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張凡心想,不宜久留此地,戀戰者必然無法脫身。

「那,我先回去了。」張凡當機立斷。

樂果嫂也許是身上的傷疤作怪,心中沒有自信,沒有過分地表達什麼,眼裏滿是不舍地把他送到門口。

待張凡拉開門要出去的一瞬,她忽然覺得有些話再不說就晚了,便把張凡拉了一下,小聲說:「小凡,嫂子對你的心意,你是知道的。既然你饞著嫂子的身子,嫂子本應該獻給你。不過,這次見面,嫂子挺自卑的,等嫂子身上的疤治好了,你常到嫂子這裏來玩啊。反正現在我老公把家裏的錢都帶走了,去省城跟一個相好的一起開小買賣去了,丟下嫂子一個人在鎮上,一天二十四小時待在店裏苦熬,你不來看看嫂子,嫂子活得沒情沒緒的。」

這一番話,把「時間、地點、人物、事件」都交待清楚了,也就是說,她一天二十四小時全天候待命,店裏只有她一人,配角去了省城,張凡登場就是主角。

各要素齊備,只差一個綺麗的「故事」了。

「你放心嫂子,一旦葯配好了,我馬上送過來。」張凡仍然把話叉開。

她用力點了點頭,卻把兩滴飽含的淚珠給甩了下來。

張凡告別出來,鑽進雪佛蘭里,回頭向農藥店望去,夕暉里,樂果嫂站在門前樺樹下向他深情招手。

清瘦的她,如仙如幻,在車窗含映下,像一幅水粉畫似地。

他忽然覺得她除了浪美之外,還有一種雅美。

不過,張凡卻是打定主意:美歸美,世上的花草多了,瀏覽一下而己,難不成都摘了下來聽任它們枯萎?

回到村裏時,太陽剛落山,一進院就看見涵花披着晚霞在蒔弄門前的杜鵑花。

見張凡回來了,涵花放下手裏的工具就跑過來,小鳥依人地撲到懷裏,嚶嚶地說着話。

張凡不禁有些慶幸:幸虧剛才自己把握得住,否則,在樂果西施那裏劈了腿,此刻怎麼面對涵花。

想到這,不由得升起一陣親情,將涵花在懷裏緊緊摟了摟,又認真親了一遍臉蛋兒,才小聲說:「我有兩件好事告訴你,你猜猜看?」

「嗯,我笨,從來都猜不對,你說吧。」

「第一,我這次去省城,沈茹冰送給我四分之一的診所乾股,我也是素望堂的股東之一了。」

涵花把臉蛋上被親濕的地方一抹,呶嘴道:「這算哪門子的好事?一個嫁不出去的老姑娘,送給別人的老公幹股,她要幹什麼?哼,是不是要搶俺老公呀!」

她嘴裏雖然這樣說,心上卻沒有十分生氣,她知道自從上次周韻竹送張凡雪佛蘭被她鬧了一回,張凡比以前更老實了,他經常跟那個沈茹冰來往,也不過是工作上的事。

「還有一件事,你聽了,可別太激動呀!」

「是不是又給我買項鏈了?」

「你看看我耳朵里是什麼?」

涵花扭頭往張凡耳朵里一看,只見左耳朵眼裏緊緊塞著一隻淺白色的耳塞!

「幹什麼?」

「我無意間煉功,得到了一個異能。」

「異能?」

「也算不上特別厲害,這隻左耳朵的聽力提高了幾倍。」

涵花驚訝地捂住嘴:「順風耳?」

「不能叫順風耳,就是聽力好吧。不過,也帶來了煩惱,如果不塞耳塞的話,恐怕被震成聾子。」

「這個功能太有意思了,比透視眼還有意思!」

「嘻嘻,這耳朵來得有點晚。小時候,誰家娶媳婦,晚上我們一夥小孩就去偷聽牆根。不過,從來沒有聽到什麼動靜!聽牆根是鄉村民俗,新郎新娘哪能不知道?怎麼會讓別人聽去?所以,每次聽完牆根都挺遺憾地,當時想呀,如果有隻順風耳……嘿嘿。」

涵花輕輕擂了張凡一下,紅著臉:「不害羞,還有臉說呢。」

張凡不好意地笑了起來。

涵花笑眯眯地說:「你要是真想實現一回少年的夢想,今天倒是有個機會,村裏張國前家裏今天娶媳婦,我上午去隨了禮錢,今晚……」涵花眼睛閃閃地,又加了一句,「不過,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確實是個好主意!

就張凡的這聽力去聽牆根,效果奇佳,還不跟躲在洞房床下是一個效果?

「那……也好吧。」張凡心中激動,卻是裝出不太情願的樣子。

「不過,我得跟你一起去,好監督你。」

「你也有這口愛好呀!好呀,我聽到什麼,直接給你直播!」

「誰用你直播?我還不是為了讓你過一回癮?」涵花臉色緋紅,使勁白了張凡一眼。

兩人趕緊吃晚飯,飯後等到天黑,兩人換上深色衣服,悄悄走出家門。

今天晚上沒月亮,風很大,天上沒一個星星,屬於「月黑風高」之夜。

兩人順着村道,慢慢向張國前家潛行,拐過幾個小巷,就到了。

他家門前有幾棵巨大的椿樹,樹冠巨大,樹下伸手不見五指,兩人快步跑到樹下,躲在樹榦後面。

。 儘管之前有過想象林平安的居住地,但是真的到了,卻還是讓他覺得自己是個土包子。

白悠悠的家裡雖然聽白悠悠說過,據說是別墅。

而林平安住的地方直接是一處莊園……

從外面一直到住的地方,光是開車就要走十多分鐘。

然後車隊在一座看起來就像是城堡一樣的地方停了下來,還有人專門開門,周圍站了整整一排女僕和傭人。

「歡迎少爺回家!」

林宇獃獃的站在車前,感覺有點不真實。

林小蠻一把挽住他的胳膊:「哥~歡迎回家。」

……

林宇的房間在二樓,打開陽台的窗戶可以直接看到花園,林宇坐在窗戶前,感覺自己就像是做夢一樣。

林平安當然不止這一處物業,這座莊園是他發家不久之後買下來的,為的就是等到有一天自己能找回自己孩子的時候才住進來。

中午是一起吃的午飯,林宇認真道:「以後我還是在那邊的家裡住。」

林平安好奇道:「這裡不滿意嗎?」

林宇苦笑道:「爸,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我一個從小過苦日子的孩子,一下子過這種生活不太合適。」

這一聲爸喊得自然而然,林平安心裡感觸,也就沒有勉強:「以前沒有管你,以後我也不會幹涉你,你想過來就可以過來,這地兒挺適合裝逼。」

林宇哪兒敢接話,低頭吃飯。

林小蠻笑眯眯的,看得出來,因為林平安找回孩子的緣故,林小蠻也很開心。

孔青過來的時候帶了一套手續,林平安給他的三個億可不僅僅只是現金,還給他在青木附近調了一個小寫字樓,算是給他當辦公地點。

然後還有一些公司運營需要的人員架構,可以說,只要林宇需要的只是為公司創建技術團隊,其他的事情根本就不用他操心了。

林平安認真道:「大學生階段,讀書是最要緊的事情,雖然我也知道你有自己的打算,但是我還是希望,你能夠多讀書,站得更高才能看的更遠。」

林宇愣了一下,認真的點了點頭。

……

南宮洛羲合上筆記本,感覺自己簡直是瘋了。

自從林宇拒絕了她關於考驗的建議之後,她這兩天一直都在想這個事情,學習成績這麼好的一個學霸,怎麼就想不通不想考研呢?

從小就順風順水,在任何事情幾乎都可以心想事成的南宮洛羲第一次覺得自己很不甘心,葉文說她不上網,她就跑到了學校論壇看了看。

一看才知道,原來這個自己教了快兩年的學生竟然這麼厲害…..

成績好,性格溫良,而且還是孤兒院出身,在校外開了一家書店,生意火爆,現在青芒一家快成了青木的名片了。

還談了一個很好看的女朋友,青木的校花白悠悠。

俗話說文人相輕,其實女子攀比的心思更厲害,因為大家都是美女,所以論壇上也有把白悠悠用來和南宮洛羲比較的帖子。

南宮洛羲看完最後的結果有點不服氣,因為白悠悠還是以微弱的優勢取勝——她才是公認的青木最好看的女孩子。

這裡不僅僅是顏值,白悠悠的氣質和才華也是很強烈的一個因素。

這讓南宮洛羲腦海裡面忽然冒出一個瘋狂的想法:如果我能夠打動林宇,是不是能夠證明我比白悠悠更優秀?

有時候女孩子就是這麼奇怪的生物,南宮洛羲也知道自己這個念頭完全很荒謬的,但是也不知道為什麼,鬼使神差的南宮洛羲竟然覺得自己應該在下課後去那家書店看一下。

想到之前找林宇談話的時候,林宇那種平淡乾淨的眼神,南宮洛羲一咬牙:「我只是為了讓他考研,這是學校交給我的任務,沒錯!就是這樣!」

……

青芒書店的生意一直很火熱,尤其是最近白悠悠的人氣越發爆炸。

《最後的教父》現在票房已經接近十億,成為今年下半年票房最高的電影只是時間問題,因此這邊時不時過來偷拍的狗仔也越來越多。

搞得白悠悠現在都不敢在白天來書店了。

而作為白悠悠的丈夫,林宇一開始也挺受關注的,只不過林宇的生活太過千篇一律,一點爆點都沒有。

久而久之那些狗仔也就不願意拍的。

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就是這個年輕人性格很好,有時候發現他們偷拍也沒有擺出冷臉,而是真心實意的請他們進書店。

甚至偶爾白悠悠在的時候還會幫他們留出空間做拍照甚至專訪,有時候想拍他和白悠悠親密互動的照片也沒攔著。

只是說希望他們不要太過干涉書店的正常運營。

如此溫潤如玉的年輕人還是很能引起這些在別處四處碰壁的狗仔記者們的好感,所以時間一長,他們也就不怎麼偷拍了。

想要拍點什麼直接給他說一聲,然後在不影響書店正常運營的情況下林宇會直接請他們到書店內部喝一點飲品。

這些狗仔記者也很有意思,現在已經開始給林宇通風報信了,哪家報紙今天要來都會提前知會一聲,省的人多影響青芒的生意。

而且那些記者可是拍到過麥泉的,這位麥家的少爺,大家都是討生活,得罪了麥家,那可就是性命的問題了。

周四,林宇全天沒課,所以一大早的就到了書店,小九都還沒起床,據說是昨晚和李思玩的比較晚。

林宇就一個人打掃衛生,小九一直睡到快十點才起床,見到林宇在店裡忙前忙后,也準備加入。

林宇笑道:「桌上有悠悠做的早餐,你先吃了早飯再說。」

小九感嘆道:「小林哥,你上輩子真的是拯救了銀河系吧,娶了這麼好看的老婆,溫柔賢惠又漂亮,完美啊!」

林宇笑道:「少貧嘴,快去吃,吃完快乾活。」

就在林宇清潔吧台的時候,書店的門鈴響了,小九連忙捅了捅林宇的手臂:「小林哥,快看!又出現了一個超級大美女!」 這些東西連在一起確實和道家的一些東西有很大的關係。

我之所以聽得明白,而且感覺熟悉,是因為我曾經在爺爺的那本書上看到過這段話,這是描寫的明清時期的一個皇帝的故事。

準確的說不能算是故事,應該說是明清時期,一個皇帝找道士修鍊道術的經歷。

皇帝這種人我們都知道,其實古今中外很多的皇帝,他們最渴求的就是一件事,那就是長生不老。

如果真的能夠長生不老的話,那麼他們就可以一直統治這個國家。

能夠一直滿足他們的慾望。

根本就不需要傳宗接代,也不需要再找繼承人,自然也就不會發生許多像叛亂或者奪嫡之類的事情,手足相殘那種就更不用說了。

可以說長生不老,一直是皇帝心目中的目標。

只不過有些皇帝,因為長生不老的執念過重,或者是被史官們記載,所以什麼都以他們為代表。

這些皇帝我們大多都會認識一些,其中可能最熟的就是秦始皇。

有可能是秦始皇,史官們實在沒什麼東西可寫了,也就是長生不老這一點讓人覺得姑且算是一個黑料吧!

於是史官就記在史冊上了。

但是有些皇帝,他一身黑料太多了,寫都寫不完,長生不老這種事情對他們來說根本就不是什麼污點,說不定還是一個傳奇。

可是還有一些皇帝,他們也追求長生不老,只不過比較隱晦,而且很難被人發現。

他們的出手比較狠辣,那些透露消息的人基本上都被他們殺掉了。

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他們練這長生不老的事情。

當然長生不老這種丹藥肯定不能是皇帝自己親自研製,他們更不可能是試驗品,這些長生不老葯都是一些道士或者仙家煉製的。

說是仙家,其實也不過都是凡人,能夠練著長生不老葯,也就是一種謠傳。

這種也就只有古代人相信,因為古代人最信什麼神佛之說。

放在現代不是說沒有人不信,可能大多數的人都比較是那種唯物主義者,就比如說像我這種風水先生的職業,可能有很多人都無法接受。

如果不是突然有一天自己碰到這種事情的話,我就算站在他面前把嘴皮都磨破了,他們都不會相信我說的話,說不定還以為我有病,報警把我抓起來。

我果斷的告訴他們,這是道家的一種說法,講的是如何教人長生不老。

道家講究超脫世俗,內外隨心而為。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