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幺娘又瞪了秦天明一眼,見他賊眉鼠眼的跟在自己身後,感覺全身都不舒服,轉頭和身前的趙峰交換了一個眼神后,突然幺娘素手帶著光暈伸到後面,一把抓住了秦天明的領子,趙峰也趁機回身拽住秦天明一隻胳膊向前一拉,幺娘順勢一腳踢在了秦天明屁股上,將秦天明踢進了地煞龍洞里!

秦天明還沒回過神,就感覺自己身子一輕,然後嘭得一聲落在了一堆砂石中,秦天明齜牙咧嘴的揉著屁股,暗恨自己還是閱歷太淺,更不懂女人的報復心這麼強!

抬頭看見前面伸手不見五指,秦天明回頭就準備跑路,剛一起身,就見到前面不遠處射出兩道白光,一亮一暗,一亮一暗,就像是一雙巨型眼睛!

秦天明運轉陰陽訣倒退而出,結果砰地一聲撞在了地煞龍橫掃過來的尾巴上,悶哼一聲,從懷中掏出一顆夜明珠一記霸神拳將其砸在洞穴上方,地煞龍洞中的景象隨即映入眼帘。

秦天明從書籍上見過地煞龍,此刻才是第一次見到活的,這地煞龍比書上畫的更加兇猛,倒三角的頭上長著兩個小角,整個身長至少三丈,呈土黃色,身上的鱗片有如砂礫,剛剛秦天明被地煞龍掃了一下後背,便覺得體內氣血翻湧!

身前是地煞龍巨大的頭顱,身後是地煞龍盤曲的尾巴,洞中又極為狹窄,秦天明無奈之下只能選擇硬碰硬,面對六級的地煞龍不敢大意分毫,直接開啟霸神拳第二式--霸神域!

霸神域所能攻擊的範圍更廣,秦天明一拳轟出,拳勁覆蓋了地煞龍大半個上身。

地煞龍被秦天明一拳打掉幾個鱗片,怒吼著直面向秦天明襲來,不見它有什麼攻擊,只一張嘴,秦天明便被無數砂礫掩埋。

地煞龍一擊得手,甩起長尾由上至下朝著秦天明被掩埋的地方狠狠一拍,砰地一聲,秦天明剛剛被掩埋的位置被砸出一個兩尺大坑!

地煞龍呼哧呼哧喘息著粗氣,用尾巴掃著剛才攻擊的位置,發現沒有秦天明的身影,怒吼著遊走過來伸著大腦袋朝洞里看去。

秦天明剛才被砂石掩埋后一記霸神拳將身旁的石壁打了一個大洞躬身藏在其中,此刻感覺地煞龍靠近后沒有猶豫,陰陽訣全速開啟,霸神拳接連轟出,砰砰砰的響聲在山洞中響起。

地煞龍全身覆蓋的鱗片極其堅硬,秦天明的霸神拳雖然霸道,但幾十拳下來,雙手有些血肉模糊,秦天明無奈之下只能選擇祭出白帝棺。

秦天明一邊躲避著地煞龍的攻擊,一邊逼出一滴精血融入白帝棺之中,白帝棺遇到秦天明的精血后立刻紅光大盛,秦天明沐浴在白帝棺的紅光中身上的傷口以肉眼能辨的速度迅速癒合!

地煞龍在白帝棺釋放光芒后隱隱有後退之勢,它朝著秦天明嚎叫幾聲卻沒敢上前。

這枚白帝棺是秦天明幼時在荒漠中意外得到的寶貝。

秦天明便進入君玄境,雖然稱不上驚艷決絕,但也是資質極佳,小秦天明跟著老爹去沙漠見識,結果遇上沙暴,秦天明在沙暴中被八級魁捉走,一路上秦天明被魁拖得血肉模糊,眼看就要活不成了,一塊晶瑩的玉佩從沙漠中一飛而起鑽進了秦天明的額頭中,等秦睿找到秦天明時,魁已經不見了蹤影,而秦天明除了衣服被磨破,全身上下無一處損傷。

從那以後,秦天明的境界便躊躇不前,頭腦也時好時壞,眾人皆以為秦天明是腦袋受了傷,只有秦天明自己清楚那塊自己最初見到的白色玉佩飛進了自己的腦袋裡吸收他的玄力,靠著他的精血在滋養,秦天明每隔一段時間逼出玉佩時,那玉佩就會變紅一些,所以秦天明給他取名為白帝棺。

秦天明此時在白帝棺的紅光下,身體的強度提升了一個等級,他只輕輕揮出一拳,霸神拳的威力就堪比天玄境者釋放的威力。

地煞龍被秦天明一拳打的後退幾步,身子一歪吐出一堆藍色的血液。

秦天明在地煞龍側身時發現地煞龍脖子處有一個巨大的傷口,他在洞中戰鬥良久,只見到這一隻成年地煞龍,哪裡來的地煞龍幼崽,現在又見這成年地煞龍顯然受了重傷不久,秦天明猜測幼崽可能已被捕獲。

秦天明暗罵趙峰、幺娘得罪了什麼人,被騙來這裡捕什麼地煞龍幼崽,這頭成年地煞龍雖然受了重傷,但戾氣很重,想必是因為幼崽被抓。

洞外,趙峰和幺娘聽著裡面轟轟轟的擊打聲心裡震撼不已,他二人沒想到這頭成年地煞龍如此難對付,秦天明與之對抗幾十招都沒能脫身,同事也驚訝秦天明的能力如此之大,他二人自問在地煞龍地盤沒有信心能與之單獨較量如此之久。(未完待續。) 「公子,要去幫忙嗎?」遠處龍影見前面幾人畏縮在洞外,問道。

「不用,我倒要看看他究竟能堅持多久,要是死了,也跟我們沒有關係。」龍女淡淡說道。

秦天明幾百拳霸神拳轟出后,山洞裡落下無數石塊,地煞龍見到搖搖欲墜的山洞怒吼著向秦天明吐著砂礫。

秦天明見狀霸神拳不斷轟向四周的牆壁,地煞龍瘋狂的擺著尾巴掃著石塊,但是一塊碎石還是砸到他的頭上!

成年地煞龍哀嚎一聲,秦天明趁機飛身過去一滴精血飛射進地煞龍的額頭處,一個契約印記成形后隱沒在地煞龍額頭下,地煞龍見自己就這麼被收了很是不甘,但一想反抗,頭部的印記便要撕裂它的大頭。

秦天明見終於收了地煞龍,鬆了一口氣把白帝棺收回,身上的氣勢也掉落回黃玄一級。

「幸好小爺運氣好,你剛挨過揍,不然有白帝棺我也打不過你,可惜浪費了一些元氣,這白帝棺又不知道什麼時候能修復好。」秦天明朝著地煞龍說道。

秦天明已經在地煞龍體內打入契約印記,地煞龍能懂得秦天明的意思,不甘的吼了幾聲,意思是:老龍我要是不受傷,一口就吃了你。

秦天明見地煞龍死鴨子嘴硬,便拍了幾下它的龍頭說道:「小地煞龍是不是被抓了?」

成年地煞龍聽到秦天明的話後龍臉有些憂傷。

秦天明咧了咧嘴說道:「我要去冰沙荒原一趟,需要你的幫助,等我回城后,會想辦法找到小地煞龍的下落,幫你把小地煞龍救回來。」

成年地煞龍聽到秦天明的話后先是眼睛一亮,接著又黯淡下去。

「哎呦,你還不相信我,咳咳,雖然我現在實力低微,但你也看到了我有這個寶貝,一年也好,十年也罷,我一定會完成我的諾言,讓你們父子團聚。」秦天明信誓旦旦的說道,他可是知道契約玄獸雖然可以仍憑自己支配,但也要真正被自己收服才最好。

成年地煞龍聽到秦天明的保證不喜反怒,嗷嗷立起身來,朝著秦天明怒吼。

秦天明看見地煞龍的舉動,一頭霧水,突然想到什麼,仔細瞅了瞅地煞龍的下身,摸著腦袋呵呵笑道:「原來你是母的啊。」

一直守在洞口的幺娘和趙峰等了半晌,發覺洞內一點聲音都沒有,幺娘問道:「那小子死了?」

「哼,死了也沒把地煞龍引出來,真是個白痴。」趙峰冷聲道。

幺娘白了趙峰一眼:「你行你去啊?換了你在洞里還不一定有阿飛呆的時間長呢。」

「我!」趙峰想為自己辯駁,但回想剛才洞里傳來的巨大聲響,氣勢弱了下去。

「公子,天色不早了,我們要不要回去?」龍影見太陽快落山了問道。

「再等一下,我總覺得那個阿飛不會這麼輕易死了。」龍女覺得既然阿飛是秦睿大少爺秦天明,沒有點自保能力,秦睿也不會放心讓他單獨出來歷練,看來為了不久舉行的神邸大比,秦睿真是豁出去了。

洞內,白帝棺紅光大盛,秦天明盤坐著用白帝棺給冰火麒麟療傷,這白帝棺可是超級療傷神器,不僅可以給自己療傷,還可以治癒他人傷口,秦天明猜測白帝棺完全修復後會有生肢、活死人肉白骨的能力!

冰火麒麟懶洋洋的看著自己脖子處的傷口慢慢癒合,咧著龍嘴討好的笑笑。

不到一刻鐘,冰火麒麟的傷口便癒合,不見絲毫受過傷的痕迹,秦天明拍拍屁股站起來說道:「他們也該等不及進來了,一會按我說的做。」

冰火麒麟點點龍頭,隨即嗷嗷嚎叫了兩聲,閑的氣勢頗足。

「不好,這成年地煞龍剛剛是在療傷,我聽它現在中氣十足,不會是傷好了吧。它一直不出來,我們也不能就這樣等著啊。」趙峰焦急道。

「我們一起進去看看,它剛剛戰鬥那麼久,受了傷不會這麼快就好,你我見機行事,切不可與它糾纏。」幺娘說完,拿起從秦天明那搶來的龍吟劍率先走進洞里。

嘎吱嘎吱,趙峰跟在幺娘身後踩著砂礫走了十幾米越走越感覺不對,說道:「幺娘,洞里怎麼什麼都沒有啊?」

幺娘輕咬了咬嘴唇,說道:「地煞龍剛剛可能受了重擊,帶著地煞龍幼崽鑽進冰沙荒原了。」

「哎,那我們豈不是白來了!」趙峰話音剛落,就感覺頭上一陣威壓襲來,趙峰汗毛乍起,大叫一聲:「不好,它在上面!」

幺娘感覺到地煞龍從上壓下來后直接釋放出彩色光暈,看似輕柔,實則重重的打在了地煞龍身上!

地煞龍腹部被擊中后怒吼一聲大頭鑽進地下,趙峰在一片黑暗中感覺身前地面一陣起伏。

趙峰一掌拍在身前的地面上,可是為時已晚,轟的一聲,地煞龍已經鑽了出來,吐出一片砂礫瞬間打破了趙峰的招式,擊打在趙峰身上。

廢后無寵:邪皇輕點愛 趙峰感覺自己像是被無數鋼針擊中,鮮血不斷從嘴裡、身前湧出,他嗓子沙啞地喊道:「這隻成年地煞龍太強,我們根本不是對手!」

幺娘此刻也感覺自己上當了,什麼冰火麒麟受了傷?這根本就是一直全盛的六級地煞龍!那個卑鄙的小人竟然想要坑害自己!

幺娘憑著感覺阻擋著地煞龍尾部的攻擊,隨後扔出一個火摺子,發現趙峰被困在洞穴深處,幺娘心下一狠,便要放棄趙峰獨自逃出去。

洞口處的碎石不斷落下,慌亂逃走的幺娘並不知道前面有人在等著她。

秦天明在他二人進洞之前就讓冰火麒麟給自己身上吐了厚厚的砂礫,隱藏在剛才地煞龍打出的大坑中,此刻幺娘經過大坑時,秦天明直接開啟二級陰陽訣,霸神拳直接轟在幺娘握劍的手臂上!

幺娘沒有防備,聽到骨骼碎裂聲后才驚覺自己被擊中,此時秦天明已經飛出深坑,抓住飛起的龍吟劍吹了一個口哨,冰火麒麟便飛過來馱著秦天明鑽入地下消失不見!(未完待續。) 「他,他竟然收服了六級地煞龍---」幺娘看著自己斷裂的右臂失神說道。

「你,你這個臭娘們,竟然想扔下我自己逃走!」趙峰滿身鮮血一瘸一拐的走過來說道。

幺娘盯著趙峰看了幾眼,直到盯得趙峰全身汗毛都立起來時,幺娘說道:「不想死就閉上你的臭嘴滾出去,以後老娘跟你們橫峰傭兵團沒有半點關係。」

趙峰見幺娘扔下幾句話后拍拍屁股走人了,心道:老子早晚要把你扒光了扔進玄獸群里!

此時秦天明騎著地煞龍在地下行進,潛行一段時間後秦天明便讓地煞龍在地面上飛行,見到冰火麒麟不時回頭疑惑的望著自己,秦天明笑著說道:「你,你是在想我,我為什麼不殺了他們是嗎?」

冰火麒麟點點頭。

秦天明指了指自己的腦袋說道:「我,我這裡時好時壞,雖然在攻擊時影響不大,但,但招式上沒有那麼靈活,那個幺娘身上有許多秘密,我,我雖然偷襲得手,但剛剛助你療傷,已經是外強中乾,她身份如此神秘,身上肯定不乏逃跑的玄器,我還不想與她為敵。」

冰火麒麟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秦天明淡淡說道:「龍吟劍原本就是我的,我取回乃是理所當然,幺娘現在要應付趙峰幾人,還要去找給他們假消息的人的晦氣,以後縱然有交集,我們也算是恩怨已清。」

圍困著紫雲城四周的沙漠神秘莫測,蔚為壯觀,這冰沙荒原就是極其詭異的一處,冰沙荒原中的沙子像是一粒粒小冰晶,整個荒原看起來像是一片被震成碎末的冰層,秦天明看著眼前一片晶瑩的沙漠深吸了一口氣,大喊道:「冰沙荒原!我來啦!」

還不到一天的時間秦天明已經經歷了兩場戰鬥,他在家中從不曾鬆懈過練功,但此時終於明白為什麼神邸子弟都要出來歷練,沒有經歷過真正的鬥爭無法激發自己的潛能,這片看似平靜的冰沙荒原一定有無法預測的危險,但要想有所收穫一定要給自己創造機遇,否則何時才能走出這片沙漠。

一身輕鬆的秦天明不知道徐鳳舞連一天都沒瞞住,就被發現自己消失了,他也不知道他從地煞龍洞鑽出來時龍影、龍女二人對他興趣更濃,仍在不緊不慢的跟著他,他更不知道的是,他小看了女人的報復心,此刻幺娘早已甩掉趙峰一行人,沒有去找坑害她的人麻煩,而是跟著地煞龍穿梭的軌跡,勢必要找到秦天明!

這些年冰沙荒原的氣候越發惡劣,連玄獸都少見了,皇城軍隊來這裡幹什麼?」秦天明自言自語道。

「公子,天色已晚,我們是不是該回去了。」龍影見到太陽已經落山,有些焦急道。

「龍影,你沒發現這冰沙荒原死氣很重嗎?」龍女答非所問。

以龍影的境界,踏入冰沙荒原時就感覺到這裡翻滾著濃濃的死氣,但她怕龍女好奇心下非要查個究竟,所以沒有說出來。

龍女見龍影默不作聲,說道:「我知道你的擔心,我會有分寸的。」

龍影聽到長公主這麼說,只能放棄勸阻。

前面正騎著冰火麒麟飛行的秦天明忽然感覺到有人跟著自己,咧開嘴笑了笑說道:「看,看來,不只我,我一個人對冰沙荒原感興趣呢。」

太陽剛落山,冰沙荒原的氣溫就迅速下降,秦天明打了個噴嚏,拍拍地煞龍的頭示意它停下來。

「走吧。」遠遠跟在秦天明身後的龍女突然說道。

「是該回去了。」龍影點點頭。

「我什麼時候說要回去?我是要去會一會那個秦睿大少爺。」龍女說著話,眨眼之間就來到秦天明身邊。

秦天明見到突然竄出來的兩個年輕公子嚇了一跳,他停下來是想看看一直跟蹤自己的人有什麼目的,卻不曾想這兩人境界如此之高,自己剛有警覺,他二人已經來到了自己身前。

「你們,要幹什麼?」秦天明此時說話一副天真模樣。

「你又來幹什麼?」龍女不答反問。

秦天明心道這青年好沒禮貌,說道:「歷練。」

龍女點點頭,也不說話,圍著冰火麒麟轉了一圈,摸了摸龍頭。

冰火麒麟哼著氣一頭甩開了龍女的手。

龍女面色冷峻的對龍影說:「就是等級低了點。」

龍影咧了咧嘴,心道自家公主不會是看上這隻玄獸了吧。

秦天明聽到龍女當著自己的面評價自己的玄獸準備搶奪,心裡那個氣啊:雖然你們境界高,但也太不拿小爺當回事了吧。

龍女也不顧秦天明氣鼓鼓的模樣,素手一彈,一道白光射入冰火麒麟額頭中。

秦天明只覺得心神一顫,哇的吐出一口鮮血怒道:「你,強盜!」

龍女強行破除了秦天明和地煞龍之間的契約后沒事人一樣整理一下衣服,說道:「這回可以走了。」

龍影點點頭,看了眼不甘的秦天明,從懷中掏出一塊紫玄石,扔給了他。

秦天明抓起紫玄石直接開啟第二式霸神拳向龍女身後擲去。

龍女身子微動,就見拳頭大的紫玄石在離她一尺遠的位置停住,然後轟的一聲化為粉末。

「不自量力。」龍女冷冷的扔下四個字。

「哼,皇城裡的人都是如此蠻不講理!」幺娘從另一側緩緩走過來說道。

秦天明見到幺娘出現,心中一跳,看來剛才感覺到有人跟著自己是發現了幺娘。

「我想放你一馬,你到自己送上門來了。」龍女轉身朝著幺娘說道。

「你們黑暗大陸的人害死了我娘親,今日機緣巧合遇見了你,就算拚死,我也要斬你一臂!」幺娘恨恨說道。

「那個賤婦居然是是娘親,我說怎麼看你的玄技如此熟悉,如果早知道的話,洛陽山中我就殺了你!」

秦天明見到幺娘和這厲害青年爭鋒相對的模樣大為不解,什麼娘親什麼父皇,這青年莫不成是哪個皇子?

龍影欲上前,卻被龍女擋住了,她說道:「這個仇,我要自己來報。」(未完待續。) 龍影見幺娘天玄二級境界定不是長公主的對手,點點頭同意了。

幺娘不等龍女出手,隨後一道彩色光暈席捲著無數冰沙轟了過來,秦天明開啟陰陽訣,一個跟頭遠離二人中心,仍是被彩色光暈的氣勢颳得臉上生疼。

龍女冷笑一聲,身體旋轉著不退反進,一道道耀眼的銀光從她周身射出,瞬間破掉了幺娘的玄技。、

「哇,銀光玄技,他還真的是皇子殿下。」秦天明看著那一道道白光瞪大眼睛說道。

龍女隨即輕描淡寫的素手一揚,一朵銀色花瓣在她手中炸開,幺娘見到后不敢置信的喊道:「銀玄爆!」

龍女擲出銀色花瓣,轟得一聲,幺娘所在的地方方圓三丈的銀沙衝天而起,炸裂開來!

幾息過後,銀玄爆炸的地方已經沒有了幺娘的身影,炸出的巨坑慢慢被旁邊湧進的銀沙填埋。

「咳咳咳。」一個沙丘中,秦天明咳嗽著鑽了出來,拍了拍頭上的冰沙,嘀咕道:「幸好小爺我跑得快。」

龍女直接忽略了秦天明,半眯著眼睛感受周圍的動靜。

忽然,龍女感到身側的冰沙塌陷了一下,立即轟出一掌,砰地激起一片冰沙,卻沒有幺娘的身影。

龍女朝著空氣說道:「這暗夜披風原本就是我皇室重寶,結果被媚姬那個不要臉的女人騙了去,今日我正好奪回來!」

龍女話音未落,四周就被一團團光暈圍住,感覺到空間被鎖閉壓縮,龍女說道:「小看了你!」

秦天明看著這邊的戰鬥,憋著嘴心道不怪那皇子看不起自己,加上地煞龍和白帝棺,自己能逃掉就不錯了。

想到地煞龍,秦天明發現冰火麒麟不見了蹤影,心道那廝定是趁機跑了,苦著臉搖了搖頭。

滿地的冰沙被龍女和幺娘當成了進攻的武器,秦天明認真的看著龍女的招式,覺得很是受用。

忽然,秦天明覺得呼吸一窒,大腦一陣眩暈彷彿置身於無邊的黑暗中。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