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就在衆多警察慢慢靠近雷風的時候,雷風笑了,笑的很是嘲諷。

緊接着微笑道:“不分青紅皁白,很好。不過,誰敢碰我,後果自負啊~”說完將手上的搶一丟,整個人直立在那裏。

雷風的動作可是苦了那些警察啊!現在是進也不是退也不是,進退兩難啊!

進嗎?地上躺着的那麼多人,自己有可能成爲其中的一個:退嗎?自己的隊長在那裏,除非自己是不想幹了。

未完待續、、、 第三更、、

酒樓的人統統離開了,出了門站得遠遠的。雷風的實力他們是看的清清楚楚的,而那些警察手上都有槍。所以他們一旦動起手來的話,自己在裏面就慘了。

而林辰冰她們顯然已經知道雷風是想把事鬧大了,雖然他們不怕,但是這裏畢竟是京城,所以連忙給雷雅打了個電話,叫雷雅趕緊趕過來,出事了。

至於出什麼事她們也沒有多說,現在事態緊急啊!那些警察手裏都是槍,她們可不認爲雷風有辦法離開,就像剛纔都中了一槍了。但是她們更知道想要雷風束手就擒更是不可能。

一個偌大的酒樓落針可聞,而外面的人也是緊張的看着裏面,屏住呼吸,鴉雀無聲。就連手機也沒有發揮它們的功能。

廢話,這種事能拍嗎?那自己豈不是找死。

這時,一個二十幾歲的小夥子走了過來。

“雷隊是我,我是雷泰。這件事的經過我看到了,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隨着雷泰的敘述,雷警的眉頭皺了皺,但是最後有恢復了平靜。

“好了,你的話我會求證的。但是不管怎麼說,他都必須跟我去警局一趟。”雷警淡然的道,顯然他是信了雷泰的話,但是爲了雷家的面子他不得不把雷風抓了。

“駭!”雷泰只能搖搖頭,無奈的嘆息了一聲,他知道自己的話雷警能聽進去已經算好的了,那是因爲他也是雷家的子弟。但是他可沒有雷林那麼好運,他只是雷家的一個旁支,論血緣關係比雷林還遠,更重要的他還是一個私生子。所以現在的他只能在外面打工,在某一些方面就只能沾沾雷家的光芒。

而今天他是無意間見到這一幕的,他也知道雷風被抓是肯定的。但是他不想違背自己的良心,所以才和雷警說了事實的真相,他相信就算不能讓雷風免去牢獄之災,但是也不會太慘。至於他自己有沒有得罪雷林,他就沒有去想了,或者說是忘記想了。

對於雷泰所做的一切雷風看在眼裏,看來雷家裏的人也並不全是紈絝子弟。

一個警察接近雷風的身邊,將手銬向雷風的手銬去,但是讓人驚訝的一幕發生了。周圍的人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那個手銬居然把那個警察給銬住了。

但是卻瞞不了雷警,雷警也是武術初級的存在,知道今天遇到難纏的了。但是爲了雷家他沒有後退,而是大喊道:”這人是個練家子,大家一起上。”

聽到雷警的話,那些警察將槍一收,嘩啦啦的衝向了雷風,能成爲京城的警察沒有那麼幾下子是不可能的,所以說他們的戰鬥力可不是京幫的那幾個混混可以比的。

對於雷警的做法,雷風對於他的態度柔和的幾分,顯然還沒有完全入魔。

對於他的實力,雷風一目瞭然,武術初級。至於那些警察,最強的兩個也只是武術入門,而其他的只是學過幾手而已。然而雷風剛纔露出的速度至少是武術中級。雷警在沒有把握戰勝自己的情況下,還沒有開槍,就說明他注意到了周圍的人。

如果是一個爲了家族而完全入魔的人,在得知自己不是他人的對手下,手上有槍不開纔怪。

然而,雷風卻不知道,這是雷家的人對他灌注的思想:要維護雷家的面子也是講究方法的,對於開槍殺人是被限制的,因爲那影響太大了。就是雷家也怕不太好解決,所以雷警抓人時,一般都只是用槍而從不開槍的。

對於衆多警察的撲來,雷風站在原地,只是慢慢的將自己的手擡起。碰碰碰……那些警察倒飛回去的速度,居然比向雷風撲來的速度更加的快。

於此同時,雷警的拳頭被雷風緊緊的擒住。

雷風笑道:“不錯,居然利用自己的手下來引開我的注意力,自己來偷襲。但是可惜了,我們的差距太大了,在真正的實力面前,一切的計謀都是無效的,知道嗎?”

說完,雷風的手一用力,“咔嚓”的聲音響起,雷風的聲音接着道:“念在你一心爲雷家的心上,這次只是一個小小的教訓。順便告訴你,以後不要隨隨便便聽別人說的話,即使他是雷家子弟。要記住,要想雷家繁華昌盛,第一就是要除去那些在雷家的蛀蟲,懂嗎?”

雷風的手一擺,雷警整個人倒摔而出。

而雷警整個人卻是不知,只是在喃喃的重複這雷風說的話,對於一個家族的熱衷擁護者,家族就是他的一切。顯然,雷風的一番話,觸動了他心底的另一根弦。

雷警很早就在懷疑自己所做的一切到底是不是爲了家族好,因爲他知道自己做了很多錯事,因爲已有很多爛事,那家族的蛀蟲叫他處理過。像對付雷風這樣的事他都不知做了多少件了。現在經雷風一說,他的腦海漸漸清新起來,自己以後要怎麼做,才能讓家族更加的好。

而此時,一聲嬌喝傳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誰給我一個解釋。”

一個身影慢慢的出現在衆人面前,高貴如女皇的雷雅出現了,背後是四個保鏢。當然,上一次的那兩個還在,顯然是經過了上次軍刀組織的事情後,她的保鏢又增加了兩位。

看到雷雅的到來,衆人知道着事情要升級了,畢竟雷雅是誰,在京城可是和四太子是同一個級別的人物。

如果這件事情雷雅插手的話,那就真的大條了。

畢竟像雷風剛纔這樣打鬧,只要雷風有點背景,事後去向雷家道歉,那就沒有什麼事了。作爲一個大家族必須要有容人之量,但是得罪了雷雅,那就相當於得罪了整個雷家了,那後果可想而知。

看到雷雅的到來,那雷林是高興啊!看你這回還不死,狠狠的盯了雷風一眼後,然後就跑到雷雅的身邊訴說起來,那是要說有多慘就有多慘,有多可憐就有多可憐啊!簡直就是見者流淚,聞着傷心啊!簡直就是一個天生的終極演員!

但是雷風的一句話直接把他打入兩人十八層地獄:“雷雅,看來這雷家不怎麼樣啊!”

在雷風這樣對雷雅說話的時候,衆人以爲雷風死定了。但是卻沒有想到,以女皇稱號而從來沒有在外人面前流露出笑容的雷雅笑道:“雷風,雷家怎樣你回去後就知道了。對了,你先說說這件事怎麼處理吧,然後一起回去吧。”

靠,雷風,這難道就是在上層社會流傳的雷軍和張蘭的親生兒子,青海雷氏集團的董事長。那他身邊的三位,難道就是雷氏集團的經理。哇塞,居然是四太子級別的人物。

這下子圍觀的人傻了,本來以爲雷風只是有點背景的人物,沒想到這背景這麼大。 第四更、、

知道了雷風來歷的雷林面若死灰。

雷風的身份是雷氏集團的董事長,雷家的合夥人先不說。單單他是雷家的嫡系,自己得罪他還有活路嗎?

而周圍的觀衆卻都是若有所思,雖然他們不能觸碰到上層社會,但是對裏面的人事都有一定的瞭解,比如說雷風,在上流的社會中也有流傳:雷風乃是青海地下的霸主,雷氏集團的董事長,在青海是屬於無敵的存在,就是**也不敢惹。而雷氏集團董事長的身份到沒有什麼,但是那虎幫幫主的身份就很不妥,爲什麼?雷家是軍事家族,而身爲嫡系的雷風搞了一個黑幫,這不是和雷家對着幹嘛?所以雷風的身份雖然被知曉了,但遲遲不能迴歸雷家。

也有人說雷風的雷氏集團雖然和雷家的天華集團合作了,但是技術卻沒有透露一絲給雷家,引起了的不滿而遲遲沒有迴歸雷家。

甚至有人說是雷風不屑於回雷家,畢竟從小就對雷家沒有歸屬感,現在自己有本事了,根本就不想回雷家。

……

反正就是很多個版本流傳,至於哪個真哪個假誰也不知道,這隻有雷家和雷風自己知道吧!而雷風也因此而神祕,但是沒有多人關注雷風,畢竟不是一個檔次的人物,他又不來北京。

而今天沒有想到這神祕的雷風在北京現身了,而雷雅居然來接他。更可笑的是他居然和雷家起衝突了。這雷風和雷家的關係是怎樣?所有人都充滿了疑惑。

說好吧,的確,連雷雅都出動了:說不好嗎?也行,沒看到他連自己家族的人都給打了嗎?

而此時的雷林更是在心裏詛咒雷風,你丫的,堂堂一個太子爺,報自己的名字出來會死啊,我敢惹你嗎?但是,他卻沒有想到,雷風就算說了,他會信嗎?恐怕會來一個敢冒充我雷家的嫡系,找死?

就在每個人都在胡思亂想的時候,雷風發話了:“雷雅,我看你的經營方式真的有問題,我老實和你說吧。如果雷家的人都是這種貨色,那我雷氏集團將停止和天華集團的是所有合約。畢竟,我不想我雷氏集團的名聲有一天會變臭。不過,還好我發現並不是所有的雷家人都是這樣的。”

“這一次就算了,至於那個雷林就沒有必要當天堂美食酒樓的老闆了,讓雷泰頂上吧!至於雷警,我就不計較了,畢竟他的出發點你是知道的,但是就是做事太極端了,以後注意一下。對了,裏面京幫的人員統統把他們抓了吧,那些傢伙肯定做過不少的‘好事’,好好查查。”

“這就是我處理這件事情的意思,沒問題吧。”雷風對着雷雅道。

雷雅笑道:“當然沒有問題。”但是在心裏恨恨的想到,你行,雷風。現在義母知道你來北京了高興得不得了,我現在不和你計較。但是,你居然敢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前,居然一點面子都不給我,我記住了。

“雷警你沒有聽到雷風的話嗎?還不行動。”雷雅威嚴的聲音響起,女皇的威嚴表現的淋淋盡致。

當雷雅看到雷風的手正在流血時,問道:“你的手怎麼了。”

不等雷風回答,雷念風的聲音就從人羣中傳出來了:“雷雅阿姨,是那個胖子用槍打傷了爸爸的手臂,我看到了。媽媽、大姨和天兒阿姨都看到了,還有周圍的人也是。”

靠,這時衆人誰還不知道那個小孩子是雷風的兒子啊!連爸爸都交出來了。你行,你是雷風的兒子,但是你也不要扯上我們啊!你不怕雷林是你有本事,但是我們不行啊!怎麼躺着也中槍啊!那些圍觀的人無奈的在心裏吶喊。

“是這樣嗎?雷林。”雷雅那冰冷的聲音在加上那女皇的威嚴,直接壓得雷林渾身冒汗。

“這、這,總經理,我,我不是故意的,是誤傷,對,是誤傷。”雷林一臉大汗的說道。

“我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你已經知道在這裏開槍的後果,而且還打傷了雷風,你自己去家族領罰吧!不用我出手了吧。”雷雅面無表情的道。

“我知道了。”雷林就想死了父母一樣,一臉的哭喪臉。他知道這一次他就是不死也得脫層皮了,而且在雷家還可能永遠得不到重用。現在的他徹底的將雷風他們給恨上了,如果有機會的話,他一定會一腳踩死雷風。

雖然現在的雷風很想要幹掉他,畢竟放虎歸山的道理雷風是懂得,但是他是雷家人,自己也是,不敢做的太過了。

所有的事情解決完畢,就在衆人要離去的時候,一個讓林辰冰姐妹痛徹心扉、恨不得馬上殺了他的聲音響起:“你們誰敢動我的人試試?”

一個面如冠玉,氣宇不凡的年輕人走了出來,而他的後面跟着十幾個人,這個囂張至極的聲音就是出自這年輕人之口。

劉彬言,殺了林辰冰姐妹的父親,迫使她們兩姐妹逃離至青海的京幫太子爺,京城四太子中最殘忍,最恐怖的一個。

刷刷刷,劉彬言的出現使得周圍的觀衆離的遠遠的,免遭池魚之淹啊!要知道這劉彬言是出了名的狠辣,看誰不爽,你那人就慘。

“劉彬言,是你這個畜生。”林辰雪憤怒的聲音響起,而且眼裏的淚珠還在打轉,手捏的緊緊的,心裏不斷的在說:就是他害死了自己的父親,就是他害得自己的姐姐殘廢半年之久,就是他害得我們兩姐妹走投無路,還好上天待我們姐妹不薄,讓我們遇到了風哥。

“劉彬言,納命來。”林辰冰可沒有和林辰雪那樣罵他,而是直接撲向劉彬言。

而劉彬言卻是一臉的不屑,手一伸將林辰冰襲來的拳頭抓的緊緊的。嘴裏還不住的說道:“沒想到你的手還是這麼的滑嫩,這麼的吸引人。雖然你現在不是處女了,但是你如果想我的話,可以來找我,用不着這樣和我打情罵俏啊!”

碰,雷風突然出現在劉彬言的身邊,劉彬言驚覺放開抓住林辰冰的手和雷風對轟,各退了幾步。

劉彬言笑道:“你就是雷風吧,不愧是青海的第一人,武術高級的實力,不錯、很不錯。”雖然是笑,但是衆人都能聽到劉彬言聲音裏蘊含的憤怒。

雷風也毫不示弱道:“是啊!我是青海第一人,但是對於京城的京幫太子劉彬言,你來說,我不算什麼。至於我的這點實力,怎麼會是你武術高級的對手呢?”

**裸的打臉,雷風的意思誰不知道啊!論勢力我在青海第一,但你呢?還不是京城第一。論實力,自己武術高級的實力會比你差嗎?

雷風與劉彬言兩人針鋒相對,空氣中的殺氣不斷的上升,氣場不斷的增大。迫使周圍的人不斷的後退,一大片空地就剩他們兩人。 今天最後一更,第五更啦、、、

場面越來越詭異,雷風和劉彬言兩人誰都沒有動手。

看着這一觸即爆的場面,雷雅想要上前阻止,但是被林辰冰冰冷的聲音阻止了:“你最好不要進去,那樣只會讓風哥分心,放心,風哥不會有事的。再說,你就算想要阻止也阻止不了,他們可以說是不共戴天之仇,是不可能罷手的。”

聽到林辰冰的話,雷雅停下了腳步,是啊!兩人是不共戴天之仇啊!不說林辰冰姐妹和劉彬言的關係如何,就當當雷風養父母的死和劉彬言有關,雷風就不可能和劉彬言罷手,這兩人註定了不能共存。

“嘎~~~”沙啞、高亢、尖銳的聲音從劉彬言的嘴裏發出,劉彬言整個人就像一隻雄鷹一樣撲向雷風。沒錯,劉彬言所使用的就是形意拳中的鷹爪,顯然京幫的老大就是鷹爪的傳人。

“吼~~~”雷風也不甘示弱,虎嘯的聲音響起,然後整個人如猛虎一樣,衝向劉彬言,猛虎下山。

而周圍的人卻一下子呆住了,他們在雷風和劉彬言的聲音中感到了自己好像置身於森林大山裏似的。 如此嬌妻:嫡女傾城 可想兩人的聲音多具影響力。

面對氣勢沖沖的雷風,劉彬言根本就沒有硬抗,兩隻手就像翅膀一樣,一偏,居然改變了自己前衝的身體,和雷風插身而過。

停下,兩人對視,戰鬥的慾望不斷的攀升,顯然都爲自己找到了勢均力敵的對手而大大的刺激了各自的戰鬥慾望。

從短短的接觸中,兩人都知道,這一場打下來誰都不討好。因爲兩人的實力根本就是相差無幾,雖然劉彬言的鷹爪精髓不如雷風的虎拳精髓,但是也基本上接近了。而論實力,劉彬言卻比雷風強上一絲。

可以說這一場戰鬥的結果將無人預料。不過嗎?如果雷風使用異能的話,那當然就另當別論了。

咻咻,兩人都將自己的速度發揮到極致,虎爪和鷹爪的交手,虎鞭與劉彬言腿的撞擊,碰碰兩道聲音響起,兩人互換位置。

站定,雷風的手出現幾道血痕,鮮血垂落;而劉彬言也好不到哪去,站着的雙腳一隻腳略微的用少了一些力氣。對於周圍的人看到的是雷風輸了,但是有眼力的人就知道這是互不討好。

“風哥、雷風、爸爸。”看到雷風受傷衆人大驚,但是林辰冰卻在他們驚呼之後,冷冷的說了一句:“劉彬言的腳也受傷了,誰輸誰贏還不清楚。”

聽了林辰冰的話,林辰雪衆人看向劉彬言的腳,才發現林辰冰說的沒錯,現在定勝負還太早了。

對於衆人的發應,雷風和劉彬言充耳不聞,雷風猛的用腳一踩大地,嗡,衆人突然感到了地面的震動,而雷風已經接近劉彬言,只在地上留下了一個小坑。

既然自己的虎爪不是對方的對手,那這次就用拳,虎拳殺招——虎頭衝。

而面對雷風襲來的虎頭衝,劉彬言也知道雷風這一擊的力量,遠遠不是自己能抵擋的,但是他可以避開啊!

對着雷風咧嘴一笑,雙手擡起,身隨手走,居然躲避了雷風的雷雷霆一擊,而且一雙鷹爪狠狠的抓向雷風的脖子。

虎鞭出擊,雖然阻止了劉彬言雙爪襲向雷風的脖子,但是在他的胸口上還是留下了兩道鷹爪,鮮血染紅了雷風的白衣。

林辰冰他們緊張的盯着雷風與劉彬言的戰鬥,但是不敢出聲,怕影響到雷風的戰鬥:相反的,劉彬言的手下卻是一臉的微笑。而觀衆的心也提到了嗓子上,要知道兩人可是京城太子級的人物啊!若有一人出事,這京城不動亂纔怪。

好厲害的鷹爪,居然在雙手的控制下達到快準狠的程度。

“哈哈,雷風怎麼樣,知道我鷹爪的厲害了吧!雖然你的虎拳爆發力威猛,但是不夠靈敏,你現在還認爲是我的對手嗎?”劉彬言大笑道。

“是嗎?我是不夠你靈敏,但是我的速度是你可比的嗎?”雷風的話一落,時間異能存在在自己的身上。雷風可不想犯和青龍對戰時的錯誤,上一次就差點掛了。更何況這劉彬言和自己是不死不休的關係,而自己現在又處於下風,不用異能那就是傻子。

咻的一聲,有時間異能加持的雷風速度遠遠不是劉彬言能跟上的,就算靈敏度不強要怎樣,在速度快到一定的程度時,你的速度靈敏能躲得了嗎?

再說,雷風就只有這樣的攻擊嗎?再次接近劉彬言的時候,雷風的空間異能也發揮了,空間束縛。不管你劉彬言的身體多靈敏,現在在雷風的束縛下,能躲得了雷風的攻擊嗎?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