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幹什麼?小夢,你知道我喜歡你多少年了嗎?我做夢都想要得到你,現在我終於可以實現這個願望了。”說着,就朝着夏夢撲了過來。

“找到夏夢了沒有?”兩人破開別墅的大門進來之後,便立刻開始了四處搜尋,但是林凡找遍了別墅的每一個角落,根本就沒有發現夏夢的一絲蹤跡,要不是他不會認爲龍騰的信息不會出錯,他還真以爲夏夢根本不在這裏。

李青璇搖了搖頭,她也在別墅裏面沒有找到任何人影,彷彿這個別墅就從來沒有人住過一般。

“這就奇怪了,要是夏夢不再這裏,我們應該會找到她的手機纔對,但是現在就連她的手機都沒有找到。”

“這個確實很奇怪!”李青璇也想不通這其中的原因。

“再好好找找!”到了現在這個時候,林凡也只能是這麼說了。

於是兩人又找了一會兒,林凡依舊是沒有找到夏夢,就在林凡將要放棄的時候,卻是傳來的李青璇叫喊的聲音。

“段飛,你過來一下!”

林凡立刻跑了過去,還沒到跟前就看到牆壁上的一道石門。

“暗道!”林凡立刻脫口而出,也不管李青璇是怎麼找到這道暗門的,立刻就朝着石門走了進去,別墅裏外都沒有夏夢的人影,那麼很可能就在這暗門裏面。

剛走到門口,林凡才發現這居然是一條朝着地下而去的路口,林凡沒有遲疑,立刻踏着石階朝着地下走去,剛走到一半就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是夏夢的呼喊聲。

此刻夏夢的聲音帶着無邊的驚恐和絕望,林凡只覺得自己腎上腺素快速激增,也不知道夏夢究竟發生了什麼,立刻就衝了下去。

離聲音近了之後,林凡才看清裏面的場景,整個腦袋差點就炸了,他正看到楊少青那個混蛋居然想玷污夏夢,瞬間就想要將楊少青殺死的心思都有了,大喝一聲道:“畜生,給我去死!”

一指既出,一陽指直接擊中楊少青的後背,楊少青“啊”的一聲慘叫,整個人仰天倒了下去,不知道是生是死。

“老婆,你沒事吧!”林凡快步奔到夏夢面前,把他攔到懷裏。

原本受到驚嚇的夏夢,感受到了林凡熟悉的氣息之後,神識立刻恢復了清醒,這才知道林凡來救她了。

“你沒事,太好了!”從來都很堅強的夏夢,這一刻終於是卸下了自己高高在上的女王面具,變得和尋常的女子一樣,當楊少青想要炸死林凡的那一刻,她真的是擔心的不得了,深怕林凡真的死了。

這一刻她對於自己的情感無比的清晰,她喜歡上了林凡,林凡已經不知不覺在她心裏烙上了深刻的印記,她會爲了林凡的而擔心和生氣,林凡的一舉一動無時不刻都牽引着她的心,想到這裏她立刻吻上了林凡的脣。

林凡的身體僵了一下,隨即就開始熱烈的迴應起來,直到一聲女人的咳嗦傳來,夏夢才驀然驚醒,但是林凡卻是一點不好意思都沒有,因爲他此刻正回味夏夢嘴巴的味道。

那種感覺,只有他和陸小雨在一起的時候纔會有,甜蜜,溫馨,幸福!

“你們夫妻要親熱,也不用這麼心急吧!”李青璇目露無奈,帶了一絲調侃的語氣說道。

夏夢才知道來的除了林凡以外,還有其他人,於是臉色不禁羞紅了起來,剛纔她怎麼會那麼大膽,此刻她連看林凡的勇氣都沒有,再強大的女人,找到自己喜歡的人,也會變得無比害羞。

林凡聞言回過神來,光顧着和夏夢溫存了,忘了此刻夏夢還被手銬給銬着。

這個該死的王八蛋!

林凡在心裏罵了一句楊少青,全然沒有想到夏夢的失蹤居然是楊少青乾的,這個傢伙已經完全不在顧忌他和夏夢之間的關係了,此刻林凡只想立刻幹掉他。

再次使出一指一陽指,將夏夢手上的手銬給弄斷,林凡幫她鬆了鬆腿腳這才放心下來。

“咦,這個人怎麼這麼熟悉,我好像在哪裏見過?”看到地上躺着的楊少青,李青璇眉頭皺着說道。

聽到李青璇的話,林凡也看了過來。

“我想起來了,這個傢伙不就是上次冒充瑞思故意引開我和水牛的人嗎?”李青璇苦思冥想的一會兒,終於是想起了這人是誰。

林凡聞言一驚,如此說來,楊少青豈不是和殺手組織也有關,否則他爲什麼要假冒瑞思,顯然是和瑞思是一夥的,難道他也是殺手?

之前,他早就覺得楊少青身上沾有血腥之氣,以前沒有往這方面想是因爲以楊少青良好的家世,很難將他和殺手聯繫起來。

爲了確定心裏的一些猜想,林凡忍着想要立刻幹掉楊少青的衝動,將他給弄醒。剛纔林凡只是點中了楊少青的昏穴,讓他只是失去了意識,並沒有將他給殺死。

楊少青醒過來一看到林凡,頓時就咆哮道:“爲什麼你還不死?”

林凡眉頭一皺,很快就明白了他這莫名其妙的一句話是什麼意思,感情那**是這小子給送的。

該死的混蛋,還真是死有餘辜,要是普通人就真被他給炸死了。

“那個炸*彈*是你送的?”林凡冷聲問道。

“是我送的又怎麼樣?爲什麼這樣你都死不了?”楊少青不甘心的問道。

“你死我都不會死!”林凡冷笑一聲。 “李長官,你先帶夏夢出去。”林凡對着李青璇說道,他準備問完楊少青幾個問題之後,就直接把他幹掉,楊少青的所作所爲已經觸碰到了他的逆鱗。

李青璇眉頭一皺,“你想做什麼段飛,這個人交給我處理就行了,你不要亂來!”

眼神之中似有警告的意味,林凡知道,李青璇估計是猜到了自己的意圖。

被李青璇看破心思,林凡只能是打消直接幹掉楊少青的想法,對着李青璇輕鬆的笑道:“我能幹什麼?我只是想問他幾個問題而已!李長官,你想多了吧!”

“這樣最好!”李青璇看了一眼林凡,然後接着說道:“我也是爲你着想,這個傢伙雖然可惡,但是還是交給法律懲治的好,如果你就這麼把他給殺了,會有麻煩的!”

龍騰雖然有先斬後奏的權利,但那也要分什麼情況。

林凡無所謂的聳聳肩,麻煩?這對於他來說根本就不存在,他要幹掉楊少青可以有很多方法讓別人懷疑不到他的頭上,即便是懷疑也抓不到絲毫把柄,不過現在李青璇看破了他的心思不給他機會,林凡只能先問完一些問題再說。

夏夢對楊少青往日的情分已經沒有了,楊少青是死是活跟她已經完全沒有半毛錢關係,不過她還是很緊張林凡頭腦一發熱真殺了楊少青,畢竟殺人償命,即便是殺一個惡人,法律也是不允許的。

聽林凡說不會這麼做之後,她才安心下來!

“你認識殺手之王瑞思?”林凡看着地下躺着的楊少青冷聲問道。

“認識又怎麼樣?只恨他當時沒有殺死你!”

“想要殺我哪有那麼容易!這麼說來你也是殺手呢?”

“是又怎麼樣?不妨告訴你,我這次回來就是爲了要殺死你的!”楊少青瞪着林凡咬牙切齒的說道。

“哦,是嗎?可惜你沒有這個能力。”如此一來很多不太明白的事情,此刻便全然想通了。

“我沒有什麼想問的了,你準備怎麼處置他?”林凡看着李青璇問道。

“轉交給當你警察局!不過你放心,以他的身份,手上肯定不少人命,吃槍子是肯定的!”李青璇說道。

林凡聳了聳肩,這樣也好,倒是不用麻煩自己出手了。

而就在這時楊少青卻是笑了,而且越笑越大聲,最後變成了狂笑。

林凡眉頭皺起,不知道這王八蛋發了什麼瘋,難道是被嚇傻了?

在三人詫異的眼神當中,楊少青卻是慢慢站了起來。

“想要讓我死,哪有這麼容易?都給我別動!”說着,楊少青陡然從兜裏拿出了一個遙控器,將右手的大拇指放在了紅色按鈕上面。

夏夢不知道這代表着什麼含義,但是林凡和李青璇卻是齊齊變了神色。

“你在別墅裝了炸dan?”林凡臉色猛然一變道。

夏夢聞言才知道林凡和李青璇爲何突然一臉緊張,頓時臉色就嚇白了。

“沒錯!”楊少青十分得意,“只要我的手指一按下去,這裏立刻就會變爲一片火海,你們一個也活不了。”

“你引爆按鈕,你自己也不是活不了?”林凡皺着眉頭說道,想不到楊少青還有這樣的後手,自己倒是低估了他。

“只要能夠拉上你們墊背,就算是死也值了。”楊少青卻是沒有絲毫害怕。

“你想怎麼樣?”這個時候,李青璇站了出來,看着楊少青問道。

“放我離開這裏!”

“好!”見林凡皺着眉頭,李青璇深怕林凡拒絕讓楊少青暴走,真的會不管不顧按下引爆器的按鈕,於是立刻先答應楊少青的請求再說。

見李青璇答應,楊少青終於露出了笑容,他是知道李青璇的身份的,有了龍騰副組長的承若,他想要離開這裏便不是問題。

於是,楊少青一步一步的朝着地下室的門口退去,還不忘給林凡一個挑釁的目光。

看着楊少青得意洋洋的笑臉,林凡心中一陣火大。

但沒有辦法,誰叫這傢伙手中有引爆器。

“拜拜了,我們後會有期!”楊少青退到門口的樓道之後,立刻轉身就踏着石階朝着門口跑去。

“可惡!”看着楊少青就這麼安然無恙的離去,林凡雙拳緊握,心中很是不甘!

但就在這時,戲劇性的一幕出現了,剛跑到門口的楊少青突然悶哼一聲,被人一拳給狠狠砸在了臉上,整個人都摔飛了下來,他手中的引爆器也落在了地上。

林凡立刻眼疾手快,將地上的引爆器搶到手裏,這纔將目光看向了門口。

“先生!”這時,姜振生的人影出現在門口。

“姜大哥!”林凡頓時一喜,姜振生的出現實在是太及時了。

楊少青搖了搖頭,想要從地上起來,就被林凡一腳踏在了身上,剛纔他都不知道誰出手偷襲他。

“這還真是風水輪流轉,楊少青,你高興的太早了,沒想到吧!”林凡嘴角扯出一絲笑容說道。

楊少青怒視着林凡,大罵道:“卑鄙!出手偷襲算什麼本事?你這個該死的雜碎!”

“對付你這種人,還需要跟你講什麼原則!楊少青,你天真了吧!”說着,林凡突然蹲下身子在楊少青耳邊低聲道:“你真以爲我會放過你嗎?”

說罷,嘴角露出一絲殘忍的笑容,一拳就是打在楊少青的胸上,直接將他的胸口給砸的凹陷了下去,一口血水就是從楊少青的口中噴了出來。

林凡根本就沒打算放過楊少青,因此這一拳毫無留情。

楊少青死死的瞪着林凡,然後直斷了氣。

“段飛,你……”李青璇沒有想到林凡會突然出手就殺了楊少青,根本就沒有機會去阻止。

夏夢也有些訝然,不忍心去看,不禁別過了頭去。

“李長官,剛纔你也看到了,要不是姜大哥及時出現,我們恐怕都會死在這裏,你覺得,當他真的逃離這裏之後,還會放過我們嗎?他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按下引爆器的按鈕將我們全部都炸上天,這種危險的人物還是儘快解決的好!”林凡站起身來,看着李青璇聳了聳肩道。 雖然不排除林凡說的這種可能性,但是林凡的手段……算了,反正人已經死了,再說什麼已經沒有意義了,而且如今段飛已經答應加入他們龍騰,不管怎麼樣,她都會想方設法保下段飛。

“姜大哥,你怎麼會來這裏,不是讓你送那個人去醫院嗎?他現在怎麼樣?”當時因爲急的要來救夏夢,因此林凡也沒時間去管那個被自己不小心撞到的人,否則以他的性格絕對不會丟下不管的。

“放心吧,先生,那個人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只需要在醫院休養兩天就沒事了,所以我纔會趕過來幫忙!”姜振生笑着解釋道。

商運紅途 原來如此!不過姜振生趕過來的正好,否則還真說不好會發生怎麼樣的事情。

看到夏夢在一邊發呆,林凡猜想她一定是爲楊少青的死在傷感,雖然楊少青傷害了她,但是這麼多年的感情又怎麼可能是一句話說沒有就沒有了的?

“別難過了,楊少青他本來就是死有餘辜,他已經不再是你原來認識的那個人了。”林凡勸慰的說道。

夏夢卻是搖了搖頭說道:“我不是爲他難過,只是一時之間很難明白,爲什麼好端端的朋友,到頭來會變成這個樣子?”

“別多想了,我們先離開這裏再說吧!以後我不會讓任何人再傷害你,我會一直守護你的。”

夏夢重重點了點頭。

於是林凡便帶着夏夢和姜振生先離開這裏,李青璇則留下來聯繫其他人過來處理後續事情。

兩天之後,林凡親自去醫院見了那位自己不小心撞到的人。

男人恢復的很快,只是兩天的時間,就已經沒事了,一點也看不出被車撞過的樣子。

“你怎麼樣?”林凡看着病牀上正盯着自己的男人問道。

“是你!”看到林凡,雲飛揚一下子想起來了這便是當初撞到自己的人,不過他並不嫉恨林凡,因爲要不是當時那種情況,言無常肯定不會退走。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