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廖容揚了揚手,揚聲道:「準備沙漏,比賽正式開始」

隨著廖容話音一落,場內的四人動了起來,

假炎凰就在案台旁邊,隨手翻了一下就拿到自己需要的藥材

顏洳鈺也沒有再等時間,反而舉步向前

馮晉與周琴就在顏洳鈺前方,兩人相視一眼,陰冷一笑,然後同時向顏洳鈺身前移去,直接將顏洳鈺攔在了身後

「沒吃藥」冷冷的甩出三個字,顏洳鈺的身影已經不見了

腳下一個迴旋,繞過兩人,身子穩如泰山的站在另一邊,手指快速的翻動著,需要的幾種藥材已經拿在手中。

計劃落空的兩人恨恨的跺了跺腳,走到案台旁查看

「啊——救命啊!」

嘩啦……

顏洳鈺的身子撞上案台又側身倒地,兩隻手臂非常不小心的,將裝有藥材的平底籃子全然揮落在地

馮晉與周琴看著滿地的殘缺的藥材,怒氣橫生,兩眼犀利的看向罪魁禍首

顏洳鈺這時不急不緩的從地上爬了起來,用極其不自在的姿勢扶著自己的腰 「哎喲!痛死我了,這地上怎麼會有這麼大的一塊石頭?難道是有人想要謀殺我?」說著狠狠地踩了踩腳下

兩人聞聲向地面看去,頓時眼珠子差點沒瞪出來,那叫那麼大塊的石頭?那個、那個連綠豆大都沒有的沙子……

周琴看了一眼腳下的藥渣,委屈的紅了雙眼:「你是故意的!」

顏洳鈺扭了扭腰,無辜的看著周琴:「我不是故意的,要故意也是那石頭,好好的幹嘛硌我的腳,害我身體不平衡,可疼死我了」說著一瘸一拐的向自己的煉丹爐走去

「長老!炎凰這是故意的,他怕我們贏了他,所以故意將葯全部打翻了!」無計可施的兩人直接向長老告發

秦默海心下一喜,立馬就要發飆:「豈有此理,如此惡略行徑,應當除去參賽資格!」

「我什麼都沒看見,而且炎凰說了,那是石頭硌了他的腳,與他何干?」趙篤一臉你就是沒事找事

廖蓉明哲保身,也沒有接話茬,誰腦袋不好?去得罪一個有希望升級到高級煉丹師的天才?

「你們兩個再看看有沒有能用的藥材便是,要知道,這是對你們的一種考驗」

兩人傻眼了,這明顯是包庇啊,無奈兩人只好在碎葯中挑選了

「你很厲害」這是比賽以來假炎凰第一次找顏洳鈺說話

「我知道」

乾淨利落的三個字,沒有任何謙虛,假炎凰張了張嘴沒有發出聲音

話題剛開始就這麼結束了……

顏洳鈺依舊是十種藥材一起提煉,此刻已經沒有人覺得這是亂來了,因為前兩場丹藥不僅藥效沒有不明,反而更濃郁

假炎凰雖然輸了,但是心服口服,自然也有人不服

馮晉與周琴已經商量好了,反正他們兩個也不能奪冠,那就聯手給九班的炎凰使絆子

兩人假裝挪動煉丹爐,卻有意無意的分別落定在顏洳鈺不遠的兩側

看了看全身注意力都在煉丹爐內的顏洳鈺

兩人相視一眼點了點頭,裝模作樣的放出體內的精神力,而後無形的精神力並沒有放在煉丹上,精神力的方向隨之一改,像毒舌一般直奔顏洳鈺身體而去

做事從來都會留一絲注意力在周身的顏洳鈺,又怎麼會真的毫無所覺?垂下的龍鳳眼微微一斂,她已經放過他們多次,居然還不知死活來挑釁

兩道還不成熟的精神力一左一右向顏洳鈺攻來

顏洳鈺眸中染上一絲冷意,不動聲色的釋放出體內的精神力,跟她比精神力簡直就是找死

馮晉與周琴兩人自以為螳螂搏蟬,卻不知黃雀在後

眼見兩人就要得手,陰狠的眸光中露出了快意的笑容,都說樂極生悲,這兩個人就是典範

說時遲那時快,顏洳鈺身上兩道等待多時的精神力,如閃電一般一左一右攻擊而去

「啊——」

「噗——」

兩人七孔流血,雙目圓睜,似乎發現了什麼不該知道的秘密

台上長老與導師嚇了一跳,慌忙掠身上前,趙篤查探了兩人的身體狀況心中驚愕,趕緊從懷裡拿出兩粒丹藥喂至兩人口中

語氣沉重的說道:「這兩個人若非有我們在,只怕小命不保,脈象來看身體沒有損傷,但是體內的神經遭至嚴重破壞,應該是精神力所傷,這兩個孩子以後的煉丹道路……」

趙篤沒有說完,但是等於給兩人判了死刑

秦默海眼神略過還在煉丹中的二人,視線停留在了顏洳鈺臉上,眸中閃爍著不知名的光芒

不等他有所舉動,身後響起了一道慵懶的聲音

「啊哈——我早說了,舉辦什麼煉丹會,現在害了人家兩個前途無量的少年,嘖嘖,老二老四,你說說你們兩個虧心不虧心」

顏洳鈺聽見聲音渾身僵硬了,完、完了、這老頭子…… 果然、顏洳鈺心中所想,在下一秒就發生了……

一道灰色的影子穿到顏洳鈺身側,驚呼出聲:「炎小兄弟,你怎麼也來參加這麼無聊的比賽?」見顏洳鈺沒搭理他,腦經一轉接著又道:「你想要獎品嗎?你直接跟我說啊!你想要什麼我就給你什麼!」

假炎凰已經在最後凝丹的關頭了,聞聲手一抖

嘣!

真可惜,居然爆丹了……

八班炎凰爆丹,眾人都不敢相信,如果九班炎凰煉出丹藥,不管其藥效如何,也是贏定了

可不是嗎?煉丹會的參賽者就只剩下她一人了

原本灰衣人滿眼只有顏洳鈺,聽見聲音轉頭靠看去才發現,有一個人與自己認識的炎凰打扮的如此相似,就連氣質也有幾分雷同

「你是何人?為何與我家炎小兄弟著裝如此相似?」

假炎凰擰著眉頭沒有出聲

灰衣人就像發現新大陸一般,又去拉扯顏洳鈺

此時顏洳鈺已經凝丹成功,看著眼前一臉疑惑的青愉,無奈的翻了一個白眼,自己為了逃離那天才的光環,所以對於自己的現在的身份覺得挺滿意的,只可惜只怕今日之後那些平靜都是浮雲了

伸手扶額,只怕宋大哥那裡也難交代……

「估計是我的粉絲?」

粉絲是什麼?應該是能吃的,伸手撓了撓下巴,不懂裝懂道:「也是,你出名之後丹學的人都把你誇上天了」

青愉雖然嗓門不大,但是場外得人對場內的關注不容小覷

青愉一番話說完,場外得人傻了,呆了……

前場的人出聲大喊:「青老!你莫不是年紀大了,炎凰入學,可是你自己親自考核的,怎麼才半個月不見,你就不認識他了」

一旁的學生附和道:「就是,而且炎凰一直在八班學習,你這個伯樂也太不靠譜了吧!」

青愉雖然一頭霧水,但是也不服老,伸手拉過一旁的顏洳鈺:「你們這些小兔崽子!我老眼昏花?我不認識炎凰了?這不是炎凰是誰?」

這話一說出口,眾人更懵了

「這、這明明是九班的炎凰……」

「什麼八班九班!你們說他是不是叫炎凰?」

見眾人點了點頭,青愉接著又道:「那他是不是丹武雙學的?」

眾人又點了點頭,青愉雙手一拍:「那不就得了!他就是炎凰,我打包票,更何況是老夫考核進來的天才,老夫怎會認錯?」

見眾人的注意力都在別處。秦默海向假炎凰使了使眼色,假炎凰了解之後便想要跑……

一道紅色身影攔在了假炎凰身上,顏洳鈺似笑非笑的看著假炎凰:「想去哪?」

假炎凰深邃的眸子眯了眯,而後冷聲開口:「為什麼?」

顏洳鈺挑了挑眉,沒想到這廝如此淡定:「你是說,我為什麼明知道你是假的,為何不揭發你嗎?還是說、明知道你有意讓人關注我的動向,卻無所行動嗎?」

「你——」假炎凰心下一驚,他居然什麼都知道,卻一直裝作不理會,這人的城府得有多深……

顏洳鈺目光淡淡的,眸中卻是化不開的寒意:「亦或者、是昨晚來的那批殺手?」

假炎凰眉頭一皺,下意識問道:「殺手?」

「原本我並不想要你的命,只可惜你觸犯了我的底線」

顏洳鈺周身驟然颳起一陣狂風,整個人處在風暴之下……

假炎凰雖然不知怎麼回事,但是也不會白白喪了小命

腳下騰空,身子向後一仰,極速向身後掠去

兩道紅色的身影,卻是截然不同的氣勢

風暴中的顏洳鈺,渾身散發著霸氣凌雲,處處帶著狂傲,

向後極速退去的假炎凰,卻好似一抹隨時消散的微風

ps:久等了,堅持用手機碼了一章撐不住了…… 不等假炎凰站定,顏洳鈺便以迅雷之勢攻向假炎凰

假炎凰眸子一凝,額間顯示出自己地玄低級一階的等級

抬手喚出自己的武器,是一把天馬流星劍,劍身不長不短,尤其適合男人使用

在暴風之中的顏洳鈺就好似一把剛開封的利刃,兩人相撞火星四射,你來我往戰在一起

這時場外呆愣的人群也回神了,場外人群突然喊出一道聲音

「果然是這樣!九班的炎凰才是真正炎凰!這樣就能說得通,八班的天賦異稟的炎凰為何頻頻輸給九班的炎凰,因為、他根本就是假的!」

這道聲音就像驚雷一般在人群中炸響,炸的每一個人腦袋瓜子發暈

如果這件事是真的……

天啊!他們居然因為一個冒牌貨,而得罪了不論是玄力還是煉丹術的天賦都是絕無僅有的天才,光是想想都覺得天旋地轉、

宋夜一臉茫然的看著身側喊出聲的白銘:「你剛才說什麼?」

「我說,你們九班的炎凰才是真正的炎凰」

「不可……」雖然口中想反對,可是他的心裡已經認同了,因為他找不到理由否認……

秦花花賊精賊精的,第一時間就想到問自己身邊與炎凰最親近的兩個人,一雙眼睛緊盯著身旁的上官憂與韓子凝:「你們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上官憂眼睛滴溜溜的打轉,轉眼委屈的雙眼都紅了:「花花,我早就想跟你說了,可是凰不讓,你也知道他的脾氣,我不敢得罪他」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