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庄東風在一旁勸阻道。

林躍沖著自己的師傅歉然一笑,然後轉身跑上樓,然後飛快的將碎瓷片拿了下來,此刻老劉,賀常和,庄東風都已經到了客廳,三個人圍坐在一個小桌子上,只等著林躍了。

林躍進入客廳,將那一包裹的碎瓷片放到了桌子上。

包裹剛打開,三個老傢伙啦立刻瘋了一般,搶了其中的一塊碎瓷片仔細的看了起來。

瓷片一入手,立刻讓他們全身一震。

這是他們所見到的最輕的瓷片,而且很薄,的確符合史書上記載的柴窯瓷器的特徵:薄如紙。 第333章心愿已了

在三個老一輩的人查看瓷器的時候,林躍就坐在一旁也跟著他們看了起來,只不過這個時候他是在欣賞這柴窯瓷器的傑作。

隨著時間的推移,越看,三個老一輩的人的臉上越露出的震驚的神色。

最後,三個人都都出了痴獃的神色。

竟然……完全符合柴窯瓷器的特徵!

這簡直就是照著史書上所記載的柴窯瓷器造的。或者史書上的描寫就是根據這件瓷器來的。

他們已經無法猜想了此刻他們心中除了震驚就是震驚。

柴窯瓷器啊!

他們竟然有朝一日看到了柴窯瓷器,就像考古的人這輩子做夢都想看看秦皇陵裡面到底是什麼樣一樣,他們這些制瓷的鑒定瓷器的做夢都想看看傳說中的柴窯瓷器到底是個什麼樣。多少制瓷的鑒定瓷器的臨終的時候都沒能達到這個心愿,但是現在他們竟然看到了這個夢寐以求的瓷器。

此生心愿已了啊!

過了很久,三個老一輩的人同時幽幽的嘆了口氣。

「要不是看到這些瓷器碎片我真難以相信柴窯瓷器真的存在,我還以為是杜撰出來的呢,唉,看來史書上記載的某些東西未必不真啊!」

庄東風感慨道。

「確實,原來我也是半信半疑,現在我全信了,看到柴窯的瓷器我才知道後來的制瓷是多麼的差了,我們景德鎮復興要走的路還很長,這柴窯瓷器就是我們的標杆啊!」

老劉始終記掛著景德鎮的未來,現在他有了更高的標杆,這就代表他的肩膀上的單子又重了。

賀常和只是默默的一嘆,沒有表示什麼,柴窯瓷器的出現固然令人震驚,但是還是沒有林躍給他的震驚大。先是翡翠中傳說中的滴血翡翠被林躍找到,到現在連失傳已久的柴窯瓷器也能被林躍找到,他已經不知道無法形容自己的這個徒弟了。或許這是老天對他的偏愛吧。

「小躍,這柴窯瓷器你是怎麼發現的?為什麼碎了?」

賀常和輕輕過來后問道。

聞言,庄東風和老劉的眼神也都集中在了林躍的身上。

於是林躍將那天在古玩街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講了出來,他抓小偷那一段就省略了,這些三位老一輩的人都很清楚了。

聽到林躍的講訴,老劉立刻問道:「你有沒向那些小偷詢問這柴窯瓷器是從哪來的?」

林躍知道老劉的想法,他當初也是這麼想的,或許還能找到其他的柴窯瓷器,但是一切都是不肯能的了。

「我在警察局問過那個小偷團伙的頭目,他說就是從地攤上劃了七十塊錢隨便買了一個瓷瓶,而且當時攤位上就那一個,他看著個頭大才買下的,而且為了防止別人找出來,他還特意問攤主有沒有一樣的,攤主很肯定的說沒有,所以我們不能再找到其他的柴窯瓷器了,而且那個攤位的攤主也不好找啊!」

聽到林躍的話,老一輩的三個人同時點點頭,能有一個柴窯的瓷器就很不錯了,不能在奢望其他的了。

「小躍,你打算怎麼處理這個柴窯的瓷器?」

庄東風問道。

這個問題將所有人的而目光再次集中到了林躍的身上。

「我還沒想好,我覺得到最後應該是自己收藏吧。」

林躍害怕拍賣的時候賣給了外國人,這樣他就會背上漢奸的罵名。捐出去這件事並不現實。

聞言,庄東風點點頭,沒有在說什麼。

賀常和問道:「老莊,這件柴窯瓷器你有把握修好嗎?這可是柴窯瓷器不是其他的一般瓷器。」

庄東風狠狠的白了賀常和一眼,微怒道:「你這是在懷疑我的能力!我有十足的把握!」

「那我們就拭目以待了!」

……

庄東風修補瓷器的時候其他人是不能在場的,所以林躍還有他師父,老劉全都退出了專門給庄東風的房間。

賀常和來了景德鎮就沒打算回去了,他要留在這看著林躍,深怕這小子做出什麼傻事來。但是老劉家已經住不下了,所以他只能去了那個五星級酒店訂了房間。林躍並沒有一起入住,因為他要是再定一個房間的話肯定要登記留下自己的真是姓名,到時候那些聰明的記者一查就能查出來他,所以那裡很不安全,到目前為止只有老劉家是最安全的。

吃晚飯的時候,庄東風走出了房間,他手上是看不出任何修補痕迹的光滑艷麗的瓷瓶。

老劉和賀常和還好,畢竟他們和庄東風是老相識了,這一手絕活他們早就見過,但是林躍不同,他這次第一次見,直接震驚在了當場。

好強悍的修復手段!

林躍花了很長時間才反應過來,然後激動的接過柴窯瓷瓶。

輕盈靈動,釉面晶瑩剔透,真的就像鏡子一樣。整個瓷瓶的造型說出去的精緻,線條異常的完美。絕對是處於精工巧匠之手。

林躍完全被手中的瓷瓶吸引住了,要不是劉寒喊他吃飯,他估計還在幻境中遨遊呢。

一頓飯過後,庄東風和賀常和去了五星級酒店,林躍繼續在劉寒家居住。劉寒借走了林躍的柴窯瓷器,說是要研究研究,林躍知道他是想要找出柴窯瓷器的特點從而進行仿造。他相信劉寒一定能仿造成功的。

第二天,林躍的日子恢復了平靜,外面依舊在為林躍奔波著。網路上的人也等著林躍再一次出現,但是無論現實中的人還是網路中的人都是滿心的失望,林躍沒有出現,但是依舊有人在等。林躍越來越多的信息被挖掘了出來,包括他在昆明大學課堂上的那一段講話的錄音。他的粉絲數量也在瘋狂的增加著,看勢頭似乎永遠不會停下腳步。

這一切一直延續到鑒定大賽開始才將所有人的注意力轉到鑒定大賽上。

鑒定大賽的複賽是三十進十,和當初林躍他們十人第一場所遭遇的題目一樣。在十個瓷器中選出自己認為的真品,十個瓷器中有兩個是真的。三十個人依次比賽,比賽期間所有的考生都被控制住了。現場只有一家電視台的獨家報道。如果最後很多人不只十個人得了滿分,就會加賽一場。如果還不行,就會繼續加賽,直到選出三十個人裡面最優秀的十個人。這種比賽方法可能存在漏洞,所以後面還有挑戰賽。

為了讓鑒定大賽的直播更有看點,電視台會在參加鑒定大賽入場和出場地時候進行採訪,問問他們的心態、感覺之類的問題。雖然有增加壓力之嫌,但是為了更吸引人也只能這麼做。 第334章複賽挑戰賽

一天會將三十個人的比賽完全比完,同時也會完全錄下來。

之後會做成一個多小時的視頻在電視上播放,同時有專家會對視頻中的人鑒定瓷器的手法和他要鑒定的地方進行講解,為了讓更多的人聽懂,這份講解肯定也是很通俗易懂的。

這些都是老劉的安排,這次鑒定大賽完了他肯定會瘦幾斤肉。

評委職責就變成了看錄像,然後根據錄像顯示的情況對錄像中中的參賽隊員進行打分,如果沒有什麼違紀情況一般都是滿分。

林躍依舊沒有當評委,老劉不想讓他這麼早暴露,五大評委的名單依舊沒有暴露。

一天下來所有的比賽都比完了,所有人的分數都很高,滿分的有二十個。這二十個將會進行下一輪,而其他就很遺憾的離開了賽場。

這二十個人中包括了庄夢蝶,李潛舟,吳依山,王越,還有古燃,還有其他的幾位曾經和林躍比賽的人。但是還是有和林躍一起比賽過的人兩位離開了賽場。

休息一天,第二輪開始。這次難度加大了,十個瓷器中找三個真品,時間同樣是半小時,瓷器的種類和難分辨程度都在增加。

比賽的同時,第一輪的比賽場面也在電視台開始播出,引起了很多人的觀看興趣。尤其是講解讓他們感覺通俗易懂而且能增長他們的見識,講解的同時那個專家還就一些瓷器上花紋的典故和寓意做出了講解。這款欄目已推出,立刻創造了新的收視率,收視率達百分之二十,而全國之最,當然除了春晚。

電視台欄目主編也沒有想到這個節目會這麼火,廣告商已經找上門來了,要求高價買下這一時段的廣告。這種情形讓欄目主編笑的合不攏嘴,雖然很忙但是他很樂意。第一期播出后,很多觀眾開始反應節目太短,還沒看過癮就結束了。於是第二輪的比賽他們將節目的時間從一個多小時增加到了兩個半小時。而且是兩個專家同時講解。這下收視率更高了。

同時這檔欄目還推出了這些參賽人員的簡介,然後舉行了什麼「我最支持的參賽選手」等等一系列撈錢的活動。這讓電視台賺了一個盆滿缽滿。景德鎮也在賺,因為直播權並沒有一次買斷,而是共同承擔風險,共同分割利益。

第二輪比賽結束,二十名參賽隊員,還剩下十五名。

然後進行第三輪……

最後進行了四輪才算結束。

庄夢蝶,李潛舟,王越。古燃,吳依山都殺入了決賽。

接下來是挑戰賽,原來前二十名的后十名都可以挑戰前十名。是二十名挑戰第一名,第十九名挑戰第二名……以此類推。挑戰賽是三局回合制,勝兩局的為勝。挑戰的項目是同時鑒定一件瓷器,然後說出他們鑒定結果和鑒定原因,然後評委進行打分。比賽這個的時候就成了真正的現場直播了,十組選手足足比了十五天才將挑戰賽比完。

最後,依舊是庄夢蝶他們五個人勝出。

庄夢蝶和李潛舟都是很輕鬆的戰勝了對手,而王越是堪堪的勝了對手,固然也是,他碰到了一個對手十分強勁的人,兩個人比了三個大回合才分出勝負,看的電視機前的觀眾很過癮。因為古燃是和林躍一起見義勇為的,所以他的呼聲比較高。最後他勝了也滿足了大家的期待。吳依山比對手高一籌,也相對輕鬆的獲勝了。

這複賽和挑戰賽的十幾天林躍一直悶在劉寒的家裡,劉寒在研究柴窯瓷器,老劉和還有劉寒的父母忙鑒定大賽的事情,無人陪他只能閑的看電視,劈蟲。

在現場直播中他看出了庄夢蝶、李潛舟、王越、吳依山的實力都比以前有了大幅度的提高,而且他感覺王越在保存實力。同樣他也看到了古燃的實力,也很強勁,但到底多強不交手不清楚。

挑戰賽結束,老劉就找到了《鑒定大賽》欄目主編。

「老馬,後面的決賽的廣告費要增加了。」

老馬「呵呵」一笑道:「我知道,這都到了最後的關鍵時刻了,看的人肯定更多,廣告費肯定增加,在原有基礎上增加百分之三十怎麼樣?」

聞言,老劉搖了搖頭。

見狀,老馬一愣,疑惑的問道:「百分之四十?」

老劉依舊搖搖頭。

老馬的臉上理科苦了下來,說道:「你不會讓我增加百分之五十吧,現在的廣告費已經是黃金時段的兩倍了,如果在增加那些廣告商肯定會覺得賠本的,到時候即使少數的廣告商願意投放廣告,總體賺的錢也肯定沒有現在多,我覺得百分之三十正好。」

老劉臉上露出了神秘的笑容道:「不是百分之三十,也不是百分之四十,更不是百分之五十,而是三倍,在原有基礎上再加三倍!」

「你……你的意思是收四倍的廣告費?」

老馬被老劉說的數字嚇得不輕。

「沒錯,就是四倍!」

老劉非常肯定的重複了一遍。

「老劉,你不會瘋了吧?」

老馬難以置信的問道。

「呵呵,我要是告訴你五大評委中的其中一個是誰,你肯定不會覺得這個價格高。」

老劉顯得很是自信。

「別騙我了,現在無論是哪個當紅明星來了,也不能跟廣告商要四倍的價格,你以為這個節目是春晚啊,雖然這個節目是所有節目收視率最高的,但是和春晚比起來還是差的很遠。只有春晚才敢要這麼天價的廣告費。」 第335章爆炸性消息

老馬搖搖頭道,他覺得老劉真是不知道行情,隨隨便便一個明星最多吸引下眼球,根本不可能在原有的觀眾基礎上增加幾個觀眾的。

「先別說的這麼肯定,等我告訴你他是誰的時候你就不會這麼想了。」

老劉呵呵一笑,神色中很是高深莫測。

「快點說吧,讓我看看到底是誰。」

老馬撇了撇嘴道,他心中已經準備好嘲笑老劉的台詞了。

老劉湊到老馬的耳邊,輕輕說了一個名字。

老馬聞言立刻全身一顫,眼睛瞪得圓圓的,嘴巴張得大大的,一副瞠目結舌的樣子。

「老……老。老劉,你……你該不會是。是騙我吧?林。林躍真的……真的會來當評委?」

老馬猛地拉住老劉的衣服,激動的話都說不流暢了。

老劉笑著點點頭,道:「他從一開始就是我的秘密武器,這也是為什麼直播權我不讓你們買斷了,我也沒想到他近期會這麼出名……」

還沒等他說完,老馬立刻向著門外跑去,嘴裡高喊著:「五倍,這群孫子要是不出五倍的價格,老子立刻讓他們滾蛋!別人還排隊等著呢!」

看著老馬慌張的背影,老劉微微一笑。

挑戰賽完第二天一個爆炸性的消息傳了出來,「殺神」林躍將會是鑒定大賽決賽的五大評委之一。

聽到這個消息所有的人都瘋狂了,雖然還一切都還沒有得到官方的認證,但是空穴不來風,這肯定是有苗頭的。更有人猜測這才是林躍來景德鎮的真實目的,這也是為什麼他沒有參加鑒定大賽,當了評委誰還參加鑒定大賽啊!

那些記者聽到這個消息就像瘋了一樣開始向景德鎮的人求證。但是景德鎮的人就顯得很謹慎,既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這個模稜兩可的態度讓記者產生了強大的好奇心,在他們看來沒有否認就是承認。

不知道有的記者從哪裡匯總俺來了參加預賽的一個人,他信誓旦旦的說參加預賽的時候林躍就是他們的監考評委。這個消息一出來,立刻賈海中了人們的判斷。 帶孕潛逃 林躍真的是來當評委的。這一切都是在他還沒有出名,甚至鑒定大賽還沒有開始前就已經確定了。只不過一直保密到現在。

很快那些記者,就產生了疑問,為什麼林躍能當評委?

他今年也只不過是一個二十五歲的人,參加鑒定大賽很適合,景德鎮為什麼放棄那麼多成名大師來讓他當評委?

難道只是為了藉助林躍的名字炒作?

但是從目前的情況看,這一切都已經是事先安排好的,基本上確定景德鎮剛開始也不知道林躍會這麼出名,而林躍這麼出名也是在景德鎮發生的。

更有一些洞察力高的人,拿出了林躍在「殺神吧」的回復中話語的證據。上面林躍說過幾天大家就會聽到他的消息,這儼然證明他早就知道自己是評委了。

這個證據也被證明了林躍會最後成為五大評委之一的消息是真實的。

可是依舊存在那個問題,以林躍的資歷和年齡只能當參賽隊員,為什麼他會成為最終的五大評委之一?

因為實力?

人們不禁聯想到不久前傳出的那個消息。

比這次鑒定大賽一直的第一名庄夢蝶還厲害的「神秘人」!

庄夢蝶是這次鑒定大賽當之無愧的第一,從預賽到挑戰賽一直都是很輕鬆的過來了,別的對手根本就不是她對手。所以這場鑒定大賽如果沒有任何意外的話,最後肯定是她成為第一名。但之前傳言有人比她還厲害,就是那個神秘人。

能比鑒定大賽的第一名還要厲害的人,為什麼不參加鑒定大賽?

這個答案就呼之欲出了,那就是評委了!

這就意味著,前幾天傳言的神秘人就是林躍!

至少景德鎮方面認為這個翹楚參加鑒定大賽肯定會成為第一,所以直接讓他當評委。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