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小茉莉花見到秦天明這個樣子,也想起來昏迷之前是看到有個大哥哥要來救自己的,恩,就是他呢。

心思變了,感覺也就變了,剛剛還覺得秦天明凶神惡煞,現在卻覺得他如此陽光帥氣,咦,臉上被打破了呢,定是那些壞人做的,脖子上怎麼還有個小口?哦,是壓印呢,好像是剛剛自己咬得,小茉莉花忽然有點心虛和尷尬。

左顧右盼見到四周一片狼藉,門和窗戶都破碎了,小茉莉花捂著小嘴驚呼一聲。

這回輪到秦天明尷尬了,他看了看地面摸著後腦勺說道:「那個,哈哈,是我不小心,我會幫你修好的。」(未完待續。) 「沒事沒事,我還沒謝謝大哥哥救了我呢,那些壞人還會再來嗎?」小茉莉花下意識以為這入眼的狼藉是大哥哥和那些壞人搏鬥時造成的。

秦天明想了想雖然這是紫雲峰伸出,但任由那幾個人昏迷在那裡也不太妥當,於是說道:「你昏迷的時候其他人趕了過來,這些等我一會兒回來收拾,剛剛收了驚嚇,你先休息一下。」

秦天明發現自己編瞎話的本事倒是很有天賦,為了不讓小茉莉花擔心,這謊話隨口就來啊。

小茉莉花點了點頭,隨後見到秦天明笑呵呵轉身走到了門口,忍不住咬了咬嘴唇問道:「大哥哥,你叫什麼名字?」

「秦天明!」

「那我以後叫你天明哥哥!」

「好,小不點。」

「我叫金茉莉,不是小不點。」

「恩,知道了,小不點。」

「——」

將劉成幾人綁起來時,秦天明嘴角還掛著微笑,金茉莉,恩,真是一朵純純的小茉莉花呢,可是叫人家小茉莉好像有點輕佻,畢竟剛剛認識,小不點倒是有點像是哥哥的稱呼,自己倒是很喜歡小不點叫自己天明哥哥—

和大小姐說了一聲,秦天明便拉著劉成幾人直接去了李俊龍交代的地方。

吱嘎—

秦天明的馬車剛一靠近在山腳處,大門便自動打開,秦天明眯著眼睛,仔細觀察周圍,要是情況不對也好逃脫,這李俊龍可不熟悉,不要被坑了才好。

山腳這邊有些空曠,遠處站了一個人,秦天明認出那是之前在馬車上見過的李俊龍的護衛兼車夫–趙成。

資料上說趙成人稱「木頭」,秦天明可是感覺他聰明極了。

啪啪啪—!!!

趙成鼓掌的聲音回蕩在空曠的山腳下,秦天明下車后打開帘子,劉成四人橫七豎八的躺在裡面。

「主犯就他四人,其餘的人不知道逃到哪裡去了。」

趙成掃了車內幾人一眼,見到他們身上並沒有明顯的傷口心中一動,看來自己還是低估了這小子,劉成這四人要是沒有兩把刷子,顧家也不會找他們來綁架趙恩如。

「受傷了呢?」趙成指著秦天明脖子的血痕問道。

秦天明心道:這幾個綁匪還是有些玄力的,既然大家都認為自己的臉是被打的那也好,省的顯得自己如此妖孽。

趙成也就是隨口一問,見到秦天明沒吭聲,還以為小孩子心氣高,點了點頭道:「你可以走了。」

秦天明聞言毫不猶豫,立刻將幾人拖下車來,準備離去。

「老爺,劉成幾人已經抓到了,應該是幾招就被打暈了—」趙成恭敬的說道。

「那小子呢?受沒受傷?」李俊龍指尖敲打著桌面問道。

「臉上掛了彩。」

「哦?呵呵,聰明反被聰明誤—–」

趙成聽到老爺說完這句話后嘴角露出一絲微笑,心道:看來那小子真是不想來老爺這裡做事,雖然老爺用得上劉成幾人,但是犯不上讓秦天明去抓人,這次只是想在考驗他一番而已,而這小子哪裡都沒受傷,居然給自己臉上掛了彩,明顯是在抗拒。

不過轉念一想,趙成倒也釋然,雖說老爺這裡樹大好乘涼,但這些年老爺的野心越來越大,甚至頻繁和****接觸,如此下來,自己又該何去何從?

看了看地上躺著的幾人,趙成搖了搖頭,家裡情況越發糟糕,還是先做好老爺交代的事情吧——

秦天明離開山腳回到金茉莉的住處,走在狹窄的巷子里,秦天明心情卻是愉悅無比。

「哎呀,這可怎麼辦啊?這大冬天的,哪有閑錢修房子啊—」

秦天明還沒到金茉莉家門口,便聽到一陣哀嚎,隨後便聽到金茉莉帶著哭音道:「娘,對不起,都,都怪我,我會努力賺錢的。」

馮茹一聽女兒這麼說,反而哭的更大聲了,丈夫早早離世,馮茹辛茹苦將兩個孩子拉扯大,賣了原本的房子來到這個深山裡也無怨無悔,女兒金茉莉很懂事,總是勤工儉學自己攢學費,兒子卻讓自己操碎了心。

現在聽到女兒這麼說,馮茹心裡一酸,多年的委屈湧上心頭,一時哭的昏天黑地。

秦天明走進院門就通過破碎的木門見到簡易的屋子裡一位頭髮清晰可見幾縷白髮的中年婦女和小茉莉花抱在一起痛哭流涕。

訕訕走了進來,秦天明習慣性的摸了摸後腦勺咳嗽了兩聲。

金茉莉見到秦天明突然出現激動道:「天明哥哥,你辦完事啦?」

秦天明見到金茉莉不停得在給自己使眼色,心中頓時瞭然,對金茉莉點了點頭朝向馮茹說道:「阿姨,我之前不小心砸碎了您家門和窗戶,真是對不起了,我已經找人來修理了。」

馮茹聞言哭聲一窒,詫異看向地面,心道:這孩子,也太調皮了吧—

修理工來之前,秦天明幫金茉莉將一地狼藉簡單收拾了一下,金茉莉看到,只覺得心裡暖暖的。

她雖然家境不好,但是性格隨和,人又漂亮,追求她的人不知凡幾,她卻向來不假辭色。金茉莉本著寧缺毋濫的心思,一直做個單身女神,她並不是別人所說的故作清高,只是覺得很多人追求自己的方式只是感覺感動了他自己,而她卻是沒有絲毫心動的感覺。

而此刻見到秦天明靜靜的在一邊清掃,額頭掛著因為趕時間留下的汗水還有側臉的傷痕,金茉莉覺得自己多年不曾開放的心,好似顫動了一下。

修不完門窗,馮茹一定要留下秦天明吃飯,秦天明看了看時間,已經下午了,雖然肚子有些餓,但大小姐那裡不能不管,於是婉拒著回到趙府。

趙恩如見到秦天明回來悄悄望了他幾眼,雖然人討厭了點,但是本事不小,趙恩如可不想放過這個護衛,今天也不知秦天明和李俊龍見面了沒,而秦天明心裡是怎麼想的,趙恩如也不得而知,心裡不禁有些不舒服。

秦天明回到趙府後則一直在惦記那紫雲峰,看來他還沒有找到進入的訣竅。(未完待續。) 趙恩如由於兩次遇險均是被秦天明所救,所以比較信任秦天明的能力,習慣就成了自然,儼然將秦天明當成了貼身管家,什麼事也交代秦天明來做。

趙恩如坐在椅子上則有些心不在焉,她從父親那裡知道秦天明是個孤兒,因為在城中生活不下去所以在山裡待了很久,所以才有些「野人」氣質,不過秦天明身世如此艱苦,能學得這麼好的本領,平日里又總是笑呵呵的,卻是很另趙恩如佩服。

一會想起秦天明很不容易,以後不能總欺負他,一會心中嘆著可惜,因為最近顧家的事沒有解決,趙天豐不讓她在外奔波,趙恩如獃滯得坐了一下午——

在趙府里過了幾天安生日子,今天終於輪到秦天明休息,趙恩如本以為秦天明無親無故不會出門,誰知秦天明竟然管她借了一輛馬車出門了,而秦天明這些天除了陪著趙恩如就只見過李俊龍等人,思及此處讓趙恩如心中多少有些失落,同時又很氣憤:自己剛要對他好點,他就要去攀別的高枝了,真是可惡!

秦天明駕車來到那處山腳,心中做著一些打算。

冬季的紫雲島天氣微微有些寒冷,小路兩旁的樹木還沒有發芽的痕迹。

前幾日李俊龍已經打來傳訊石說顧家的事情已經解決,趙恩如也沒有從父親那裡得知家裡到底和李俊龍做了哪些交易,總之雨過天晴,趙恩如也就放心出門了。

「秦天明,最近有心事?」趙恩如在馬車上漫不經心道。

「恩。」秦天明點了點頭答道。

趙恩如聞言精神起來,她只是無聊隨口一問,卻沒想到秦天明還真的有心事,是因為李俊龍在挖牆腳?趙恩如咬了咬嘴唇,想了想還是沒有開口去問。

「啊—!」金茉莉在山腳下,突然有人拍了自己一下,忐忑回頭髮現是秦天明燦爛的笑臉時,金茉莉先是舒了一口氣,隨後嗔怪著打了秦天明一下。

「嚇到你了?」秦天明扯著自己頭髮問道,心裡也有些鬱悶,怎麼總是嚇到這些女人。

「我剛剛以為是又是壞人呢,嗯?天明哥哥你怎麼在這裡?」

秦天明理了一下自己的長袍,說道:「你天明哥哥可是個護衛哦。」

「啊,看起來蠻精神的呢,不過護衛不是要很好的功夫嗎?天明哥哥你—」

秦天明微微一笑,心道:小丫頭還想著之前自己是被那幾個壞人打得臉都破了吧,呵呵,看了看金茉莉帶著紫色綿綿的手套,脖子上一條厚厚的圍巾還是凍得小臉發紅,秦天明一把抱過金茉莉說道:「跟我來。」

金茉莉還沒搞清狀況,就被秦天明拉著小手向屋內,雖然隔著毛茸茸的手套,金茉莉小臉還是飄起一朵紅雲,長這麼大,除了弟弟還沒和哪個中年男子牽過手—

趙小小遠遠看到后則是心中一贊,秦老大不愧是秦老大,這一邊給大小姐買了這麼東西,一邊還不知從哪帶來這麼多嬌滴滴的小花,高,真是高啊—

金茉莉一路跟著秦天明小腦袋裡暈暈乎乎的,偷偷看了看嘴角掛著微笑的秦天明,金茉莉心中一安,雙手不自覺的抓住了他的衣襟。

秦天明淡淡笑了笑,今天陪著大小姐出來本事,沒想到遇上了金茉莉,只是這金茉莉看著十分普通不會玄力,但秦天明卻是感覺這小姑娘身上帶著十分強大的力量。

他帶著金茉莉來到人群中,讓趙一好好照顧,隨後便去找趙恩如,也不知道大小姐這一會不見跑到哪裡去了。

「大小姐?」

婚婚欲愛:總裁冤家來討債 秦天明聽到通訊石中沒有回答,他眉頭微皺,轉身來到山腳下,隱約見到一團紫色霧氣。

「爹,你真的要我進去嗎?這,這裡面如此詭異,哥哥進去后再也沒有出來,女兒有些怕。」

秦天明見到找哦如和趙天峰在那紫霧旁,他眼神一動。

「恩如,這裡可是有我們紫雲大陸的最大秘密,傳說中的殞神之地便是這裡,現在李家和顧家蠢蠢欲動,爹只能快點下手了。」

趙天峰說了一句,隨後掏出一塊玉牌,秦天明看著那玉牌中釋放的極大威力眼神一凝。

在趙恩如忐忑的走進去后,秦天明瞬間一動,跟了進去。「咳咳!」秦天明猛然醒過來后第一件事就是確認自己是否進來了。

趙恩如沒想到秦天明也跟了進來,她過了開始的詫異后,看著秦天明灰頭土臉的模樣指了指不遠處的小溪,並沒有回答他眼中的疑問。

而往往不回答就是最好的答案。

「啊—」秦天明大吼一聲,心中極其激動,這麼久以來,他最希望的不就是找到殞神之地嗎。

激動過後秦天明坐在了趙恩如身邊,用肩膀撞了一下趙恩如稍顯瘦弱的身軀說道:「我當初被困在一處陣法半年之久,雖然大半時間都是在修鍊中度過,但仍是險些瘋掉,現在雖然被困,但還好有你這個喘氣兒的。」

看到趙恩如面無表情默不作聲的模樣,秦天明又覺得自己的話錯了,和這大小姐在一起,跟一個人沒什麼區別。

秦天明身上太臟,趙恩如嫌棄的皺了皺眉頭再次指了一下小溪。秦天明見到后翻了個白眼,手指輕輕划動,他還是比較習慣使用去塵陣法清理塵土,可剛比劃兩下就瞬間愣住!

「這,這裡怎麼可以運轉氣機?」

「——」

沒有得到回答,秦天明只能自己證實,他看了看手上的兩個戒指,一個黑色古樸,一個銀色發亮,古樸的戒指是白鬼皇宮傳承下下的掌門指環,一直沒有開啟,而銀色戒指中有很多珍寶,他氣機一動,瞬間「呼啦啦」都冒了出來。

「紫雲島不是因為島上獨立空間不可以運轉氣機才因此命名的嗎?我們是不是根本就沒有被捲走?

這次趙恩如總算開了金口:「紫雲島還有一個名字叫做「殞伸外界」,困在這裡的人即使擁有神的力量也不要妄想出去。」

「——」(未完待續。) 一連幾日,秦天明兩人都在這處獨立空間中探尋,即使這裡也被稱作「鎖神域」,但凡事不可輕易放棄不是?

只是這裡也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哪裡像什麼殞神之地?

將這不大的空間走了幾遍,秦天明發現這獨立空間的屏障與白帝大陸與白帝大陸之間的屏障不同,在這裡看不到外界,彷彿兩人來到了一個超級小型的大陸一般。

幾天下來,一無所獲,所幸能運轉氣機,倒是不用擔心吃食問題,但秦天明耐不住寂寞,總是抓些野味兒,燒烤過後香郁無比,讓趙恩如見識到了白帝大陸的燒烤美食。

嘭~

秦天明飛身跳進小溪里,濺起一道道水花,他雙眼直勾勾的盯著緩緩流動的溪水,待見到幾條小魚倏地游過時手掌一吸,那幾尾小魚便被吸附到手中,他嬉笑著抓著搖頭晃尾的小魚舉到頭頂,得意的向趙恩如搖晃著。

嘭嘭!!

兩聲炸雷似得聲響過後,秦天明的笑容獃滯在了臉上。

趙恩如手掌一動,瞬間打出兩掌,小溪中的水草小魚便「噗噗噗」的從水裡冒了出來,掛在了秦天明身上。

趙恩如見到秦天明水怪一般的模樣忍不住揚了揚嘴角,秦天明見到趙恩如發自內心的笑容后,心裡卻覺得他真是可憐,捉弄自己都能讓他這般快樂—

「你爹讓你進來究竟做什麼?」秦天明一邊在聚火陣上烤著小魚一邊問道。

趙恩如眼瞼一抬,想了想今後出去的希望渺茫,於是說道:「下界那些大陸中的事情我是知道的,你是來自下界的吧,開始我以為你是世外高人,現在發現我錯了,你的玄力如此高超,應該是來自下界之人,只是能找到這裡,十分厲害了,爹讓我進來,就是要找到遠古眾神的神格,如果能與其相融,便能一舉成神。」

「哦~」秦天明這聲「哦」有些意味深長。他心裡驚訝竟然如此神奇,不過這事應該由趙天峰來做吧,她跟著摻和什麼,犯得著冒這麼大的危險?

趙恩如見到秦天明不以為然的模樣心中嘆了口氣也沒再多說,事情哪裡是這麼簡單,何況又與那人有著關係。

獨立空間中沒有白天黑夜的交替,每次抬頭都會見到太陽掛在天空中一個位置上,讓秦天明覺得時間彷彿靜止一般。

他坐了一會忽的心中一動,一躍而起,朝半空中飛去!

待他飛到自己所能達到的最高高度后祭出長劍再此向上飛去。

趙恩如見到后搖了搖頭,不久,秦天明便耷拉著腦袋飛了回來:「這上空應該是沒有屏障的,我看只有飛升境界的高手才能衝出去。」

他沒有聽到回答,抬頭見到趙恩如自顧在溪水邊用那一雙女人見到都會嫉妒的白皙玉手撩起幾顆水珠,沾了沾雪白皓腕,如蔥般玉指輕動,理了理及腰的黑髮,動作優雅而緩慢,讓人看了賞心悅目。

一切形容管大美女的辭彙用在趙恩如身上都不會顯得有一絲突兀,秦天明對此也深深感到無力,人雖美的極致,卻不是女人,可惜可惜。

他一邊搖頭一邊向不遠處的青山走去,之前一直在四周查探屏障,還沒有看看這裡有沒有什麼寶貝。

趙恩如感覺到秦天明走後,用手指劃過有些泛紅的臉頰,他早就發現秦天明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眼神中彷彿帶著絲絲灼熱,他心裡也不知是反感還是羞惱,只覺得以前從沒有過這種心境—

秦天明一路走來,不斷釋放氣機,並沒有發現什麼靈草靈果,他不甘心如此冒險只得到一些聚靈果,復又向地下探尋,這一探,果真有所發現!

他小心的撥開地下的土層,先是看到一堆雜亂的根莖,這些根莖被他挖斷了一些,誰能想到這株靈草居然是逆向生長,根部露在外面,也不知那趙子需要多麼堅硬。

再挖的時候秦天明更是十二分的小心,他腦海里不斷閃過各種靈草圖,發現趙子能達到如此堅硬程度的只有一種–九星草。

劍形一般的趙子倒著插在土中,趙子泛著青綠色,顯然還未完全成熟,其上有一些鋸齒,卻勝似真的鋸齒,鋒利無比。

秦天明用力掰了幾下,發現那趙子紋絲不動后祭出了白帝棺,朝著它輕輕一劃,那趙子終於脫離了趙莖。

秦天明立刻將其吸附出來,將趙子斷開的部位流出的汁液滴在白帝棺上,這九星草的汁液可以使得靈器變得更加鋒利,用在各種材料上均可。

一抹流光在刀中閃過,隨後,白帝棺低低的嗡鳴幾聲,顯然比之前的聲音更加靈動。這幾聲顫動將趙恩如吸引了過來,她見到秦天明手中的白帝棺後有些詫異,隨即見到土中莖趙部分還緩緩淌出汁液后皺眉道:「浪費。」

他用袖子隨意扇呼幾下,九星草便整個露了出來,隨即他將其吸附在身前,手指輕抹,那斷開的部分便閉合起來。

趙恩如見到秦天明眼巴巴的望著自己身前的靈草,氣機一轉,靈草進入了手指上的戒指中。

秦天明見此搖了搖頭,要是其他人,他定不會妥協,可這趙恩如,雖不善言辭,但秦天明卻覺得他是個不錯的人,已經將他視為朋友,既然他需要,給他便是。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