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崔婷婷回頭瞥了一眼,見是顧銘,不在意,繼續轉身整理衣物,只是象徵的問了一句,「病治好了嗎?」

「好了。」

顧銘一邊說,一邊接近崔婷婷。

崔婷婷不知道,說:「好了那就去忙你的事情,這裡的事情我會處理,你不用在這裡浪費時間。」

話剛說完,一雙手把她摟住。

崔婷婷感受到顧銘的意思,哭笑不得說:「別這樣,師醫生回來會發現的。」

顧銘說:「不會回來的,她忙著呢,你放一百個心。」

與此同時,正在給美婦檢查身體的師雅忍不住嘀咕了一句,「聯繫方式都不給我,我拿頭聯繫你啊!!」

慌?

以前她肯定慌,因為她沒有美婦那麼大的能量,能夠把顧銘從茫茫人海中找出來。

但是現在,她不慌。

崔婷婷在呢,還怕聯繫不上顧銘?她打算檢查完就去找崔婷婷,索要顧銘的聯繫方式,方便一會檢查結果出來聯繫顧銘。

顯然,這是顧銘疏忽造成的,顧銘的錯。

可惜,此刻顧銘還沒意識到,乃怕意識到,他也不會講出來。

他才不怕師雅知道他跟崔婷婷的關係呢,大不了告訴師雅實情,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崔婷婷不知道這些,但顧銘實力擺在那裡,一時半會結束不了,真的很容易被發現。

可是,顧銘不給她拒絕的機會。

好任性的弟弟,她能咋辦?只能配合。

很快,屋內,她動聽的歌聲就不受控制的哼了起來。

時間流逝。

最後一項檢查結束。

接下來,就是等待結果,這個時候,師雅打算去找崔婷婷。

「師醫生……」

美婦把師雅叫住。

「夫人有事?」師雅問。

「跟我來一下。」美婦說。

「好。」

師雅答應,美婦把師雅帶回病房,打發走護士以後,問:「說說,那位顧先生是什麼來歷。」

「其實我也不是很了解。」師雅說。

「什麼? https://ptt9.com/107947/ 你不了解?這樣的人你也敢讓他來給我治病?」

美婦震驚了,這是她怎麼都沒有想到的。

她以為,師雅對顧銘知根知底,所以才會介紹顧銘來給她治病。

結果,一知半解。

這……

美婦看著師雅,她需要一個合理的解釋。

師雅不慌,問:「夫人,剛才顧銘給你治療,你覺得有風險嗎?」

美婦:「……」

她又不是三歲小孩,當然知道按摩沒有風險。

可是,像顧銘那麼按摩,能沒有風險嗎?非常容易擦槍走火的好不好。

美婦問:「你就不怕他見色起意,把我給強~奸了?」

「不會!!」師雅肯定說。

「為什麼?覺得我魅力不夠?他看不上我。」美婦有些生氣的說。

「怎麼可能。」

師雅拍馬屁說:「夫人您的魅力,別說一個男人見了要動心,我一個女人,見了夫人你,都忍不住要心跳加速。」

美婦:「……」

這過了哈,哪有那麼誇張,她只是覺得她風韻猶存罷了。

同時,顧銘剛才的行為也佐證了這一點。

她要是沒有吸引力,顧銘剛才身體變化怎麼會那麼大,按摩的時候怎麼會老是照顧那些重點部位。

她還是美的,還是有有魅力的,所以她不死心的繼續問:「說說,為什麼那麼肯定他不會強~奸我。」

師雅說:「顧銘不是普通人,不會幹出如此不智的事情。」

她沒有瞧不起普通人的意思,而是覺得,有些時候,普通人想干一件事情,會不惜一切代價。

強~奸,就是不惜一切代價。

顧銘需要嗎?

他不缺女人,還有錢,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非得跑去強~奸,腦子有病?

仙人跳還差不多,比如東哥。

如果那女的反抗,東哥怎麼可能喪心病狂到強來,更別說外面還有她們守著呢。

美婦一叫,她們就可以知曉,介時驚動美婦的保鏢,顧銘只有死路一條。

傻子才會幹這樣的事情。

所以,她敢肯定,顧銘不會強~奸美婦,最多打著按摩的旗號,占點便宜。

這叫事?

從結果來看,這壓根不叫事,美婦能夠接受的。

這些,美婦都能夠想到,否則她怎麼敢脫乾淨讓顧銘給她按摩。

她只是假設,因為不知情的人,有可能是不惜一切代價的亡命徒。

結果,師雅告訴她,顧銘不是一般人。

會氣功按摩,自然不是一般人,但是她覺得這個理由不夠,顧銘還是有不惜一切代價強~奸她的可能。

她問:「除了氣功按摩,你對顧銘還有哪些了解。」

「多了。」

「需要我一一講嗎?」

「講,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

「好!!」

師雅開講,把她這段時間搜集到有關顧銘的信息全部講了出來。

「有意思。」

美婦俏臉上露出一絲迷人的微笑,卻是沒有想到,年紀輕輕的顧銘,會有這麼多的名譽頭銜。

年輕俊傑無疑。

這她喜歡,在心裡美滋滋的想,小帥哥,寡婦的便宜你也敢占,不知道寡婦很寂寞的嘛。

此時,她覺得,顧銘有上她的資格了。 顧銘不知道。

就算知道了,也不會在意,更不可丟下崔婷婷,跑去找美婦嗨皮。

他繼續干著活,渾然不知,離開貴賓房的師雅,正在一步一步接近這裡。

師雅來了。

「咣當」一聲,打開房門。

進屋。

沒走幾步,師雅僵在那裡,難以置信看著崔婷婷的房間。

「崔婷婷和誰?」

她不知道跟誰,但是她肯定,那個動聽的女聲是崔婷婷發出來的。

這……

師雅無語了。

大白天呢,需要這麼著急?

同時,她還有些後悔,後悔邀請崔婷婷跟她一起住,這要是天天往寢室帶男人,她晚上怎麼睡覺?她沒法睡。

當然,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崔婷婷在忙,她如何打聽顧銘的聯繫方式?

轉身,把門重重的關上。

她想,這樣崔婷婷應該知道她回來了吧!!

果然,如她所料,崔婷婷知道她回來了。

「顧銘,快停下,師醫生回來了。」崔婷婷輕聲說。

顧銘不停。

他要是想停,早就停下了,不會讓師雅發現他和崔婷婷的事情。

還是那句話,他不怕。

同時,他也猜到師雅為什麼上班時間回來。

都市第一高手 怪他。

想給自己兩巴掌,怎麼就忘記把聯繫方式給師雅了呢,這不是誠心讓師雅過來壞事嘛。

亡羊補牢,猶未晚矣,顧銘說:「師醫生,我跟婷婷姐有點事情要做,要不等會結果出來你給我打電話?」

「什麼?裡面的男人是顧銘?」

聽到顧銘的聲音響起,師雅震驚得一塌糊塗。

她總算是明白了,顧銘剛才為什麼那麼急著離開,原來是到這裡來……

能說啥?她啥都沒法說,只能說:「你們忙,結果出來我再來找你。」

她想,一個小時綽綽有餘了吧!!

顧銘勸阻道:「別,還是打我電話吧!我電話是……」

顧銘頓了一下,估摸著師雅把手機拿了出來,這才把他的電話號碼告訴師雅。

兩遍。

最後他確通道:「師醫生,記清楚了嗎?」

「清楚了。」

師雅自覺道:「我先走了,等會聯繫你。」

「好!!」

顧銘答應,師雅帶著複雜的心情離開。

房間內,崔婷婷埋怨顧銘說:「讓你別來你偏要來,現在好了吧,被師醫生髮現,這要是傳出去,以後你讓我如何見人?」

「汗!!」

顧銘安慰道:「沒什麼大不了的,等會我去給師醫生說,她會替我們守口如瓶的。」

道理是這麼個道理,但崔婷婷依然覺得顧銘太過恣意妄為了。

她說:「以後不許這樣了,要是你在這樣不分場合的胡來,我會生氣的。」

「不會!不會!!」

顧銘保證說,心裡則是失望不已,還說跟崔婷婷以後在醫院辦公室或者其它什麼地方,這是實現不了願望的節奏啊!!

也許,他需要……

不多想,把握眼前的快樂才是真的。

很快,他又投入其中。

至於崔婷婷,自然也是如此,沒有一直耿耿於懷剛才的事情,那樣沒有意義。

一個小時后。

影帝又被女大佬踹了 美婦的檢查結果出來。

沒有任何懸念,困擾她多年的頑疾消失。

不僅如此,她身體各項指標都變得正常,連一點小毛病都沒有。

看著這樣一份檢查報告,美婦驚訝的合不攏嘴。

顧銘,當真給了她驚喜,給了她意外,讓她對顧銘的興趣更濃了。

「把他叫來。」美婦迫不及待說。

「好的,夫人。」

師雅點頭,當場撥通顧銘的電話。

結果,顧銘沒有接,直接把電話給掛了。

師雅一愣,猜顧銘可能還沒有完事,所以才不接她的電話。

「這麼久?」師雅咋舌,被顧銘持久的戰鬥力給嚇到了。

美婦不知道,見師雅電話沒有打通,蹙著眉頭問:「他什麼意思?」

師雅哪敢把顧銘現在乾的事情告訴美婦,替顧銘找理由說:「可能在忙,沒有時間接電話。」

「再打。」

美婦下命令說,才不管顧銘忙不忙,方不方便,她現在方便,想見顧銘就行了。

師雅硬著頭皮繼續打。

結果,跟剛才一樣。

師雅苦著臉說:「可能他現在真不方便接電話,要不不打了?」

顧銘贏了,師雅覺得沒有打的必要,甚至她覺得,顧銘不來最好,省得顧銘強求美婦給她道歉,再次把美婦惹火。

她低估了美婦對顧銘的興趣。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