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張菲兒握着槍,也是靜靜的看着一切了。

“你們放了他!”

林曉曉站了出來,一臉乾脆的說道:“如果你們要是放了他,我什麼都告訴你們,你們想要知道任何東西都是可以的。”

“不可以。”

林凌轉頭痛苦的說道:“你要做什麼,你不可以告訴他們任何東西,他們是什麼人不知道嗎?”

“一旦要是將某些東西告訴了他們,那麼所出現的將是更加可怕的事情,這些傢伙哪一個是仁慈的人,他們會做出什麼事情,難道你不知道嗎?”

這些人完全是投靠了米國,如果要是給他們提供一些信息的話,那就是在傷害夏國啊!

他們一旦給夏國帶來混亂,所帶來的危險是不可估量的,夏國社會變得動盪,出現一些暴亂分子,很多人都是會變得暴力,導致社會動盪,人人都不能安靜的生活。

“你千萬不要以爲,只是說出一些簡單的事情,對於夏國就不會造成什麼樣的危險,絕對不是這樣的!”

林凌無比激動的說道:“你這就是給了他們一個機會,他們抓住這個機會的話,任何事情都是做的出來。”

李曉曉悲痛的看着林凌,滿臉痛苦的說道:“我能怎麼辦,你不是他們的對手,你難道就要讓我這麼看着嗎?”

她整個人無比痛苦的樣子。

現在完全是沒有任何一點希望了,林凌一條腿斷了,肩膀也是被捏碎了,那是完全沒有任何一點機會了,而面對這樣的事情,要如何做。

繼續保護夏國嗎?

請問有什麼意義嗎?

他們自己都是要死了,自己的生命纔是最大的,林曉曉自己可以死,大但是絕對不會同意林凌死的。

“我要說。”

“不行。”

林曉曉只是看了林凌一眼,說道:“如果夏國對於你們這些犯罪分子開始了追查,一直都是在盯着你們的!但是對於很多實際情況是不知道的,最關鍵的一點,現在夏國在國際上也是處處受到限制的,如果你們要是想做什麼的話,最簡單的一個辦法就是……”

斯文人聽着林曉曉的話,整個人都是激動了起來。

他們就是想要得到夏國的一些內部信息,然後通過這些信息,進行着他的操作,然後開始破壞一切,這樣就變得簡單了。

但是一直都無法找到可以使用的人員,不過現在這個女人似乎可以提供一些東西,這就變得不一樣了,那就一切都會十分簡單,到時候給夏國帶來巨大的麻煩。

混亂,暴力,犯罪等等。

將夏國的一些城市帶入到混亂之中,自然是十分簡單的事情,這是不用有任何廢話的,也是相當容易的。

但是他們必須要確定可以真正讓混亂進行下去,而不是稍微一出現混亂的時候,竟然是直接被夏國給打擊了,那就是真的有點悲催了。

所以需要處理的問題就是嚴肅的,必須要拿出自己的本事,用自己的方式和途徑解決一切。

“思想。”

林曉曉十分乾脆的說道:“現在夏國很多普通人生活的十分辛苦,面對生活的高壓,只要是你們稍微提供一些思想上和經濟上的幫助,那麼一定會出現混亂的!”

經濟的告訴發展,同樣帶來了好處,但是同樣也是帶了生活的辛苦。

無數人爲了生活努力,他們爲了房子,車子,好的生活,但是最後讓生活變得如此辛苦,甚至是不堪一擊,乃至有一些人揹負着太多的東西,一天不動都是不行的。

如此高壓之下,已經是讓一些人開始無法承受了,甚至選擇了退縮。

他們面臨着崩潰,一旦米國做出一些***的行爲,將是激發出一切人的憤怒,纔是夏國此時面臨最大的問題。

任何一個人瘋狂的人,他們都可能因爲生活的高壓,一下子滴入到深淵之中,在也不想出來,而是採用恐怖的行爲方式。 信仰和思想永遠是控制人的最好方法。

在非洲一些國家,當時使用火器的人,發現這片大陸之後行爲是瘋狂的,直接使用火器對這些接近於原始人的非洲土著開始了血腥的洗禮。

而當時他們的領頭人是什麼樣子的呢,直接用他們神,他們的信仰告訴這羣人,即使是敵人的武器也不能對他們造成任何傷害,因爲他們都是刀槍不入的人,這纔是令人真正膽怯的的事情,不知道如何戰勝此人。

因爲這些人就開始了瘋狂的行爲,即使面對火器,看着自己的同伴,明明是被打死了,但是整個人還是一副無比淡定的樣子,依舊是瘋狂的衝着。

在夏國西域,其實米國雖然是提供了金錢,但是總體上最關鍵的是什麼,還是思想的控制,在這樣瘋狂的思想控制之下,一些人變得瘋狂了。

米國一直都是有一些極端的思想,傳入到夏國之中,通過這樣的思想,甚至是想要改變夏國的情況,但是夏國人民一直生活的不錯,日子都是一天一天的變化,而國家也是在努力着。

“沒用的廢話!”

斯文人露出一副十分冰冷的表情,直接說道:“我們還不知道用思想控制人,但是請問怎麼控制,如何的控制。”

想要做到思想控制人,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也不是輕易就可以做到的。

在夏國存在很多騙子,他們採用集資的方式,然後將普通人的錢騙子,但是想要的傳遞對抗夏國的思想,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了。

“我可以告訴你們辦法!”

林曉曉淡淡的說道:“你們需要僱傭的人其實很簡單,只要是一些普通人就好了,他們會輕易的聽話,不會有太多的廢話,因爲爲了錢他們什麼事情都會做的。”

“你們手中或許沒有一些這樣人的資料,但是我手中有,我只要是將這樣的資料給你們,那麼一切都是會變得容易。”

他們也是聽着林曉曉的話。

通過這樣的方式來給夏國製造混亂,顯然是最正確的方式,甚至都不用做出太多的事情,一切都是十分容易解決的。

但是他們一直都是很難找到機會,更是不太掌握夏國人的思想。

在米國,存在一些對抗國家的人,而這些的思想是恐怖的,每天都是遊走在犯罪邊緣的地方。

在全世界都知道,米國是犯罪率和死亡率最高國家,一些貧窮的人,他們直接是會採用暴力的方式,來解決任何問題。

所以在米國,穿着制服的人,總是發生一些執法過度的行爲,對於任何有犯罪嫌疑的人,直接是採用開槍的方式解決。

導致現在的米國,變得越來越混亂。

他們現在竟然還是想要將這樣的混亂,直接帶到夏國來嗎?這纔是真正令人不敢設想的災難,感覺到了米國爲了他們自己的目地,是任何事情都做的出來。

怎麼可以給這樣的機會。

“他們會聽話嗎?”

斯文人笑着說道:“可是我覺的這不是一個好辦法,以爲所需要的時間實在是有點長了,等到這些人的思想真正可以反抗夏國的時候,那還得等到什麼時候。”

沒錯,此時所看到的是什麼,這些人甚至都沒有耐心了,竟然是想着可以快一點的破壞掉夏國的穩定。

米國的目地究竟是什麼?

他們是不是有點太恐怖了,這種事情將會摧毀掉一切。

一旦夏國國家內部要是出現動盪的,那麼很多國家都是會虎視眈眈的,必然會發生世界性的戰爭,而米國最喜歡在戰爭之中發財,他們有着先進的軍事力量,而通過賣出武器,那都是可以獲得一筆巨大的財富。

在這樣的財富之下,甚至可以通過獲得一些國家的資源,然後壯大自己。

很簡單一件事情,米國完全是一個可以爲了強大,抓住任何機會的存在。

而一旦要是給他們機會的話,他們絕對是任何事情都可以做的出來,這纔是令人真正恐懼的一點。

“你放心,這些人只喜歡錢,只要是你給錢的話,你讓他們做任何事情都是可以的!”

林曉曉輕笑一聲,淡淡的說道:“你認爲金錢至上的世界,難道還有人不喜歡金錢嗎?”

聽着這樣的話,纔是讓人真正的陷入到恐慌之中的感覺,爲了錢這些人甚至不會保護自己的國家,將個人的利益放在最關鍵的位置上。

面對這樣的情況,所體驗到的是什麼,幾乎是一種令人崩潰程度。

夏國其實也是充滿着不穩定性,人爲了錢開始變得瘋狂,甚至任何事情都做的出來了。

這已經是全世界的問題了,每個國家都在努力的管理這樣的問題,因爲越是高度文明之下,所催發出來的那就是人們腦袋之中沒有什麼美好,只是有着現實。

而這樣的現實是令人無法接受的,一羣自己國家的人,甚至有可能採用破壞自己國家的利益。

“好啊,你先將名單給我。”

斯文人一笑,淡淡的說道:“不過你們我得帶走,他可是在紅細胞特戰隊的人,手中那是掌握着不少夏國先進武器的知識,如果要是控制了他,那麼對於米國稱霸世界也是有着很大的好處。”

稱霸世界。

米國真是瘋了,他們不惜用犯罪分子來破壞一個國家,然後藉助一些理由來進行侵略的行爲。

其實米國的行爲,全世界都是知道的,攻打石油王國,他們的目地不就是爲了石油嗎?

什麼掃除極端組織,什麼維持世界和平,全部都是一些子虛烏有的事情,只是爲了爭奪石油。

而現在竟然是對夏國開始了行動,目地就是爲了破壞夏國的強大,然米國在世界上依舊是有着最高的話語權。

誰也沒有想到,這些武裝犯罪分子,根本不是因爲自己的利益來到夏國的,他們竟然是爲了幫助米國完成巨大的野心,纔是來到夏國的。

林凌此時一臉的堅定,知道作爲夏國的軍人,必須要將這些犯罪分子剷除掉,位置夏國的和平和穩定,不允許米國帶來任何一點動盪。

而同時他也知道,林曉曉根本手中沒有那樣的名單,這只是爲了自己拖延時間。

林凌也在瘋狂的想着辦法,自己到底要怎麼辦,已經是拿出最大的實力了! “我給你們。”

林曉曉面露緊張,一步一步的朝着對面走去,同時眼神正在不斷的掃着林凌。

頓時林凌明白林曉曉的意思。

在夏國軍人每個人的身上,存在一種小心的**,而這種**雖然十分小,但是威力可一點都不小。

兩人之間用眼神其實可以傳遞一些信息,似乎林曉曉要用這種**做一些事情,可近距離之下,他們兩人也是會受傷的,這樣的問題就不知道要怎麼結局了。

此刻,一切似乎陷入到無法挽救的地步了,只能用這種方法了。

在L市,任何人身上都不可能攜帶一些殺傷力巨大的武器,即使是張菲兒,這個膽大妄爲的女人,也只是攜帶了一把手槍,在關鍵時刻才稍微使用一點的情況。

林凌搖了搖頭。

他想要否決林曉曉的計劃,不可以讓她也陷入到危險之中,此時林凌腦袋之中所想的,自己可以死,但是林曉曉絕對不行。

“我認輸。”

威廉斯和斯文之人一愣。

“你真的認輸了。”

斯文之人嘴角抿着笑容,陰沉的說道:“你可是夏國的軍人,你爲了夏國是可以犧牲掉自己的性命的,你不要以爲用這樣虛假的投靠我們,可以讓你有機會做點什麼。”

夏國軍人在國際上,絕對是最忠誠的存在,對於國家的堅定,對於人民的信念,是不可摧毀的。

相反米國,總會出現一些軍人叛變,投靠其他國家的行爲,甚至一些工作人員,他們都無法接受米國的行爲方式,將一些信息爆料出來。

錦繡田園:夫妻雙雙把家還 最著名的不就是監聽醜聞的時間嗎?

他們的工作人員遠,將米國對於各國領導人的一些監聽行爲,全部都報道了出來,甚至是一些國家最高級的領導人,他們都是可以監聽到信息的。

林凌輕笑一聲,說道:“我現在命在你們手中,還有我所關心的人,我們的命都在你們的手中,你覺的我還會在意什麼國家嗎?這個時候我遇到危險,誰來保護我!”

“人的命只有一次,我當然是要好好珍惜我的生命了。”

斯文之人沒有說話,仍舊是一臉懷疑的看着林凌。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