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就在此時,只聽一聲嬌喝響徹天空:「詭鏡!」

眾人聞聲看去,只見搖光一拳轟出,離那拳頭兩米開外,足足八名狂嘯者列陣嚴待,面對破軍這一拳紛紛露出恐懼之色,但還是咬牙奮起抵抗,誓死保衛尊主。

緊接著,東方晨等人發現,視線集中的那片空間,突然劇烈扭曲起來,畫面中那八隻魔影隨之捲曲。

還沒等眾人驚嘆,搖光撤回擊出的左拳,右拳閃電般轟出,隨後雙拳交替出擊,左右開弓,足足擊出五拳才算作罷。

不同於以往快到讓雙臂消失的拳速,搖光這幾拳,是一拳挨著一拳擊出,可謂堂堂正正,扎紮實實,四平八穩,彷彿一個初學武術之人扎了馬步,練習最基礎的出拳一般。

但東方晨等人看到的景象,卻是如此的匪夷所思。原本就因為空間劇烈扭曲而變形的八魔,在搖光揮出五拳的過程中,身影再度扭曲變形,被拉長,被捏扁,或肥大,或縮小,猶如置身於一面不斷晃動的哈哈鏡當中,端的是滑稽可笑。

可當搖光五拳過後,保持一個出拳的姿勢僅僅片刻,那片空間猛然一震,瞬間恢復正常。八魔連哼都沒哼一聲,魁梧身軀猶如八團破布一般稀爛,橫七豎八癱倒在地,早已死得通透。

這一下,諸位觀眾連震驚都凝固了,表情紛紛定格。

搖光身體一動,已然與阿緹婭面對面站立,兩人的鼻子尖都快挨到了一起。

阿緹婭褪盡魔化之體,額頭流下幾行冷汗,顫抖說道:「我,我輸了!搖光,你太強了,真了不起!」

搖光拉起阿緹婭的手,微笑道:「你也很強,要不是你,我可能要好久才能覺悟。

謝謝你,阿緹婭!」 大家好不容易回過神來,紛紛露出見鬼的神色。

東方晨喃喃道:「妹子,剛才你那是啥功夫啊?太嚇人了!」

搖光回過頭展顏一笑:「呵呵,其實還是壓縮空間的老套路,挺好玩的,我自己給取了個名字:詭鏡!」

天樞緊張起來:「好玩?怎麼下手沒輕重?把男爵的僕從都給打死了!

阿緹婭,對不起,我替師妹向你道歉。」

阿緹婭此時心中也比較鬱悶,以往從不示人的狂嘯者,初次召喚顯威,沒成想被破軍一招全滅,這下給剛剛誇下海口的軍團長可不好交代了。

要知道狂嘯者這種魔族可不是大路貨,要把一個懵懂無知的魔族人,培養成一名合格的軍團戰士,不知要歷經多少輪殘酷淘汰?

所以,狂嘯者在深淵中的淘汰率極高,往往成千上萬年才能培養出一小批,可謂萬中成一。所幸成軍團規模的狂嘯者所向披靡,戰損比很小,故此它們的數量比較穩定。

可這一次尊主的任性行為,還是自己人內部友好切磋,居然死了足足八個狂嘯者。雖然阿緹婭貴為深淵主人,也難免感到心痛。

普羅修斯及時看出窘境,哈哈一笑:「這不是誰也沒想到么?按理說,男爵此次表現可謂驚艷絕倫,不出意外破軍只能低頭認輸。

可戰時頓悟突破這種事,是沒有什麼道理可講的。希望大家不要太過執著,保持平常心最重要。

阿緹婭,你可能還不太了解搖光,她本就是你們之中攻擊力最強之人,同時想要再有寸進也十分不易。

方才的突破,是她十年來厚積薄發所致,再加上縮推技法略有小成,所以威力稍稍有點收剎不住。

阿緹婭,希望你能理解。同時我宣布,你本次試煉考核已經通過。以你的能力和作戰方式,四聖不適合做你的對手。況且,能和搖光打成這樣,擊敗四聖只是時間問題。」

邪王寵妻無限:逆天三小姐 阿緹婭若有所思地點點頭,緊接著普羅修斯又說道:「搖光大人,相信通過這次切磋,你也應該有所覺悟。

不錯,等你什麼時候一擊就能達到最佳效果,方才步入正道。

就像剛才名為詭鏡的秘術,其實還是你多頻次攻擊壓縮空間所致,等你哪天只需全力一擊便能施展詭鏡之時,此秘術綻放異彩的時刻也就來臨了。

呵呵,這次大家表現都不錯,尤其是男爵和破軍。哦,對了,東方小子也不錯,總算沒讓我老人家失望!

希望大家再接再厲,爭取更進一步!」

眾人紛紛相互祝賀恭維,只有一人心裡很不是滋味,縮在一角默不作聲,這個人就是天樞。

眼看離元旦還不到兩個月時間,屠神團主力戰鬥成員,初了那幾個傷員,只有天樞一人還沒完成普羅修斯下達的訓練任務。不但沒完成,而且連一絲進步都沒有,依然被四凶各種完虐。

期間東方晨和搖光多次勸說,要他放棄紀族功法,轉而採取更穩妥的修鍊之策。怎奈天樞心意已決,對極道之法猶如著魔了一般,誰說都聽不進去。對此,普羅修斯也只能暗地裡失望搖頭。

由於這本秘法來源過於弔詭,幾乎肯定就是監守者恨水下的套,可惜秘法本身卻是沒有絲毫問題,連普羅修斯也瞧不出有何端倪。

甚至在東方晨的強烈要求下,普羅修斯第一時間親赴太白山抓捕那個可疑的道源道長。結果自然是人去樓空,連根毛都沒有。三清觀還在,一眾小道士也在,可觀主卻成了一位年逾花甲的老道,誰都對道源此人沒有任何印象,就像這個人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普羅修斯事後同大家分析,道源百分之百就是恨水,而且精通迷魂蠱惑之術,要麼就用秘術抹去相關人等的記憶,達成某種目的后便徹底消失。

就憑恨水此人明知歐陽女士是東方晨的奶奶,卻與之相處了整整十七年,並且沒在歐陽女士葬禮上對毫無防備的屠神團痛下殺手這兩件事來看,這位紀族人的城府和隱忍,就連普羅修斯都感到脊背發涼。

明明可以拿歐陽女士當人質要挾東方晨,明明能夠在葬禮上對屠神團以及全世界首腦予以毀滅性一擊,但恨水偏偏沒有這樣做,不但如此,還慷慨地將紀族不傳絕學留給了屠神團,隨後飄然隱去。

如此城府,如此膽魄,如此心計,教人想想都不寒而慄。

眾人想破頭都不明白恨水葫蘆里究竟買的是什麼葯? 豪門小俏妻 只好將目光都集中在那本薄薄的小冊子上,將其視為洪水猛獸。

可這本極道的手抄本,卻偏偏引起了天樞的興趣,繼而為之狂熱喪智。所以在大家苦勸未果之餘,對天樞也失望到極點,讓人又愛又恨。

難道這才是恨水的真正目的?僅憑一部功法就讓屠神團分化猜忌?可仔細想來,卻又覺得不妥,這本破書即便吹得再神,也只是搞定了屠神團天樞一人而已,這對戰局於事無補。

看來,只能等七殺醒來,為大家破解迷局了!

天樞本人倒沒多想,什麼詭計不詭計的,只要是大道之法,拿來為我所用就行了。

對於此時的天樞來講,正好按要求對應修鍊陰陽之境。只是極道之法反其道而行之,功法中說的明白,修鍊者需提升鞏固自己的玄牝二竅,也就是肉體和心靈。

天樞沒有辦法,只好努力按照功法中說的來。雖然小有所成,但離擊敗四聖還差得太遠。

就這樣,眾人按部就班,開始了普羅修斯安排的下一階段修鍊。天樞無人理會,只能一個人默默地承受四聖帶來的身心踐踏。

轉眼,時間到了2048年。

這一年年初,上次大戰中心靈受創最輕的奧維利亞完全恢復,換裝最新的部件模塊后,和天樞一起接受四聖的考驗。

一年後,2049年五月,蜂鳥和七殺先後蘇醒康復,繼續陪天樞接受四聖洗禮。

而早在半年前,奧維利亞便依靠逆天無比的克隆之術,科技與人力完美結合的半機械之軀,歷經千辛萬苦終於有所斬獲,從四聖牌訓練營畢業。

自創陰陽訣並有所小成的七殺,在沒有九鼎傍身的情形下,幾千年來首次認真對待自己一直忽略的神技:殺戮領域! 殺戮領域一出,頓時讓四聖和旁觀者明白一個道理,領域這種東西,如同兩年前阿緹婭召喚出的狂嘯者給大家展示的那樣,絕對是最強對戰利器。

不同於各種秘術秘法的間歇性運作模式,領域借法則之威,引動元素之力,形成一方小世界自成循環,消耗小到忽略不計,可持續影響戰場環境,不但能無休止壓制敵手,同時也給自身來帶綿綿不絕的增益。

七殺此人本就魔頭的性格,少年時便已殺人盈川,伏屍百萬,殺意強到令人髮指,再加上其早早叩啟了殺戮本源的大門,故此殺戮領域一經施展,端的是驚天地泣鬼神。

也就是四聖與之相處五千年之久,對師尊有血溶於水的親情,才不至於太過懼怕,在殺戮領域中咬牙堅持。這要是換成尋常人,早就在狂濤般的殺意下精神崩潰,更別提什麼戰鬥了。

即便如此,四聖也被全力以赴的七殺碾壓成了烏龜,戰鬥極其被動,在其殺戮領域的關照下,只能發揮出三四成實力。雖然有陣法和九鼎防禦,但一味被動挨打終究不是長久之計,沒過多久,便被七殺鑽了個空子,突入陣中將青龍鎖拿禁錮。青龍一破,四聖之陣少了核心,立時難以為繼,隨後三聖無奈擺手認輸。

現如今,只剩蜂鳥和天樞還在啃四聖這塊硬骨頭。

蜂鳥屬於沒辦法,她的普通秘術屬於掌控型秘術,核心秘術則是以侵蝕對方心靈為主。

普通秘術對四聖起不到什麼作用,殺手鐧又不敢對同伴使用,兩頭為難好不尷尬。

好在普羅修斯對她要求不高,能在四聖的合擊下堅持就行,時間當然越長越好,目的是為了讓淺草勝男增加戰鬥經驗值。

兩年時間過去了,除了蒙卡諾和艾露斯芬瑟,屠神團全團其實就只剩天樞一人還未通過四聖的考驗。

而大家都很清楚一件事,別看蒙卡諾還在沉睡恢復,但他恢復后通過這個考驗易如反掌。畢竟人家資歷擺在那裡,早在屠神團地球土著的遠祖還在玩石頭木棒時,人家就已經是老練的流浪者了。

同樣的道理,沒人認為出身監守者的艾露斯芬瑟有必要接受這個考驗,純屬浪費時間。

終於,八月的某一天,蜂鳥也去了普羅修斯的里世界,匯合大部隊參加第二階段的試煉。

一次戰鬥結束后,四聖看著默默盤坐恢復的天樞露出心疼之色。

玄武柔聲道:「師弟,要不今天就到此為止吧。」

天樞抬起頭淡淡一笑:「師姐,沒事,我能撐住。」

青龍眉頭皺起:「師弟,還沒放棄那個念頭?莫不是路走錯了?」

天樞眼角一顫,低下頭沒有出聲。

四聖中所學最為龐雜的朱雀耐心道:「師弟,普羅修斯先生說你的招數是瞬間時空壓迫,這跟極道所言根本挨不上邊啊!

要不?你還是用心感受空間法則好了,從最基本的做起。我們陪你一起參悟。」

天樞爭辯道:「師姐,多謝提醒。 致深愛過的你 可我的天賦元素屬性普羅修斯早就查證了,是金屬性的分支:銳,技法是劍道。除此之外,再沒有什麼了。

連種子都沒有,讓在下如何感悟空間法則?」

白虎沉吟自語:「既然天賦未曾賦予有關時空法則的種子,那為何攻擊方式卻是時空壓迫呢?」

青龍眉頭皺得更緊:「莫不是心源的緣故?」

白虎搖搖頭:「普羅修斯說得明白,心源屬於意識形態,是看不見摸不著的,更不會影響一個生命的具體動作。

究竟是怎麼回事?」

玄武呵呵一笑:「彆氣餒,師弟。看來,解鈴還須繫鈴人。一味苦思冥想容易誤入歧途,先從一始化清虛入手吧。你得看清楚你這招劍意的真正面目!」

青龍眼睛一亮:「師弟,別急,慢慢來,告訴師姐師兄你這招劍意的每一個細節,我們幫你分析。」

天樞微微一愣,不敢怠慢,緩緩述說起來:「其實這招很簡單,用意念鎖定目標,隨後看準時機發動攻擊,心靈力場釋放能量,瞬間抵達被鎖定目標之處,攻擊完成。這就一始化清虛的全部步驟。」

朱雀眨了眨眼睛:「沒了?就這麼簡單?」

天樞點頭道:「這就是全部了。我也納悶為何這招劍意怎會如此簡練?」

青龍微微搖頭:「攻擊瞬間抵達? 天降鬼才 這不對啊,咱們都體驗過,還以為是天樞攻擊過快的緣故。看來有必要弄清楚師弟這招究竟是不是瞬間!」

接下來的一個多小時,四聖通過各種辦法來測定天樞劍意的攻擊生效時間。結果令人大吃一驚,只要被天樞意念鎖定的目標,不論距離遠近,統統在他大喊一聲后被無形劍氣斬中,最遠的實驗目標足足距離天樞七百米。

那聲大喊,也是為了方便標定計時而故意為之。

朱雀驚奇道:「從不足一米,一直到七百米,就算肉眼略有誤差,憑我等之能,頂多誤差萬分之一秒不到。可以確定,師弟的這種攻擊確實是瞬間擊中目標,幾乎與意念同步!」

青龍搖頭苦笑:「這下麻煩了,這的確是時空壓迫手段。」

玄武仰天長嘆:「上天真會開玩笑,給了師弟壓迫空間的招數,卻沒給他領悟空間的種子,為之奈何?」

眾人紛紛陷入沉默,不知過了多久,白虎洪亮的聲音突然打破沉寂:「師弟,這次不要用意念鎖定任何實物,就在那片空處用劍意試試!」

天樞聞言一愣,但還是按照白虎的要求去做。

片刻之後,天樞雙眼睜得滾圓,驚呼道:「見鬼了!大師兄,我,我,我的劍意放不出來!」

「什麼?」

四聖同時大驚。確實是見鬼了!

隨後眾人各司其職,實驗了百十次,終於發現了一個驚人的事實:天樞的絕招第一劍意,只能在他用各種手段鎖定具象物體時有效,一旦主觀意識中或者潛意識裡出現某處不存在實物的念頭,劍意便無法發動。

這讓眾人十分費解,實在無法解釋這一怪象。

沒辦法,天樞只好求助他此時最不願意見的一個人:普羅修斯!

普羅修斯對天樞的任性妄為本就極為不滿,但他很清楚真正的強者之路只能靠自己,旁人只能提供建議,決不可粗暴干涉,更不能強行讓人家按照某種方式為之。

所以在聽聞天樞身上發生的怪事後,普羅修斯第一時間趕到事發地。

親眼目睹一切后,普羅修斯一拍自己的腦門,又連續抽了自己幾個耳光,狠狠咒罵道:「該死啊,真是該死,枉你還號稱四階強者,簡直空活了億萬年。還好是在地球,否則這要是傳出去,必定貽笑各方,名臭宇宙了。

天樞,是我老人家對不起你。還好及時發現,不然可就耽誤你的前程了啊!」

白虎焦急道:「先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普羅修斯滿面羞愧:「唉,想我老人家精明了一世,卻在這個蠻荒星球頻頻看走眼,真是流年不利。

之前是我老人家先入為主,得知天樞是靠心源反證法進化到一階后,就想當然地認為他應該具有四階強者的些許屬性,豈料失之毫釐謬之千里!

呵呵,天樞的這種情況在全宇宙中極為罕見。他明明沒有掌握時空壓迫手段卻勝似之,為何?

那是因為他無師自通,或者說頓悟了一種極其稀有的技法:分元術!」 青龍疑惑道:「技法?分元術?聽名字應該是秘法吧?」

普羅修斯搓著手興奮道:「看來先要給大家普及一些常識。何為秘法?什麼又叫作技法?

所謂秘法,是指包括功法、秘術、禁術、秘笈等等在內的功能性技能的統稱。所有秘法不論其種類質量,也不管其繁簡強弱,最終的目的,都是要讓施術者達成某種目的或者狀態。

比如諸位都熟悉的秘法:閉環八嚮導流術,目的就是為了讓你們生命進化。還有大家都會的秘術:吞噬,就是為了讓諸位加快能量吸汲速率。搖光的隕石空爆之術,是為了殺死敵人。玄武的玄晶術,是為了防禦自身和同伴。如此這般,實在不勝枚舉。

而技法不同,它是一種優化我們所掌握某些技能運作的方法。比如縮推技!

簡單來說,技法是一種改進、簡化、振幅秘法的催化劑。沒了技法,我們的秘法照樣可以施展,但沒有秘法作為媒介,空有技法,你連只蚊子都殺不死!

秘法隨處可見,比垃圾都多,甚至連剛剛建立心靈力場的零階菜鳥都能自創秘法。但技法不一樣,十分罕有,全宇宙已知的技法都是有數的,因為能用技法優化增幅的方面就那麼點,不可能無中生有。

比如潘神骸魔和搖光所掌握的縮推技法,它便是戰鬥六大要素之中的攻擊類載體發力之法!

而天樞領悟的分元技法,則是六要素中的特質類念力聚散之法!」

幾個聲音不約而同響起:「念力聚散之法?」

普羅修斯點點頭:「對。所謂念力,是指一種精神之力,也就你們口中所說的意念、意識、意志等等東西。

任何生命都有形成念力的潛質,但能聚念成力的,少之又少。即便勉強有了念力,威能威壓也天差地別。

七殺的殺意也是一種念力,他的殺意有多強,你們應該深有體會,這便是念力威能和威壓的體現了。遇到弱一點的對手,七殺僅憑殺意就能讓對方神魂崩潰,甚至直接讓對方魂滅身死。

而天樞是一個凝練出心源的妖孽,他怎會沒有念力呢?只不過他沒有這個概念,不曾意識到而已,故此沒有發覺自身的不凡之處。

天樞,我問你,當初你是怎麼想到劍意這個絕招的呢?或者說,你為何會把它稱為劍意,又因為什麼把這招叫作一始化清虛?」

天樞腦海中瞬間回憶起首次進化前的點點滴滴,呼吸急促起來:「這還多虧了大師兄,因為他的一句話!」

白虎奇道:「我的一句話?

師弟,你現在都不聽我等之言,又哪裡會在乎我不知何時說過的一句話?」

天樞狂笑起來:「哈哈,我明白了,我終於明白了!原來是這樣,天不負我,道不負我也!」

就在大家面面相覷之時,突然,白虎表情凝固,重重吐出一句話:「心之所至,意亦隨之!

原來是這樣。呵呵,小師弟,悟性奇絕啊。沒想到,我無法完成的事情,終究讓你做到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