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小蝶雖未感受到寒冷,但這深水之中水靈密集,即便以她的體質,仍是感受到一股難以忍耐的靈壓。這靈壓針對肉身之力,對小蝶來說威脅不小。

內靈注入,玄冰晶魄手鏈散發出光亮,在這昏暗的深水之中顯得格外明亮。玄冰晶魄的亮度會隨內靈質量不同而變化,以太陰仙體的內靈,當然能將光亮強化到極致。

「有個洞?」

「小心點,我先進去。」

雲風領著眾人進入洞內,以他肉身實力,哪怕有什麼陷阱也能夠堪堪抵禦。

不過還好,犀王這處秘窟內並無陷阱,除了所在地點頗為隱秘,倒沒有什麼其他防範措施。一般玄莽犀想必也到達不了這裡,以玄莽犀的體型和笨重身軀,除了犀王以外,一來可能潛不到這麼深,二來或許會回不到湖面。

洞窟內有許多靈植,不過都是已經被採摘過的,估計是犀王採下囤積在此處。

「瘋子,怎樣?」靈藥方面還是雲風懂得更多,因此穆燕侯在一旁問道。

「量足有我們先前獲得的數倍,但是妖獸不懂得如何貯藏,裡面有一小部分藥效應該流失得差不多了。但是這裡水靈富集而且沒有污染,一般的木靈水靈藥植都甚至被滋養得更好了。」雲風應道。

有一點雲風沒說,這裡的靈藥質量也比湖面上的好了許多,那是因為這些都是犀王等待其完全成熟后採摘的。

「動作快,我們先把這些全部收起來,趕緊回湖面。」時間有限,雲風催促道。

不一會兒,三人返回湖面,這收穫讓青兒看得好不眼饞。

「干,你們這是洗劫了犀王老巢?」此時狂沙居然也結束了修行,驚訝喊道。

「不巧,真被你說中了!」青兒回應。

「這麼快啊,小六?」穆燕疑惑道。

狂沙臉色一青,微怒道:「什麼快不快的,我只是修為壓不住,就沒有再煉化了!」

「噗嗤。」眾人鬨笑,穆燕捂嘴應道:「男孩子大了,講什麼都開始自己誤會起來了。」

狂沙被這一嗆說不出話,眾人在笑語之中將靈藥全部裝好。

「回去了?」

「回去什麼回去,下面還有寶貝呢!」

「還有?帶我一個,干!」狂沙聞言,哪能忍住好奇。

穆燕覺著有些尷尬,轉頭望向青兒,不過青兒倒是十分豁達,笑道:「沒事,我本事不行,我不在意的,你們下去我來把風好了。」

青兒心性如此,所言就是她本心所想,知曉這一點的穆燕也不再糾結,四人再度潛入水中。

「我覺著,再深的地方我們兩個肉身應該頂不住。」下潛過程中,小蝶開口。

穆燕也有這種感覺,於是應道:「我陪小蝶留在洞窟之處等你們,小蝶的手鏈我用木藤纏著,萬一沒光了再收回來補充內靈,湖底探索靠你們了。」

「包在爺身上!」聽聞二人所言,狂沙忽然找到了自信,拍了拍胸脯應道。

二人以強絕肉身抵禦住湖底靈壓,以緩慢的速度下潛了數十息,這才終於抵達了木藤所指之處。而此時二人已經無需玄冰晶魄手鏈的光芒,因為湖底之處,有一物正散發著微弱溫和的光亮。

入目所見,赫然是一塊不小的冰藍水晶,這色澤模樣像極了二人熟悉的一物——玄冰晶魄! 這麼一大塊玄冰晶魄,自行便能散發出微光。

靈湖的水靈之力如此豐富密集,其根由恐怕都是因為這玄冰晶魄的存在,由此也可見這冰晶是何等珍稀。

「這,發了啊瘋子!」狂沙一時沒忍住,竟是大喊出聲,這一口不知消耗了多少空氣。

但云風卻很理智,應道:「冷靜,先上去再說。」

二人合力,一個挖一個抱,懷抱著玄冰晶魄意欲向上游去。

可這玄冰晶魄份量頗重,即便雲風狂沙二人皆能抱動,但想要在這等重壓下自湖底游上卻是極難。不過好在穆燕給二人系了木藤,因此雲風猛力一拽,另一頭便已經感應到了。

四人聚在犀王洞窟旁,最後決定先讓穆燕用木藤綁縛好,四人御水罩支撐不住,得先回到岸上再將玄冰晶魄拉拽上來。

不久后,靈湖湖邊。

「比我腰寬,還有我半個人這麼高,這得多值錢啊!」狂沙驚嘆道。

確實,小蝶的玄冰晶魄手鏈雖說是匠心珍品,但其原料與這塊相比不足萬一。這偌大一塊玄冰晶魄,其價值不知幾何,甚至用紫玉靈幣都不知該何如衡量,可以說一個弱小的道境修士一輩子掙取的錢財都比不上這麼一塊玄冰晶魄。

因此雲風得出結論,這東西,賣不得。

「很顯然,這靈湖是人造的,玄莽犀在沒有天敵的情況下繁衍這麼久卻只有百來只,知曉這點的時候我就覺得可疑了。」雲風開口道。

穆燕點了點頭,游牧部族出身的她對這一點極為了解,開口補充道:「玄莽犀族群數量穩定,既未泛濫也沒有滅絕,這肯定有人在人為干涉平衡。」

「沒錯。」雲風點了點頭,敲了敲玄冰晶魄道:「這麼一大塊靈物,想必是學宮大人物特意用以改造環境的,玄莽犀在靈湖之中繁衍,一來讓學子受挫,二來這妖犀估計別有他用。犀皮是不錯的防具素材,或者殺了吃肉也並無可能,總之這冰晶是有主的。」

「那咋辦。」

「總不至於還要還回去吧?」

狂沙青兒糾結,而小蝶雖然並未開口,但眸中渴求之意卻顯而易見。

「還是不可能還的,學宮沒想到有人能攻略靈蘊湖,但我們做到了,這是我們的戰利品,沒有返還的道理。」雲風這一席話,倒是讓眾人安心許多。

如意鐲貼近,玄冰晶魄瞬間被收入鐲中,雲風冷靜道:「但倘若被學宮發覺,斷然是不會捨得給予我們的,這東西只能我們自己鍛造使用了,剛好玄冰晶魄對於小蝶可是不可多得的奇珍。」

青兒撇了撇嘴,笑道:「瘋子表面上大義凜然,心底倒是挺黑!」

「我只是拿了我們應得的罷了,學宮一沒告知靈湖之秘,二也沒規定我們不能奪取。」雲風淡然開口,頓了頓后揮手道:「等飛舟吧,該回學宮了。」

雲風徑直走向埡口邊緣,正準備躍上山脊,忽然發覺除了狂沙竟是無人跟上。

「嗯?」雲風狂沙皆是疑惑轉頭。

「傻了!」「一定是傻了!」「不太聰明。」三女冷眼開口道。

「咋了?」狂沙納悶,合著他還哪裡得罪了這三個祖宗?

雲風反應快,轉眼便察覺到問題所在,愣神道:「這怎麼辦,我們也沒有修火靈風靈之類術法的吧。」

這會兒狂沙也聽明白了,三女衣衫盡濕,此時沒有乾燥手段,這該如何返回學宮去。

更為關鍵的是,穆燕容貌不俗身材火辣,這浸濕的衣衫將其曲線完美勾勒而出,若是一般心性的學子,又怎能收得住心猿意馬?

小蝶雖年幼,但是卻是妥妥的美人坯子,水藍長發配上這一身濕衣,清麗絕俗,便宛如冰潔仙子一般。青兒雖然沒有下水,但在靈湖交戰之中也被水靈浸濕了大半。

不巧,雲風與狂沙皆是對情愛無感之人,不然怎會蠢到沒有察覺到這一點……

「我們先走遠點候著,等她們換完衣裳。」雲風冷靜開口道。

「好……好!」狂沙臉色漲紅,發出了戰意滔天的咆哮之聲,其模樣顯得有些滑稽可笑。

二人躍下山脊等候,三女這才得以整理著裝。

小蝶雖能制御水靈,但想要從濕漉漉的衣服上完全剝離水汽,這對目前的她而言還做不太到。因此三人決定下水沐浴,毛巾拭乾后換上新衣。

靈湖之中,一片旖旎風光。

湖水澄碧,微風拂起陣陣漣漪,三對玉峰在碧波中蕩漾,雖看不真切,卻依然誘人心動。

「嘩啦」一聲,小臂出水,小蝶肌膚光潔如玉,宛如藏世的珍寶;青兒膚色紅潤,充滿著青春的魅力;至於穆燕,那毫無疑問是活力與健康的代表。

指尖劃過湖面,湖中三女身姿絕麗,美艷而不可方物,只可惜,這滿湖春光竟是盡被這玄莽犀給看了去。

哪怕三人毫無防備,那玄莽犀也不再敢上前進攻,不懂人族審美的妖物,只得蜷縮在一角,覺著那人族修士不披甲胄,是對他們莫大的侮辱與挑釁……

許久過後,五人再度匯聚,剛好返回學宮的飛舟抵達,此行也算圓滿。

餘下數日內,五人於學宮內碑林處精進實力。

「爽!」狂沙與雲風呆在上級重力星玉碑區域內,正在磨礪肉身。

星玉碑的開啟需要對應的玉符層次,而擁有八齒玉符的雲風,倒是讓狂沙能夠蹭到八級的重力星玉碑。

而小蝶雖然擁有九齒玉符,但卻只能和穆燕青兒呆在一旁的中級重力碑區域中,三女肉身實力不夠,這一點在大荒天驕榜大比之前得儘力彌補才行。

肉身的修鍊對於女修士是一大難題,女子身體柔韌但是單純的力量卻一般比不上男子,儘管這意味著女子能夠使用更為精妙的招式,但很多時候卻會苦於力量不足,從而無法駕馭。

小蝶所修功法武學便是如此,除了獸武宮的青丘霜華功,小蝶還兼修了劍武宮的武學流雪劍法以及身法七星步。九劍仙藏與九尾法相都是仙藏法相兼容的上古傳承,因此小蝶從中開發出了合擊之技,不過這招式以她的肉身還是難以使出。

小蝶被體質的副作用糾纏多年,開啟修途時間很短,她的肉身能夠跟上眾人腳步那還得多虧了雲風的葯浴。雲風肉身簡直就是一味無上寶葯,雖然共浴時間不長,但小蝶卻從中獲益匪淺,若非雲風,她此時的肉身別說武學身法,甚至連自己的仙藏都難以承載容納。

而雲風的肉身更是誇張,雖然重力星玉碑已是八級程度,但這對雲風的鍛煉意義已然不大。

即便不用刻意修行,雲風的肉身都在不斷自行成長,漫長時間過去,此時的他肉身實力已是有一般初入形意境的程度。

形意境是道境之下最後一境,而星玉碑則是供道境之下學子修鍊的設施,十級星玉碑所對應的是形意圓滿天驕的肉身程度,而對雲風來說,這起碼要九級才能滿足他的鍛煉需求。

「如果學宮內部大比能夠升階玉符就好了。」雲風自語。

「呼,你都八齒玉符了!還不滿足啊。」狂沙語氣羨慕,一邊擦拭著汗水,一邊開口應道。

雲風不語,只是停下動作轉過身去,靜靜地看著狂沙。

狂沙正在道域之中藉助蒼莽勁鍛煉肉身,此時看到雲風眼神,也是一個愣神。不過,他很快便明白了雲風這姿態中蘊含之意。

「娘的,一滴汗都沒出?」狂沙驚訝,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雲風點了點頭,輕嘆了一口道:「你加油,我練一會無蹤步吧,這門身法用得不多,但有時還挺有用的。」

狂沙收勢,聽聞雲風所言神情卻並未有多大變化,只是開口道:「怪物,老子是習慣了,也沒見你幹啥,肉身領先越來越多了,真是怪物!」

「哦。」雲風平和應答,徑自運起了無蹤步。

狂沙也不跟雲風比較,這種事情,太傷自尊……

天色漸晚,暮色蒼茫,一行人也決定提前結束鍛煉,早些休息調整。

隔日便是假期結束之時,也是學宮內部大比選拔的日子,趁這時間,雲風決定去外事殿詢問一番玉符之事。

臨淵學宮,外事殿。

凌凡自外事殿奔出,其神情羞怒,他被周師的言語所刺激,無言反擊,只得狼狽而逃。雲風從其身旁經過,凌凡也並未有回應。

「怎麼了?」雲風疑惑,周師凌凡與之關係都不錯,可這二人似乎總是爭吵,卻不知是何原因。

雲風懶得細想,還是自己的事情重要一些。

「周師。」雲風喊道。

周師一如既往地慵懶半躺在櫃檯旁邊,全然沒有一副剛與凌凡吵完的樣子。

「喲,明日就要選拔了,你這會還沒休息嗎?」周師和藹開口道。

雲風自然走近,上身前傾趴在櫃檯上,神情平靜道:「嗯,一會就去,睡前想來詢問一下玉符之事。」

「玉符?你升階也才沒幾個月吧,剛入學不久就有八齒玉符已經很誇張了。」周師疑惑。

「但是我的修鍊需要更高階的玉符,而且百獸嶺對我的歷練意義已經不大了。」雲風應道。

周師不復淡定,猛然坐起,微張著嘴道:「百獸嶺意義不大?你這不是連離合圓滿都沒有到達嗎,難不成你還想去西荒山或者蒼玉石窟?況且百獸嶺里不是有靈湖嗎,這個學宮傳說可還尚未有人突破呢。」

也不怪周師訝異,實在是雲風所言太不符合常理,西荒山與蒼玉石窟大妖橫行,也就是說對手大多都是相當於游天和形意境界的修士。

游天還好,畢竟學宮內多是天驕妖孽,而獵場內的妖獸血脈並不算上乘,因此跨境戰鬥並非沒有可能。但若是圓滿的大妖,那可是相當於形意境的修士,再如何又怎麼可能被一個區區離合中期的學子反殺?

雲風知曉自己所問荒謬,不過他也沒打算詳細解釋什麼。

「靈湖還是算了,那個難度太高,還不如去西荒山或蒼玉石窟找點弱小的下手。」雲風應道。

周師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只是心中,熾烈的火光燃起,那漆黑的種子也抽出了芽兒…… 數日時間,學子們陸續都回到了學宮。

這近千學子之中總有前往百獸嶺修鍊之人,在選拔前一日,靈湖之事已經悄然傳開。

「百獸嶺靈湖被洗劫了,犀王似乎被人宰了!」

「真的假的?玄莽犀都這等強悍,居然還有人能把犀王給屠了?不太可能吧!」

「真的,我乍聽之時不信,下午可是親眼過去看了,玄莽犀群只剩下很小一部分,見到我們都只敢被動防禦,沒有出手的勇氣了。」

「不會真死了吧,犀王若是在,他們應當更加囂張跋扈一些的。」

「但誰能斗得過犀王,學宮漫長時間一來一代代天驕妖孽從來未有戰勝犀王的,更何況犀王還會不斷修鍊成長啊。」

「就我觀察,此事有蹊蹺!」「此話怎講!」

毫無疑問,這新加入的兩道聲音又是上次那熟悉的八卦二人組。

「我考察了靈湖現場,發現了一個驚人事實!」

「哦?願聞其詳!」

「靈湖雖被洗劫,但湖水依舊碧波蕩漾,而且旁邊山石地面之上皆無明顯血跡,哪怕有也只剩下淺淺痕印。」

這學子如此一講,登時有人反應了過來,回憶起數月前的百獸嶺秘聞。

「這,莫非是上次那事的後續!」

「上次申師暴怒,我就覺得不對了,倘若真是謠言,他為何要如此震怒,甚至懲罰這般嚴重?」

「看來,學宮之中並不太平。」

如此一來,一切「水落石出」,學宮中有修「邪功」的教師,修鍊需要大量血氣,此前吃到了玄莽犀血氣的甜頭,這會兒忍耐不住,趁著假期將靈湖給洗劫一空。

為了不把事情鬧得太大,他不敢將玄莽犀殺光,故而留下部分,煉化血氣后悄然離去。

這神秘的學宮教師儼然成為了臨淵學宮,尤其是這一年的新生學子口中的學宮秘聞,雖然這個人根本就不存在便是了。

學子們平日里除了修行便是換個法子修行,極少有娛樂的活動,這點倒不如散修與家族自在,因此這秘聞倒成了枯燥無趣的修鍊過程中一味不錯的調劑。

秘聞傳開,雖然時間尚短並未傳遍學宮,但對於常去百獸嶺的離合游天境界學子而言,這消息倒是傳得頗快。

獨來獨往的學子也就罷了,但云風等人習慣於結伴而行,怎會不知靈湖之事?周師本事隨口一說,無意套話,但卻問出了一個令他自己都震悚不已的答案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