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巨蟒現世!

當世無疆!

他。

為武帥!

億萬之上!!

轟~!

這一刻,沙瑞金身軀巨顫!!

他的雙腿再也站不住,膝蓋一軟……『呯!』一聲!

這位,堂堂江南城主,直接狠狠跪倒在地!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陸南辛一股子火堵在喉嚨,嗆的要命。

這傢伙簡直……

明明是他從寧水郡把她「擄」來,緊跟著就來個鄭重承諾,說不會過來打擾她,讓她安心住到自己的房子裝修好。

她當時就莫名鬱悶,可又說不出原因。

今天,又來這麼一出。

突然跑來,又給她帶了愛吃的東西,照顧的十分周到,然後又一本正經的說自己就是過來拿一件要開會的衣服而已,不是有意打擾。

這傢伙是精分么?

那日晚上咬她時,怎麼沒見他這麼客氣?

都說女人心海底針,其實男人才是陰晴不定的動物!

瞥了一眼男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我可沒錢請護工,就這麼疼著吧,反正早晚都會好的!」

說話間,便站了起來。

卓楓見她起身,下意識的上前一步,生怕她隨時會跌倒。

語氣有些急躁,「你去哪裡?」

陸南辛詫異的看他一眼,「要你管!」

卓楓輕嘆,「我來給你上藥,坐好!」

陸南辛嗆聲,「別了別了,您這麼大牌的護工,我更請不起了!」

傲嬌的樣子,端了個十足十,儼然是一個鬧脾氣的小女人。

卓楓見她單腿蹦著往外走,上前一步,將那不安分的小女人直接抱了起來。

「卓楓!你要幹什麼?」

「上藥!」卓楓說的理所當然。

陸南辛掙扎,抗議道,「我都說了請不起你,你還要強買強賣啊!」

卓楓肅著臉,眼底的神色卻有些複雜。

他是真的不知道要把懷裡的小女人怎麼辦,心中焦灼。

第一次感覺到,進退維谷。

「南……」

「卓楓,我警告你啊,你快放開我,我現在有急事兒呢我!」陸南辛氣的大聲嚷嚷。

她也不知道自己哪裡來的火氣,就是想跟他鬧騰。

「什麼急事?」卓楓略一皺眉。

「關你什麼事?」

「天大的事,也得先上藥!」卓楓語氣嚴厲,將她直接放到了沙發上。

陸南辛氣的咬牙切齒,等他手鬆開的空擋,再一次蹦起來。

「陸南辛!」

卓楓警告意味十足,一把將小女人撈了回來。

大手掐在那纖腰上,不容她再反抗。

「你!」陸南辛一雙美目瞪著他。

卓楓一雙深邃眼眸,也直盯著她,帶著一股莫名的火,可以燎原般的熱。

僵持了幾秒,還是卓楓敗下陣來。

他怕自己再這麼盯下去,不敢保證會做出什麼過格的舉動。

陸南辛忽然探身過去,令卓楓措手不及。

瞧著男人一時怔忪的樣子,陸南辛眼底閃過一抹狡黠。

沖著男人的脖子,一口就咬了下去。

「嘶……」

卓楓低嘶一聲,眉頭微顫著。

脖頸處,獨屬於女人的溫熱的呼吸,還有貝齒磨著絞著皮膚的酥麻,令他渾身無一處不緊繃起來。

「南南,你幹什麼?」

低醇的聲線,啞的不行。

強烈隱忍著某種衝動,掐著那纖腰的手,不由自主的匝的更緊了幾分。

陸南辛不依不饒,繼續咬著,嘴上的力道可是一點兒都不含糊。

直到嘴裡隱約有股腥甜,才算是鬆了口。

陸南辛俏眉一挑,挑釁道,「來而不往,非禮也!」

。 陳軒回到家,正好撞見韓婧婷冷著臉正要出門。

「婧婷,你這是要去哪?」

「去哪?還不是被你害的!」

丁麗娟一看到陳軒就氣不打一處來。「你打了潘大勇,連累婧婷又要被老太太喊過去訓話!」

「上次害得婧婷丟了總監還不算,現在怕是要把婧婷逼出韓氏集團了!陳軒,我看你就是故意的吧!」

「媽,別這麼說陳軒,昨天要不是他……」

「你還護着他,他但凡能有點本事,咱們家早就飛黃騰達了,哪用在這韓家受氣!」

韓婧婷無言以對。

陳軒皺眉,「明明是潘大勇的錯,奶奶憑什麼要懲罰婧婷!婧婷,我跟你一起去,找奶奶說個清楚。」

韓婧婷卻是苦笑,「奶奶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你,你去了只會更麻煩。放心吧,我自己能解決。」

說罷,韓婧婷便直接下了樓。

「婧婷真是倒了八輩子的霉,才會嫁給你個掃把星!」丁麗娟咒罵。

陳軒懶得理會,直接給鄭清雪打了個電話,「鄭小姐,有件事情請你幫個忙……」

掛了電話,陳軒便開着自己的平治車直奔韓家老宅。

韓婧婷趕到老宅后,便看到韓家眾人已經等候多時。

剛一進門,韓老太太就氣得大吼。「韓婧婷,你可知罪!」

韓老太太端坐中間,韓成業韓雅茹分列兩旁,一副三堂會審的樣子。

「奶奶,勇發集團的事你聽我解釋……」

韓雅茹冷哼一聲,「有什麼解釋的,我讓你去談合同,你可倒好,竟然夥同你那個廢物老公一起給潘總下套!」

「你什麼意思?」

韓成業冷笑,「婧婷,你別裝了,早上潘總打電話已經把事情都告訴我們了。昨天飯局你故意把小張小王他們支開,然後趁機勾引潘總,最後又讓陳軒把潘總打成了重傷。好一招仙人跳啊!」

「一派胡言,這麼做對我有什麼好處!」

「沒什麼好處,你純粹就是因為總監位置被撤心存不滿,所以才故意破壞跟勇發的合同,以此來報復奶奶,報復韓家!」

韓成業振振有詞,氣得韓婧婷怒不可遏。「你少在這裏血口噴人!分明是潘大勇對我圖謀不軌,陳軒是為了救我才對潘大勇出手,何來報復一說!」

「韓婧婷,沒想到這個時候你還要裝,還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既然如此,那我就讓你心服口服!」

韓雅茹一拍手,兩個身影便走了進來,正是昨天跟韓婧婷一起參加飯局的小張跟小王。

「說吧,昨天到底怎麼回事。」

二人看了韓婧婷一眼便開口道:「昨天飯局吃到一半,韓婧婷就讓我們先離開了。」

「對,她說她有事情要單獨跟潘總談,我們在那裏不太方便……」

韓婧婷聞言氣得渾身發抖,看向小張小王的目光里滿是怒火,「我平時待你們不薄,你們為何如此冤枉我!」

二人怯懦地低頭,卻嘴硬道:「韓總,雖然你對我們不錯,可我們也不能違背良心替你撒謊啊……」

「你們……」

韓婧婷滿心的委屈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奶奶,請你一定相信我,我是被冤枉的!」

韓婧婷直接跪下。

只可惜,韓老太太不為所動。

「婧婷,我本以為撤掉你的位置能讓你反省自己一家的所做作為,沒想到你們竟然變本加厲把韓家都給拖下水!」

「奶奶……」

「別說了!勇發集團是我們的大客戶,絕對不能丟!你現在馬上去找潘總道歉,無論如何也要取得原諒拿到合同,要不然,你們一家全都逐出韓家!」

韓婧婷心如死灰,讓她去找潘大勇道歉,跟羊入虎口有何區別!

韓成業跟韓雅茹相視一眼,都是相當得意。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