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就連江南晨接到淘多多旗艦店的電話,說訂單暴增,庫存不足時,也是有些驚愕,夜北梟變臉得也未免太快了吧?

但是隨即他就笑了,立刻轉身吩咐工廠加班加點生產。

夜北梟的這波操作,把羅比氣壞了。本來他們就要成功了,卻前功盡棄了。

而那五個高手中的一個絡腮鬍子卻笑了:「看來他們還真是根硬骨頭,現在就給他們來點絕的,讓他們知道知道nightstard的厲害!兄弟們,絕殺!」

他們手下的鍵盤一陣噼里啪啦地響……

羅比看看他們,然後悄悄地走出房間,拿起手機,打了個電話,吩咐手下,去辦一件事。

夜氏大廈,技術人員面前的電腦屏幕上,原來蠕動的小蛇,猛地變粗變大,就像是貪吃蛇一樣,撕咬着網站的防護牆。

老八和老么也沒話了,全力以赴地「斬蛇」!

雙方都拼盡全力地抗衡著,一時之間,難分勝負。

就在這時,屏幕上突然顯現出一隻萌態可掬的小狼,搖頭擺尾的,還呲牙一笑,竟然說道:「跟上我的腳步,去宰了那幾個龜孫!」

眾人都愣住了,如果他們沒聽錯的話,這應該是小太子的聲音啊!江小狼,小狼?

他們驚詫地看到那隻小狼撕扯著那隻「大蛇」!那凌厲的姿勢,讓他們都驚喜交加!

江小狼當然早就關注著這邊的戰況,只是沒有立刻參戰。他必須找出對方的破綻,才能一擊致死! 接下來的三天,虛默一行在媞娜的幫助下拿到了出城許可,在血蒂城中晃蕩了三天。血精靈一族雖然人數稀少,但主城之內,各式機構、商鋪一應俱全,更有不少埋藏在民居區域內的神秘商店,除了血晶體製作的特色商品外,還有很多看似魔性的物件,比如菲莉爾花了300個金幣為多多買來的一頂紫藤編織的帽子,帽檐周邊散發着妖性的紫光,當多多戴着它時,地上的影子卻顯示著帽子上頂着一朵會轉圈的花朵,雖然實體上卻看不到。聽菲莉爾說,這帽子在戰鬥時候會成為輔助武器,對於虛默這種小菜鳥,實在有點難以想像,這帽子究竟是要如何輔助戰鬥……

除此之外,一行人也特別去了城內的旅館一探,那是一座五層樓結構的石屋,只是四層向下構造,均在地底,十分有趣。為了以防萬一,又或是習慣使然,菲莉爾、朵瑞和虛默三人均做了回城石登記。

在城中晃蕩三天,不可能不買買買、升升升——菲莉爾只愛那些稀奇古怪,前所未見的東西,朵瑞則務實地將德魯伊的技能升上去,學會了變血熊的能力,並為自己添置了一身全新的深棕色輕皮套裝,配上女王贈送的血晶項鏈和戒指,整個精氣神都提升了一個檔次。至於虛默,只為自己買了一隻金剛劍,換了一雙輕便的鞋子,在技能師傅處晃悠了一圈,確定了自己的技能確實升不上去后,也只能作罷。

三天很快過去,第四天一大早,媞娜就召集了大家,在客房的中庭花園處做了交代:「相關的人員都已經打點好了,稍後我就帶大家前往王塔第七十七層的傳送點,從那裏將大家送到三叉河道一側的綠楓林地,你們順着一側的河道一直走,便能看到聖扎伽利之光,那個汶萊最龐大的都城。「

」然後呢?大搖大擺走進去嗎?……「聽到這裏,朵瑞忍不住插嘴問道,掩不住焦慮。

」我這就給大家一隻血晶體石牌作為信物,還有女王書寫的信函。這石牌是出示給接頭之人的,而信函則是交給商隊的領隊,他確認了內容及石牌之後,就會讓你們上船。」媞娜回應。

「那接頭之人那裏去找呢?」虛默接問。

「到了時機,接頭之人自然會出現,你們只要按照我說的,出了血蒂城,從綠楓樹林延河走,一切都已經打點妥當了。」

媞娜這番回答確實讓人難以追問下去,菲莉爾接過她遞上的信物,等級最高能力最強的她毫無爭議地成為了貴重物品最佳保管者。雖偶,大家又寒暄了幾句,然後在媞娜的帶領下,走向了中軸傳送裝置。

來到了七十七層,環繞着中軸一圈的有九個形狀大小極其相似的菱形血晶體,漂浮在空中,有序地旋轉着。

媞娜帶路走到了正對門后的那一隻面前,然後讓道一側,對他們說:「這是我族境內從地核深處挖掘出的最為精華的血晶體,灌注了女王的靈力,今天我們用這一支血晶體的力量,將你們送往綠楓林地。」

媞娜的話音落下,甘瑟從中軸傳送裝置的方向走了過來,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媞娜立刻又說:「甘瑟大人將會協助各位完成這次的傳送。「

眾人一臉好奇又感激地表情看向甘瑟,這位神官大人隨即笑容可掬地走到了血晶體的面前,然後左右看看兩側的冒險者,說道:」我會用靈力與意念鏈接綠楓林地之內,我們新埋藏的血晶體。我們是通過晶體之間的磁場念力進行傳送,只是我們埋藏的血晶體經常性被暗夜精靈們破壞,所以傳送地點不斷變化。「

幾個冒險者用原來如此的表情點點頭,然後這位魁梧的大叔雙手交握,摸上了旋轉的血晶體……

血晶體立刻停止了轉動,發出了滋滋的聲響和電磁攢動的電光,晶體的中心開始若隱若現地一片綠林,應該就是所謂的綠楓林地了吧。

」你們學着甘瑟大人的姿勢,將雙手放在血晶體上面,傳送很快就會完成。「媞娜如是說。

於是,虛默,朵瑞和菲莉爾立刻站在了三個方位,多多站到了菲莉爾的頭上,摩拳擦掌準備手摸血晶體。

在最終傳送開始之前,菲莉爾忍不住問了半句:」我們的坐騎……「

」放心吧,隨後我就用同樣的方法,將你們的坐騎給送過去。「

媞娜這句終於讓眾人安了心,幾乎同時幾人伸手摸向了血晶體,瞬間,一陣茫白閃過腦眼,世界變成了無盡的深淵。 從王山出發,以張若塵的速度,沒用多久,便是抵達洛水之濱。

洛水一如既往的神秘,水面白霧飄蕩,一層疊著一層,阻擋視線,即便目力再強,也很難看清水域深處的景象。

自崑崙界復甦以後,洛水便是發生巨變,水域遼闊無比,宛如一片遠古大洋,其中空間結構複雜無比,就連星辰漂浮在其中,都顯得十分渺小。

相比於王山,洛水要危險很多倍,卻也更加吸引人,因為洛水中誕生出的聖葯,與封神台的聖葯,有異曲同工之妙,都能夠直接增加修士體內的聖道規則。

立身在河岸邊,張若塵清晰的感知到,在洛水中,有著諸多強大的氣息存在,顯然都是為了來尋機緣的強者。

很早以前,落水就被認定為是一處覺醒神土,其中所蘊育的機緣,可說是難以想象,足以讓大聖都為之動心。

「數百年前,洛水從天而降,卻並未顯露出任何神異之處。唯有洛虛前輩,在三百年前,得到機緣,領悟出三十六式洛水拳法,名動天魔嶺,被稱為鬼才,那是何等的驚才絕艷。」張若塵站在洛水前,忍不住感慨。

洛虛對張若塵有大恩,不但傳授他洛水拳法,還曾數次在他最需要幫助時出手,他心中對洛虛是既敬佩又感激。

張若塵相信,以洛虛的本事,儘管被摩羅大親王重傷,卻也絕不會輕易身死。

只可惜,畫聖楚思遠,已經被摩羅大親王殘忍的殺死,塵歸塵土歸土。

「張若塵,你是在找本王嗎?」

極為突然的,一道輕飄飄的聲音響起。

張若塵心中一動,將目光投向煙波浩渺的洛水。

濃濃的白霧中,一道高大的身影,緩步走了出來,面露猙獰的笑容,與張若塵相對視。

此人身高近七米,背上長著一對巨大的玉質骨翼,眼睛很大,宛如兩個大燈籠,鼻子塌陷,與大猩猩一般,口中滿是參差不齊的獠牙犬齒,長得極為醜陋。

但,其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相當強大,體外隱隱顯現出數以千萬計的聖道規則,充滿罪孽的血光,纏繞在體外,已然是濃郁到化不開的地步,難以想象,其究竟殺戮了多少生靈。

「摩羅大親王。」

張若塵的眼中,閃過一道可怕的殺機。

他本以為摩羅大親王還在路上,卻沒想到,竟然已經先一步趕到了洛水。而且,似乎早已猜到,他會趕來這裡。

張若塵眼睛微眯,道:「你是故意引我來此的?」

「沒錯,崑崙界的修士都知道,你張若塵與那個畫聖,還有洛虛,關係匪淺,他們一個死在本王的手中,一個被本王重傷。張若塵,你應該很憤怒吧,是不是很想將本王碎屍萬段?哈哈!」摩羅大親王放肆的大笑起來。

頓了頓,摩羅大親王繼續道:「那畫聖還真是愚蠢,蚍蜉撼樹,妄想阻攔本王。不過,那老傢伙還挺厲害,本王整整割了三千刀,將他身上的血肉全部割下,併當著他的面吃下,他竟然哼都沒哼一聲,真是讓本王很不爽。」

讓摩羅大親王失望的是,他說了這般多,張若塵並未變得怒火衝天,仍舊是顯得十分平靜,好似根本不在意這些事情一般。

張若塵平靜的看著摩羅大親王,淡漠道:「還有遺言嗎?這是你最後的機會。」

根據他所掌握的情報,摩羅大親王的確是很強,達到大聖之下第一層次,可只能算是其中最弱的,也就與金陽雙子王差不多,他還真是並未將其放在眼中。

不過,種種跡象表面,這次的事情,似乎並沒有那麼簡單。

摩羅大親王知道黑暗之子敗在他手在,還敢主動現身來招惹他,且還一副有恃無恐的模樣,無疑是顯得很反常。

但,不管其有著怎樣的陰謀,都註定難逃一死。

「張若塵,該留遺言的人是你,死到臨頭還不自知。」摩羅大親王冷笑道。

張若塵什麼話都沒有說,目光淡淡的看向摩羅大親王身後。

儘管對方將氣息收斂得極好,且有著洛水的影響,可,還是被他感知到。

「傳聞中,張若塵重情重義,看來的確是真的,但,這也是你最大的弱點。」一道很有磁性的聲音,突然響起。

一高一矮兩道身影,緩緩從摩羅大親王身後的白霧中走出。

剛才說話的,正是身形較高的俊美男子,丹鳳眼,高鼻樑,容貌比絕大多數女子更加完美,穿著一身紅衣,手持一把玉扇,顯得風度翩翩,給人一種妖異的感覺。

其身邊之人,身形相對較矮,但卻是極為壯實,肥頭大耳,袒露著胸膛,脖子上掛著一串很粗的念珠,手上亦是拿著一串念珠,形象幾乎與和尚一般無二。

「原來是冥族中,與黑暗之子齊名的冥妖和冥佛。」

目光掃過二人,張若塵立刻便是知曉了他們的身份。

而在看到冥妖和冥佛后,張若塵也瞬間明悟了所有的事情。

摩羅大親王之所以敢大搖大擺的來到東域,且直奔洛水而來,就是因為有冥妖和冥佛的存在。

很顯然,是冥妖和冥佛設計,以摩羅大親王為誘餌,將張若塵給引出來。

至於其中的原因,自然是因為冥族在真龍島受挫,黑暗之子落敗身死,諸多冥族強者遭到屠戮,這對冥族而言,是無比巨大的恥辱。

作為與黑暗之子齊名的冥族妖孽,在這種時候,冥妖和冥佛,豈有不出手的道理?

冥妖輕輕扇動手中的玉扇,以冰冷的語氣,道:「張若塵,你所做下最愚蠢的事情,就是挑釁我冥族,現在便為此付出代價吧。」

「聽說張若塵與崑崙界萬佛道有些關係,還是讓本佛爺來超度他。「冥佛摸了摸大肚腩,上前一步,道。

冥妖眼神透著寒光,道:「張若塵是本座的獵物,誰也不能搶。」

「佛爺已經很久不曾出過手,冥妖,你還是將張若塵讓給我吧!」冥佛並不退讓。

看得出來,冥妖和冥佛均是對自身的實力,極為自信,即便張若塵有過擊敗黑暗之子的戰績,他們卻仍舊有信心,獨自將他擊殺。

張若塵淡淡道:「你們當真以為吃定我了嗎?我不想浪費時間,想對付我的話,可以一起上。」

「本座一人便可殺你。」冥妖低喝一聲。

只見冥妖猛然扇動手中的玉扇,十八道凝實無比的詛咒符紋飛出,化作十八頭形態各異的猙獰異獸,均是散發出邪異不祥的可怕氣息。

「吼。」

十八頭猙獰異獸,宛如真正的生靈,發出震天動地的怒吼聲,滔天的詛咒力量,從它們的體內,湧現而出,向著張若塵淹沒而去。

張若塵眼神平靜,波瀾不驚,輕描淡寫的打出一拳。

凝聚了八十七萬道規則的拳道聖相浮現,宛如一條縮小版的洛水。

原本張若塵只修鍊出了七十七萬道拳道規則,可煉化道果聖露,卻是讓拳道規則增長了十萬道之多。

同樣的,他所主修的其他幾種聖道,規則亦是增長了不少。

「轟隆隆。」

受到拳意的影響,洛水劇烈震動起來,掀起驚濤駭浪。

「嘭。」

無論是十八頭猙獰異獸,還是它們釋放出詛咒力量,都在頃刻間潰散開來。

冥妖的眼神微變,已是預感到,在洛水與張若塵交手,會對他頗為不利。

「唰。」

冥妖身形一動,脫離洛水,來到河岸邊的一座高山之上。

相比於被動還擊,張若塵還是更喜歡主動出擊。

對付像冥妖這等絕頂強者,張若塵自然不會留手,當即便施展出空間手段。抬手之間,數十道巨大的空間裂縫出現,從各個方向,對冥妖展開攻擊。

隨著空間之道造詣的提升,任何一種空間手段,所能發揮出來的威力,也都相應的水漲船高。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