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岳飛,獨孤伐,周瑜三人各帶一隊人馬分三個方向而去,單冷和烏歌催馬而來,看着他們絕塵而去的背影,兩人皆是憤怒無比。

大越國的戰馬是最好的良駒,可日行千里,夜行八百。但他們卻在自己熟悉的環境下沒能追上楚軍,這讓單寒和烏歌心中非常的氣憤。

其實並不是他們胯下的良駒行軍速度變慢,而是楚軍裝備的神駒都是從超級馬場中選拔出來。不管是品種,速度,體型,楚軍的坐騎絲毫不比大越國的弱,甚至還要比他們的戰馬更勝一籌。

「右翼王,敵軍分三路而行是想要化解我軍兵力,末將以為窮寇莫追,用楚國人的話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他們現在倉皇逃走,相信很快便會再次捲土重來,大王的軍令是讓末將保護王爺返回王庭,左翼王已經被楚軍殺害,大王不想再次失去王爺。」

「不過王爺放心,大王已經召集大越國各部所有精兵強將,準備發兵攻打楚國皇城。」

「什麼,你說單屠被楚軍斬殺了?」

「沒錯,王爺,左翼王領地被攻擊,王爺苦戰到最後卻還是被楚軍無情的殺害,這麼血債我們大越國子民都謹記在心中,三軍將士就等著大王一聲令下,大越鐵騎便可踏平整個楚國。」

「烏歌,命令大軍停止追擊,火速隨本王返回王庭!」

大越士兵突然放棄追擊撤軍而去,這到讓岳飛三人有些疑惑,看着敵軍揚塵遠去的背影,周瑜感受到了一絲不安。

「大越大軍突然撤退,他們一定是另有圖謀,現在我們的形跡已經暴露,想要奇襲大越王庭已然是不可能了。」

「大越王庭現在怕是早已大軍集結,我們眼下當務之急是要通知霍將軍他們,取消原來定下的計劃。」

聞言。

岳飛,獨孤伐二人眸光注視着遠去的敵軍,兩人同樣感覺到了蹊蹺,敵軍沒有乘勝追擊,反而選擇撤軍離開,這其中一定另有乾坤。

「公瑾,大越國定然是另有圖謀,我們攻破右翼王領地重創其所部,如果我所料不假,去病應該也已經得手,大越國接連受到重創,他們必然會瘋狂的報復。」

「受傷的獅子才是最可怕的,所以公瑾還是先返回宛城造作圖謀,至於通知霍將軍的事情交給某和獨孤將軍便是,我二人前去接應霍將軍。」

岳飛鏗鏘有力的聲音響起,臉上騰起堅定之色,雙眸注視着周瑜,接着說道:「公瑾,你對宛城情況了如指掌,若真如我們猜想的一樣,你肩上的壓力非常大,千萬不能讓大越國鐵騎越過宛城一步,不然楚國萬里河山危矣。」

「兩位將軍放心,公瑾這就返回宛城早作準備,一定不會讓大越鐵騎越雷池一步。」

………………

大漠孤煙起,如血殘陽籠罩天際,晚霞之光照耀的天際一片赤紅。

此時。

大越國王庭牙帳中,單黎位居上首位,虎目中怒火中燒,渾厚的聲音響起:「眾將士應該都已知曉,楚軍深入大漠,接連攻破左右兩位王爺的領地,並且殺害了左翼王單屠。」

「楚軍敢如此肆無忌憚的前來,就是因為這麼多年我們一直久居大漠深處,天下人都已經忘記了我們大越國勇士的威名。所以本王決定揮軍攻楚,大越各部所有鐵騎匯合一處,發兵攻佔宛城,奪下楚國萬里江山。」

「告訴天下人,我們大越國騎兵才是最強悍的存在,我們大越國的士兵才是最厲害的勇士。本王向來金口玉言,只要諸將合力攻下楚國,諸位都將封侯封王,楚國所有的寶物,美女,金錢諸位都可以隨便獲取。」

單黎臉色猙獰恐怖,雄渾有力的聲音回蕩在牙帳中,眾將士竊竊私語,全部陷入興奮中。

一直以來楚國中的美女,金錢,寶貝,都是大越國最想擁有的,這麼多年眾將做夢都想攻佔宛城,奪下宛城以南的所有城池,現在終於可以實現夙願,眾將強行壓制着心中的激動,紛紛起身抱拳施禮。

「我等謹遵大王詔令!」

「我等謹遵大王詔令!」

「唰!」

單黎身影驟然騰起,抽出腰間的彎刀,冷冽的聲音響起:「揮兵伐楚,昭告天下大越之威!」 「也不是不行,我可以偽裝成別人的樣子,然後參加比賽。」陳樂道,他掏出了人皮面具,臉上一套,頓時變成了一個穿著白色為主,帶著些橙色的青年模樣。

「你這是?變樣子了?」小舞打量著陳樂現在的樣子,不僅變樣了,還變高了。

「咳咳,我現在的名字叫李非,我會用這個身份參賽,你可別穿幫了啊,我們現在不認識。」陳樂笑道。「你在這兒,等我,我先去報個名。」

如果要用李非的形象,那乾脆就再整一顆火力銀電好了。反正也便宜,能打出炫光的那種就行了。

「變身類的玩具嗎?阿樂的玩具越來越奇怪了。不過,這個玩具好像很好玩的樣子。」小舞道。「下次借來玩玩吧。」

陳樂很快就完成了報名,在登記的本子上寫下了李非兩個大字,籍貫寫的是諾丁城,配球火力銀電。

「搞定。」

幾天後,比賽也正是開始。比賽時間都是提前說清楚的,但要是自己錯過了,那也沒辦法,只能判棄權。

很大的一個場地,都是老李跑前跑后,在城主府報備過的,申請下來好大一塊比賽用地。

搭好了一個評委席小台,然後用警戒線攔了起來,留出選手們的空間。一個店員客串今天的主持人,也負責唱名。小舞嘛,任務很簡單,給三個評委添水。

警戒線外,圍了不少人,都是來看熱鬧的。在哪裡都是如此,畢竟,看熱鬧,是人的本能嘛。這些人都不一定懂球,但是看遊戲比賽的還有一堆人看不懂呢。

比賽的規則,還有評分之類的規則,陳樂之前畫漫畫的時候就已經整理過一份完善的比賽規則了,直接小調整拿來用就可以了。

三個評委中,最用心的如玉小剛,他甚至將規則都給記了下來。

而比賽的整個流程,會從預選賽開始,這個預選賽,可以說就是用來刷掉外行的。一百金魂幣,陳樂現在覺得是不多,但是對普通人來說,挺多的,素雲濤和唐三都十分心動,更別說普通人了。

打分流程,有記分制,也有扣分制。完成招式,看招式的完成度,難度,以及數量,來決定分數,每個人一分鐘到兩分鐘的表演時間。超時,和時間不足,都會扣分。招式失誤,扣分,球停止轉動,扣分……

小舞給三個評委倒上了茶水,然後往台下看了一眼,看到了「李非」的聲音。穿著這麼一身跟漫畫里非常相似的衣服,配上高手的氣質,「李非」吸引了不知道多少人的目光。

步鷹的目光,也在「李非」的身上停了許久,他怎麼就沒想到做上這麼一套衣服呢?多帥啊?

唐三也是看向了「李非」,直覺告訴他,這個人很強。

「李非」,也就是陳樂,給幾人回了一個陽光和善的笑容,揮了揮手,露出了手裡的火力銀電。我們還是用溜溜球說話吧。

素雲濤倒是沒怎麼看他們這邊,他的目光,都放在了評委席前面的金球獎盃和獎金上。獎盃頂上是個金色的斜著立起來的溜溜球。不是金子做的,只是金屬加金色的塗料而已。

「老大,你看什麼呢?」王聖問道。

「我在看那幾個人,實力好像很強的樣子。」唐三道。

「很強嗎?」不同於斗魂,王聖對溜溜球很有自信,戰意也很足,具體強不強,碰過了才知道。他還看到了蕭塵宇的小弟,蕭塵宇之前是六年級生,現在已經畢業了,去了一個不太出名的中級魂師學院,但是這幾個小弟,還沒畢業呢。

比賽規則,也是做了幾塊海報,立在了場地的邊緣,警戒線邊上。

唐三剛剛有仔細研究過,首先是這一輪的預選賽,根據得分,會篩選出三十二個人,三十二個人進行淘汰賽,一直贏下去,就能成為冠軍。

他看了一眼台上的評委,老師也在呢,既然來了,那就一定要拿下這個冠軍,不能給老師丟人。

玉小剛也給了唐三一個鼓勵的眼神。

小三,老師懂你,老師我也沒錢啊。玉小剛心道。不過,評委也是有出場費的,三十個金魂幣。比季軍獎金都要高了。

不過,如果比賽辦得好,以後獎金可能會提高。甚至可以在多個城市舉辦城市聯賽,然後再聯合舉辦大賽。再人家城市賺了錢,再分一點獎金出去,也很合理嘛。

店員的手裡拿著表,這表也是陳樂拿出來的。前面也已經開始了一些人的表演。

陳樂也找了個視野開闊的地方,方便看到選手的球技,看看還有沒有漏網之魚。

「現在的這個身高,可太舒服了,久違的感覺啊。」陳樂搖頭嘆氣道,小孩子的身體,實在是太不方便了。

很快,就叫到了步鷹。

跟之前的很多球手完全不處在同一個級別的實力,很快就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時不時發出一陣陣的讚歎聲。

老李,玉小剛,還有校長三人,也是連連點頭,光看到加分項了,沒有看到扣分的地方。時間也是控制得很好。

最後快速收球,迎來了一陣陣的掌聲。

陳樂道:「話說,這些人以後會不會成為職業球手呢?只要不是在校的學生,還是有大把的時間的吧。」

比賽他都給搭起來了,至於會不會發展出職業球手,就順其自然吧。

之後是素雲濤。

素雲濤之前在給農村的孩子們覺醒武魂的時候,也很喜歡那種孩子們看他的那種,羨慕,憧憬,敬畏的眼神。所以,在有心炫技之下,他用了好多一個月里學會的高級招式。

暴風眼,水平轉,登月彈射,月光穿梭等等。

他的分數比之前的步鷹還要高。

陳樂看來,之前那個步鷹,似乎有意隱藏,他好像是篤定自己能夠通過預選賽,所以壓根就沒有用出壓箱底的本事。給他一種,還是和一個月前一模一樣的錯覺。小孩子都回去練習新招式,他不會嗎?還是學不會?

之後是王聖。

同樣是出乎陳樂預料的精湛球技,只不過最後時間沒有把握好,扣了點分,還有一些招式的細節沒做好,扣了點分。

再然後是唐三。

唐三這個,陳樂從沒見過他練球,應該就是個半路出家。但是乍一看他的表演,陳樂大吃一驚,他用的一些招式,都不是漫畫中三十個左右的招式,反而有點像是他獨門的暗器手法,融合了一些招式形成的。讓人很是意外。

他的表演,難倒了三個評委,這些招式都沒看到過,但是看上去確實沒有失誤,也同樣非常精彩,這才拿到了一個高分。就像流氓一樣,雖然通體是弓兵,理論上應該克制菜刀,菜刀是騎兵,但實際上如果不帶戰必的話,那會被吊起來錘!

率土實際上看的還是隊伍的搭配強弱,以及針對與否。

其中的法刀嘟嘟就當屬萬金油,啥也不怕,沒什麼特別克制的隊伍,主要原因就是核心呂蒙的厲害,這隊讓他們不管是主動隊還是普攻

《率土遊戲主播》第一百零九章一怒之下就滿抽! 遠處迎面走來名中年人。

身材中等。

臉上有些胡茬,衣服很是褶皺,長發蓋眼,總的來說有些不修邊幅。

最讓趙信感覺到不可思議。

要是其他父母,知道自己的孩子差點遭遇車禍,早就急的不行,恨不得飛到孩子的面前看她是不是哪裡磕到碰到。

眼前的這男人走的不急不緩,從他的眼中看不到半點焦急。

不僅不急。

還慢慢悠悠的從口袋中取出一包香煙,背風點了一根,吸了一口吐出煙圈,才伸手抓著小姑娘的小手。

「小七,沒受傷吧。」

靠!

聽到中年人的詢問,趙信真的是驚住了。

「我很好,那個大哥哥救了我。」

小七笑吟吟的神獸指著趙信的位置,中年人也抬頭看了一眼,牽著小七的手來到趙信的面前。

二人四目相對得有半分鐘的時間。

「來一根么?」

看著中年人摸煙的動作,趙信無論如何都不敢想象,那句讓他認為很哲學的一句話會是從這個人的嘴裡說出來的。

「我不吸煙。」

趙信擺手,中年人愣了一下將煙放到口袋。

「不吸也好,有害健康。」

就這短短的幾句交談中,趙信對這人的感覺就是木訥,不善言辭。

趙信倒是也沒指望著非要得到對方的感謝,他會救這個小姑娘,純粹就是下意識的行為。

更何況小姑娘對他也有善緣。

摸了摸小七的頭,趙信也跟著開口道。

「小七她還太小了,不要讓她單獨在這種街道上亂走。」

「我就是去對面的便利店買包煙。」中年人撓了撓頭,「感謝你剛才救了小七,這份恩情我錢某人記下了。」

「好好照顧下你女兒就好了。」

揮了揮手,趙信就取出手機匆匆離開。

「小七,分析一下。」

在趙信離開沒多久,錢某人叼著煙看著他的背影挑眉。

「神態慌張,瞳孔閃爍,面容中流露著焦躁,典型的碰到麻煩會有的三種微表情。」小七摩挲著下巴歪著頭,「據我估計,應該是親屬方面的問題,且他現在不知如何處理。」

「不錯嘛。」

錢某人摸了摸小七的腦袋。

「你剛才故意的?」

「我覺得大哥哥是好人,我們可以幫他一下呀。」小七笑眯眯道,「你看他儘管那麼焦慮,還放下手中的事情來救我,這點就可以證明他是個心地善良的人吧。」

「你呀!」

很是寵溺的嘆了口氣,錢某人將煙頭扔到地上踩滅。

「不可以隨地扔垃圾。」看到這一幕的小七皺眉,錢某人很是無奈的嘆了口氣,默默的將煙蒂拾起,「好好好,我扔到垃圾桶總可以吧。你倒是說說,你想怎麼幫那個小哥哥?」

「嗯?!」

小七遲疑了半晌,眼睛朝上翻思索了半天,咧嘴笑道。

「我不知道,你來想辦法!」

站在樹蔭下的趙信焦急的看著手機。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