的對杜慎科道。

杜慎科提了提嗓子,道:「這樣吧,我提議再舉手表決一次,書記你看……」

何茂森臉色一陰,狗死了牙還是硬的,他開口就是希望杜慎科能先服軟,沒想到硬生生讓他頂了回來,他作為書記自然有書記的威嚴,不能第一個就舉手支持張青雲,畢竟先前自己支持的人是石勇,這變得太快,哪裡還有什麼嚴肅性?

「書記,這樣吧!我建議為了慎重起見,暫時我們不做復職的決定,先讓樊江南同志像倪市長那般臨時分管一下政法,這樣是最穩妥可行的!」張青雲巧妙的插言道。

何茂森手一震,心中感嘆莫名,領導張青雲這麼久了,他今天是第一次見識這個張副書記的算路。一幫常委的心思被他摸得透透的,常委會上可能出現的情況人家考慮得非常周全。

不僅考慮到了如何讓人容易接受,更連如何給人台階下的這種細節都考慮得非常清楚,本來是自己和杜慎科之間劍拔弩張的常委會,倒頭來卻成了他個人表演的舞台。

雖然有投機取巧的嫌疑,但是張青雲作為副書記,在這次常委會上確實是大放光彩,不僅同時否定了一把手和二把手的意見,而且更讓他自己提出的意見獲得通過。

這對張青雲地位的鞏固是絕對有利的,張青雲在這次常委會上不僅展示了他的實力,也展示了他的氣度和影響力,久居官場的人都清楚,下面的人做事情往往要著重考慮領導的意思,所謂領會領導意圖大致就是如此。張青雲現在手上大權在握,而且在常委會上的表現愈來愈耀眼,以後下面考慮問題的時候可能要多考慮一份意見了。

這次常委會最終通過張青雲的提議,決定讓樊江南重返政法戰線,雖然沒有正式的宣布讓其復職,但是這次常委會結束后,樊江南手中的權利很快就達到了其被免職前的水平。所有的人都清楚,只要樊江南表現稍微好點,清江市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長這個位子還是他的。

【求月票,月票!南華祝所有的兄弟們中秋節快樂!】 真江南今年已經不歲了,饒是他部隊出身,體質好,但終冊浴不討歲月的侵蝕,尤其是近幾年他明顯感覺自己的身子骨不如當年了。頭髮在漸漸變白,腰桿也挺不直了。背部悄悄的在佝僂,老嘍!

他十八歲從軍,到現在為黨和人民工作了近四十年,在他自己看來風浪經歷得夠多的了,他本就是果決、果敢的人,部隊內面的那種言必行、行必果的風格在他身上體現得尤為突出,可是最近有一件事卻纏繞在他心頭,他不知道該如何處理。

樊江南骨子立面是有一股子傲氣的人,張青雲網來清江擔任副書記的時候他根本就瞧不起,一毛頭小子怎麼可能擔當得了專職副書記這樣重要的職位?而且現在的政治架構已經不是多年前那種黨委內面副書記一抓一把的時代了,現在市黨委內面就只有一個專職副書記,那是要給實權的,可以說這個位子舉足輕重。讓一個約歲的小年輕來擔任這位子組織上不是開玩笑嗎?

當然,樊江南心中隱隱還有其他的心態作祟,他是清江的老幹部,在清江根扎得深。副書記的位子虛懸。在他看來自己是最合適的人選。可是省委偏偏空降下一張青雲。他心中一直憋了一口氣。

正是這些錯綜複雜的原因,讓他忍不住對張青雲有一種天然的敵視。他這才不惜在常委會上撕破臉皮。企圖讓張青雲面子丟盡,然後再打他個滿地找牙。一下受到如此大的衝擊樊江南才知道自己太幼稚了,省委領導又不是白痴。張青雲沒幾把刷子領導致讓他來清江這樣的工業重鎮嗎?可是他明白這個道理太晚了,而且被排除從常委班子對他的打擊確實有些大。

對任何一級行政單位來說。只有進入了黨委常委才能稱得上進了核心的權利層,樊江南熬了這麼多年。不知經歷了多少風雨才到這一步,現在說倒就到了,誰的心裡能好受?

關鍵是樊江南覺得自己倒得太冤。分明就是張青雲正要立威了,自己便將脖子靠過去,然後人家手起刀落,乾淨利索的將自己擺平這算啥嘛!自己的這種行為註定了只能遭到別人的譏笑,當了一輩子官,犯如此低級的錯誤,輿江南覺得自己簡直就是在整個清江官場上丟盡了老臉。

可是事情到這裡並沒有結束。所謂成也蕭何,敗也蕭何。就在樊江南情緒極度沮喪,思想極度失落和後悔的時候,常委會上卻又傳來了重磅悄息。他樊江南捲土重來的日子不遠了。當他第一下聽到這個消息,根本就不信,因為他為自己的事情沒少往何茂森那邊走動,從何茂森的態度上看。自己的事情還很遙遠說不定就會因此永遠的退居二線,怎麼可能這麼快就能東山再起呢?

不過事實就是事實,不管樊江南信不信,他的霉運到頭了,而這次拉他一把的人又是張青雲。張青雲讓他從天堂到地獄,現在又要將他從地獄中拎出來讓他重返天堂,樊江南是徹底的懵了。

他現在面臨一個難局,以後自己究竟怎麼跟張青雲相處?在他人生的大喜大悲之間,張青雲都是主導者,所有的一切都是張青雲一手策發的。這種戲劇性的結果讓樊江南這個老官場有些犯迷糊。

在被告知自己將重新負責政法工作后,樊江南第一時間拜訪了何茂森。何茂森並沒有在工作上對其多叮囑。只是叮囑讓其妥善處理和青雲書記的關係,青雲書記對政法也是有經驗的,以後遇事要多聽他的意見。

樊江南大驚失色,一時竟然判斷不了何茂森說這話的意圖,是在試探自己嗎?懷疑自己靠向了張青雲?抑或是他的本意就是如此?輿江南判斷不了,只好唯唯諾諾稱是,從書記家裡出來的時候竟然衣服都濕透了。

「叮,叮!」桌上的電話叮鈴鈴響起。

樊江南面色一正,抓起電話,電話是辦公廳辛秘書長親自打來的,他一開口就道:「是樊書記嗎?我是辦公廳辛俊,您現在的工作網調整好。市委為了表示對您工作的支持,明天市委張副書記會下來視察市公檢法三條線,希望你能有個心理準備,接待可不能馬虎了。」

樊江南心一下跳到了嗓子眼。忙道:「老辛,你知道張書記下來重點會關注哪一條線嗎?」

辛俊愣了一下,馬上笑道:「這我就不知道了,張書記您也是知道的。向來做事情天馬行空,連書記都號不准他的脈,我們就更不行了!」

「嗯!那謝謝你」。樊江南道,等對方掛了電話,他才啪一下將電話掛斷,嘀咕罵了一句市委辦公室那幫雜碎,然後馬上招秘書前來,他今天必須先將政法班子召集起來開個會,摸清動靜,明天張青雲過來才能做到萬無一失。

張青雲其實內心非常不願意去政法委視察,不過何茂森的話說得漂亮。說現在政法委正是面臨困難和挑戰的時候,樊江南經歷了這次起伏。可能其在政法系統的影響力也會降低,這個時候市委主要領導該下去為他們鼓氣。

在市委幾位重要領導中,張棄雲顯然是最合適的人選,清江政法系統內部問題很多很複雜,集要經歷一個破而後立的過程,張青雲成功「破」了,但是卻沒有立起來,所以這個擔子張青雲不好推。

清江市公安局離市委政府大院不近,張青雲視察的第一站就是這裡。張青雲的車從市委出發,足足走了十五分鐘才到公安局大樓的門口。樊江南率領公安局、檢察院、法院的主要領導在此地已經恭候多時了。

張青雲以前對政法牧腆一二多。今天算是第次接丹政法班子,免不了要寒暄、哺政法系統幹部年紀一般都比較大,尤其進市政法委班子的成員,基本是四十歲就算很年輕了。

張青雲一個刃多歲的書記,遊走在一群年紀足可以做他父親的幹部面前依舊面不改色,談吐自然,不做作。不虛偽,沒想過要借身份壓人。

「樊書記。今天這班子人員沒來齊吧?。張青雲微笑著對樊江南道。

「是的,最近社會治安案件頻發。基層綜治工作體系紊亂,有大量的工作需要跟進,在忙工作的同志今天就沒來!」樊江南道。

張青雲點點頭,不再說話。在這幫人中他沒有看見石勇,看來樊江南已經有動作了,石勇是標兵警察就讓他永遠當標兵,既想當領導,又想當標兵,哪裡會有這種事情?

石勇不被婪江南所喜是肯定的。那傢伙花花腸子多,將自己包裝的又到位,弄不好就會四處倒,經歷了這場風波,樊江南還敢用他?

張青雲搖了搖頭,政治總有自己的法則。像石勇這種人其實更適合做投機,在商場上爾虞我詐、拚死搏殺興許是一把好手,但是在官場上他卻註定了不行。

同樣是爾虞我詐,官場和商場相差何止千里?為官者,最需要珍惜的便是自己的羽毛,一曰讓人覺得你花花腸子多,覺得你是牆頭草,在仕途上就再難有作為了,石勇至少要被樊江南再壓幾年翻不了身。

今天的會議由樊江南主持,張青雲作為領導參加了會議。

會議一開始氣氛就激烈,主要就是圍繞最近清江治安問題大家在紛紛推卸責任,吵吵嚷嚷有些不成體統。

張青雲膘了一眼樊江南,見他神色有些尷尬,不過卻並沒有引導眾人。張青雲心中暗暗好笑,棋江南果然是把好手,不好跟自己說話,便讓自己眼見為實,讓自己看一看政法系統亂到了什麼程度?

「好了,大家靜一下,今天張書記是來解決的問題的,大家不要亂。一個個的說問題!現在這樣成何體統?。樊江南大聲道。

還沒等會議室聲音全部安靜,張青雲便抬手止住了他的話頭。道:「大家隨便吧!我今天不是來話的。只帶眼睛和耳朵,你們平常怎樣開會就怎樣,沒必要考慮我的存在。」

樊江南和張青雲兩人這一言辭交換。會議室卻安靜下來了,大家看出來了。樊江南和張青雲兩人意見不同。樊江南說張書記走過來解決問題的,張書記卻偏偏說只帶耳朵和眼睛。這不是公然的打樊江南的臉嗎?

樊江南臉上一陣潮紅,沒想到張青雲會如此不給面子,心中對張青雲本已經淡化的反感現在又來了。副書記又怎麼了?即使能左右一些人命運,也沒必要對下屬如此不近人情吧!

況且自己也是高級幹部,組織對幹部的態度就是這樣的嗎?一念及此。樊江南緊閉雙唇,臉色漸漸化為烏青色。

張青雲沒有看他,也沒去關注他的感受。見所有人興緻都起來了,他眼神一一從眾人臉上掃過道:

「在座的都是政法戰線的精英,都是我們清江市政法系統的骨幹成員。有些話我難說出口,因為一出口就要傷和氣,就得發脾氣,說的太多以後不太好見面啊!

我就說一點吧!這次市委擬定讓樊書記重新回到政法戰線主持工作。那是下了很大決心的。其決心之大可以說遠遠超過了大家的想象。就這麼說吧。現在在整個江南省。我們清江市的綜治、政法工作排在倒數第一位。

市領導現在沒有一個敢去省里開政法相關工作會議,而且現在全省都知道清江治安亂。甚至外地人都會因此對清江人展開人身攻擊,可以說清江人的形象都因此受到了嚴重的影瑰

,正

所以說,現在綜治、穩定成為了清江的一顆大毒瘤,成為阻礙清江發展的最大阻力!」

說到此處,張青雲不自然的拍了一下桌子,聲音不大,但是結合他說的話,和他那滿臉的殺氣讓人心驚膽顫。政法系統老油條多,但是這一刻誰也不敢跳出來說話。官場上誰不懂槍打出頭鳥的道理?會議室內面死寂一片。

樊江南也聽得頭大,這是他第一次近距離見識張青雲發飆,到底是年輕人,個子也很高大,這一發颯氣勢非常驚人,一雙眼睛如鷹隼一般。隱隱似乎還含有血絲,讓人很容易聯想到一頭擇人而噬的猛虎。

樊江南情不自禁的摸了摸額頭,面上的尷尬淡了不少,心中的反感也減了幾分,因為張青雲說得很清楚了。政法工作做得如此亂。甚至到了大毒瘤的地步,政法戰線的幹部領導哪裡會有好臉子看?什麼事情只要一視同仁就好,看來張書記這並不是對自己有偏見,這是其性格如此而已。

散會以後,張青雲將樊江南單獨留下又讓他心裡犯嘀咕,張青雲臉上沒什麼表情,會議室只剩下兩人了他也沒必要那般嚴肅了,掏出煙盒自己點上一支煙,又扔給樊江南一隻。樊江南卻沒敢點上。

短暫的沉寂了一會兒,張青雲深吸了一口煙,目光看向樊江南道:「典書記。我來的時候何書記就說過。他說你是有能力的,是值得放心的」

「謝謝何書記的信任」。樊江南忙道。臉上神色緩和了不少。張青雲抬手止住了他下面的話頭,話鋒一轉道:

「這樣吧!公檢法三條線。你要人給人。要資源給資源。人事權你來做主。我支持你!我只有一個要求,下次我不想再見到這種推卸責任的會議了,清江的政法綜治工作必須得到徹底的改觀,怎麼樣?有沒有信心?」

樊江南一呆,一下腦子轉不過彎來,如果說剛才張青雲拍著桌子罵娘讓他感到意外。而現在張青雲的表現就不止是意外能表達他心中的感受了。

公檢法三條線的人事權,誰敢說給誰就給誰?這哪裡是張青雲一個田,忌就敢說這話。系不說這話能不能經得起推敲,可是鞭銷消水現出來的這種魄力不像是一個才刃歲的年輕幹部,有點像一個久經沙場的將軍,果敢果決,擲出一言便有千鈞之力。

「行,我保證不會讓領導失望!」樊江南道,臉上依舊潮紅不散,只是心中對張青雲的反感卻發作了烏有。他也是部隊出來的人,喜歡爽快人,而張青雲身上表現出來的這種殺伐決斷正合他的脾胃,臉色發紅倒也是激動的居多。

隨後,張青雲便開始問樊江南的具體計刮,樊江南不愧是政法的老幹部,此時表現出了經驗豐富老辣的一面,沒怎麼多花功夫,他就炮製出了一個基本穩妥可行的政法戰線整風行動方案,聽得張青雲暗暗點頭。對樊江南也是舌目相看。

今天話說得夠透了,張青雲也就沒再說那些勉勵人的場面話很快便離開了市公安局結束了這次視察。

沒有人知道那天張青雲和樊江南兩人交換過一些什麼意見,反正接下來清江的政法戰線颳起了一股整風的新風潮,市公安局、各區縣公安分局,市縣檢察院、市縣各級法院到出都貼滿了標語。公檢法三線的人事更迭更是極度頻繁,有些幹部是被查處的,有些幹部是被免職的。很多人形容清江公檢法三線經歷了建國以來最大的一次洗牌,這話雖然誇張,但是卻說明了清江這次公檢法的地震影響之大、之深,足以讓整個清江的社會面貌為之一振。

市委小會議室,今天常委碰頭會來得比較齊整,新的一年第二季度已經過了,一年可以說過半,整個清江半年以來各條戰線的工作悄況都需要有個匯總,有功則加晃,有過則改之。為下半年的工作確立正確的

張青雲首先就科技園今年以來的工作向常委會做了徹底的彙報。上半年來截止公曆七月底,科技園共完成招商引資嘔億元,一共有一百五十多家涉高科技企業入駐園區。

整個科技園區現在新投資的基建項目總資金超虹億人民幣。內容涉及園區的新廠房建設、園區附加設施道路建設等等,而且這只是一個開始,下半年按照國家發改委和省發改委的既定規刮,高新園區下半年的基建投資將要超過剛乙人民幣。按照規劃,到明年的這個時候。科技園將會是一番全新的模樣,基本要達到中原第一的水平……

張青雲的報告主要是數據翔實。其他的地方都是言簡意垓,大家聽過了這個彙報,基本也都對科技園項目的進展表示滿意,隨著張青雲在常委會上的地位越來越鞏固,他的發言也得到了陣陣的掌聲,雖然一共就幾個人,但是幾雙老手拍出來的聲音卻是很能說明問題的。

記得張青雲上任前夕專門拜訪過占江暉。占江暉當時對他的要求很重要的一條便是讓他搞好班子團結工作。根據目前的狀態,張青雲自認為這一條自己算是基本做到了。

,王琺比北

在這中間張青雲領會到了很多。體會到了鬥爭用途的多元性。至少在清江這個地方,張青雲在和各方勢力的博弈中並沒有吃虧,這固然有其以前在省委工作過的積澱在,但更多的則是他成熟了,懂得了分寸之妙。行為做事進退得當,收放自如。

常委會繼續,很快就涉及到了政法方面的工作,最近清江政法戰線的一系列大地震是最吸引人眼球的。樊江南也藉此重新進入了市委常委班子,省政法委相關領導對其評價也很高,所以今天的常委會,隱隱他才是主角。

樊江南今天收拾得很乾凈,有些花白的頭髮被染成了烏黑,臉上的鬍鬚剃得乾乾淨淨,整個人顯得神氣十足。不過他一開口卻表現得非常謙虛。

他把這次政法戰線取得的成績往市委領導上推,其中重點提到了張青雲書記給了他很大的鼓勵,讓他敢去徹底放手干云云。本來政法戰線這次大地震,很多人都在傳說張青雲視察政法委曾今單獨會見樊江南一刻鐘,現在很多人把這一刻鐘說的神乎其神,說什麼一切計劃都是張青雲書記在這一玄鍾就部署妥當了,現在政法戰線的種種動蕩不過是樊江南再按照要求辦而占

而且持這種觀點的人還顯得有理有據。他們聲稱樊江南是免職幹部。網被領導分派主管政法,自己就是驚弓之鳥了,哪裡可能一上任就有如此大的魄力?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