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張斯微笑着給大家回禮,不經意間向外邊一看,嚇了一跳。

門外、窗外全是人,黑壓壓的一片,大家擁擠在一起,正在給自己鼓掌。

看來,是把整個樓層都給驚動了。 張斯回到座位上,大家開始息下來,不似方纔那般狂熱。

走廊上的人也漸漸散了,口中卻仍然談論着方纔的見聞。或是關於張斯,或是關於三國,一時半會兒怕是停不下了。

很快便下課了,張斯的演講本應是四十多分鐘,因中間被打斷的緣故,硬生生地拖到了近一個小時,而晚自習每節課恰是一小時。

若是平時,下了課,同學們是要張狂一陣的。

今天卻沒有,因爲幾位老師還在班中坐着未走,謝敏振正與身後的人商量着什麼。後來又將馮濤喊過去,三個人開始討論。

周圍的同學,圍過來與張斯交談。

話題多種多樣,有問張斯平日讀什麼書的,有與他討論三國人物的,有和他交流心得的,還有問他家住哪裏,家中情況的。人也分男的,女的,不男不女的,平常的,奇葩的,等等,不一而足。

張斯回答不了這許多,大多時間在聽別人講,自己則不時點下頭。

遇着問題,也常是一言而決,不做任何拖沓。

馮軒軒尚坐在椅上,在自己的本子上寫寫畫畫,不知在記些什麼東西。聽這些都記筆記,當年一定是個好學生。陳娜則早已跑到了張斯身邊,俯身與他交談。

“張老師,好學問哦。”她笑嘻嘻地說道。

張斯哭笑道:“陳老師何必捉弄我,我平時可很尊重您的。”

“這是什麼話,我說的是真的。”陳娜說道:“再說了,我一個年輕女老師,要那麼多尊重幹嘛,還‘您’呀‘您’的瞎叫,真顯老。”

“好,好。”張斯苦笑道:“我的錯,下次一定改正。”

周圍人都笑了,陳娜性格活潑,與馮軒軒不同,最愛接近學生。故而雖不是這個班的老師,卻極得大家的喜愛。同學們也與她孰的很,言談顧忌極少。

“你說,我給你當徒弟好不好?”陳娜問道。

又來了,跳躍性思維,張斯無以爲答。

“怎麼,看不起我?”陳娜見他不說話,佯嗔道。

“我可不敢,”張斯忙搖手,說道:“我只是感覺不大適合。”轉向周圍問道:“大家說是吧?”明顯地在尋求支援。

可同學們很不配合,通通搖頭。

“我看挺適合”

“哪裏不適合了?”

“我要是你,我就同意”

“這種事,可求之不得哦”

“……”

連硃紅也跟着湊熱鬧,更別說王鵬他們了。

“你看看,大家意見很統一嘛。”陳娜笑道:“而且,有我這個青春靚麗的美女徒弟,說出去多有面子,你在學校裏可以大出風頭呢。”

“額……有道理”張斯摸着鼻子,乾笑道。

“那就這麼說定了!”陳娜笑道。

張斯也不推辭,他可不相信這是真的。陳娜思維跳躍,想到一出做一出,指不定待會兒就把這事給忘了。

“唔,我決定了,收下陳娜同學了。”張斯說道:“不過,我的要求很嚴格的,就怕你堅持不住。”

“什麼要求?”陳娜問道:“不會讓我給你端茶倒水吧?”

“你有興趣?”張斯笑道:“如有興趣,可以做啊,我這人不喜歡勉強別人的。你愛做便做,我絕不阻攔。”

“誰有興趣!你給我倒還差不多”陳娜立即答道。

“這可不是尊師的舉動哦。”張斯笑道:“我的要求其實也簡單,就是我缺課遲到,或不來校的時候,你給我請假,或用其它辦法解決了。”

“你想得美!”陳娜也笑了,說道:“你這……”

聲音忽然被打斷,卻是馮濤走過來了,陳娜給他讓出位置。

“張斯,我有點事想問你一下?”馮濤說道。

“怎麼了?”張斯疑惑。

“我想問一下,你這次準備的演講多麼?還能不能再說一回?”馮濤問道。

張斯點頭,說道:“我準備的還可以,再說一回也不是不可以。”

“嗯,那就好。”馮濤點頭,笑道:“剛纔幾位老師商量,你講的非常好,大家都非常喜歡,就是感覺一回太短了些,希望你能多說一點。”

“哦,這樣啊,可以。”張斯回答地很輕鬆,還好昨天多準備了。

“嗯,那就說定了”馮濤說道:“待會兒上課便開始吧,免得拖太久,影響放學。”

張斯點頭,馮濤說完離開了。

當張斯重新上臺時,還爲開始,下面就是一片掌聲。

“謝謝,謝謝”張斯笑道:“沒想到大家那麼熱情。”

下面聞言,發出許多笑聲。

“下面,我們就開始吧。”張斯咳了聲,轉身將黑板上“大江東去”四字擦去,重新書書上“真假曹操”。

“講三國是不可能不講曹操的,所謂三國就是魏蜀吳嘛,而魏的開國皇帝實際上是曹操。當然曹操在位的時候沒有稱帝,是他死了以後他兒子曹丕才稱帝,追認他爲魏武帝…………”

演講重新開始了。

開頭很平淡,沒什麼出奇之處。下面感覺有些失望,因爲既不好笑,也體現不出博學。

過了一會兒,故事真正展開,同學們的想法開始變化了。

根據不同版本,分析與呂伯奢有關的那場事件,調理明晰,邏輯嚴密,關鍵是通俗易懂,還富有人情味。

而第二回得故事,確實也較第一回好。

因爲第一回嚴格來說,相當於一個楔子,並非正式內容。裏面大多是泛泛而談,故事性的東西很好。第二回不同,已有了確切的人物,需要個體的分析,而個體的東西,總易有極高的故事性,何況像曹操這樣生活經歷豐富的人?

“許攸就問了,說曹公,你的情況怎麼樣啊,‘軍糧尚有幾何’,還有多少軍糧啊?曹操說呵呵呵,這個我的軍糧很充足啊,足夠用一年的。許攸說,錯了,重講。曹操說,半年。許攸說又錯了,見到老朋友都不說老實話,說實話吧,再給你一次機會。曹操說,哎呀這個,不好意思,剛纔開玩笑,實話告訴你,只夠一個月。接着曹操說了一句劉邦最愛說的話,‘爲之奈何’,怎麼辦吧?”

這回得第一個笑點來了,下面如期發笑。

現代化的語言,簡單的起伏,惹人發笑的語氣,結合在一起,效果非常好。

集體做事,有一個特點,就是情緒容易放大。

這也就是一部普通的喜劇,在電影院給人的感覺,超過一個人在家看許多的原因。無關乎特技,無關於座位等設備,純粹由於人多的緣故。

課堂也是這樣的一個地方,有一個笑點出現,即便很小,也會取得很大的反應。

隨着幾次掌聲,邊上的班級有反應了。

“聽,三班又有動靜了”

“怎麼回事?”

“有活動?”

“可能有開講了。”

“姓張的那小子有開始了!”

“走,湊熱鬧去”

“走……”

“等等,班委不讓走的。”

“你不走拉倒,我們走!”

“我操,位置被人佔了”

“四班的人?”

“不知道,看着像五班的。”

“靠,離那麼遠也來搶位置!”

“不算遠啦,我看到樓下的也有人來。”

“……”

“白靈,過來!我這還有地兒。”

“啊,真的啊”

“快過來,不讓被搶了。”

“嗯!堅持一下,我就來!”

各種人羣,雜亂無章而又井然有序,悄然之中,有進有退,左移又動,根據性別、早晚、勢力等等,完成了位置的分配。

“丁夫人在家幹什麼,織布,曹操來了以後她也不站起來迎接,也不搭理,曹操很沒意思,訕訕地走過去:織布呢?……別織了,跟我回家吧……曹操就走過去,用手摸着丁夫人的背:唉,別使小性子了,寶貝,跟我回家好不好?我們坐車子回家好不好?要知道這個動作是很重要的,這個‘撫其背’是男人對女性的一種愛的動作。丁夫人繼續‘咔嚓’‘咔嚓’。曹操就很沒意思啦:你不回啊?不回那我可是走了啊。 婚然天成:小妻自投羅網 ‘咔嚓’‘咔嚓’。曹操就走走走,往外走,走到門口的時候又回了一次頭:別鬧了,跟我回家,好不好?‘咔嚓’‘咔嚓’……”

張斯邊做着動作,邊講解。

下面、外面已爆笑一片。

“哈哈,不行了,笑死我了。”陳娜彎着腰,捂着肚子笑道。

馮軒軒也過頭,冷臉也保持不住了,露出笑容,說道:“也不注意點,學生們正看着呢。”

“不能怪我,這小子太能搞了,還‘寶貝’呢”陳娜笑道:“不對,不能這麼喊了,我以後要叫他師傅。”

“發什麼神經呢?怎麼成你師父了?”馮軒軒疑惑道。

“我剛剛纔拜的師,”陳娜說道:“我以後要跟着師傅好好學習,一定要把課講成這個樣子!”

“真是瞎鬧,竟然向學生拜師。而且像他這樣講課,哪有這麼容易,怕是很難做到哦。”馮軒軒好笑地白了他一眼。

“哼,我肯定能。”陳娜挺了挺胸,很傲嬌的模樣,隨即說道:“快轉過去,耽擱我聽講,漏下好多呢!”

“轉就轉。”馮軒軒聞言轉過頭,口中輕聲道:“漏了怕什麼,大不了讓他單獨給我說一遍。”

硃紅一個人待在最後面,感覺有點不熱鬧。

於是便跑到顧鬱馨身邊坐了,此時正大力爲張斯拍着掌呢。

“你的這位小弟弟不錯哦”顧鬱馨笑道。

“小弟弟?什麼小弟弟?”硃紅轉頭,疑惑地問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