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幽冥燁焦急地在密室外來回踱步,聽著小狐狸痛苦的呻.吟,他心情越發煩躁起來,未束的墨發隨著他的腳步飄來飄去。

明明這個孩子不是他的,他卻比任何人都激動。

因為小狐狸把他誤認為是孩子的父親了,一旦有了這個認知,又沒有羽驚空認領,那麼這個孩子就是他的了。 幽冥燁開始思考如何照顧這個孩子?

先帶在小狐狸身邊,用靈蛹或奶湯餵養幾天,等他長大點再帶回靈界幽都冥族去,可去了冥族,父母問起來該怎麼解釋呢?

肯定不能說是小狐狸的!

他只能想辦法再找個羽族女子,一起帶著回去,這樣就不會有人懷疑孩子的身份了。

但要他承認其他女子的名分,他心裡是痛苦且不願的。

就在這時,地宮外傳來九階金剛狼的嚎叫聲,隨著還有陣陣震耳欲聾的驚雷聲,幽冥燁內心的糾結突然被打斷。

錦衣血途 他緊蹙劍眉,瞬移出地宮,發現漆黑的雨幕中布滿金色雷電。

那隻九階金剛狼也不知道發生何故,昂頭朝著夜空厲聲咆哮著,就好像在回應著什麼?

幽冥燁疑惑不解,九天神子降世引來金色神雷也就罷了,這九階金剛狼也跟著瞎起鬨什麼?

但想到九階金剛狼可能是縱橫無雙的坐騎,與小狐狸腹中的神子存在某種密切的聯繫,幽冥燁就慌了。

萬一九階金剛狼引來羽驚鴻或是念心魂的注意,那豈不是完了?

幽冥燁手捧九幽仙魔琴,飛身而起,飄落在九階金剛狼面前道:「喂,別叫了,聽本少彈首曲子吧?」

九階金剛狼怒瞪著幽冥燁,幽藍色的狼眼怒火熊熊:「幽冥燁,少在這裡自作多情,本座不喜歡聽曲子!」

「喲呵,狼王認識我啊?」幽冥燁輕笑著看向九階金剛狼道。

「哼!那丫頭對你大呼小叫,本座不想認識也難免!」九階金剛狼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它聲音低沉醇厚,就好像上了年紀的王者。

「聽狼王的口氣,也該知道那丫頭是誰,你又何必在此咆哮,萬一引來仇敵注意,那不是得不償失嗎?」

「你又如何確定本座在暴露那丫頭的行蹤?你不懂就不要亂說,回地宮去照顧她!」

九階金剛狼倏地轉身,一尾巴便將幽冥燁打回地宮中。

幽冥燁被打得很慘,被甩得鑲嵌在地宮密室的牆上,數息過後才掉下來,他怔怔地看著門口繼續咆哮的九階金剛狼。

對方的修為堪比神階,九階不過是表面修為罷了,幽冥燁也突然明白先前他們之所以能夠輕易進入地宮的原因。

原來是這傢伙故意放水,否則以他們的實力根本無法闖進來。

幽冥燁猶豫著是否要繼續出去,就在這時,他發現密室中突然沒了宮清影的痛苦叫喊,難道孩子出世了,可為何沒聽見動靜呢?

幽冥燁的耳朵倏地變成長長的狐狸耳,他雙手依附在牆壁上,認真地傾聽密室中的具體情況,桃花眸啪嗒啪嗒眨個不停。

密室內。

宮清影分娩的痛苦並未延續太久,她便感覺孩子從下身鑽出來,她屏住呼吸等待著孩子出生時的那聲尖厲的叫喊。

張氏跪在宮清影腳邊,翹首期盼地等待小主人的降世。

誰知一道璀璨的金色光芒刺得她頭暈目眩,當她看清楚眼前的金色東西時,驚恐萬分地尖叫道:「妖怪!妖怪啊!」 「什麼?」宮清影一怔,感覺到孩子已經徹底出來,便雙手杵著疲憊的身體,微微抬起頭看向床尾。

那是一團金光四溢的光芒,看不清裡面究竟是何物?

張氏嚇得面色慘白,手腳並用這滾下床,躲到宮清影身邊,牙關咬得咯咯作響,顫聲道:「主人,您生了個妖怪啊!」

「混賬!你才是妖怪呢!」幽冥燁聽到張氏的驚悚叫喊,瞬移進入密室,拂袖將張氏打翻在一旁,就像條狗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怎麼回事?」宮清影面容憔悴,慢慢地爬起身。

幽冥燁立刻將她攬在懷中,安慰道:「小狐狸,別怕,我本來就不是凡人,生出來的孩子,自然與眾不同!」

「那你是什麼?」宮清影疑惑不解地看著他。

「你不記得了?」幽冥燁詫異道。

在他們破解南海縱橫副陣時,她就親眼目睹他和超級魔魁對抗的情形,當時他恢復了九尾靈狐的真身。

「我見過嗎?我怎麼沒有印象了?」宮清影努力回想,卻怎麼也記不起來,記憶中全是念心魂的影子。

「那你可還記得老祖宗、血姥姥、小葵和蒼鷹?」

「自然記得,她們是我的親朋好友,蒼鷹還是我的影傀!」

「……」幽冥燁驚詫不已,她痛苦忘情,忘記羽驚空也就罷了,怎麼連他也忘了?

他哀傷地看著宮清影虛弱的模樣,從她清澈的眼瞳中能夠清楚地看見自己的倒影,他倏地想到萬年前,她也曾有過類似的遺忘症。

所有人都記得,唯獨記不得他!

當年玄清凌惹惱魔族后,魔族派兵討伐魅族,他為保玄兒周全,向魅族請求聯姻,然而,拒絕聯姻的不是玄王,而是玄兒。

當時的她,就好像不認識他一樣,對他冷酷無情,說了很多讓他痛不欲生的話,還讓他永生永世不得踏入魅族的土地。

如今看來,她的遺忘症又發作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究竟是人為,還是遺傳?

幽冥燁疑竇叢生!

宮清影見幽冥燁若有所思,捏了捏他的肩膀:「你怎麼了?」

「沒有!」幽冥燁回過神來,掩去桃花眸中的疑惑,看向床尾那團金色的光芒道:「小狐狸,其實我是只九尾靈狐!」

幽冥燁話音落下,那團金色光芒瞬間消失殆盡,露出真實面容。

一顆金光燦燦的金蛋,就像個橢圓形的金色西瓜。

宮清影目瞪口呆,結巴道:「是,是金、金蛋?!」

「這?!」幽冥燁被小金蛋噎得差點一口氣上不來,這小傢伙,天生就知道跟他作對!

「幽冥燁,你不是孩子的父親!」宮清影一把將他推開,生氣地瞪著他:「你別跟我說,狐狸也是蛋生的?」

「當然不是,小狐狸!」幽冥燁囧得面紅耳赤,他生氣地瞪著那顆小金蛋,心裡對著小金蛋數落了一遍。

早不現身,晚不現身,偏偏他說出真身時現身,明顯是找茬!

「那它是怎麼回事?」宮清影按捺心中震驚和疑惑,拿出一顆金紋丹藥服下,快速將產後虛弱治癒,爬到小金蛋身邊,輕輕愛撫它,不管它是何怪物,它都是她生出來的孩子! 宮清影暗襯:這孩子的父親,應該是個羽族,可他究竟誰呢?

幽冥燁疾步跟了過來,眼看著到手的孩子就要飛了,他心裡空牢牢的,要是連羽驚空死了都爭不過,他活著還有何意義?

宮清影柔情似水地凝視著小金蛋,伸手將它抱在懷中,金燦燦的蛋殼還有暖暖的餘溫,觸摸時給人一種很舒服的熟悉感覺。

她忍不住用臉龐去觸碰它,蛋殼的溫度竟然比先前高了一點,她嘴角勾起幸福的笑意,看來這小傢伙也很迫切地想見她!

幽冥燁看著宮清影滿眼的喜悅,心中更加堅定,非要把羽驚空的孩子奪過來不可。

於是,他故意撒謊道:「小狐狸,其實我也是羽族!」

「你?」宮清影癟了癟小嘴,抬眸狐疑地看著幽冥燁。

「其實,是這樣的!」幽冥燁湊到宮清影耳邊低聲道:「這件事是我們冥族的機密,小狐狸,你千萬不要告訴任何人!」

「何事?」宮清影冷笑,地宮密室中僅有他們二人,幽冥燁還故意故弄玄虛,就好像怕被別人知道似的。

幽冥燁忌諱地看了一眼地宮外,那隻不斷咆哮的九階金剛狼。

他腹語傳音給宮清影道:「其實我不是我爹親生的,我娘親曾告訴我,我親生父親是個羽族,所以我跟我父親關係向來不好,你若不信,可以去打聽打聽!」

從幽冥燁的父親將他軟禁三千年後,他們的關係便水火不容,此事不僅幽都靈族皆知,甚至連整個靈界都是耳熟能詳。

盛世為凰:暴君的一等賢妃 「那你敢對天發誓,你說的話是真的嗎?」宮清影總覺得幽冥燁有些不靠譜,他長得太俊美太妖孽,說不定就是個江湖騙子。

幽冥燁立刻抬手對天發誓道:「當然,要是我幽冥燁說的話,有半句虛言,那就天打五雷轟!」

幽冥燁話音剛落,一道金色的九天神雷便徑直劈向北嶼地宮。

轟~~~

此時的九階金剛狼正在地宮的山頂平地處厲聲咆哮。

嘹亮低沉的狼嚎引來雨幕中的部分金色閃電,四周平地被紫金色交替更迭的雷海籠罩著,寸草不生。

倘若有人看見,定會誤認為它想要趁機渡劫飛升靈界。

但事實並非如此!

九階金剛狼見九天之上劈來一道金色神雷,擔心北嶼地宮被毀,飛身接住第一道九天神雷。

灰白相間的狼身被九天神雷擊中,頓時皮開肉綻,直冒黑煙,它張開鋒利的血盆大口,怒瞪幽藍狼眸,朝著漆黑雨幕又是一聲咆哮。

緊跟著,又來了一道又一道九天神雷。

待九階金剛狼接完五道九天神雷,原本如大象般的灰白身軀,變得僅有哈巴狗大小,渾身上下被燒得焦黑,黑煙滾滾。

它發出哀怨的低吼,帶著滿身傷痕,灰溜溜地跑進地宮裡去了。

幽冥燁見到九階金剛狼如同喪家之犬,妖孽般的俊臉嚇得慘白,要不是九階金剛狼頂鍋,現在被打回原形的就是他了。

果然,話不能亂說,毒誓更不能亂髮,尤其是跟小金蛋有關! 宮清影並不知道地宮外所發生的事情,儘管幽冥燁如此虔誠,但還是沒有相信他。

她已經仔細檢查過,小金蛋的殼非常硬,想要敲開幾乎不可能,必須要生父孵蛋,才會破殼而出。

宮清影眸光晦暗地看著幽冥燁道:「只要你將小金蛋孵出來,我就相信這個孩子是你的!」

「?!」幽冥燁當場石化,連自尋短見的心都有了。

他堂堂幽都冥族少主,青丘狐山的九尾靈狐,怎麼可能會孵蛋?

小狐狸竟然要他孵化九天神蛋?!

想到先前被灼傷的手心,幽冥燁後背直冒冷汗,雙腳不由自主地往後連退數步。

要是真的撲在小金蛋身上,那他豈不是要被烤成黑糖狐狸去了?

宮清影見他退後,緊緊抱著小金蛋,質疑道:「你不敢?」

「當然……不是!小狐狸,你先把小金蛋放在床上,等你身體好點,我就閉關孵蛋,我保證將小狸孵出來!」幽冥燁推脫道。

「我現在很好,就想早點看見我們的孩子,難道你不想見嗎?」

獨家蜜愛:顧少甜寵迷煳妻 「我、我自然想,可我餓了好幾天,」幽冥燁桃花眸里閃爍著狡黠的光芒:「連頓飽飯都沒有吃,現在就閉關孵蛋,恐怕……」

「那你想吃什麼,我現在就給你去找!」宮清影將小金蛋放在紅色被子中,直接跳下石床,走到幽冥燁面前。

幽冥燁快速眨著桃花眸,眸中騰起一層緊張的雨霧,見小狐狸步步逼近,他緊張地移開眸光道:「我想吃雞!」

「剛好我隨身空間還餵養著幾隻,我這就給你拿來!」

「可我想吃叫花雞,要烤熟的那種!」幽冥燁提高要求道。

「好,我這就給你烤!」宮清影單手釋放紫金靈力,掌心頓時浮現一簇紫金色火焰,神識直接飄進隨身空間,準備烤雞給幽冥燁吃。

幽冥燁見她真身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驚慌地開始思考怎麼孵蛋?

要是此刻拒絕,真相暴露,說不定會被她恨死,老死不相往來,幽冥燁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盼到羽驚空死了,念心魂失蹤了。

這麼好的機會,要是被他弄丟了,他肯定會後悔死的!

思襯片刻,幽冥燁最終將視線停留在小金蛋身上,它能灼傷他,又能捉弄他,肯定是極其聰明的。

倒不如跟它來給君子協議,說不定還能奏效!

「咳咳!」幽冥燁輕咳兩聲,微笑著和小金蛋腹語傳音:「小狸啊,其實叔叔不是壞人,既然你能聰明地揭露我的謊言,自然能夠感應到你爹爹去世了,現在你娘親傷心過度,導致暫時性失憶,連你爹爹都不知道是誰!

如此糟糕的情況,叔叔不敢冒險再去刺激你的娘親,萬一你娘親想起你爹爹去世的事情,自尋短見丟下孤零零的你怎麼辦?」

小金蛋像似聽懂似的,金色的蛋殼開始閃爍著一縷金色的閃電。

【哧哧哧……】小金蛋很傷心,他還未出生,爹爹沒了,娘親也失憶了!

「小狸,你真聽得懂?」幽冥燁喜不勝收,高興地靠近小金蛋。

【哧哧哧……】小金蛋感覺幽冥燁的刻意靠近,警惕地釋放一縷金色閃電,正中幽冥燁的紅色衣擺,九昧真火瞬間將衣擺燒起來! 「呀,臭小子你竟敢用九昧真火燒我!」幽冥燁氣得俊臉鐵青,急忙用紅色羽扇將其撲滅,連續後退幾步不敢再靠近!

【哧哧哧……】誰讓你不懷好意呢!

幽冥燁展開紅色羽扇,扇了扇心中怒火,稍顯平息后,又看向小金蛋腹語傳音:「罷了,我們狐狸是不會跟鳥兒一般見識的!」

【哧哧哧……】我們鳥兒就跟狐狸一般見識!

幽冥燁器宇軒昂,神色肅穆道:「你不讓我靠近也好!免得讓大家誤會!現在你爹爹死了,他的仇家正想方設法掏空他的神朝,一旦得知你娘親生下你,想必你也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眼下想保住你們,只有一個辦法,就是你暫時成為我的孩子,等我將你孵化出來,我們一起幫你娘親恢復記憶,屆時我會帶你修鍊,等你長大成人,便助你替你爹爹報仇,奪回屬於你們的一切!」

小金蛋一陣沉默,金色閃電停止閃爍,似乎在權衡利弊。

數息過後,金色閃電再度跳躍起來,發出哧哧哧的聲音,詭異的雷電聲波中傳達著只有幽冥燁能夠聽懂的音律。

幽冥燁側耳聆聽,詫異地看著他:「你問要我如何保證?」

【哧哧哧……】

「那還不簡單,我寫份保證書給你!」幽冥燁話音未落,又聽到小金蛋提出的要求:「你說什麼,要我把屬於我的東西全部給你,你就承認你是我的孩子?」

【哧哧哧……】

「屬於我的東西?」幽冥燁掃了一遍全身,率先將紅色羽扇丟到石床上,隨後又將九幽仙魔琴扔出去。

緊跟著是數十個圓鼓鼓的紅色乾坤袋,及各種各樣的玄階法寶,身上的東西全部被小金蛋要走,最後僅剩一身華麗的紅袍。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