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帶著虛影的龍膽槍再次被暗金錘擊中,這次的力道更大,兩人帶槍一起被震的偏向一邊。

飄飄的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兒,暗魔之王明明也是玄武境初級的實力,為什麼會讓蕭辰毫無還手之力呢?

要知道,蕭辰能打敗比自己高好幾級的人,經過武魂增幅和魂骨增幅之後,他的實力能上升五六個階層。

他呼出腹中的一口濁氣,再次提槍:「這回你一定躲不過!」

四片葉子武魂同時現身,高速飛向暗魔之王的同時,對著他的臉和脖子一起射出飛針。

蕭辰在同一時間動了,使用的仍然是最熟悉的招式一葉知秋,不過這次他同時釋放左右手魂骨儲存的能量,攻勢變得更加凌厲。

嗖嗖……

暗魔之王嘴角微微上翹,右手抬起,將暗金錘舞的像車輪一般,飛針和四片葉子被攪動的空氣吹的東倒西歪,最後全都掉落地上。

「哈哈小子,這是你第三招,如果還不能打敗我,我可要還擊了!」他扯著嗓子說:「前三招算是我讓你的,誰讓你的年齡比我小那麼多!」 暗魔之王的暗金錘舞的如車輪一般,將身體前方完全遮住,想要完成攻擊,速度必須快到極致,才能穿過錘影。

蕭辰神色沉著,龍膽槍刺破氣流,順利穿過錘影,刺在對方的重甲上。

當……

槍頭接觸到重甲的那一瞬,同時被紫金錘砸中,偏向一邊,在重甲上劃出一道火星,留下半厘米深的溝槽,距離擊穿尚遠。

蕭辰幾乎使出了全力,只是得到這麼一個結果,勝利變得更加渺茫。

暗魔之王低頭看了一眼盔甲上的傷痕,吃驚的說:「年輕人,你竟然能觸碰到我的身體,不簡單。」

這算是誇獎嗎?小侯爺可不這麼認為,在他看來更像是嘲笑。

「不過呢,你不會再有任何機會。」暗魔之王上前一步,平舉暗金錘說:「我不欺負你,你用了三招,我也用三招,只要你能擋得住我三招,就算你贏!」

說完,他掄錘砸過來。

看似平平無奇的一錘,卻讓蕭辰產生了心驚膽戰的感覺,他能清楚看到暗金錘的行進路線,輕鬆判斷出它會砸向什麼方位,可是兩條腿就像是灌了鉛一樣,竟然無法邁開。

這是暗魔之王的威壓,強大到使人崩潰的地步。

危急時刻,他急忙釋放左腿魂骨中的力量,藉助這股力量閃向旁邊。

呼……

碩-大的鎚頭幾乎是貼著他的身側劃過,強烈的氣流吹的盔甲嘩啦作響。

嘭……

鎚子砸在地上,石質地面被砸出一個大坑,深深的裂紋朝著四面八方延伸。

蕭辰用槍桿杵地,大口大口的喘-息著,在他看來剛才完全算得上逃過一劫,如果動作上有半分猶豫的話,估計已經被砸成一團肉泥了。

飄飄和他一樣緊張,說實話就算是上去幫忙,兩個人合力也不一定能打敗暗魔之王。

再者,她要是真的衝上去,就等於破壞了兩人之前的約定,暗魔之王在暴怒之下很有可能使用全力,狂暴的將他們撕成碎片。

她不怕死,卻不能因為自己的衝動害死心愛的人,絕對不能。

暗魔之王臉上出現一絲戲謔表情,舉起暗金錘說:「小子,還有兩招。」

在強大的壓力下,蕭辰根本沒有開口說話的能力,經脈中的魂力消耗的很快,掛在脖子上的傳教寶玉自行釋放靈力,為主人補充能量。

呼……

暗金錘第二次砸過來,他急忙閃避,可是鎚子竟然改變方向,繼續徑直朝他砸來。

不假思索的,他將龍膽槍往前面一橫,希望能夠擋住暗金錘。

砰……

鎚子毫無意外的砸在槍桿上,龍膽槍飛了起來,蕭辰也跟著朝後倒飛,直至砸在側面的一座石像上。

噗通……

他從石像上滾落下來,口吐鮮血。

飄飄急忙跑過,蹲下抱起他的脖子,關切的問:「怎麼樣,傷嚴重嗎?」

小侯爺動作艱難的擠出一個微笑,他想說自己還撐得住,可是這個笑實在是太勉強了,比哭強不到哪兒去。

飄飄馬上為他療傷,但多處經脈受損,不是一時半刻能治好的。

「哈哈哈,小子,你知道我的厲害了吧?」暗魔之王哈哈大笑,說:「事實證明,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而我只需要動動小指頭,就能殺掉你。你要是個男人的話,就給我站起來受死,不要妄想著我會饒了你,除非你有翻盤的實力。」

蕭辰想要站起來,身上的痛楚讓他不由自主的咳嗽起來,飄飄拿出手絹,為他擦去嘴角的血跡。

「扶我起來,我要接他最後一錘。」他語氣堅定的說。

「可是,你受傷很重,連躲避的能力都沒有了,怎麼可能再接他一錘?」飄飄搖頭說。

「我要是不站起來的話,他一定會針對你。」

暗魔之王接著他的話說:「沒錯,看得出來你倆關係很密切,我不介意和你打的賭轉嫁到女娃-娃身上,到那時你倆都得死!」

蕭辰臉上出現一絲苦笑,如果有後悔葯的話,他一定聽飄飄的話,直接從盆地旁邊的安全通道出去,而不是傻乎乎的來神殿里參觀。

現在說什麼都晚了,他掙扎著想要站起來,飄飄沒有多說什麼,默默的助他一臂之力,將他扶起來。

暗魔之王雙眼微眯,臉上露出勝利者的笑容。

突然,飄飄推了蕭辰一把,方向正是不遠處的安全通道。

「你……你敢……」暗魔之王怒了,他快步衝過去,但還是晚了一步。

驚訝無比的蕭辰直接摔進安全通道,還未做出任何反應,身體便消失不見了。

飄飄臉上帶著笑容,暗魔之王站在通道口,她已經沒有機會了。

「女娃-娃,你竟然敢在我面前耍花招,我殺了你!」暗魔之王咆哮著說。

女神表情自然,用波浪不驚的雙眼看著他,說:「你殺不了我的,不信嗎,那就儘管一試吧!」

很快,暗魔神殿中發出憤怒的咆哮,一聲高過一聲。

塔外,有人高聲喊:「看,又出現一個受重傷的人,是昏倒著出來的,傷勢不輕呢!」

這種情況對外面的人來說,早已經見怪不怪,很少有毫髮無損的人出現在安全傳送點。

當然,凡事總有例外,楚陽就是個很好的例子。

幾個人衝過來,小心翼翼的將他扶起來,送到王玄燁身邊。

王玄燁搖著頭苦笑:「蕭賢弟受傷很重啊,趕緊拿來最好的療傷葯給他服下,命令侍衛們啟程,用最快的速度趕回金城。」

「遵命!」

……

不知過了多久,蕭辰睜開沉重的雙眼,首先看到的是白色刺繡的紗帳,自己躺在軟軟的被窩中,空氣裡帶著濃郁的草藥味道。

旁邊,並排趴著三個睡著的女孩子,分別是楚月、林蝶和麥蒂娜。

窗外一片漆黑,說明現在是晚上。

他想要坐起來,身體卻不聽使喚,幾次努力都未能成功,而接連的小動作吵醒了麥蒂娜。

「辰哥,你醒了!」她激動的喊叫起來,林蝶和楚月也跟著醒了。

「我昏迷了多久?」他開口的第一句話是:「暗魔塔還在吧,馬上送我過去,我要去找飄飄!」

麥蒂娜按著他好不容易抬起的頭,說:「辰哥你別激動,聽我說,暗魔塔已經不在了。」

「什麼?」顯然他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我到底昏迷了多久,不是說暗魔塔會存在一個月的時間嗎?」

楚月握著他的手說:「師弟你別激動,暗魔塔是在你離開之後幾分鐘消失不見的,很多人親眼所見,雖然距離一個月還有不少時間,但它真的消失了!」

林蝶附和:「就是這樣,我們是不會騙你的。」 用了將近一個時辰的時間,蕭辰才把整件事搞清楚。

他出現在暗魔塔的安全返回點時,已經重傷昏迷,王玄燁的手下及時將他救起,喂他吞下療傷葯和包紮傷口,然後安排返回金城的事宜。

就在馬隊準備離開的前一刻,高聳入雲的暗魔塔突然發生劇烈的晃動,連帶著大地也跟著顫抖,很多猝不及防的人紛紛摔倒在地。

緊接著,暗魔塔一邊搖晃一邊縮進土中,第一層完全陷入土裡之前,在身在這一層里的人被同時送出,他們當中有的正在探路,有的在休息,有的在和猛獸拚命,只是一轉眼的功夫,就從塔里回到了外面。

而起,誰都說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

被送出來的這些人好一會兒才適應過來,暗魔塔繼續陷落,很快身在第二層探險的人也被送出來。

然後是第三層的人,第四層……

暗魔塔總能在一層完全陷入土裡之前,把裡面的人送出來,當然不包括死屍。

就這樣,上千人稀里糊塗站在塔外。

王玄燁是反應最快的人,他讓手下們馬上行動,把尚在迷迷糊糊的中的金城精英叫過來,帶著他們一起離開。

他們前腳剛走,那些不明所以的人便毫無意外的發生摩擦,不同部族的人、萬神教的教徒、穿著蠻夷服裝的楚人,小規模的摩擦馬上變成大規模的械鬥,然後演化為上千人的群毆。

據說這場群毆的戰況異常慘烈,大家都把在暗魔塔里攢下的火氣,發到對方身上,有些人居然天真的以為同族之間的打鬥不會致命,直至血流成河、屍橫遍野的時候,他們才醒過悶兒來。

這裡是塔外,是要死人的。

而暗魔塔早在他們開始摩擦的一刻,已經完全消失不見,地面上留下一個不顯眼的土坑。

「飄飄呢,你們有沒有見到她安全離開暗魔塔?」蕭辰問道。

三女同時一愣,三人當中只有楚月見過飄飄的真實面目,可是在第四層她出現的時候,是帶著面紗的,所以楚月只當她是萬神教的聖女,沒能認出藏在面紗之下的那張臉。

「就是幫過我們的聖女。」他語氣焦急的解釋說。

楚月和林蝶搖搖頭,她們倆先一步趕回金城,根本沒有見到暗魔塔消失的一幕。

麥蒂娜也搖搖頭:「沒見到,我和少城主當時忙著照顧你,沒注意其他事情。不過既然其他人都被安全的送出來,我想她也會沒事的。」

聽了這樣的分析,他的擔心少了許多,但回想暗魔之王那個火爆脾氣,他能饒過飄飄嗎?

三女見他表情沉重,而且越來越沉重,紛紛開口詢問當時發生了什麼。

他把和飄飄相認、以及在第九層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

聽完他的敘述,楚月分析說:「我敢肯定,飄飄一定沒事。」

「為什麼?」蕭辰追問。

總有那麼幾個高富帥不長眼 她笑著回答說:「很簡單,暗魔塔之所以提前消失,是因為暗魔之王惱羞成怒,羞憤之下做出的決定。大家可以想一下,如果他打敗了飄飄,作為勝利的一方,又怎麼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

蕭辰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他沒能奈何的了飄飄,或者是敗給了飄飄,所以才會發怒,才會提前收回暗魔塔。」

楚月點點頭:「雖然我不知道後來發生了什麼事情,但這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就算往壞處想,飄飄和你一樣受了重傷,萬神教的人不是瞎子,會在第一時間對她進行救治,她可是高高在上的聖女呢,就像當時少城主救你那樣。」

林蝶附和:「我也覺得應該是這樣,救助自己的同伴,在暗魔塔外面是很平常的事情,一般不會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因為大家的目光都放在自己人身上,如果不是自己熟悉的面孔,就算傷的再重,他們也不會多看一眼。我想飄飄已經被萬神教的人救走了,只是我們沒有注意到而已。」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