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就在林凡動身的瞬間,離燭眼中精光一閃,道:「若是推測為真,那麼便只有那一處了!」

他同樣動身,前往推測的那個點而去。

林凡與離燭,身處不同空間,但推測而出的節點,完全一致。

與他二人推論相同的,還有林樂瑤,一頭絢爛的火凰亦向著推測中的空間節點而去,好巧不巧,與林凡與離燭的推測之地一致。

雷龍若主宰一切的神,將所有修者的表現都看在眼中,此時在嘆息,道:「此世竟然出現兩個如此絕頂人物,莫非又一個修鍊大世來臨嗎?」

「咦,這女子……龍王妃?不是,可為何又有她的氣息?」雷龍看著林樂瑤化身的火凰,眼中出現恐怖的光芒,像是要探尋出林樂瑤的來歷根腳。

「她……竟然隕落了?」那眼中的恐怖光芒散去,化作悲哀,只不過那眼神一直在看著絢爛的火凰,片刻后,有點點漣漪出現雷龍瞳仁之中,驚呼道:「她竟然在嘗試那條路?好生大膽!不愧那一世最燦爛的女子之一。」

不管雷龍在如何悲哀與驚嘆,林凡、林樂瑤、離燭三人的距離越來越近,甚至於,都能夠聽到彼此之間的破空之聲,只不過有空間壁障的阻隔,而不知對方是誰。

「咦?這小傢伙也不耐啊,雖然晚了一步,但也算是一時俊傑了。」雷龍看向另一邊,那是怒沖霄,他同樣推測出那個結果,在急速靠近節點。

……

「樂瑤。」林凡驚喜,雖還未見面,可他感知到了樂瑤的氣息。

「夫君,你還好嗎?」林樂瑤同樣也感知到了林凡的氣息,同樣在驚喜。

「你夫君很不好,因為他很快就會死了!」

陰森的話語猛然傳出,讓得剛碰面的林凡與林樂瑤臉色瞬息大變!

離燭手提聖器,一臉殺機的盯著林凡,喝道:「此時,你在逃一次試試啊。」 空氣中瀰漫著燃燒的味道。

天空中的烏雲開始發亮,變得如火焰般通紅。

「天空陷入了血色,沸騰的烏雲翻湧在火焰之中。」

瓦倫丁看著天災到來的先兆,輕聲呢喃。

一顆巨大的源石塊從天而降,砸在了瓦倫丁一行人旁邊的高樓中,濺起一陣碎石塵土。瓦倫丁身上藍光跳躍,不時有數道細細的電流擊打在邢一凰和拉斐爾的身上,免得她們受了傷。

算算時間,自他蘇醒后也已經過了有將近半小時了。這一路上瓦倫丁已經很少見到還活著的普通人了,大量的屍體堆在路的兩側,血液已經乾涸粘在了地面上,踩上去還有些黏鞋底。

三人安靜無比,似乎周圍的一切都跟他們沒有關係。偶爾他們前進的道路上會出現一些已經殺瘋了的整合運動,在邢一凰和拉斐爾的幫助下很快他們就去了該去的地方。漸漸地他們周圍也不再有整合運動的人出現了,只有空氣中不時傳來的哭喊聲和周圍火焰的高溫還在提醒著他們依然在這座已經變成廢墟的城市。

沒有埋伏的士兵也沒有突然出現的整合運動幹部,瓦倫丁這一路上順利的有些可怕,似乎是整合運動故意放走了他們一樣。

但是一想到即將出現在城中心的塔露拉,瓦倫丁也釋懷了。自己一行三人在脫離了整合運動之後不往外面跑反而往裡面跑,怎麼看都是去送死的,既然是送死也沒有管的必要了不是么?

畢竟塔露拉天下第一哇。

就像在森林中迷路一樣,瓦倫丁看著周圍的建築物頓時生出一種原來已經距離塔露拉這麼近的感覺。在他剛離開那個避難所時,周圍的建築物基本上好保持著整體完好的狀態,但是現在,他們周圍的建築物已經看不出原來的模樣了,門口上掛著的門頭已經全部融化,像是一灘凝固的岩漿一般向下流動,最末端依舊散發著橙黃色的亮光,似乎剛剛凝固不久;周圍的房屋大多數都變成了廢墟,瓦倫丁能清楚的看到房屋裡面的景象,各式各樣的電器都跟那些門頭一樣融化成了一灘固態的液體,再加上周圍的高溫和大塊的源石,空氣中瀰漫著刺鼻的有害氣體,讓瓦倫丁直皺眉頭。

雖然他知道自己是名醫療術士,但是作為一個醫療方面知識幾乎為零的小白,他從來就沒了解過自身的醫療法術究竟能做到何種地步,同樣的,他也不明白這些有毒物質進入到身體內會不會自己的醫療法術轉化成無毒無害的東西。

還是儘快離開這裡好啊……瓦倫丁看著遠處火海中的中城區,加快了腳步。

就在此時,一聲龍吟在瓦倫丁的耳邊響起,帶著熾烈的高溫鑽進了他的聽覺神經。瓦倫丁身上的電光也在此時突然變得耀眼無比,數條粗大的電流在三人之間跳躍,治癒了他們在剛剛發生的這場衝擊中損壞的身體。瓦倫丁咬咬牙舉起手遮住自己的眼睛,透過縫隙看向遠處的中城區。

一條比太陽還要耀眼的火焰巨龍在天空中盤旋。它的每一個動作,每一聲嚎叫都在不停著攪動著周圍的空氣,震顫著瓦倫丁的內心,難以言喻的高溫和光線在它身上不停地向外發散,將巨龍周圍的一些高大的建築物直接融化,瓦倫丁甚至看到了一棟大廈化為液體的全過程。就像是夏天眼光下的冰淇淋,那棟大廈的高度不斷下降,無數的鋼鐵紅河從它的身上向下奔涌著,氣勢絕不亞於黃河的壺口瀑布。

短短几秒,那棟融化的大廈就消失在了瓦倫丁的目光中,就好似它從未出現過一般。

瓦倫丁整個人就愣在了那,手掌依舊蓋在臉上,雙眼早已瞪得大大的,甚至在側面都能看得到他眼白上的血絲。無數的汗水從他的後背上流下,打濕了他的衣衫,很快又因為高溫再次變得乾燥。

「你現在知道自己曾經有多低估塔露拉了吧。」

瓦倫丁的視界逐漸變成了黑白色。這次他沒有進入到意識世界,系統主動跑了出來跟他對話。

「虧我還以為一顆源石換來的能力能夠跑得了……」

瓦倫丁慢慢放下手臂,動作僵硬的如同百歲老人。他的雙眼再次失去了神采,整個人的氣勢下降了一大截。他的背更彎了,身材佝僂,一絲年輕人的朝氣都找不到。

這是瓦倫丁內心真實的模樣,在系統這個蛔蟲面前不必掩飾。剛剛那條火龍無疑是塔露拉的手筆,在那一瞬間瓦倫丁再次感覺到了強烈的落差感,將他剛建立起不久的自信心擊得粉碎。

「別這麼沮喪,你是醫療,她是法師,職業都不一樣根本比較不了。想想你的雷電飛龍,出來的時候也很帥對吧?而且就算強如塔露拉都想要你加入他們,你看看自己有多重要?」

「萊茵生命當時下的命令是要麼讓你回去要麼讓你死,絕對不能讓你出哥倫比亞一步。來到這裡塔露拉直接邀請你加入整合運動,你想想有多少人有你這麼重要?」

系統覺得自己幹完這票回去可以考一個心理輔導二級證了。

「那我也只是個醫療啊。」

瓦倫丁嘆口氣。

你說讓一個醫療去跟T0級別的法師打架算什麼事啊?

送人頭么?

「這就是我存在的理由了呀!如果你要是一個跟塔露拉差不多牛掰的法師我也就不用出現在你腦子裡了。根據你們這些穿越的『前』博士的性格,那是一個比一個看重羅德島,拼了命也要幫助羅德島建立事業,就算有的投敵了,跑隔壁整合運動了,那也不會混吃等死,最後也得幫整合實現夢想。」

「這時候我只需要稍微的對你的思想進行一下引導,你就能走向拯救世界的路。」

系統又開始了他的答疑解惑,順便心理疏通。

「但是你不是,是個醫療,而且沒有其他任何的技能,這個時候我就只能出現給你一些便利了,讓你能在作死中自保,暗中的思想引導也變成了光明正大的任務了。」

「一個願望這種回報,我相信沒有多少人能拒絕。」

「但你也不能讓我剛出新手村沒多久就去打最終BOSS啊……」

瓦倫丁欲哭無淚。

就穿越前的遊戲劇情來看,塔露拉妥妥的大BOSS。或許還有幕後主使者,但是那樣的人一般都是頭腦比較獨特喜歡玩陰謀詭計,自身實力是不咋樣的。

「你出新手村兩年了吔,雖然長歪了吧但你好歹也是成長了啊,讓你提前有個心理準備也好,免得最後決戰的時候自己輕敵一不小心給打死了。」

不管怎麼說,系統都有自己的理由,而且聽起來還挺有道理。

「不要忘了你手裡提的東西。」系統拍了拍瓦倫丁手中的皮箱。

「這玩意就是你今天救命的關鍵,我怎麼可能會傻到讓自己的宿主去送死呢?你死了上頭給我的任務也失敗了啊,失敗了我就會被發配到偏遠宇宙幹活,你們不是有句話窮山惡水出刁民么?這話真是一點沒錯,跟你講我曾經去過一次偏遠宇宙出過差,那裡……」

「停停停!」

瓦倫丁捂住耳朵大聲喊停。這系統真是越來越不靠譜了,還不如原來那副欠揍的樣子好呢,至少沒這多話。

「你怎麼變得這麼啰嗦了?」

「我最近看了本書,地球的,教人如何處理上下級關係的,上面說要對下級態度好一點,多鼓勵少訓斥。你感覺最近怎麼樣?跟我說話是不是輕鬆了許多沒那麼緊張了?」

呵,這系統還挺會玩。

「我懷疑你是假的系統,把原來那個嘴臭的系統還給我。」

瓦倫丁表情嚴肅義正言辭,心情也舒緩了許多。

「時間是一直在流動著的,每一分每一秒你的身體和思想都在發生著變化,或許前一秒你想去上廁所,但下一秒你就改變了主意去廚房做飯去了,那剛剛想上廁所的你還是你么?同理,曾經那個一直在跟你吵架的系統還是現在的我么……」

系統滔滔不絕的扯著淡,瓦倫丁一臉黑線。

無論是系統變成了什麼樣子,氣人的本事依舊是那麼強大。

「……所以,不要把現在的你當成以後的你,未來時間很長,成長空間很大,遇到困難不要害怕,微笑著面對它,消除恐懼的最好辦法就是面對恐懼,堅持就是勝利,加油!奧……」

系統還沒說完他嘴巴就被瓦倫丁捂住了,直接是一巴掌蓋了上去。此時的系統已經幻化成了人形,不再是原來的那體內流動著數據流的形態了。

「好了你不要再講了!」

這個系統在地球上都學了些什麼東西!

「唔……」系統的人類形態是個跟瓦倫丁差不多高的菲林男孩,此時的他瘋狂甩著尾巴,雙眼瞪圓了看著瓦倫丁,看起來特別痛苦。

瓦倫丁被瞪得有些不自在,鬆開了手。

「我以為你們華夏人都很喜歡這種說話方式呢……」系統大口喘著氣,聲音一抖一抖的。

他的軀體變成了菲林,似乎能力也變得跟普通菲林一樣了。

「喜歡個鬼,我喜歡看哲♂學鬼畜但你覺得我喜歡男人么?」

瓦倫丁甩過去一個白眼。

「有那麼一點。」系統整了整自己的衣服,語氣很肯定。

瓦倫丁石化當場。

「我沒開玩笑。」

瓦倫丁碎成了一堆渣渣。

作為一個成天居住在自己腦海里的傢伙,瓦倫丁十分確定這個系統知道自己心中的每一個想法,晚上做什麼夢他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系統會這麼說就說明……瓦倫丁真的是對男人感興趣。

「別擔心,我說的有那麼一點是在正常範圍內的,那個男人不喜歡肌肉?你看到那些長得帥的肌肉男也是很羨慕的想去摸一摸他的胸肌吧?這又不是性取向的問題。」

系統戳了戳碎成渣的瓦倫丁,一句話又把他給復活了。

「下次說話把話說全,我感謝你全家。」

瓦倫丁對著系統深深鞠了一躬。

差點就以為自己走上一條不歸路了。

「現在還緊張么?」

「不緊張了。」瓦倫丁點點頭。

「那就好。」系統消失在了他的面前,聲音還在瓦倫丁的腦海里回蕩。周圍被定住的黑白色景象逐漸添上了色彩,他再一次感受到了時間的流動以及那難以忍受的高溫。

「羅德島到了,跟他們交流一下吧。」

瓦倫丁抬起頭視線飄向遠處,一隊看起來頗為狼狽的隊伍出現在他的視界中。他們身上的衣服或多或少都有些殘缺,有一名騎士模樣的庫蘭塔人左手臂的護甲和拿著的盾牌都損壞的不成樣子,看起來像是被高溫炙烤過一般。走在最前面的女孩有一對長長的兔耳,大衣的拉鏈敞開著,露出裡面沾有些許塵土的白色襯衫。她身邊有一位渾身包裹的嚴嚴實實看不出來性別的人正攙扶著她,似乎這名卡特斯人受了很嚴重的傷。

阿米婭和博士。

他們剛從塔露拉手下逃脫,恐怕那條已經消失的火焰巨龍就是給他們的告別「禮物」。

「你們好啊,羅德島的各位。」

瓦倫丁大步向前迎了上去,笑呵呵的朝對面招手。

邢一凰和拉斐爾對視一眼,對瓦倫丁的樂觀感到無奈。

人家都這麼慘了你還笑得這麼開心,不怕挨打么?!

瓦倫丁的招呼嚇得對方一個激靈,阿米婭直接精抬起頭伸出手雙眼惡狠狠的盯著聲音來源的方向。黑色的菱形出現在了阿米婭的身後,無數條黑色的絲線從她的腳下冒出,纏住了她的身體。與此同時羅德島的其他干越也進入了肌肉緊繃的狀態,將武器握在手中,隨時準備戰鬥。

但是很快他們就發現面前的不是整合運動的追兵,而是一隊瓦伊凡人薩科塔人和龍族人的奇怪組合。

「你是……瓦倫丁先生?」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