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小孩莫名擦了擦眼角的淚水,原本怨恨的眼神轉變成了堅毅的神色,「謝謝你讓我從溫這一切,這一切對我於雲煙」。

小孩伸出稚嫩的右手,輕輕的向前觸碰,剎那間四周的一切消失了,格雷再次回到了現實。

陳勝眯著眼,這麼快便脫離幻境,這格雷果然厲害。

「很不錯的能力,不過對於強者而言你的幻境空間太弱了」。格雷瞬間斬出一擊,強大的劍氣竟然蘊含一絲火焰氣息,那是法則的力量,格雷的絕招,「炎冥一擊」,直接斬向前方的陳勝。

「躲不開的」,陳勝眼神中充滿了震驚神色,這便是血刃格雷的實力,那一劍冥冥中告訴自己,根本無法躲閃,只能硬抗。

「啊」,陳勝大吼一聲,雙手快速掐動手印,一道魔法護盾在他身前形成。同時一個轉身一道光盾直接被陳勝推了出去,那防禦力強悍的魔法盾在劍氣的觸碰下瞬間破敗。

「給老子擋住」,陳勝艱難的操控最後的魔法防禦盾,與格雷的驚世一劍碰撞在了一起。

瞬間陳勝雙腳下陷,在地面留下了一串深深的足跡,整個人被強大的劍氣直接推向角斗場邊緣,最後陳勝整個靠在角斗場外圍牆壁上動彈不得。那一瞬間陳勝整個身體的力量被抽空,而陳勝的胸口一條深深劍痕,是那麼醒目。 陳勝一動不動的靠在牆角,台上的惡魔沉默了一會後,爆出了強烈的呼聲。他們見到了一場精彩的決鬥,至少這個新興的小惡魔並不是妄圖出名之輩,竟然能與星位強者格雷戰鬥到如此強度。

「剛才格雷大人竟然真的出了那一劍了」?

「是啊」,那惡魔有些感慨,「多少年了,竟然能再次見到格雷大人那精彩的一劍,那傢伙也不知道是否死了,不過能死在格雷大人手下也是他的福分」。

「不死也活不成,你沒看一動不動了嗎」?

「不過這傢伙能夠接下格雷大人一劍,確實強大,普通的惡魔早就被分屍了」。

「死了嗎」?亨利斯此時內心十分的複雜,他不得不承認這個小惡魔有些實力。若是就這樣死了,弟弟的仇也算報了。但同時亨利斯感到了一絲的可惜,「算了,也許這才是最好的結果吧」!

主持人等了一會終於發話了,「真是一場精彩的比賽啊,雖然無法見到整個比賽的過程,但能見到格雷大人成名絕技,也不枉此行」。

「咳咳,下面宣布本次決鬥格雷大人獲勝,而這位名叫陳勝奇怪名字惡魔,到底是死是活相信很多人都想知道,就讓我拭目以待」。

下一刻格雷的動作證明了一切,只見格雷從新舉起了手中的血刃,「站起來,我知道你沒死咱們再戰」。

剛剛那一劍確實讓陳勝艱難抵抗,但也沒到一劍殺死他的程度。只不過在戰鬥中他突然領悟到了一絲,就像格雷將火焰融入到劍招中,同樣陳勝在思考如何將自己領悟的速度,融入到戰鬥中。

他奔跑的速度再快,沒有強大的攻擊力,根本無法對真正的強者造成傷害。速度再快在出招那一刻,都會本能的停留。這對高手而言便是漏洞,也許自己也該好好研究下自己的絕招了。

陳勝在萬眾矚目中,再次走向場中央。「格雷不愧是星位強者,我承認你很強。但是我還是會戰勝你,因為我有堅強的意志力」。

格雷的搖了搖頭,「你的招數確實花樣繁多,但你沒有一個強大的攻擊手段,真正的高手對決你逼死無疑」。

「哼,試試再說」。陳勝的身體再次消失,他拚命的奔跑。雖然雙腿已經漸漸的不聽使喚。「再快一點,再快一點」。

只要再快一點,一定能讓格雷無法反應,快…快…動起來!

每一次試探都被格雷豪不留情的打飛出去,陳勝身體已經滿是傷痕。被劍氣所傷的身體,布滿血絲,細細的血絲讓陳勝渾身看起來是像是即將斷裂的瓷娃娃。也許下一刻陳勝便會徹底碎成碎塊。

終於陳勝再次倒下,「真的沒力了,這次要死了嗎」?

格雷一步一步走到陳勝面前,用血刃指著陳勝,「你值得我用他結束你的生命,再見了小惡魔」。

血刃直接刺進了陳勝的身體,頓時紅色的血液流出…陳勝也終於閉上了眼睛。

「結束了,一場精彩的戰鬥結束了,我宣布最終的勝利者是我們的格雷大人,還有請將掌聲送給,給我們帶來精彩比賽的陳勝小惡魔」。

掌聲響起,無數的惡魔起身故障。那一劍並沒有直接刺破陳勝的心臟,顯然格雷手下留情,也許他是對陳勝讓他重溫過去的回報吧。

格雷轉身離去,身後卻傳來了陳勝艱難的呼喊聲,「繼續,我還沒死呢」!

瞬間場內興奮了,本以為死亡的陳勝可竟然還有死。亨利斯攥緊了拳頭,沒有死那代表著這傢伙會成為第三大隊隊長。

血腥瑪麗拍了拍手,「不錯,能在得到一員猛將,也不枉我親自前來,決鬥就到這吧」。

「我宣布本次決鬥到此結束」…隨著瑪麗的一句話,整場決鬥到此結束。

陳勝顫抖的身體,托起自己身軀,而系統已經開啟了保護功能。陳勝知道有系統的保護,即使被打成齏粉也不會死亡。

身體強大的恢復力,讓剛才還被劍氣透體傷口,已經在慢慢癒合,陳勝艱難的站起身來。

「格雷我看透你了」,傷口的疼痛讓陳勝臉上露出冷汗,但陳勝嘴角確實勉強擠出一絲笑痕。

陳勝咧著嘴角大聲喊到,「我還沒倒下,繼續」!

台上起身的惡魔不可置信的看著陳勝,「這傢伙不要命了,難道非要格雷大人殺了他不成,以他那副殘軀根本無法在戰鬥」。

「簡直是不知死活,格雷大人可不會第二次留手,那個幸運的混蛋死定了」。

瑪麗頓時冷哼一聲,「不知死活」。便頭也不會的走除角斗場。身後的亨利斯深深看了眼陳勝,也許這惡魔會死,但至少能能的自己的尊重。

很快一些惡魔離開了,他們沒必要看已知的結果。但還有一些惡魔興奮的大叫,「格雷大人狠狠虐殺他」。這些身處地獄的惡魔們,需要血腥來填滿他們空虛的內心。

「殺了他,殺了他」…台上的呼聲成一片倒的趨勢。

「你走吧,我從不殺沒有反抗之力之人」。

格雷轉身準備離去,一把詭異的匕首突然出現在格雷的背後,格雷只是輕輕身體向側方向略微躲閃,便躲過那飛來匕首。但這一下徹底激怒了格雷。

「你在找死嗎」?

陳勝挑釁的看著格雷,「你不是從不殺無反抗之人,你現在來殺我吧」!

「殺了他,殺了他」…

看著從始至終保持微笑的陳勝,格雷終於下了殺心。緩緩的掏出血刃,紅色的劍刃上頓時閃爍著一層炎冥之色。

「炎冥一劍」….這一劍足夠將強擼之末的陳勝斬成兩段。

格雷正準備將血刃放出,忽然把匕首以不可思議的角度從格雷身旁劃過,帶下了格雷一絲髮髻,同時在格雷臉上留下一絲血痕。

剎那間所有惡魔停止呼喊,怪異的看著下面臉色蒼白的陳勝,心中同時有了個疑問。「剛才發生了何事,他是如何做到的」?那一刻現場安靜的可怕。 「叮,宿主領悟技能極速劍刃」。

陳勝奔跑速度沒有絲毫增長,但他出劍的速度大大提升,格雷沒有擋住那一劍並不是那一劍很快,讓格雷無法抵擋,而是那一瞬間陳勝連出了三劍,而格雷僅僅抵擋住了兩劍。

格雷終於開始正視陳勝,沉吟了會,「你是如何做到的」?

陳勝戲虐的看著格雷,「你教我的」!

「我教你的」?格雷眼神中透露出精光,不過很快又恢復平靜,再次回到波瀾不驚的表情,「原來如此,臨陣突破,倒是個好方法,就讓我試試你的實力增長了幾分,但願別讓我失望」。

格雷再次出劍了,上挑下劈、血刃行雲流水般揮舞在格雷手中。

「上面,左面、右面」,格雷竟然在教導陳勝劍術。每一次陳勝仗著速度,艱險抵擋格雷每一次進攻。

當然陳勝也不甘落後,匕首翻飛,竟然以肉眼不可見的速度與格雷的血刃碰撞,每一下總需要兩到三下來抵擋。漸漸陳勝額頭上露出了絲絲汗水。

台上的惡魔們瞪大雙眼,不可思議的看著下面的一幕,「那個混蛋竟然能與格雷大人,正面靠劍術一對一碰撞,難道那混蛋真的強大到如此地步」!

「啊」,台上的惡魔發出尖叫,那是興奮的吼叫,代表對強者的尊敬。

很快原本離開的一些惡魔在度返回,他們屏住呼吸,目不轉睛的看著下方的兩惡魔,那個身體瘦弱的傢伙,將會徹底記錄在他們心中。

一道斬擊將如影隨行的陳勝退走,格雷喘著粗氣,「這小子的力量太弱,唯一優點如同狗皮膏藥一般,死死的纏著。格雷甚至有種無法施展的憋屈感,這讓他很難受」。

終於一個閃身,格雷與陳勝拉開了距離。陳勝的打法對於格雷完全是無賴行為,格雷受夠了。

「住手,停下來」。只見格雷將血刃收回劍鞘,「小子,我格雷承認拿不下你,你贏得了我的尊重」。說要格雷竟然直接轉身離去,將陳勝丟在哪裡。

「叮,與星位惡魔格雷戰平,名揚荊棘城,獎勵邪惡值10點(175/200)」。

其實這場較量在陳勝領悟極速劍刃的那一刻,便已經發生了偏轉,陳勝的走的恰好是輕盈路線,極速劍刃對於陳勝而言簡直如虎添翼。

雙方竟然停手了,二人攜手離開了角斗場,將準備觀看一場龍爭虎鬥大戲的戰鬥惡魔們曬在了一旁。

「滾回去,滾回去」,立馬看台上傳來了惡魔們的吼叫聲。

亨利斯回到家中,弟弟卡里斯急忙跑了過來,「哥,那混蛋死了嗎」?

亨利斯先是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也許沒死,也許還活著吧」!

「你為什麼不殺死他,他殺了你的弟弟」。

亨利斯忽然冷眼看著卡里斯,「你個廢物,要不是你是我弟弟,你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這些年你惹了多少禍,如今該有此劫也是你咎由自取」。

卡里斯平日里囂張,但面對自己哥哥卻如同小老鼠,安靜的蜷縮在一旁任由亨利斯訓斥。

「大人,剛剛角斗場傳來消息,那個小惡魔臨陣突破竟然與格雷打個平手」。

「你說什麼,格雷那混蛋」?亨利斯瞬間眼神憤怒的看著那個手下,手中的拳頭狠狠的攥在了一起,他知道從此自己又多了一個星位強者敵人,而且同樣才中位惡魔。

惡魔消息傳播的很快,陳勝與格雷一場平手大戰,也許很多惡魔認為是格雷放水,若是認真一定能了結這個惡魔,但能夠讓格雷放水同樣說明了陳勝的強大。

向你懺悔 陳勝與格雷戰成平手的消息瞬間傳遍整個荊棘城,格雷是星位惡魔,自然已經很多人將陳勝當做了星位惡魔看待。當然想要成為星位惡魔只有參加百年一次的星位惡魔資格戰。

星位惡魔資格戰由惡魔競技場承辦,是整個地獄最權威的機構,每一次星位考核無數的惡魔趨之若鶩,那真是九死一生的殺戮之旅。

惡魔競技場遍布整個地獄,而離此地最近的惡魔競技場在血色之地主城,血色城堡。競技場主人乃是一位強大的領主存在。整個競技場自然獨立於血色之地,為此領主達卡也是無可奈何。

那競技場主人乃是四星惡魔,而達卡僅僅才三星,是領主中墊底的存在,自然不敢違背競技場主人的意思。

很快陳勝的身影圖案傳遍了整個荊棘嶺,並且傳到了血色之地。很多強大的上位惡魔都聽說了陳勝的名號,一個中位惡魔達到星位惡魔強度。

雙塔鎮陳勝出生之地,自從陳勝離開到現在才兩年時間,對於陳勝已經走過惡魔人生三十個年頭,但對於雙塔鎮上惡魔而言,他們還是新生的下位惡魔。他們甚至不敢隨意在地獄中走動。

當遊絲、普洛斯等惡魔聽說陳勝這個名字時,並未放在心上。那個小惡魔雖然驚艷,當初讓上位惡魔大人親自追擊,想來早已死的大人的手中。對他們而言只是這兩年一個有趣的談資罷了!

「陳大人,領主大人召見」。一個上位惡魔身穿管家服飾,恭敬的向陳勝行禮。此人便是瑪麗的管家,也是血腥瑪麗信任之人,血腥瑪麗生前那是女王,死後自然遵循著貴族的禮節。

荊棘城主府,這是陳勝第一進入,他早已見過血腥瑪麗,自然明白血腥瑪麗的用意。陳勝也樂於此事,畢竟他要在地獄立足首先要有自己的勢力,這血腥瑪麗自然是很好的平台。能夠讓他在足夠強大之前庇護他。

「陳大人,請稍等」!下人們自然對陳勝很是恭敬,對於強者所有人會發自內心的尊重。而且所有人都知道眼前之人將會成為第三大隊隊長,成為這荊棘城第四位有權勢之人。

很快陳勝便得到了血腥瑪麗的召見,而此時的瑪麗剛剛沐浴結束,身穿鬆散衣服。

見到瑪麗那一刻陳勝竟有些停止了呼吸,雖然這瑪麗不是魅魔,但那柔美的容顏,仍然讓人不可直視。 陳勝行了一個貴族禮節,「在下剛剛有些失態,請領主大人見諒」!

瑪麗有趣的打量陳勝,「沒想到你還知道些塵世的禮節,你一點都不像才出生幾年的小惡魔,倒像是一個活了很久,見過太多事的強大惡魔」。

「是嗎」?陳勝習慣性的摸了摸鼻子,「也許我天資聰慧,生而知之呢」!

「你這嘴倒是厲害,可比你其他方面厲害多了,但願你其他方面一樣厲害」。瑪麗調笑的看著陳勝。

「哦,領主大人怎麼知道我其他方面不厲害,要不試一試,我可以看作領主大人在調戲在下嘛」?

「混賬,你找死嗎」?剎那間整間屋子內竟然在瑪麗的血腥之力下結滿寒霜,陳勝不自覺打個冷戰,暗罵自己一聲,玩過火了。

「領主大人請見諒,在下一時失言」。

瑪麗與陳勝對視了一會,終於露出了笑臉,「看在你初犯的份上,就饒了你這次。」

陳勝心裡一直在咒罵,「真是個老妖婆,喜怒哀樂簡直不可理喻」!

瑪麗嘆了口氣,「從現在起,你便是第三大隊隊長」。瑪麗的口氣不容置疑。

「是」!

陳勝正準備告辭,瑪麗突然喊住了陳勝,能讓我看一看你那匕首嗎?

陳勝雖然奇怪,還是拿了出來,畢竟若是瑪麗想要,自己也無從反抗。那東西陳勝也是好奇,到底有何作用。

匕首在瑪麗手中把玩了一會,很快瑪麗便還給了陳勝。「你知道這匕首的來歷嗎」?

陳勝搖了搖頭,「這匕首是我無意中撿到,十分鋒利根本不知道他的來歷」。陳勝當然不會說自己在小惡魔時,便能潛下血湖。以瑪麗的個性,說不定會將他當成研究對象,來個活體解刨。

瑪麗的思緒陷入了回憶之中,「當年這把匕首的主人可是一位五星強者。他一心想衝擊魔神之位,最後消失的無影無蹤。 https://tw.95zongcai.com/zc/55433/ 誰也不知道他的去處,如今既然被你撿到了匕首,那說明他真的隕落了」!

「好了,你下去吧」。顯然瑪麗不再想與陳勝訴說,瑪麗的神色充滿了落寞,當年那位五星強者與瑪麗關係匪淺。

陳勝帶著疑問離開,這匕首到底有何來歷,也許現在不是探查的時候。走在荊棘城大街上,所有的惡魔自動為陳勝留出位置。

「大人,這是上好的水果,請您笑納」。

「大人,您看這個女奴如何,送給大人當個奴隸,暖暖床」…

「大人,請您收下我吧,要打要殺,任憑差遣」。

一路上無數的惡魔圍著陳勝,一夜間陳勝成為了人人敬重的香餑餑。

城門口,那兩個士兵見到陳勝立刻行禮,「見過隊長大人」。陳勝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直到陳勝離開,那兩個士兵露出了一副害怕的神色,昨日他們還同陳勝收取過程費,今日便成了他們上司。「幸好昨日沒有難為這位大人,否則自己兩人可就真的倒霉了」,兩個惡魔心中一陣后怕。

骨龍峽谷,骨裂正躲在洞中呼呼大睡,而巨人阿薩也無精打採的趴在洞口打著瞌睡,對著這兩個智商欠費的傢伙,睡覺才是人生的一大重要之事。一些小獵魔在四周漫無目的的遊盪,見陳勝回來立馬露出畏懼的神色。

「起床了,起床了」。山洞的敲擊聲,吵鬧聲將兩個智商欠費惡魔喊醒。

阿薩迷糊的看著陳勝,「小矮子你回來了,是不是你帶好吃的來了」?

「吼」,一聲龍吟響起。「偉大的骨裂大人很生氣,是誰打擾了偉大的骨裂大人休息」。

強烈的腥臭喂從山洞內吹出,無數的雜物在腥風中飛舞。陳勝雙手合十一個魔法,瞬間整個山洞內被強風吹的一乾二淨。

「你們兩個,需要注意衛生了。堂堂的上位惡魔強者,竟然活著如此粗糙,真是讓惡魔法則蒙羞」!

骨裂瞪大一雙龍眼,本想大罵一聲,忽然不可思議的看著陳勝,「你,你怎麼才一天,變化這麼大,難道你吃了什麼天才地寶不成」。

陳勝嘆了口氣,這條蠢龍。「骨裂大人,我現在已經是城衛軍第三大隊隊長,從今天起咱們的關係要從新改一下,我決定辭去你的管家一職」。

頓時骨裂憤怒一吼,「你這背信棄義的混蛋,你是我的管家,你敢背叛我,吾要吃了你」。

巨大的骨龍迅速間沖向陳勝,一個魔法盾,骨裂直接撞在了魔法盾上。一番掙扎后骨裂除了將山洞四周岩石掙脫外毫無作用。

骨裂喘著粗氣,一雙龍眸惡狠狠的盯著陳勝,彷彿要把他生吞活剝。「你個混蛋,有本事咱們外面出去比劃比劃,將我堵在洞中算什麼好漢」?

阿薩摸了摸腦袋,「小矮子,骨龍爸爸生氣了,趕快給骨裂爸爸道歉,否則阿薩很生氣」!

阿薩揮舞手中石棒就要拍過來,卻被陳勝一個魔法直接捆成了粽子。

陳勝撇了撇嘴,「骨裂大人,我也不是真的背信棄義,只是骨裂大人你根本無法滿足我的一切,不如咱們換個新的交易如何」?

骨裂喘著粗氣,惡狠狠的看著陳勝,最後碩大的龍頭,一顫一顫的問道:「說,你有什麼新交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